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言冯语·风马牛

兼职/小时600元工资现结加QQ:917624333

 
 
 

日志

 
 

从冯仑到胡德平  

2007-08-21 14:05: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优秀”并没有完全打通,并没有完全统一起来。他的“原罪”说,正是这种没有打通的表现之一。他提出“原罪”说,也许只是一时灵感,他并没有想到这个概念可能引发的种种社会舆论和政治结果。凭冯仑的聪明,我相信他会有更新的“原罪”说,迟早他会将企业家与知识分子两个社会角色打通的。冯仑也许没有料想到,他的“原罪”说引发了另外一种声音,刺激了一种潜在的政治取向,有人开始强调要对私有企业家的“原罪”进行追究和清算。   绝大多数企业家们忙于生意,忙于做事,没时间来关心理论争论和舆论风向后面的“原罪”概念的酵母作用,甚至有些人觉得这些概念争论很无聊。但是,民意与国家政策,越来越受舆论风向的影响,企业家的事业环境在企业家群体逐渐被理论界和舆论界一些人妖魔化的过程中,悄然开始恶化,成为不少企业家倒霉的背景因素,这一定与冯仑提出“原罪”说的初衷偏移了。你们“乌有之乡”,就是强烈要求追究和清算企业家的“原罪”和“第一桶金”的理论和舆论大本营。公共舆论时代到来了,民意与舆论,舆论与政策,政策与国家走向,国家走向与企业经营大气候的变化,它们之间的关系愈来愈紧密。面对这种新时代,中国企业家似乎还没有醒过来,还很不适应。 2006年11月17日,胡德平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民营经济的诞生非但没有“原罪”,而且应该早生十年,二十年。现在要来追究和清算“原罪”和“第一桶金”,就等于是对改革开放的巨大成绩的否定。报道出来后,引发了大讨论,胡德平受到不少网民的批评甚至谩骂。这事最后闹到中央统战部部长刘延东出面说,政府不会主动扩大“原罪”的论争。据说,胡德平认为记者的报道有不全面不准确的地方。无论报道的句子是否准确,报道的大意不会有大偏

                (根据杨鹏先生发言整理、节选)

(根据杨鹏先生发言整理、节选) 编者按:2007年2月11日,“乌有之乡”书店邀请杨鹏先生,与卢周来、杨帆 等学者就“改革以来的‘原罪’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私有企业有“原罪”的说法,是万通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冯仑最早提出的。后来这个提法被好事者宣传开来,似乎给私有企业给出了一个形象定位,这个定位就是,从事私有企业那帮人的发家史,就是罪恶发家史。更广泛地说,有钱人,富人就是有 “原罪”的。这是一些人关于中国私有企业的“罪恶出生论”。 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自己的学识结构不无关系。他毕业于中央党校,曾在中央党校当老师,还在中宣部等部门任过职,他还翻译过一本书,叫做《狂飙突进——马克思的心路历程》,马克思主义文化对他的影响是深远的。马克思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按马克思的资本出生论,资本是从罪恶中出生的。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在党校教马列主义,有知识结构上的延续性。当冯仑提出“原罪”说,着眼的目标是清楚的,他希望自己和其他私有企业家强化道德伦理,提高商业道德意识,追求阳光下的利润,创建一个健康公正的中国经 济。 冯仑被称为企业家中的思想家,从我与他的接触看,我感到他比常人要聪明许多倍,是一位超常聪明的人,而且有责任心,有担当,讲义气。他提出“原罪”说,也表现了他的反省能力与社会责任心。冯仑有企业家与学者的双重特质,特殊的历史变化,阻隔了他的官学之路,他不得已下了海,但这正好成就了他。商业有成,文字上也增加了深度与实感。他的学者思想背景,有马克思主义的东西。我个人认为,冯仑是优秀的企业家,也是优秀的知识分子。但是,在我看来,他的这两个“

 

