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言冯语·风马牛

兼职/小时600元工资现结加QQ:917624333

 
 
 

日志

 
 

让你的公司更“张艺谋”  

2006-01-05 14: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意味着打破常规,超越自我意味着否定自己,两件事加起来无异于与人(市场环境和竞争对手)为敌和与己为敌。创新的过程就是不断战胜困难和对手的过程,也是不断扬弃自己的过程。人的成功与其说是依靠合作伙伴,不如说应感谢你的敌人。成功者是被他的对手培养和调教出来的。如果地上有颗小嫩芽,灰尘可以欺负他,长成小草时碎石子欺负他,长大成小树时巨石要挡住它压死他,当他从石头缝里挣扎出来时,大树要遮住他与他争抢阳光雨露,最后他即便是长得高过大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就更可怕了,因为这时的敌人(风)来自四面八方,却又无形无色无影无踪四时不定。这种状况下,只有向下用力将根扎深使之繁茂,同时树梢不要太硬太脆,随风而动,这样才能屹立不倒。扎根于深处,这叫把企业的根本把握牢靠,任树梢保持弹性,随风而动,顺应环境,这叫创新进取。这两方面都做到了,才能真正使公司在积累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的同时,通过不断创新拓展生存空间。真正的创新者必须是自己的主人,甚至是以自己为宗教的疯狂信徒。人生只有两种。一种是百分之九十五的人,他们过日子,讨生活,维持多数人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延续下来的习惯和伦理秩序。另一种是百分之五的人,他们创造生活,改变命运,他们总是第一种人生的叛逆,他们有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和道德标准。他们的独特性和反叛性是那么的明显,与现有秩序与道德规范那么格格不入,以致于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对他们都趋避之,并且为了捍卫自己的道德的安全宁愿对其视而不见。所以,在张艺谋那里,不按时回家做饭陪媳妇逛街领孩子遛公园,都不是缺点;刘晓庆也无所谓作风问题了。那百分之九十五的人享受第一种人生的最大快乐,就是在电视或报纸(主要是小报)中看张艺谋、刘晓庆们的第二种人生,看他们如何创造生活改变命运。反过来说,第二种人生就是一种打破常规、创造自我的新规则的创造性的生活方式。其实公司又何尝不是如此。百分之九十五的企业是应付市场、维持门面,而只有那百分之五的杰出的公司才会创造市场、改写规则。他们是自己宗教的教主,也是创新的自恋狂,他们用自己特有的创新方式改写着人类商业的文明史,使自己在旧的主流改变方向时,自动承续其力量,成为新主流中的最前端,永远创造,永远活着,永远是主流。由张艺谋想到中国的民营企业,又由民营企业的发展引出这许多感慨,想必让张先生很不安。我知道这么高抬张先生,他会很不坦然,他的对手也会很不开心。但我要声明的是,我与张先生虽是同乡,却素昧平生,也未得到过他的口惠甘心为他做推广,更何况我没有被人收买去捧他的动力。因此,我以张先生的行状为镜鉴,完全是为了提示万通同仁,尽快学会以主流的心态和责任感来经营企业,走向成功。用心良苦,天可怜见。正所谓:抬头一片天,天大天小,全在心里。手指那个人,人善人恶,不在言中。