编者按:2007211日,“乌有之乡”书店邀请杨鹏先生,与卢周来、杨帆
等学者就“改革以来的‘原罪’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根据杨鹏先生发言整理、节选) 编者按:2007年2月11日,“乌有之乡”书店邀请杨鹏先生,与卢周来、杨帆 等学者就“改革以来的‘原罪’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私有企业有“原罪”的说法,是万通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冯仑最早提出的。后来这个提法被好事者宣传开来,似乎给私有企业给出了一个形象定位,这个定位就是,从事私有企业那帮人的发家史,就是罪恶发家史。更广泛地说,有钱人,富人就是有 “原罪”的。这是一些人关于中国私有企业的“罪恶出生论”。 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自己的学识结构不无关系。他毕业于中央党校,曾在中央党校当老师,还在中宣部等部门任过职,他还翻译过一本书,叫做《狂飙突进——马克思的心路历程》,马克思主义文化对他的影响是深远的。马克思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按马克思的资本出生论,资本是从罪恶中出生的。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在党校教马列主义,有知识结构上的延续性。当冯仑提出“原罪”说,着眼的目标是清楚的,他希望自己和其他私有企业家强化道德伦理,提高商业道德意识,追求阳光下的利润,创建一个健康公正的中国经 济。 冯仑被称为企业家中的思想家,从我与他的接触看,我感到他比常人要聪明许多倍,是一位超常聪明的人,而且有责任心,有担当,讲义气。他提出“原罪”说,也表现了他的反省能力与社会责任心。冯仑有企业家与学者的双重特质,特殊的历史变化,阻隔了他的官学之路,他不得已下了海,但这正好成就了他。商业有成,文字上也增加了深度与实感。他的学者思想背景,有马克思主义的东西。我个人认为,冯仑是优秀的企业家,也是优秀的知识分子。但是,在我看来,他的这两个“
(根据杨鹏先生发言整理、节选) 编者按:2007年2月11日,“乌有之乡”书店邀请杨鹏先生,与卢周来、杨帆 等学者就“改革以来的‘原罪’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私有企业有“原罪”的说法,是万通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冯仑最早提出的。后来这个提法被好事者宣传开来,似乎给私有企业给出了一个形象定位,这个定位就是,从事私有企业那帮人的发家史,就是罪恶发家史。更广泛地说,有钱人,富人就是有 “原罪”的。这是一些人关于中国私有企业的“罪恶出生论”。 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自己的学识结构不无关系。他毕业于中央党校,曾在中央党校当老师,还在中宣部等部门任过职,他还翻译过一本书,叫做《狂飙突进——马克思的心路历程》,马克思主义文化对他的影响是深远的。马克思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按马克思的资本出生论,资本是从罪恶中出生的。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在党校教马列主义,有知识结构上的延续性。当冯仑提出“原罪”说,着眼的目标是清楚的,他希望自己和其他私有企业家强化道德伦理,提高商业道德意识,追求阳光下的利润,创建一个健康公正的中国经 济。 冯仑被称为企业家中的思想家,从我与他的接触看,我感到他比常人要聪明许多倍,是一位超常聪明的人,而且有责任心,有担当,讲义气。他提出“原罪”说,也表现了他的反省能力与社会责任心。冯仑有企业家与学者的双重特质,特殊的历史变化,阻隔了他的官学之路,他不得已下了海,但这正好成就了他。商业有成,文字上也增加了深度与实感。他的学者思想背景,有马克思主义的东西。我个人认为,冯仑是优秀的企业家,也是优秀的知识分子。但是,在我看来,他的这两个“
 
差。大体来说,胡德平认为,如果要从政治上来推动对“原罪”的讨论及随之而来的对“第一桶金”的追究,是不妥当的。当然,有不少左翼学者和不少网民并不同意胡德平先生这样的看法。有人说,胡德平自己不慎惹火烧身,但其实,胡德平是一位思想开放并有强烈责任心的人,他身为中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和统战部副部长,他直面甚嚣尘上的“原罪”讨论,表达自己明确的立场和态度,是富有责任心的表现。刚才有朋友骂胡德平傻,我倒因为胡德平这种“傻”而更尊重他。这样的“傻”多一些,中国社会的进步就会快一些好一些。   从冯仑提出“原罪”这个说法到胡德平谈“原罪”问题,“原罪”问题讨论逐渐演化成了一个公共事件,这背后,有一个舆情演化和政治风向问题,值得大家研究。 杨鹏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常务理事 转载于《风马牛》第六期 其它杂志 第五期第四期第三期第二期 第一期   私有企业有“原罪”的说法,是万通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冯仑最早提出的。后来这个提法被好事者宣传开来,似乎给私有企业给出了一个形象定位,这个定位就是,从事私有企业那帮人的发家史,就是罪恶发家史。更广泛地说,有钱人,富人就是有 “原罪”的。这是一些人关于中国私有企业的“罪恶出生论”。

优秀”并没有完全打通,并没有完全统一起来。他的“原罪”说,正是这种没有打通的表现之一。他提出“原罪”说,也许只是一时灵感,他并没有想到这个概念可能引发的种种社会舆论和政治结果。凭冯仑的聪明,我相信他会有更新的“原罪”说,迟早他会将企业家与知识分子两个社会角色打通的。冯仑也许没有料想到,他的“原罪”说引发了另外一种声音,刺激了一种潜在的政治取向,有人开始强调要对私有企业家的“原罪”进行追究和清算。   绝大多数企业家们忙于生意,忙于做事,没时间来关心理论争论和舆论风向后面的“原罪”概念的酵母作用,甚至有些人觉得这些概念争论很无聊。但是,民意与国家政策,越来越受舆论风向的影响,企业家的事业环境在企业家群体逐渐被理论界和舆论界一些人妖魔化的过程中,悄然开始恶化,成为不少企业家倒霉的背景因素,这一定与冯仑提出“原罪”说的初衷偏移了。你们“乌有之乡”,就是强烈要求追究和清算企业家的“原罪”和“第一桶金”的理论和舆论大本营。公共舆论时代到来了,民意与舆论,舆论与政策,政策与国家走向,国家走向与企业经营大气候的变化,它们之间的关系愈来愈紧密。面对这种新时代,中国企业家似乎还没有醒过来,还很不适应。 2006年11月17日,胡德平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民营经济的诞生非但没有“原罪”,而且应该早生十年,二十年。现在要来追究和清算“原罪”和“第一桶金”,就等于是对改革开放的巨大成绩的否定。报道出来后,引发了大讨论,胡德平受到不少网民的批评甚至谩骂。这事最后闹到中央统战部部长刘延东出面说,政府不会主动扩大“原罪”的论争。据说,胡德平认为记者的报道有不全面不准确的地方。无论报道的句子是否准确,报道的大意不会有大偏
   
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自己的学识结构不无关系。他毕业于中央党校,曾在中央党校当老师,还在中宣部等部门任过职,他还翻译过一本书,叫做《狂飙突进——马克思的心路历程》,马克思主义文化对他的影响是深远的。马克思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按马克思的资本出生论,资本是从罪恶中出生的。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在党校教马列主义,有知识结构上的延续性。当冯仑提出“原罪”说,着眼的目标是清楚的,他希望自己和其他私有企业家强化道德伦理,提高商业道德意识,追求阳光下的利润,创建一个健康公正的中国经
济。 差。大体来说,胡德平认为,如果要从政治上来推动对“原罪”的讨论及随之而来的对“第一桶金”的追究,是不妥当的。当然,有不少左翼学者和不少网民并不同意胡德平先生这样的看法。有人说,胡德平自己不慎惹火烧身,但其实,胡德平是一位思想开放并有强烈责任心的人,他身为中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和统战部副部长,他直面甚嚣尘上的“原罪”讨论,表达自己明确的立场和态度,是富有责任心的表现。刚才有朋友骂胡德平傻,我倒因为胡德平这种“傻”而更尊重他。这样的“傻”多一些,中国社会的进步就会快一些好一些。   从冯仑提出“原罪”这个说法到胡德平谈“原罪”问题,“原罪”问题讨论逐渐演化成了一个公共事件,这背后,有一个舆情演化和政治风向问题,值得大家研究。 杨鹏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常务理事 转载于《风马牛》第六期 其它杂志 第五期第四期第三期第二期 第一期
    