让你的公司更“张艺谋” - 冯仑 - 冯言冯语·风马牛

年年岁岁终复始,岁岁年年人不同。在市场经济的汹涌浪潮下,整个中国无论经济、社会,还是政治、文化,都开始彻底告别“老中国”,进入“新中国”。这一背景下,作为民营企业,我们也面临着一场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挑战:那就是如何从边缘走向主流,从被排挤、打压或躲避、逃生甚至反叛,转为阳光下经营,融入市场经济的主流,支持政府并且以建设性姿态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所谓主流,就是敢担当、能负责;具有主流意识,就是要以对社会负责的精神经营企业、回报社会。这方面,我在文化界找到了一个叫张艺谋的先进分子。所以,我用他做这篇文章的题目,也算是给民营企业一个忠告:“让你的公司更‘张艺谋’”。张艺谋曾经是老知青,插过队,当过工人,业余时间痴迷摄影。他的作品和个人在电影界的位置曾是一个边缘、逃避、批判和反抗的形象,具有试验性、先锋性,间的推移和时代的进步,张先生渐渐走出“反叛者”的形象,融入电影甚至整体文化的主流,不仅拍出众多为市场和政府都叫好的片子,执导西洋歌剧和芭蕾舞,忘情于桂林山水,而且主机申奥大片,导演会徽揭幕乃至奥运开幕大典,一跃成为市场和政府之骄宠。但张先生本人却异常清醒,并不恃宠而骄,反倒更加慎言谨行,在大展才华的同时,表现得对社会对自己都更加负责。如今,张先生就是中国的当代文化、甚至是最被世界接受的当代中国主流文化的一部分。其实,民营企业这二十多年来也经历了这么一个由边缘、反叛到主流与合作的演变。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必要补充”就是边缘,作为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融入主流,而股份制或混合经济是公有制经济的“主要实现形式”则完全就是主流了。过去,处于边缘的民营企业,没有安全感,四处受歧视,企业家心态更是趋向逃避、躲藏甚至怨愤、反叛。于是,地下经济、灰色交易、权钱交易、转移资产、偷税逃税、变换身份、海外置业、留足退路、低调潜行,就成为必要的行为,也是不得已的聪明选择。现在成为主流之后,不少人还没有摆脱惯性思维,行事作风依然不改,这就难免屡遭挫折、淘汰出局。因为,主流要求你扮演的角色应当是广受尊重,拥有安全感,积极参与,全面合作。这时,最好的行为方式就是阳光心态、依法经营、照章纳税、用心积累合法资产、推动本行业全面提升竞争力。显然,如果不意识到这一点,不及时转变自己的心态和角色定位,就难以在日益规范的市场经济环境中获得更大的发展局面,甚至会失去原有的竞争优势。事实上,在国有企业的迅速改革和进步面前,民营企业正逐渐失去资源优势体制优势、管理优势和人才优势,甚至道德优势。更为危险的是,由于多数民营企业在运行机制中“有动力无约束”,往往导致追求暴利而盲目以债务扩张方式拉动投资,或者大胆权钱交易,引爆许多丑闻,致使整个社会特别是资本市场对民营企业更多抨击。所以,民营企业只有迅速将自己的角色定位融入主流经济,担当起“主人”的社会责任,才能严以律己接受监督,以一己之财为天下之用,竭尽全力为股东创造价值,为客户提供产品与服务,向政府纳税,为员工提供更好的生存条件和发展空间,真正成为像张艺谋那样的市场与政府的骄宠。怎样才能成为市场经济中的张艺谋呢?从“边缘”到“主流”最应把握的是什么呢?首先,要有使命感和责任感。张艺谋一出道就表现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于是他成了主流。所谓使命感和责任感的“能负责、敢担当”,其实说白了就是“没事找事,把别人的事当自己的事,自己的事不当事”。没事找事,如果只找对自己有利的事,而不关心更大范围(比如他人、行业、整体经济甚至整个国家命运)的事,就不可能扩大自己的视野,提高自己的境界。能舍方能得,所以才有“舍得”一说;忘我成我,“非以其无私耶,是以成其私”(老子语)。越是为他人谋,越可能成就自己的事业。于是越是把自己的事不当事,其实越是把自己的事当成了最重要的终身大事。总之,具有使命感和责任感的企业家,往往能从更广泛的公众利益和社会发展的角度,自觉接受社会和公众对自己提出的更多的要求。用时下时髦的说法就是要做一个合格的“企业公民”,关注社会健康稳定的发展,依法稳健经营,维护市场秩序,关心环保与生态,推动行业进步,保障劳工权益,扶助弱势群体,参与社区发展。显然,要担当这些责任,需要很大的勇气、毅力和眼光,更重要的是还要耗费不少银两。这对很多视个人金钱为生命的人来说,无异于自杀,断无可能。康有为尝言:“德成言乃立,义在利斯长”。所谓“义”,就是我说的敢负责、能担当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历史证明,与缺少使命感的企业相比,时间越长,具有主流意识和强烈社会责任感与使命感的企业不仅最能保持竞争优势,赢得广泛尊重,而且能够赚取更多更持久的利润。另一方面,民营企业的迅速发展与崛起,客观上也要求其必须具有这种使命感和责任感,才能够自觉约束自己,将私财私德与公财公德很好地融为一体,互利共存,长期发展。一个利益阶层的崛起,必然表现为钱多、理大、声高、责任重。“钱多”是说财富积累速度加快,在整个社会财富总量中的比重日益加大。“理大”意味着随着财富拥有者人数越来越多,手中握有的财产越来越大,代表他们说话的人也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显赫,他们的事、他们的理就都成为大事儿大道理,不可不听也不能不听。而“声高”则是指为财产拥有者说话的人越来越多,声音也就越来越高,传播也越来越远。这三点,每时每刻若没有“责任重”压轴,社会经济秩序就会崩溃。财富拥有者如果不意识到随着自己支配的社会资源和财富的增加,自己必须与其他利益相关者进行良性沟通与互动,同时主动承担他们所期望你承担的责任和扮演的道德形象,就
    年年岁岁终复始,岁岁年年人不同。在市场经济的汹涌浪潮下,整个中国无论经济、社会,还是政治、文化,都开始彻底告别“老中国”,进入“新中国”。
必然导致与其他族群的剧烈冲突,最终使自己的财富和社会经济地位灰飞烟灭。所以,小商得利,大商得道,得道者必得天下之利。其次,简单、专注、持久和执着。市场经济五百年的经验表明,无论五百年前兴起的西班牙,四百年前兴盛的荷兰,三百年前强盛起来的英国,两百年前崛起的美国,还是一百年前追赶上来的日本,五十年前创造奇迹的亚洲四小龙,抑或这二十年前起步的中国,无数企业当中最终存活下来并且能够成为市场经济中主流的企业,绝大部分都是那些专注(专业化)、简单(商业模式一看就懂)、持久(有长远眼光永续经营)和执着(愿景明确顽强坚持)的公司。有趣的是,我们从张艺谋的事业轨迹中居然看到不谋而合的结论。张先生只做导演,绝大部分精力只用于电影,足够精专;他从业余爱好到正式出道再到眼前,屈指算来已快三十年,足够持久;他是出名的理想主义和事业狂,足够执着;他的人生拉直了看,就是一个导演,也足够简单;所以,他成功了,他是今天的主流。越简单的东西越容易活,也活得越久。所以商业模式简单清晰,甚至比一个企业的规模还重要。近来,我通过观察发现,一个优秀的企业家穷其一生所拥有的财富,其中只有13是通过现金利润挣来的,而这13又只能通过在一个专业领域中看似简单的商业模式才能以复利的速度增长和积累。另外一个13是随着国民财富总量的增长,由全国人民共同努力和奋斗创造的。因为,随着财富总量增长和本国币值升值,你所拥有的财富自然升值。这个13可以看成是全国人民对你那“简单专注持久”的经营方式和依法经营的优良品质所颁发的奖金。其数额之巨堪与你一辈子所挣的现金相比,但你并不需要为此多付出边际成本,你所能做的惟一正确的事就是让企业用简单的方式活下来,活到能够有一天站到领奖台上接受全国人民给你的这份奖金。最后剩下的13是由全世界人民颁发你给的另一份奖金。当你第一和第二个13拿到之后,你就有资格站到国际的领奖台上(海外上市)把你未来的收入折现,以股价形式奖励你。因此,人一生只要努力用专心专注的精神和劲头做到第一个13,就完全有可能领到后面两个13的奖金,让全中国和全世界人民给你的财富添砖加瓦,而他们并不会向你索取更多的代价。这就是为什么丁磊和张朝阳迅速致富领取奖金,达到“离钱近,离事远,离是非更远”的境界;而周正毅、牟其中等辈却深陷泥潭,落入“离钱远,离事近,离是非更近”的深渊的根本原因。执着其实不易,这里边最大的动力来源于理想,而理想又源自对未来趋势和最终目标的深信不疑。所以,执着的人并不一定是最有才华的人,但必须是对未来比常人具有更深刻洞察力的人。人们判断事物通常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是以过去判断现在,拘泥经验,他们在快速变化的环境中最先死去。第二种是以现在判断现在,这种情况下参照的榜样好你就活,榜样不好你就跟着死,但比起第一种方法还算有进步。第三种是站在未来判断现在,这是最难的。其实,所有伟大的人和平凡的人的高下之分,就是在对未来的判断上拉开差距的。因此,只有上帝和神是站在未来(天堂)观照世界的,伟大的人不是神,他只是接近神并且能够站在神的角度引领我们的向导。人一旦确信自己看清未来通往“天堂”的全部路径,他就会拥有无穷的动力和宽广的胸怀,包容一切痛苦,忍受过程的煎熬。这也就是为什么宗教和意识形态可以激发信徒和追随者百折不挠顽强奋斗的原因。要坚持做成一个主流中的企业,必须把自己的公司精神也当成自己的内心的宗教,站在未来指引自己坚韧不拔,顽强奋斗。历史证明:论成功原无需才华横溢,说资格只在乎坚韧不拔。再次,要稳健运行。张艺谋行事作风一向稳健,这除了他是陕西人,自有厚重执拗一面之外,还在于他越精专越执着,就越看重自己的事业,越不敢随意处置、率性而为。公司就像一架飞机由上万个零件构成,每一个零件都精密无比,专业性的咬合要求精准无误,否则差之毫厘就会机毁人亡。所以,高度专业性、准确性才可以确保平稳运作。另一方面,飞机要飞得好还必须具备其他一些条件。首先要把飞机从机库中拖到跑道,这好比公司的调整;第二步是要明确目标和确定航线,这相当于制定公司战略。目前对民营企业来说,最紧要的是尽快由市场政治家转变为战略管理者,由公司发展中的关系导向、机会导向、银行导向,转变为战略导向。第三步是要选好机组人员包括驾驶员、导航、机械师和空乘服务等,这相当于公司的管理团队和日常管理。第四步是要观察气象条件、掌握地面和机场服务设施,这相当于市场竞争环境和外部制度条件。一个必然进入主流的企业,必须做到这四个方面,才能像飞机一样顺利起飞,平稳飞行,最终到达目的地。只要有一个环节出问题,就无法稳健运行。可见保持公司稳健是非常困难的事,它要求百分之百地准确无误,百分之百地全神贯注,百分之百地一丝不苟和百分之百地坚定沉着。最后,创新是引导企业与时俱进、进入主流的致胜法宝。张艺谋似乎已经给他的观众造成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即他总是会给观众创造一个新的喜悦、新的形式、新的题材、新的舞台、新的动作手法,甚至新的“谋女郎”。于是,人们出于对他的每一个新作品将带来的新东西充满好奇和想像,争相拥入电影院成为他的票房俘虏。这就是为什么张先生可以拍《英雄》一炮而火,而换了别人尽管声称是“天地英雄”却在市场上波澜不惊的根本原因。显然,不断创新和超越自己使张艺谋成为中国电影市场的制胜者。公司进步的道理其实是一样的,千万不可复制自己的成功。因为环境在变,竞争对手在变,你必须不断超越自己,用新的面孔、新的手段推出新的产品和服务,才能不断征服客户,成为市场奇迹的创造者和常胜之师。然而,创
    这一背景下,作为民营企业,我们也面临着一场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挑战:那就是如何从边缘走向主流,从被排挤、打压或躲避、逃生甚至反叛,转为阳光下经营,融入市场经济的主流,支持政府并且以建设性姿态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所谓主流,就是敢担当、能负责;具有主流意识,就是要以对社会负责的精神经营企业、回报社会。这方面,我在文化界找到了一个叫张艺谋的先进分子。所以,我用他做这篇文章的题目,也算是给民营企业一个忠告:“让你的公司更‘张艺谋’”。

    张艺谋曾经是老知青,插过队,当过工人,业余时间痴迷摄影。他的作品和个人在电影界的位置曾是一个边缘、逃避、批判和反抗的形象,具有试验性、先锋性,间的推移和时代的进步,张先生渐渐走出“反叛者”的形象,融入电影甚至整体文化的主流,不仅拍出众多为市场和政府都叫好的片子,执导西洋歌剧和芭蕾舞,忘情于桂林山水,而且主机申奥大片,导演会徽揭幕乃至奥运开幕大典,一跃成为市场和政府之骄宠。但张先生本人却异常清醒,并不恃宠而骄,反倒更加慎言谨行,在大展才华的同时,表现得对社会对自己都更加负责。如今,张先生就是中国的当代文化、甚至是最被世界接受的当代中国主流文化的一部分。

    其实,民营企业这二十多年来也经历了这么一个由边缘、反叛到主流与合作的演变。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必要补充”就是边缘,作为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融入主流,而股份制或混合经济是公有制经济的“主要实现形式”则完全就是主流了。过去,处于边缘的民营企业,没有安全感,四处受歧视,企业家心态更是趋向逃避、躲藏甚至怨愤、反叛。于是,地下经济、灰色交易、权钱交易、转移资产、偷税逃税、变换身份、海外置业、留足退路、低调潜行,就成为必要的行为,也是不得已的聪明选择。现在成为主流之后,不少人还没有摆脱惯性思维,行事作风依然不改,这就难免屡遭挫折、淘汰出局。因为,主流要求你扮演的角色应当是广受尊重,拥有安全感,积极参与,全面合作。这时,最好的行为方式就是阳光心态、依法经营、照章纳税、用心积累合法资产、推动本行业全面提升竞争力。显然,如果不意识到这一点,不及时转变自己的心态和角色定位,就难以在日益规范的市场经济环境中获得更大的发展局面,甚至会失去原有的竞争优势。