    冯仑被称为企业家中的思想家,从我与他的接触看,我感到他比常人要聪明许多倍,是一位超常聪明的人,而且有责任心,有担当,讲义气。他提出“原罪”说,也表现了他的反省能力与社会责任心。冯仑有企业家与学者的双重特质,特殊的历史变化,阻隔了他的官学之路,他不得已下了海,但这正好成就了他。商业有成,文字上也增加了深度与实感。他的学者思想背景,有马克思主义的东西。我个人认为,冯仑是优秀的企业家,也是优秀的知识分子。但是,在我看来,他的这两个“优秀”并没有完全打通,并没有完全统一起来。他的“原罪”说,正是这种没有打通的表现之一。他提出“原罪”说,也许只是一时灵感,他并没有想到这个概念可能引发的种种社会舆论和政治结果。凭冯仑的聪明,我相信他会有更新的“原罪”说,迟早他会将企业家与知识分子两个社会角色打通的。冯仑也许没有料想到,他的“原罪”说引发了另外一种声音,刺激了一种潜在的政治取向,有人开始强调要对私有企业家的“原罪”进行追究和清算。

(根据杨鹏先生发言整理、节选) 编者按:2007年2月11日,“乌有之乡”书店邀请杨鹏先生,与卢周来、杨帆 等学者就“改革以来的‘原罪’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私有企业有“原罪”的说法,是万通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冯仑最早提出的。后来这个提法被好事者宣传开来,似乎给私有企业给出了一个形象定位,这个定位就是,从事私有企业那帮人的发家史,就是罪恶发家史。更广泛地说,有钱人,富人就是有 “原罪”的。这是一些人关于中国私有企业的“罪恶出生论”。 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自己的学识结构不无关系。他毕业于中央党校,曾在中央党校当老师,还在中宣部等部门任过职,他还翻译过一本书,叫做《狂飙突进——马克思的心路历程》,马克思主义文化对他的影响是深远的。马克思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按马克思的资本出生论,资本是从罪恶中出生的。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在党校教马列主义,有知识结构上的延续性。当冯仑提出“原罪”说,着眼的目标是清楚的,他希望自己和其他私有企业家强化道德伦理,提高商业道德意识,追求阳光下的利润,创建一个健康公正的中国经 济。 冯仑被称为企业家中的思想家,从我与他的接触看,我感到他比常人要聪明许多倍,是一位超常聪明的人,而且有责任心,有担当,讲义气。他提出“原罪”说,也表现了他的反省能力与社会责任心。冯仑有企业家与学者的双重特质,特殊的历史变化,阻隔了他的官学之路,他不得已下了海,但这正好成就了他。商业有成,文字上也增加了深度与实感。他的学者思想背景,有马克思主义的东西。我个人认为,冯仑是优秀的企业家,也是优秀的知识分子。但是,在我看来,他的这两个“ 
  绝大多数企业家们忙于生意,忙于做事,没时间来关心理论争论和舆论风向后面的“原罪”概念的酵母作用,甚至有些人觉得这些概念争论很无聊。但是,民意与国家政策,越来越受舆论风向的影响,企业家的事业环境在企业家群体逐渐被理论界和舆论界一些人妖魔化的过程中,悄然开始恶化,成为不少企业家倒霉的背景因素,这一定与冯仑提出“原罪”说的初衷偏移了。你们“乌有之乡”,就是强烈要求追究和清算企业家的“原罪”和“第一桶金”的理论和舆论大本营。公共舆论时代到来了,民意与舆论,舆论与政策,政策与国家走向,国家走向与企业经营大气候的变化,它们之间的关系愈来愈紧密。面对这种新时代,中国企业家似乎还没有醒过来,还很不适应。