    事实上,在国有企业的迅速改革和进步面前,民营企业正逐渐失去资源优势体制优势、管理优势和人才优势,甚至道德优势。更为危险的是,由于多数民营企业在运行机制中“有动力无约束”,往往导致追求暴利而盲目以债务扩张方式拉动投资,或者大胆权钱交易,引爆许多丑闻,致使整个社会特别是资本市场对民营企业更多抨击。所以,民营企业只有迅速将自己的角色定位融入主流经济,担当起“主人”的社会责任,才能严以律己接受监督,以一己之财为天下之用,竭尽全力为股东创造价值,为客户提供产品与服务,向政府纳税,为员工提供更好的生存条件和发展空间,真正成为像张艺谋那样的市场与政府的骄宠。
必然导致与其他族群的剧烈冲突,最终使自己的财富和社会经济地位灰飞烟灭。所以,小商得利,大商得道,得道者必得天下之利。其次,简单、专注、持久和执着。市场经济五百年的经验表明,无论五百年前兴起的西班牙,四百年前兴盛的荷兰,三百年前强盛起来的英国,两百年前崛起的美国,还是一百年前追赶上来的日本,五十年前创造奇迹的亚洲四小龙,抑或这二十年前起步的中国,无数企业当中最终存活下来并且能够成为市场经济中主流的企业,绝大部分都是那些专注(专业化)、简单(商业模式一看就懂)、持久(有长远眼光永续经营)和执着(愿景明确顽强坚持)的公司。有趣的是,我们从张艺谋的事业轨迹中居然看到不谋而合的结论。张先生只做导演,绝大部分精力只用于电影,足够精专;他从业余爱好到正式出道再到眼前,屈指算来已快三十年,足够持久;他是出名的理想主义和事业狂,足够执着;他的人生拉直了看,就是一个导演,也足够简单;所以,他成功了,他是今天的主流。越简单的东西越容易活,也活得越久。所以商业模式简单清晰,甚至比一个企业的规模还重要。近来,我通过观察发现,一个优秀的企业家穷其一生所拥有的财富,其中只有13是通过现金利润挣来的,而这13又只能通过在一个专业领域中看似简单的商业模式才能以复利的速度增长和积累。另外一个13是随着国民财富总量的增长,由全国人民共同努力和奋斗创造的。因为,随着财富总量增长和本国币值升值,你所拥有的财富自然升值。这个13可以看成是全国人民对你那“简单专注持久”的经营方式和依法经营的优良品质所颁发的奖金。其数额之巨堪与你一辈子所挣的现金相比,但你并不需要为此多付出边际成本,你所能做的惟一正确的事就是让企业用简单的方式活下来,活到能够有一天站到领奖台上接受全国人民给你的这份奖金。最后剩下的13是由全世界人民颁发你给的另一份奖金。当你第一和第二个13拿到之后,你就有资格站到国际的领奖台上(海外上市)把你未来的收入折现,以股价形式奖励你。因此,人一生只要努力用专心专注的精神和劲头做到第一个13,就完全有可能领到后面两个13的奖金,让全中国和全世界人民给你的财富添砖加瓦,而他们并不会向你索取更多的代价。这就是为什么丁磊和张朝阳迅速致富领取奖金,达到“离钱近,离事远,离是非更远”的境界;而周正毅、牟其中等辈却深陷泥潭,落入“离钱远,离事近,离是非更近”的深渊的根本原因。执着其实不易,这里边最大的动力来源于理想,而理想又源自对未来趋势和最终目标的深信不疑。所以,执着的人并不一定是最有才华的人,但必须是对未来比常人具有更深刻洞察力的人。人们判断事物通常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是以过去判断现在,拘泥经验,他们在快速变化的环境中最先死去。第二种是以现在判断现在,这种情况下参照的榜样好你就活,榜样不好你就跟着死,但比起第一种方法还算有进步。第三种是站在未来判断现在,这是最难的。其实,所有伟大的人和平凡的人的高下之分,就是在对未来的判断上拉开差距的。因此,只有上帝和神是站在未来(天堂)观照世界的,伟大的人不是神,他只是接近神并且能够站在神的角度引领我们的向导。人一旦确信自己看清未来通往“天堂”的全部路径,他就会拥有无穷的动力和宽广的胸怀,包容一切痛苦,忍受过程的煎熬。这也就是为什么宗教和意识形态可以激发信徒和追随者百折不挠顽强奋斗的原因。要坚持做成一个主流中的企业,必须把自己的公司精神也当成自己的内心的宗教,站在未来指引自己坚韧不拔,顽强奋斗。历史证明:论成功原无需才华横溢,说资格只在乎坚韧不拔。再次,要稳健运行。张艺谋行事作风一向稳健,这除了他是陕西人,自有厚重执拗一面之外,还在于他越精专越执着,就越看重自己的事业,越不敢随意处置、率性而为。公司就像一架飞机由上万个零件构成,每一个零件都精密无比,专业性的咬合要求精准无误,否则差之毫厘就会机毁人亡。所以,高度专业性、准确性才可以确保平稳运作。另一方面,飞机要飞得好还必须具备其他一些条件。首先要把飞机从机库中拖到跑道,这好比公司的调整;第二步是要明确目标和确定航线,这相当于制定公司战略。目前对民营企业来说,最紧要的是尽快由市场政治家转变为战略管理者,由公司发展中的关系导向、机会导向、银行导向,转变为战略导向。第三步是要选好机组人员包括驾驶员、导航、机械师和空乘服务等,这相当于公司的管理团队和日常管理。第四步是要观察气象条件、掌握地面和机场服务设施,这相当于市场竞争环境和外部制度条件。一个必然进入主流的企业,必须做到这四个方面,才能像飞机一样顺利起飞,平稳飞行,最终到达目的地。只要有一个环节出问题,就无法稳健运行。可见保持公司稳健是非常困难的事,它要求百分之百地准确无误,百分之百地全神贯注,百分之百地一丝不苟和百分之百地坚定沉着。最后,创新是引导企业与时俱进、进入主流的致胜法宝。张艺谋似乎已经给他的观众造成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即他总是会给观众创造一个新的喜悦、新的形式、新的题材、新的舞台、新的动作手法,甚至新的“谋女郎”。于是,人们出于对他的每一个新作品将带来的新东西充满好奇和想像,争相拥入电影院成为他的票房俘虏。这就是为什么张先生可以拍《英雄》一炮而火,而换了别人尽管声称是“天地英雄”却在市场上波澜不惊的根本原因。显然,不断创新和超越自己使张艺谋成为中国电影市场的制胜者。公司进步的道理其实是一样的,千万不可复制自己的成功。因为环境在变,竞争对手在变,你必须不断超越自己,用新的面孔、新的手段推出新的产品和服务,才能不断征服客户,成为市场奇迹的创造者和常胜之师。然而,创
    怎样才能成为市场经济中的张艺谋呢?从“边缘”到“主流”最应把握的是什么呢?

    首先,要有使命感和责任感。张艺谋一出道就表现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于是他成了主流。所谓使命感和责任感的“能负责、敢担当”,其实说白了就是“没事找事,把别人的事当自己的事,自己的事不当事”。没事找事,如果只找对自己有利的事,而不关心更大范围(比如他人、行业、整体经济甚至整个国家命运)的事,就不可能扩大自己的视野,提高自己的境界。能舍方能得,所以才有“舍得”一说;忘我成我,“非以其无私耶,是以成其私”(老子语)。越是为他人谋 ,越可能成就自己的事业。于是越是把自己的事不当事,其实越是把自己的事当成了最重要的终身大事。总之,具有使命感和责任感的企业家,往往能从更广泛的公众利益和社会发展的角度,自觉接受社会和公众对自己提出的更多的要求。用时下时髦的说法就是要做一个合格的“企业公民”,关注社会健康稳定的发展,依法稳健经营,维护市场秩序,关心环保与生态,推动行业进步,保障劳工权益,扶助弱势群体,参与社区发展。显然,要担当这些责任,需要很大的勇气、毅力和眼光,更重要的是还要耗费不少银两。这对很多视个人金钱为生命的人来说,无异于自杀,断无可能。康有为尝言:“德成言乃立,义在利斯长”。所谓“义”,就是我说的敢负责、能担当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历史证明,与缺少使命感的企业相比,时间越长,具有主流意识和强烈社会责任感与使命感的企业不仅最能保持竞争优势,赢得广泛尊重,而且能够赚取更多更持久的利润。必然导致与其他族群的剧烈冲突,最终使自己的财富和社会经济地位灰飞烟灭。所以,小商得利,大商得道,得道者必得天下之利。其次,简单、专注、持久和执着。市场经济五百年的经验表明,无论五百年前兴起的西班牙,四百年前兴盛的荷兰,三百年前强盛起来的英国,两百年前崛起的美国,还是一百年前追赶上来的日本,五十年前创造奇迹的亚洲四小龙,抑或这二十年前起步的中国,无数企业当中最终存活下来并且能够成为市场经济中主流的企业,绝大部分都是那些专注(专业化)、简单(商业模式一看就懂)、持久(有长远眼光永续经营)和执着(愿景明确顽强坚持)的公司。有趣的是,我们从张艺谋的事业轨迹中居然看到不谋而合的结论。张先生只做导演,绝大部分精力只用于电影,足够精专;他从业余爱好到正式出道再到眼前,屈指算来已快三十年,足够持久;他是出名的理想主义和事业狂,足够执着;他的人生拉直了看,就是一个导演,也足够简单;所以,他成功了,他是今天的主流。越简单的东西越容易活,也活得越久。所以商业模式简单清晰,甚至比一个企业的规模还重要。近来,我通过观察发现,一个优秀的企业家穷其一生所拥有的财富,其中只有13是通过现金利润挣来的,而这13又只能通过在一个专业领域中看似简单的商业模式才能以复利的速度增长和积累。另外一个13是随着国民财富总量的增长,由全国人民共同努力和奋斗创造的。因为,随着财富总量增长和本国币值升值,你所拥有的财富自然升值。这个13可以看成是全国人民对你那“简单专注持久”的经营方式和依法经营的优良品质所颁发的奖金。其数额之巨堪与你一辈子所挣的现金相比,但你并不需要为此多付出边际成本,你所能做的惟一正确的事就是让企业用简单的方式活下来,活到能够有一天站到领奖台上接受全国人民给你的这份奖金。最后剩下的13是由全世界人民颁发你给的另一份奖金。当你第一和第二个13拿到之后,你就有资格站到国际的领奖台上(海外上市)把你未来的收入折现,以股价形式奖励你。因此,人一生只要努力用专心专注的精神和劲头做到第一个13,就完全有可能领到后面两个13的奖金,让全中国和全世界人民给你的财富添砖加瓦,而他们并不会向你索取更多的代价。这就是为什么丁磊和张朝阳迅速致富领取奖金,达到“离钱近,离事远,离是非更远”的境界;而周正毅、牟其中等辈却深陷泥潭,落入“离钱远,离事近,离是非更近”的深渊的根本原因。执着其实不易,这里边最大的动力来源于理想,而理想又源自对未来趋势和最终目标的深信不疑。所以,执着的人并不一定是最有才华的人,但必须是对未来比常人具有更深刻洞察力的人。人们判断事物通常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是以过去判断现在,拘泥经验,他们在快速变化的环境中最先死去。第二种是以现在判断现在,这种情况下参照的榜样好你就活,榜样不好你就跟着死,但比起第一种方法还算有进步。第三种是站在未来判断现在,这是最难的。其实,所有伟大的人和平凡的人的高下之分,就是在对未来的判断上拉开差距的。因此,只有上帝和神是站在未来(天堂)观照世界的,伟大的人不是神,他只是接近神并且能够站在神的角度引领我们的向导。人一旦确信自己看清未来通往“天堂”的全部路径,他就会拥有无穷的动力和宽广的胸怀,包容一切痛苦,忍受过程的煎熬。这也就是为什么宗教和意识形态可以激发信徒和追随者百折不挠顽强奋斗的原因。要坚持做成一个主流中的企业,必须把自己的公司精神也当成自己的内心的宗教,站在未来指引自己坚韧不拔,顽强奋斗。历史证明:论成功原无需才华横溢,说资格只在乎坚韧不拔。再次,要稳健运行。张艺谋行事作风一向稳健,这除了他是陕西人,自有厚重执拗一面之外,还在于他越精专越执着,就越看重自己的事业,越不敢随意处置、率性而为。公司就像一架飞机由上万个零件构成,每一个零件都精密无比,专业性的咬合要求精准无误,否则差之毫厘就会机毁人亡。所以,高度专业性、准确性才可以确保平稳运作。另一方面,飞机要飞得好还必须具备其他一些条件。首先要把飞机从机库中拖到跑道,这好比公司的调整;第二步是要明确目标和确定航线,这相当于制定公司战略。目前对民营企业来说,最紧要的是尽快由市场政治家转变为战略管理者,由公司发展中的关系导向、机会导向、银行导向,转变为战略导向。第三步是要选好机组人员包括驾驶员、导航、机械师和空乘服务等,这相当于公司的管理团队和日常管理。第四步是要观察气象条件、掌握地面和机场服务设施,这相当于市场竞争环境和外部制度条件。一个必然进入主流的企业,必须做到这四个方面,才能像飞机一样顺利起飞,平稳飞行,最终到达目的地。只要有一个环节出问题,就无法稳健运行。可见保持公司稳健是非常困难的事,它要求百分之百地准确无误,百分之百地全神贯注,百分之百地一丝不苟和百分之百地坚定沉着。最后,创新是引导企业与时俱进、进入主流的致胜法宝。张艺谋似乎已经给他的观众造成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即他总是会给观众创造一个新的喜悦、新的形式、新的题材、新的舞台、新的动作手法,甚至新的“谋女郎”。于是,人们出于对他的每一个新作品将带来的新东西充满好奇和想像,争相拥入电影院成为他的票房俘虏。这就是为什么张先生可以拍《英雄》一炮而火,而换了别人尽管声称是“天地英雄”却在市场上波澜不惊的根本原因。显然,不断创新和超越自己使张艺谋成为中国电影市场的制胜者。公司进步的道理其实是一样的,千万不可复制自己的成功。因为环境在变,竞争对手在变,你必须不断超越自己,用新的面孔、新的手段推出新的产品和服务,才能不断征服客户,成为市场奇迹的创造者和常胜之师。然而,创

    另一方面,民营企业的迅速发展与崛起,客观上也要求其必须具有这种使命感和责任感,才能够自觉约束自己,将私财私德与公财公德很好地融为一体,互利共存,长期发展。一个利益阶层的崛起,必然表现为钱多、理大、声高、责任重。“钱多”是说财富积累速度加快,在整个社会财富总量中的比重日益加大。“理大”意味着随着财富拥有者人数越来越多,手中握有的财产越来越大,代表他们说话的人也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显赫,他们的事、他们的理就都成为大事儿大道理,不可不听也不能不听。而“声高”则是指为财产拥有者说话的人越来越多,声音也就越来越高,传播也越来越远。这三点,每时每刻若没有“责任重”压轴,社会经济秩序就会崩溃。财富拥有者如果不意识到随着自己支配的社会资源和财富的增加,自己必须与其他利益相关者进行良性沟通与互动,同时主动承担他们所期望你承担的责任和扮演的道德形象,就必然导致与其他族群的剧烈冲突,最终使自己的财富和社会经济地位灰飞烟灭。所以,小商得利,大商得道,得道者必得天下之利。

    其次,简单、专注、持久和执着。市场经济五百年的经验表明,无论五百年前兴起的西班牙,四百年前兴盛的荷兰,三百年前强盛起来的英国,两百年前崛起的美国,还是一百年前追赶上来的日本,五十年前创造奇迹的亚洲四小龙,抑或这二十年前起步的中国,无数企业当中最终存活下来并且能够成为市场经济中主流的企业,绝大部分都是那些专注(专业化)、简单(商业模式一看就懂)、持久(有长远眼光永续经营)和执着(愿景明确顽强坚持)的公司。有趣的是,我们从张艺谋的事业轨迹中居然看到不谋而合的结论。张先生只做导演,绝大部分精力只用于电影,足够精专;他从业余爱好到正式出道再到眼前,屈指算来已快三十年,足够持久;他是出名的理想主义和事业狂,足够执着;他的人生拉直了看,就是一个导演,也足够简单;所以,他成功了,他是今天的主流。