差。大体来说,胡德平认为,如果要从政治上来推动对“原罪”的讨论及随之而来的对“第一桶金”的追究,是不妥当的。当然,有不少左翼学者和不少网民并不同意胡德平先生这样的看法。有人说,胡德平自己不慎惹火烧身,但其实,胡德平是一位思想开放并有强烈责任心的人,他身为中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和统战部副部长,他直面甚嚣尘上的“原罪”讨论,表达自己明确的立场和态度,是富有责任心的表现。刚才有朋友骂胡德平傻,我倒因为胡德平这种“傻”而更尊重他。这样的“傻”多一些,中国社会的进步就会快一些好一些。   从冯仑提出“原罪”这个说法到胡德平谈“原罪”问题,“原罪”问题讨论逐渐演化成了一个公共事件,这背后,有一个舆情演化和政治风向问题,值得大家研究。 杨鹏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常务理事 转载于《风马牛》第六期 其它杂志 第五期第四期第三期第二期 第一期


   2006
1117日,胡德平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民营经济的诞生非但没有“原罪”,而且应该早生十年,二十年。现在要来追究和清算“原罪”和“第一桶金”,就等于是对改革开放的巨大成绩的否定。报道出来后,引发了大讨论,胡德平受到不少网民的批评甚至谩骂。这事最后闹到中央统战部部长刘延东出面说,政府不会主动扩大“原罪”的论争。据说,胡德平认为记者的报道有不全面不准确的地方。无论报道的句子是否准确,报道的大意不会有大偏差。大体来说,胡德平认为,如果要从政治上来推动对“原罪”的讨论及随之而来的对“第一桶金”的追究,是不妥当的。当然,有不少左翼学者和不少网民并不同意胡德平先生这样的看法。有人说,胡德平自己不慎惹火烧身,但其实,胡德平是一位思想开放并有强烈责任心的人,他身为中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和统战部副部长,他直面甚嚣尘上的“原罪”讨论,表达自己明确的立场和态度,是富有责任心的表现。刚才有朋友骂胡德平傻,我倒因为胡德平这种“傻”而更尊重他。这样的“傻”多一些,中国社会的进步就会快一些好一些。


  从冯仑提出“原罪”这个说法到胡德平谈“原罪”问题,“原罪”问题讨论逐渐演化成了一个公共事件,这背后,有一个舆情演化和政治风向问题,值得大家研究。

(根据杨鹏先生发言整理、节选) 编者按:2007年2月11日,“乌有之乡”书店邀请杨鹏先生,与卢周来、杨帆 等学者就“改革以来的‘原罪’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私有企业有“原罪”的说法,是万通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冯仑最早提出的。后来这个提法被好事者宣传开来,似乎给私有企业给出了一个形象定位,这个定位就是,从事私有企业那帮人的发家史,就是罪恶发家史。更广泛地说,有钱人,富人就是有 “原罪”的。这是一些人关于中国私有企业的“罪恶出生论”。 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自己的学识结构不无关系。他毕业于中央党校,曾在中央党校当老师,还在中宣部等部门任过职,他还翻译过一本书,叫做《狂飙突进——马克思的心路历程》,马克思主义文化对他的影响是深远的。马克思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按马克思的资本出生论,资本是从罪恶中出生的。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在党校教马列主义,有知识结构上的延续性。当冯仑提出“原罪”说,着眼的目标是清楚的,他希望自己和其他私有企业家强化道德伦理,提高商业道德意识,追求阳光下的利润,创建一个健康公正的中国经 济。 冯仑被称为企业家中的思想家,从我与他的接触看,我感到他比常人要聪明许多倍,是一位超常聪明的人,而且有责任心,有担当,讲义气。他提出“原罪”说,也表现了他的反省能力与社会责任心。冯仑有企业家与学者的双重特质,特殊的历史变化,阻隔了他的官学之路,他不得已下了海,但这正好成就了他。商业有成,文字上也增加了深度与实感。他的学者思想背景,有马克思主义的东西。我个人认为,冯仑是优秀的企业家,也是优秀的知识分子。但是,在我看来,他的这两个“