    越简单的东西越容易活,也活得越久。所以商业模式简单清晰,甚至比一个企业的规模还重要。近来,我通过观察发现,一个优秀的企业家穷其一生所拥有的财富,其中只有1/3是通过现金利润挣来的,而这1/3又只能通过在一个专业领域中看似简单的商业模式才能以复利的速度增长和积累。另外一个1/3是随着国民财富总量的增长,由全国人民共同努力和奋斗创造的。因为,随着财富总量增长和本国币值升值,你所拥有的财富自然升值。这个1/3可以看成是全国人民对你那“简单专注持久”的经营方式和依法经营的优良品质所颁发的奖金。其数额之巨堪与你一辈子所挣的现金相比,但你并不需要为此多付出边际成本,你所能做的惟一正确的事就是让企业用简单的方式活下来,活到能够有一天站到领奖台上接受全国人民给你的这份奖金。最后剩下的1/3是由全世界人民颁发你给的另一份奖金。当你第一和第二个1/3拿到之后,你就有资格站到国际的领奖台上(海外上市)把你未来的收入折现,以股价形式奖励你。因此,人一生只要努力用专心专注的精神和劲头做到第一个1/3,就完全有可能领到后面两个1/3的奖金,让全中国和全世界人民给你的财富添砖加瓦,而他们并不会向你索取更多的代价。这就是为什么丁磊和张朝阳迅速致富领取奖金,达到“离钱近,离事远,离是非更远”的境界;而周正毅、牟其中等辈却深陷泥潭,落入“离钱远,离事近,离是非更近”的深渊的根本原因。 年年岁岁终复始,岁岁年年人不同。在市场经济的汹涌浪潮下,整个中国无论经济、社会,还是政治、文化,都开始彻底告别“老中国”,进入“新中国”。这一背景下,作为民营企业,我们也面临着一场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挑战:那就是如何从边缘走向主流,从被排挤、打压或躲避、逃生甚至反叛,转为阳光下经营,融入市场经济的主流,支持政府并且以建设性姿态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所谓主流,就是敢担当、能负责;具有主流意识,就是要以对社会负责的精神经营企业、回报社会。这方面,我在文化界找到了一个叫张艺谋的先进分子。所以,我用他做这篇文章的题目,也算是给民营企业一个忠告:“让你的公司更‘张艺谋’”。张艺谋曾经是老知青,插过队,当过工人,业余时间痴迷摄影。他的作品和个人在电影界的位置曾是一个边缘、逃避、批判和反抗的形象,具有试验性、先锋性,间的推移和时代的进步,张先生渐渐走出“反叛者”的形象,融入电影甚至整体文化的主流,不仅拍出众多为市场和政府都叫好的片子,执导西洋歌剧和芭蕾舞,忘情于桂林山水,而且主机申奥大片,导演会徽揭幕乃至奥运开幕大典,一跃成为市场和政府之骄宠。但张先生本人却异常清醒,并不恃宠而骄,反倒更加慎言谨行,在大展才华的同时,表现得对社会对自己都更加负责。如今,张先生就是中国的当代文化、甚至是最被世界接受的当代中国主流文化的一部分。其实,民营企业这二十多年来也经历了这么一个由边缘、反叛到主流与合作的演变。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必要补充”就是边缘,作为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融入主流,而股份制或混合经济是公有制经济的“主要实现形式”则完全就是主流了。过去,处于边缘的民营企业,没有安全感,四处受歧视,企业家心态更是趋向逃避、躲藏甚至怨愤、反叛。于是,地下经济、灰色交易、权钱交易、转移资产、偷税逃税、变换身份、海外置业、留足退路、低调潜行,就成为必要的行为,也是不得已的聪明选择。现在成为主流之后,不少人还没有摆脱惯性思维,行事作风依然不改,这就难免屡遭挫折、淘汰出局。因为,主流要求你扮演的角色应当是广受尊重,拥有安全感,积极参与,全面合作。这时,最好的行为方式就是阳光心态、依法经营、照章纳税、用心积累合法资产、推动本行业全面提升竞争力。显然,如果不意识到这一点,不及时转变自己的心态和角色定位,就难以在日益规范的市场经济环境中获得更大的发展局面,甚至会失去原有的竞争优势。事实上,在国有企业的迅速改革和进步面前,民营企业正逐渐失去资源优势体制优势、管理优势和人才优势,甚至道德优势。更为危险的是,由于多数民营企业在运行机制中“有动力无约束”,往往导致追求暴利而盲目以债务扩张方式拉动投资,或者大胆权钱交易,引爆许多丑闻,致使整个社会特别是资本市场对民营企业更多抨击。所以,民营企业只有迅速将自己的角色定位融入主流经济,担当起“主人”的社会责任,才能严以律己接受监督,以一己之财为天下之用,竭尽全力为股东创造价值,为客户提供产品与服务,向政府纳税,为员工提供更好的生存条件和发展空间,真正成为像张艺谋那样的市场与政府的骄宠。怎样才能成为市场经济中的张艺谋呢?从“边缘”到“主流”最应把握的是什么呢?首先,要有使命感和责任感。张艺谋一出道就表现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于是他成了主流。所谓使命感和责任感的“能负责、敢担当”,其实说白了就是“没事找事,把别人的事当自己的事,自己的事不当事”。没事找事,如果只找对自己有利的事,而不关心更大范围(比如他人、行业、整体经济甚至整个国家命运)的事,就不可能扩大自己的视野,提高自己的境界。能舍方能得,所以才有“舍得”一说;忘我成我,“非以其无私耶,是以成其私”(老子语)。越是为他人谋,越可能成就自己的事业。于是越是把自己的事不当事,其实越是把自己的事当成了最重要的终身大事。总之,具有使命感和责任感的企业家,往往能从更广泛的公众利益和社会发展的角度,自觉接受社会和公众对自己提出的更多的要求。用时下时髦的说法就是要做一个合格的“企业公民”,关注社会健康稳定的发展,依法稳健经营,维护市场秩序,关心环保与生态,推动行业进步,保障劳工权益,扶助弱势群体,参与社区发展。显然,要担当这些责任,需要很大的勇气、毅力和眼光,更重要的是还要耗费不少银两。这对很多视个人金钱为生命的人来说,无异于自杀,断无可能。康有为尝言:“德成言乃立,义在利斯长”。所谓“义”,就是我说的敢负责、能担当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历史证明,与缺少使命感的企业相比,时间越长,具有主流意识和强烈社会责任感与使命感的企业不仅最能保持竞争优势,赢得广泛尊重,而且能够赚取更多更持久的利润。另一方面,民营企业的迅速发展与崛起,客观上也要求其必须具有这种使命感和责任感,才能够自觉约束自己,将私财私德与公财公德很好地融为一体,互利共存,长期发展。一个利益阶层的崛起,必然表现为钱多、理大、声高、责任重。“钱多”是说财富积累速度加快,在整个社会财富总量中的比重日益加大。“理大”意味着随着财富拥有者人数越来越多,手中握有的财产越来越大,代表他们说话的人也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显赫,他们的事、他们的理就都成为大事儿大道理,不可不听也不能不听。而“声高”则是指为财产拥有者说话的人越来越多,声音也就越来越高,传播也越来越远。这三点,每时每刻若没有“责任重”压轴,社会经济秩序就会崩溃。财富拥有者如果不意识到随着自己支配的社会资源和财富的增加,自己必须与其他利益相关者进行良性沟通与互动,同时主动承担他们所期望你承担的责任和扮演的道德形象,就

    执着其实不易,这里边最大的动力来源于理想,而理想又源自对未来趋势和最终目标的深信不疑。所以,执着的人并不一定是最有才华的人,但必须是对未来比常人具有更深刻洞察力的人。人们判断事物通常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是以过去判断现在,拘泥经验,他们在快速变化的环境中最先死去。第二种是以现在判断现在,这种情况下参照的榜样好你就活,榜样不好你就跟着死,但比起第一种方法还算有进步。第三种是站在未来判断现在,这是最难的。其实,所有伟大的人和平凡的人的高下之分,就是在对未来的判断上拉开差距的。因此,只有上帝和神是站在未来(天堂)观照世界的,伟大的人不是神,他只是接近神并且能够站在神的角度引领我们的向导。人一旦确信自己看清未来通往“天堂”的全部路径,他就会拥有无穷的动力和宽广的胸怀,包容一切痛苦,忍受过程的煎熬。这也就是为什么宗教和意识形态可以激发信徒和追随者百折不挠顽强奋斗的原因。要坚持做成一个主流中的企业,必须把自己的公司精神也当成自己的内心的宗教,站在未来指引自己坚韧不拔,顽强奋斗。历史证明:论成功原无需才华横溢,说资格只在乎坚韧不拔。

    再次,要稳健运行。张艺谋行事作风一向稳健,这除了他是陕西人,自有厚重执拗一面之外,还在于他越精专越执着,就越看重自己的事业,越不敢随意处置、率性而为。公司就像一架飞机由上万个零件构成,每一个零件都精密无比,专业性的咬合要求精准无误,否则差之毫厘就会机毁人亡。所以,高度专业性、准确性才可以确保平稳运作。另一方面,飞机要飞得好还必须具备其他一些条件。首先要把飞机从机库中拖到跑道,这好比公司的调整;第二步是要明确目标和确定航线,这相当于制定公司战略。目前对民营企业来说,最紧要的是尽快由市场政治家转变为战略管理者,由公司发展中的关系导向、机会导向、银行导向,转变为战略导向。第三步是要选好机组人员包括驾驶员、导航、机械师和空乘服务等,这相当于公司的管理团队和日常管理。第四步是要观察气象条件、掌握地面和机场服务设施,这相当于市场竞争环境和外部制度条件。一个必然进入主流的企业,必须做到这四个方面,才能像飞机一样顺利起飞,平稳飞行,最终到达目的地。只要有一个环节出问题,就无法稳健运行。可见保持公司稳健是非常困难的事,它要求百分之百地准确无误,百分之百地全神贯注,百分之百地一丝不苟和百分之百地坚定沉着。

    最后,创新是引导企业与时俱进、进入主流的致胜法宝。张艺谋似乎已经给他的观众造成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即他总是会给观众创造一个新的喜悦、新的形式、新的题材、新的舞台、新的动作手法,甚至新的“谋女郎”。于是,人们出于对他的每一个新作品将带来的新东西充满好奇和想像,争相拥入电影院成为他的票房俘虏。这就是为什么张先生可以拍《英雄》一炮而火,而换了别人尽管声称是“天地英雄”却在市场上波澜不惊的根本原因。显然,不断创新和超越自己使张艺谋成为中国电影市场的制胜者。公司进步的道理其实是一样的,千万不可复制自己的成功。因为环境在变,竞争对手在变,你必须不断超越自己,用新的面孔、新的手段推出新的产品和服务,才能不断征服客户,成为市场奇迹的创造者和常胜之师。

    然而,创新意味着打破常规,超越自我意味着否定自己,两件事加起来无异于与人(市场环境和竞争对手)为敌和与己为敌。创新的过程就是不断战胜困难和对手的过程,也是不断扬弃自己的过程。人的成功与其说是依靠合作伙伴,不如说应感谢你的敌人。成功者是被他的对手培养和调教出来的。如果地上有颗小嫩芽,灰尘可以欺负他,长成小草时碎石子欺负他,长大成小树时巨石要挡住它压死他,当他从石头缝里挣扎出来时,大树要遮住他与他争抢阳光雨露,最后他即便是长得高过大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就更可怕了,因为这时的敌人(风)来自四面八方,却又无形无色无影无踪四时不定。这种状况下,只有向下用力将根扎深使之繁茂,同时树梢不要太硬太脆,随风而动,这样才能屹立不倒。扎根于深处,这叫把企业的根本把握牢靠,任树梢保持弹性,随风而动,顺应环境,这叫创新进取。这两方面都做到了,才能真正使公司在积累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的同时,通过不断创新拓展生存空间。
年年岁岁终复始,岁岁年年人不同。在市场经济的汹涌浪潮下,整个中国无论经济、社会,还是政治、文化,都开始彻底告别“老中国”,进入“新中国”。这一背景下,作为民营企业,我们也面临着一场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挑战:那就是如何从边缘走向主流,从被排挤、打压或躲避、逃生甚至反叛,转为阳光下经营,融入市场经济的主流,支持政府并且以建设性姿态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所谓主流,就是敢担当、能负责;具有主流意识,就是要以对社会负责的精神经营企业、回报社会。这方面,我在文化界找到了一个叫张艺谋的先进分子。所以,我用他做这篇文章的题目,也算是给民营企业一个忠告:“让你的公司更‘张艺谋’”。张艺谋曾经是老知青,插过队,当过工人,业余时间痴迷摄影。他的作品和个人在电影界的位置曾是一个边缘、逃避、批判和反抗的形象,具有试验性、先锋性,间的推移和时代的进步,张先生渐渐走出“反叛者”的形象,融入电影甚至整体文化的主流,不仅拍出众多为市场和政府都叫好的片子,执导西洋歌剧和芭蕾舞,忘情于桂林山水,而且主机申奥大片,导演会徽揭幕乃至奥运开幕大典,一跃成为市场和政府之骄宠。但张先生本人却异常清醒,并不恃宠而骄,反倒更加慎言谨行,在大展才华的同时,表现得对社会对自己都更加负责。如今,张先生就是中国的当代文化、甚至是最被世界接受的当代中国主流文化的一部分。其实,民营企业这二十多年来也经历了这么一个由边缘、反叛到主流与合作的演变。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必要补充”就是边缘,作为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融入主流,而股份制或混合经济是公有制经济的“主要实现形式”则完全就是主流了。过去,处于边缘的民营企业,没有安全感,四处受歧视,企业家心态更是趋向逃避、躲藏甚至怨愤、反叛。于是,地下经济、灰色交易、权钱交易、转移资产、偷税逃税、变换身份、海外置业、留足退路、低调潜行,就成为必要的行为,也是不得已的聪明选择。现在成为主流之后,不少人还没有摆脱惯性思维,行事作风依然不改,这就难免屡遭挫折、淘汰出局。因为,主流要求你扮演的角色应当是广受尊重,拥有安全感,积极参与,全面合作。这时,最好的行为方式就是阳光心态、依法经营、照章纳税、用心积累合法资产、推动本行业全面提升竞争力。显然,如果不意识到这一点,不及时转变自己的心态和角色定位,就难以在日益规范的市场经济环境中获得更大的发展局面,甚至会失去原有的竞争优势。事实上,在国有企业的迅速改革和进步面前,民营企业正逐渐失去资源优势体制优势、管理优势和人才优势,甚至道德优势。更为危险的是,由于多数民营企业在运行机制中“有动力无约束”,往往导致追求暴利而盲目以债务扩张方式拉动投资,或者大胆权钱交易,引爆许多丑闻,致使整个社会特别是资本市场对民营企业更多抨击。所以,民营企业只有迅速将自己的角色定位融入主流经济,担当起“主人”的社会责任,才能严以律己接受监督,以一己之财为天下之用,竭尽全力为股东创造价值,为客户提供产品与服务,向政府纳税,为员工提供更好的生存条件和发展空间,真正成为像张艺谋那样的市场与政府的骄宠。怎样才能成为市场经济中的张艺谋呢?从“边缘”到“主流”最应把握的是什么呢?首先,要有使命感和责任感。张艺谋一出道就表现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于是他成了主流。所谓使命感和责任感的“能负责、敢担当”,其实说白了就是“没事找事,把别人的事当自己的事,自己的事不当事”。没事找事,如果只找对自己有利的事,而不关心更大范围(比如他人、行业、整体经济甚至整个国家命运)的事,就不可能扩大自己的视野,提高自己的境界。能舍方能得,所以才有“舍得”一说;忘我成我,“非以其无私耶,是以成其私”(老子语)。越是为他人谋,越可能成就自己的事业。于是越是把自己的事不当事,其实越是把自己的事当成了最重要的终身大事。总之,具有使命感和责任感的企业家,往往能从更广泛的公众利益和社会发展的角度,自觉接受社会和公众对自己提出的更多的要求。用时下时髦的说法就是要做一个合格的“企业公民”,关注社会健康稳定的发展,依法稳健经营,维护市场秩序,关心环保与生态,推动行业进步,保障劳工权益,扶助弱势群体,参与社区发展。显然,要担当这些责任,需要很大的勇气、毅力和眼光,更重要的是还要耗费不少银两。这对很多视个人金钱为生命的人来说,无异于自杀,断无可能。康有为尝言:“德成言乃立,义在利斯长”。所谓“义”,就是我说的敢负责、能担当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历史证明,与缺少使命感的企业相比,时间越长,具有主流意识和强烈社会责任感与使命感的企业不仅最能保持竞争优势,赢得广泛尊重,而且能够赚取更多更持久的利润。另一方面,民营企业的迅速发展与崛起,客观上也要求其必须具有这种使命感和责任感,才能够自觉约束自己,将私财私德与公财公德很好地融为一体,互利共存,长期发展。一个利益阶层的崛起,必然表现为钱多、理大、声高、责任重。“钱多”是说财富积累速度加快,在整个社会财富总量中的比重日益加大。“理大”意味着随着财富拥有者人数越来越多,手中握有的财产越来越大,代表他们说话的人也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显赫,他们的事、他们的理就都成为大事儿大道理,不可不听也不能不听。而“声高”则是指为财产拥有者说话的人越来越多,声音也就越来越高,传播也越来越远。这三点,每时每刻若没有“责任重”压轴,社会经济秩序就会崩溃。财富拥有者如果不意识到随着自己支配的社会资源和财富的增加,自己必须与其他利益相关者进行良性沟通与互动,同时主动承担他们所期望你承担的责任和扮演的道德形象,就
    真正的创新者必须是自己的主人,甚至是以自己为宗教的疯狂信徒。人生只有两种。一种是百分之九十五的人,他们过日子,讨生活,维持多数人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延续下来的习惯和伦理秩序。另一种是百分之五的人,他们创造生活,改变命运,他们总是第一种人生的叛逆,他们有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和道德标准。他们的独特性和反叛性是那么的明显,与现有秩序与道德规范那么格格不入,以致于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对他们都趋避之,并且为了捍卫自己的道德的安全宁愿对其视而不见。所以,在张艺谋那里,不按时回家做饭陪媳妇逛街领孩子遛公园,都不是缺点;刘晓庆也无所谓作风问题了。那百分之九十五的人享受第一种人生的最大快乐,就是在电视或报纸(主要是小报)中看张艺谋、刘晓庆们的第二种人生,看他们如何创造生活改变命运。反过来说,第二种人生就是一种打破常规、创造自我的新规则的创造性的生活方式。其实公司又何尝不是如此。百分之九十五的企业是应付市场、维持门面,而只有那百分之五的杰出的公司才会创造市场、改写规则。他们是自己宗教的教主,也是创新的自恋狂,他们用自己特有的创新方式改写着人类商业的文明史,使自己在旧的主流改变方向时,自动承续其力量,成为新主流中的最前端,永远创造,永远活着,永远是主流。