杨鹏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常务理事

转载于《风马牛》差。大体来说,胡德平认为,如果要从政治上来推动对“原罪”的讨论及随之而来的对“第一桶金”的追究,是不妥当的。当然,有不少左翼学者和不少网民并不同意胡德平先生这样的看法。有人说,胡德平自己不慎惹火烧身,但其实,胡德平是一位思想开放并有强烈责任心的人,他身为中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和统战部副部长,他直面甚嚣尘上的“原罪”讨论,表达自己明确的立场和态度,是富有责任心的表现。刚才有朋友骂胡德平傻,我倒因为胡德平这种“傻”而更尊重他。这样的“傻”多一些,中国社会的进步就会快一些好一些。   从冯仑提出“原罪”这个说法到胡德平谈“原罪”问题,“原罪”问题讨论逐渐演化成了一个公共事件,这背后,有一个舆情演化和政治风向问题,值得大家研究。 杨鹏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常务理事 转载于《风马牛》第六期 其它杂志 第五期第四期第三期第二期 第一期 第六期

其它杂志  第五期  (根据杨鹏先生发言整理、节选) 编者按:2007年2月11日,“乌有之乡”书店邀请杨鹏先生,与卢周来、杨帆 等学者就“改革以来的‘原罪’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私有企业有“原罪”的说法,是万通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冯仑最早提出的。后来这个提法被好事者宣传开来,似乎给私有企业给出了一个形象定位,这个定位就是,从事私有企业那帮人的发家史,就是罪恶发家史。更广泛地说,有钱人,富人就是有 “原罪”的。这是一些人关于中国私有企业的“罪恶出生论”。 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自己的学识结构不无关系。他毕业于中央党校,曾在中央党校当老师,还在中宣部等部门任过职,他还翻译过一本书,叫做《狂飙突进——马克思的心路历程》,马克思主义文化对他的影响是深远的。马克思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按马克思的资本出生论,资本是从罪恶中出生的。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在党校教马列主义,有知识结构上的延续性。当冯仑提出“原罪”说,着眼的目标是清楚的,他希望自己和其他私有企业家强化道德伦理,提高商业道德意识,追求阳光下的利润,创建一个健康公正的中国经 济。 冯仑被称为企业家中的思想家,从我与他的接触看,我感到他比常人要聪明许多倍,是一位超常聪明的人,而且有责任心,有担当,讲义气。他提出“原罪”说,也表现了他的反省能力与社会责任心。冯仑有企业家与学者的双重特质,特殊的历史变化,阻隔了他的官学之路,他不得已下了海,但这正好成就了他。商业有成,文字上也增加了深度与实感。他的学者思想背景,有马克思主义的东西。我个人认为,冯仑是优秀的企业家,也是优秀的知识分子。但是,在我看来,他的这两个“第四期 第三期 第二期  (根据杨鹏先生发言整理、节选) 编者按:2007年2月11日,“乌有之乡”书店邀请杨鹏先生,与卢周来、杨帆 等学者就“改革以来的‘原罪’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私有企业有“原罪”的说法,是万通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冯仑最早提出的。后来这个提法被好事者宣传开来,似乎给私有企业给出了一个形象定位,这个定位就是,从事私有企业那帮人的发家史,就是罪恶发家史。更广泛地说,有钱人,富人就是有 “原罪”的。这是一些人关于中国私有企业的“罪恶出生论”。 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自己的学识结构不无关系。他毕业于中央党校,曾在中央党校当老师,还在中宣部等部门任过职,他还翻译过一本书,叫做《狂飙突进——马克思的心路历程》,马克思主义文化对他的影响是深远的。马克思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按马克思的资本出生论,资本是从罪恶中出生的。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在党校教马列主义,有知识结构上的延续性。当冯仑提出“原罪”说,着眼的目标是清楚的,他希望自己和其他私有企业家强化道德伦理,提高商业道德意识,追求阳光下的利润,创建一个健康公正的中国经 济。 冯仑被称为企业家中的思想家,从我与他的接触看,我感到他比常人要聪明许多倍,是一位超常聪明的人,而且有责任心,有担当,讲义气。他提出“原罪”说,也表现了他的反省能力与社会责任心。冯仑有企业家与学者的双重特质,特殊的历史变化,阻隔了他的官学之路,他不得已下了海,但这正好成就了他。商业有成,文字上也增加了深度与实感。他的学者思想背景,有马克思主义的东西。我个人认为,冯仑是优秀的企业家,也是优秀的知识分子。但是,在我看来,他的这两个“第一期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f42eca01000bah.html) - 从冯仑到胡德平_冯仑_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