    由张艺谋想到中国的民营企业,又由民营企业的发展引出这许多感慨,想必让张先生很不安。我知道这么高抬张先生,他会很不坦然,他的对手也会很不开心。但我要声明的是,我与张先生虽是同乡,却素昧平生,也未得到过他的口惠甘心为他做推广,更何况我没有被人收买去捧他的动力。因此,我以张先生的行状为镜鉴,完全是为了提示万通同仁,尽快学会以主流的心态和责任感来经营企业,走向成功。用心良苦,天可怜见。新意味着打破常规,超越自我意味着否定自己,两件事加起来无异于与人(市场环境和竞争对手)为敌和与己为敌。创新的过程就是不断战胜困难和对手的过程,也是不断扬弃自己的过程。人的成功与其说是依靠合作伙伴,不如说应感谢你的敌人。成功者是被他的对手培养和调教出来的。如果地上有颗小嫩芽,灰尘可以欺负他,长成小草时碎石子欺负他,长大成小树时巨石要挡住它压死他,当他从石头缝里挣扎出来时,大树要遮住他与他争抢阳光雨露,最后他即便是长得高过大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就更可怕了,因为这时的敌人(风)来自四面八方,却又无形无色无影无踪四时不定。这种状况下,只有向下用力将根扎深使之繁茂,同时树梢不要太硬太脆,随风而动,这样才能屹立不倒。扎根于深处,这叫把企业的根本把握牢靠,任树梢保持弹性,随风而动,顺应环境,这叫创新进取。这两方面都做到了,才能真正使公司在积累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的同时,通过不断创新拓展生存空间。真正的创新者必须是自己的主人,甚至是以自己为宗教的疯狂信徒。人生只有两种。一种是百分之九十五的人,他们过日子,讨生活,维持多数人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延续下来的习惯和伦理秩序。另一种是百分之五的人,他们创造生活,改变命运,他们总是第一种人生的叛逆,他们有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和道德标准。他们的独特性和反叛性是那么的明显,与现有秩序与道德规范那么格格不入,以致于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对他们都趋避之,并且为了捍卫自己的道德的安全宁愿对其视而不见。所以,在张艺谋那里,不按时回家做饭陪媳妇逛街领孩子遛公园,都不是缺点;刘晓庆也无所谓作风问题了。那百分之九十五的人享受第一种人生的最大快乐,就是在电视或报纸(主要是小报)中看张艺谋、刘晓庆们的第二种人生,看他们如何创造生活改变命运。反过来说,第二种人生就是一种打破常规、创造自我的新规则的创造性的生活方式。其实公司又何尝不是如此。百分之九十五的企业是应付市场、维持门面,而只有那百分之五的杰出的公司才会创造市场、改写规则。他们是自己宗教的教主,也是创新的自恋狂,他们用自己特有的创新方式改写着人类商业的文明史,使自己在旧的主流改变方向时,自动承续其力量,成为新主流中的最前端,永远创造,永远活着,永远是主流。由张艺谋想到中国的民营企业,又由民营企业的发展引出这许多感慨,想必让张先生很不安。我知道这么高抬张先生,他会很不坦然,他的对手也会很不开心。但我要声明的是,我与张先生虽是同乡,却素昧平生,也未得到过他的口惠甘心为他做推广,更何况我没有被人收买去捧他的动力。因此,我以张先生的行状为镜鉴,完全是为了提示万通同仁,尽快学会以主流的心态和责任感来经营企业,走向成功。用心良苦,天可怜见。正所谓:抬头一片天,天大天小,全在心里。手指那个人,人善人恶,不在言中。

    正所谓:
必然导致与其他族群的剧烈冲突,最终使自己的财富和社会经济地位灰飞烟灭。所以,小商得利,大商得道,得道者必得天下之利。其次,简单、专注、持久和执着。市场经济五百年的经验表明,无论五百年前兴起的西班牙,四百年前兴盛的荷兰,三百年前强盛起来的英国,两百年前崛起的美国,还是一百年前追赶上来的日本,五十年前创造奇迹的亚洲四小龙,抑或这二十年前起步的中国,无数企业当中最终存活下来并且能够成为市场经济中主流的企业,绝大部分都是那些专注(专业化)、简单(商业模式一看就懂)、持久(有长远眼光永续经营)和执着(愿景明确顽强坚持)的公司。有趣的是,我们从张艺谋的事业轨迹中居然看到不谋而合的结论。张先生只做导演,绝大部分精力只用于电影,足够精专;他从业余爱好到正式出道再到眼前,屈指算来已快三十年,足够持久;他是出名的理想主义和事业狂,足够执着;他的人生拉直了看,就是一个导演,也足够简单;所以,他成功了,他是今天的主流。越简单的东西越容易活,也活得越久。所以商业模式简单清晰,甚至比一个企业的规模还重要。近来,我通过观察发现,一个优秀的企业家穷其一生所拥有的财富,其中只有13是通过现金利润挣来的,而这13又只能通过在一个专业领域中看似简单的商业模式才能以复利的速度增长和积累。另外一个13是随着国民财富总量的增长,由全国人民共同努力和奋斗创造的。因为,随着财富总量增长和本国币值升值,你所拥有的财富自然升值。这个13可以看成是全国人民对你那“简单专注持久”的经营方式和依法经营的优良品质所颁发的奖金。其数额之巨堪与你一辈子所挣的现金相比,但你并不需要为此多付出边际成本,你所能做的惟一正确的事就是让企业用简单的方式活下来,活到能够有一天站到领奖台上接受全国人民给你的这份奖金。最后剩下的13是由全世界人民颁发你给的另一份奖金。当你第一和第二个13拿到之后,你就有资格站到国际的领奖台上(海外上市)把你未来的收入折现,以股价形式奖励你。因此,人一生只要努力用专心专注的精神和劲头做到第一个13,就完全有可能领到后面两个13的奖金,让全中国和全世界人民给你的财富添砖加瓦,而他们并不会向你索取更多的代价。这就是为什么丁磊和张朝阳迅速致富领取奖金,达到“离钱近,离事远,离是非更远”的境界;而周正毅、牟其中等辈却深陷泥潭,落入“离钱远,离事近,离是非更近”的深渊的根本原因。执着其实不易,这里边最大的动力来源于理想,而理想又源自对未来趋势和最终目标的深信不疑。所以,执着的人并不一定是最有才华的人,但必须是对未来比常人具有更深刻洞察力的人。人们判断事物通常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是以过去判断现在,拘泥经验,他们在快速变化的环境中最先死去。第二种是以现在判断现在,这种情况下参照的榜样好你就活,榜样不好你就跟着死,但比起第一种方法还算有进步。第三种是站在未来判断现在,这是最难的。其实,所有伟大的人和平凡的人的高下之分,就是在对未来的判断上拉开差距的。因此,只有上帝和神是站在未来(天堂)观照世界的,伟大的人不是神,他只是接近神并且能够站在神的角度引领我们的向导。人一旦确信自己看清未来通往“天堂”的全部路径,他就会拥有无穷的动力和宽广的胸怀,包容一切痛苦,忍受过程的煎熬。这也就是为什么宗教和意识形态可以激发信徒和追随者百折不挠顽强奋斗的原因。要坚持做成一个主流中的企业,必须把自己的公司精神也当成自己的内心的宗教,站在未来指引自己坚韧不拔,顽强奋斗。历史证明:论成功原无需才华横溢,说资格只在乎坚韧不拔。再次,要稳健运行。张艺谋行事作风一向稳健,这除了他是陕西人,自有厚重执拗一面之外,还在于他越精专越执着,就越看重自己的事业,越不敢随意处置、率性而为。公司就像一架飞机由上万个零件构成,每一个零件都精密无比,专业性的咬合要求精准无误,否则差之毫厘就会机毁人亡。所以,高度专业性、准确性才可以确保平稳运作。另一方面,飞机要飞得好还必须具备其他一些条件。首先要把飞机从机库中拖到跑道,这好比公司的调整;第二步是要明确目标和确定航线,这相当于制定公司战略。目前对民营企业来说,最紧要的是尽快由市场政治家转变为战略管理者,由公司发展中的关系导向、机会导向、银行导向,转变为战略导向。第三步是要选好机组人员包括驾驶员、导航、机械师和空乘服务等,这相当于公司的管理团队和日常管理。第四步是要观察气象条件、掌握地面和机场服务设施,这相当于市场竞争环境和外部制度条件。一个必然进入主流的企业,必须做到这四个方面,才能像飞机一样顺利起飞,平稳飞行,最终到达目的地。只要有一个环节出问题,就无法稳健运行。可见保持公司稳健是非常困难的事,它要求百分之百地准确无误,百分之百地全神贯注,百分之百地一丝不苟和百分之百地坚定沉着。最后,创新是引导企业与时俱进、进入主流的致胜法宝。张艺谋似乎已经给他的观众造成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即他总是会给观众创造一个新的喜悦、新的形式、新的题材、新的舞台、新的动作手法,甚至新的“谋女郎”。于是,人们出于对他的每一个新作品将带来的新东西充满好奇和想像,争相拥入电影院成为他的票房俘虏。这就是为什么张先生可以拍《英雄》一炮而火,而换了别人尽管声称是“天地英雄”却在市场上波澜不惊的根本原因。显然,不断创新和超越自己使张艺谋成为中国电影市场的制胜者。公司进步的道理其实是一样的,千万不可复制自己的成功。因为环境在变,竞争对手在变,你必须不断超越自己,用新的面孔、新的手段推出新的产品和服务,才能不断征服客户,成为市场奇迹的创造者和常胜之师。然而,创
    抬头一片天,天大天小,

    全在心里。

    手指那个人,人善人恶,
必然导致与其他族群的剧烈冲突,最终使自己的财富和社会经济地位灰飞烟灭。所以,小商得利,大商得道,得道者必得天下之利。其次,简单、专注、持久和执着。市场经济五百年的经验表明,无论五百年前兴起的西班牙,四百年前兴盛的荷兰,三百年前强盛起来的英国,两百年前崛起的美国,还是一百年前追赶上来的日本,五十年前创造奇迹的亚洲四小龙,抑或这二十年前起步的中国,无数企业当中最终存活下来并且能够成为市场经济中主流的企业,绝大部分都是那些专注(专业化)、简单(商业模式一看就懂)、持久(有长远眼光永续经营)和执着(愿景明确顽强坚持)的公司。有趣的是,我们从张艺谋的事业轨迹中居然看到不谋而合的结论。张先生只做导演,绝大部分精力只用于电影,足够精专;他从业余爱好到正式出道再到眼前,屈指算来已快三十年,足够持久;他是出名的理想主义和事业狂,足够执着;他的人生拉直了看,就是一个导演,也足够简单;所以,他成功了,他是今天的主流。越简单的东西越容易活,也活得越久。所以商业模式简单清晰,甚至比一个企业的规模还重要。近来,我通过观察发现,一个优秀的企业家穷其一生所拥有的财富,其中只有13是通过现金利润挣来的,而这13又只能通过在一个专业领域中看似简单的商业模式才能以复利的速度增长和积累。另外一个13是随着国民财富总量的增长,由全国人民共同努力和奋斗创造的。因为,随着财富总量增长和本国币值升值,你所拥有的财富自然升值。这个13可以看成是全国人民对你那“简单专注持久”的经营方式和依法经营的优良品质所颁发的奖金。其数额之巨堪与你一辈子所挣的现金相比,但你并不需要为此多付出边际成本,你所能做的惟一正确的事就是让企业用简单的方式活下来,活到能够有一天站到领奖台上接受全国人民给你的这份奖金。最后剩下的13是由全世界人民颁发你给的另一份奖金。当你第一和第二个13拿到之后,你就有资格站到国际的领奖台上(海外上市)把你未来的收入折现,以股价形式奖励你。因此,人一生只要努力用专心专注的精神和劲头做到第一个13,就完全有可能领到后面两个13的奖金,让全中国和全世界人民给你的财富添砖加瓦,而他们并不会向你索取更多的代价。这就是为什么丁磊和张朝阳迅速致富领取奖金,达到“离钱近,离事远,离是非更远”的境界;而周正毅、牟其中等辈却深陷泥潭,落入“离钱远,离事近,离是非更近”的深渊的根本原因。执着其实不易,这里边最大的动力来源于理想,而理想又源自对未来趋势和最终目标的深信不疑。所以,执着的人并不一定是最有才华的人,但必须是对未来比常人具有更深刻洞察力的人。人们判断事物通常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是以过去判断现在,拘泥经验,他们在快速变化的环境中最先死去。第二种是以现在判断现在,这种情况下参照的榜样好你就活,榜样不好你就跟着死,但比起第一种方法还算有进步。第三种是站在未来判断现在,这是最难的。其实,所有伟大的人和平凡的人的高下之分,就是在对未来的判断上拉开差距的。因此,只有上帝和神是站在未来(天堂)观照世界的,伟大的人不是神,他只是接近神并且能够站在神的角度引领我们的向导。人一旦确信自己看清未来通往“天堂”的全部路径,他就会拥有无穷的动力和宽广的胸怀,包容一切痛苦,忍受过程的煎熬。这也就是为什么宗教和意识形态可以激发信徒和追随者百折不挠顽强奋斗的原因。要坚持做成一个主流中的企业,必须把自己的公司精神也当成自己的内心的宗教,站在未来指引自己坚韧不拔,顽强奋斗。历史证明:论成功原无需才华横溢,说资格只在乎坚韧不拔。再次,要稳健运行。张艺谋行事作风一向稳健,这除了他是陕西人,自有厚重执拗一面之外,还在于他越精专越执着,就越看重自己的事业,越不敢随意处置、率性而为。公司就像一架飞机由上万个零件构成,每一个零件都精密无比,专业性的咬合要求精准无误,否则差之毫厘就会机毁人亡。所以,高度专业性、准确性才可以确保平稳运作。另一方面,飞机要飞得好还必须具备其他一些条件。首先要把飞机从机库中拖到跑道,这好比公司的调整;第二步是要明确目标和确定航线,这相当于制定公司战略。目前对民营企业来说,最紧要的是尽快由市场政治家转变为战略管理者,由公司发展中的关系导向、机会导向、银行导向,转变为战略导向。第三步是要选好机组人员包括驾驶员、导航、机械师和空乘服务等,这相当于公司的管理团队和日常管理。第四步是要观察气象条件、掌握地面和机场服务设施,这相当于市场竞争环境和外部制度条件。一个必然进入主流的企业,必须做到这四个方面,才能像飞机一样顺利起飞,平稳飞行,最终到达目的地。只要有一个环节出问题,就无法稳健运行。可见保持公司稳健是非常困难的事,它要求百分之百地准确无误,百分之百地全神贯注,百分之百地一丝不苟和百分之百地坚定沉着。最后,创新是引导企业与时俱进、进入主流的致胜法宝。张艺谋似乎已经给他的观众造成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即他总是会给观众创造一个新的喜悦、新的形式、新的题材、新的舞台、新的动作手法,甚至新的“谋女郎”。于是,人们出于对他的每一个新作品将带来的新东西充满好奇和想像,争相拥入电影院成为他的票房俘虏。这就是为什么张先生可以拍《英雄》一炮而火,而换了别人尽管声称是“天地英雄”却在市场上波澜不惊的根本原因。显然,不断创新和超越自己使张艺谋成为中国电影市场的制胜者。公司进步的道理其实是一样的,千万不可复制自己的成功。因为环境在变,竞争对手在变,你必须不断超越自己,用新的面孔、新的手段推出新的产品和服务,才能不断征服客户,成为市场奇迹的创造者和常胜之师。然而,创
    不在言中。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f42eca010001ln.html) - 让你的公司更“张艺谋”_冯仑_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