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言冯语·风马牛

兼职/小时600元工资现结加QQ:917624333

 
 
 

日志

 
 

《冯子乱弹》:黄中流畅:孩子眼中的成人世…  

2007-10-15 14:35:00|  分类: 冯子乱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嘉宾:14岁的人大附中学生 黄中流畅 时间:2007年9月18日13:00 地点:新浪聊天室 她叫黄中流畅,今年14岁,中美两国文化的成长背景使得这个女孩不寻常,除了14岁孩子的活泼乖巧,黄中流畅性格中更又多了几分独立主张:“家长强迫孩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小小年纪的她甚至对政治、经济非常敏感:“政治是最直接能影响和帮助人们的方式”、“支持民主党the Democrats,喜欢Clinton和 JFK”,“希望社会腐败能够降低到最低”,这样一个小大人眼中的成人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同? (一)让别人开心不如让自己开心   冯仑:黄中流畅你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天。我有一个想法,也特别好奇,你的未来实际上是有一部分我们看不见的,我到70岁的时候,你才40岁,你还有30年我是不知道的,在你眼里,中国未来更长远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的状态才比较开心?   黄中流畅:我想如果中国社会比较平安,不出大事,孩子会感到很开心,安全感很重要。比如每天我骑车上学,道路没那么乱,过十字路口,车不用有斜着骑,不用不停地躲来躲去,我每天上下学骑车很怕被车撞着,公路上车速很快,我希望未来社会不需要孩子们这么担心。   冯仑:安全是特别重要。   黄中流畅:对,我们可以以平和的心态过生活。   冯仑:我知道你刚刚中考结束,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人大附中。你在美国读书和国内读书有什么不同?   黄中流畅:我觉得是教育方式不同,那边比较注重个性的培养,就是说会注重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自己上网去搜索一些资料,去写论文,或者自己做一个演讲,国内教育更注重逻辑思维的发展,比如说理科会走得非常深,题要用多种方法来解,是在培育逻辑思维。   冯仑: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外国的学校或者他们的体制是可以说错话的,说错了不要紧,你要敢说,前一段我到哈佛听课,东方的学生不大愿意提问,不大愿意说,总是想你说就要说对,怕说错了以后别人怎么看你。在人大附中这么严厉,而且是大家认为考试非常多的学校,你敢说吗?要说错了怎么办?   黄中流畅: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的,老师口头上是非常提倡你去问问题,但是如果你说错题以后,他给你的态度可能就让你害怕了,以后可能就不敢再提问题了。   冯仑:后果很严重(笑)。我是在最近写了一个东西,研究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人际关系,外国人和中国人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个差别,外国人很讲究自己内心体验,关注自己觉得怎么样,中国人非常讲究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是不是好,更多是为别人活着,在学校你可 能会想老师怎么看?同学怎么看?家长怎么看?你在美国可能觉得只要不犯法,什么都行。但实际上除了法律的约束,别人的眼光是一个最大的约束。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还在中国发展的话,你有勇气面对这种事吗?别人都说你不好,你会怎么想?   黄中流畅: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好,如果我清楚我自己有实力的话,我就不计较他们说的话。   冯仑:如果别人说我不好,我先看有多少人,如果人太少了,我就不去管它,如果人特别多,我很高兴,如果有5亿人说我不好,说明我的能量已经影响到5亿人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多不少,我是比较烦恼的,你得关注,又不能说明你很有力量。   很多人一辈子老看着别人的眼光活着,总是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照顾了好几代人,但是把自己这一代给耽误了,我特别愿意让孩子们自由言论,但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除此之外,说什么都行,而且可以发散性思维,挑战任何权威。如果不突破这一步,你的成长过程中就会陷入两难困地,你按照别人的想法做了,别人又不对你负责,如果我听你的,你得对我负责,你读旧中国的小说吗?有很多广东那边农村的妇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一旦做了就关进猪笼沉潭,但没人管她们的权利,管她们是不是开心。个人和大家之间老是扯,人的一生扯这事儿是最头疼,你的未来面临很多这样的事,你现在考上了人大附中,大家说你要考上北大,如果万一没考上,你就闹心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个家长的孩子都面临高考,中国人和美嘉宾:14岁的人大附中学生  黄中流畅 嘉宾:14岁的人大附中学生 黄中流畅 时间:2007年9月18日13:00 地点:新浪聊天室 她叫黄中流畅,今年14岁,中美两国文化的成长背景使得这个女孩不寻常,除了14岁孩子的活泼乖巧,黄中流畅性格中更又多了几分独立主张:“家长强迫孩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小小年纪的她甚至对政治、经济非常敏感:“政治是最直接能影响和帮助人们的方式”、“支持民主党the Democrats,喜欢Clinton和 JFK”,“希望社会腐败能够降低到最低”,这样一个小大人眼中的成人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同? (一)让别人开心不如让自己开心   冯仑:黄中流畅你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天。我有一个想法,也特别好奇,你的未来实际上是有一部分我们看不见的,我到70岁的时候,你才40岁,你还有30年我是不知道的,在你眼里,中国未来更长远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的状态才比较开心?   黄中流畅:我想如果中国社会比较平安,不出大事,孩子会感到很开心,安全感很重要。比如每天我骑车上学,道路没那么乱,过十字路口,车不用有斜着骑,不用不停地躲来躲去,我每天上下学骑车很怕被车撞着,公路上车速很快,我希望未来社会不需要孩子们这么担心。   冯仑:安全是特别重要。   黄中流畅:对,我们可以以平和的心态过生活。   冯仑:我知道你刚刚中考结束,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人大附中。你在美国读书和国内读书有什么不同?   黄中流畅:我觉得是教育方式不同,那边比较注重个性的培养,就是说会注重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自己上网去搜索一些资料,去写论文,或者自己做一个演讲,国内教育更注重逻辑思维的发展,比如说理科会走得非常深,题要用多种方法来解,是在培育逻辑思维。   冯仑: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外国的学校或者他们的体制是可以说错话的,说错了不要紧,你要敢说,前一段我到哈佛听课,东方的学生不大愿意提问,不大愿意说,总是想你说就要说对,怕说错了以后别人怎么看你。在人大附中这么严厉,而且是大家认为考试非常多的学校,你敢说吗?要说错了怎么办?   黄中流畅: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的,老师口头上是非常提倡你去问问题,但是如果你说错题以后,他给你的态度可能就让你害怕了,以后可能就不敢再提问题了。   冯仑:后果很严重(笑)。我是在最近写了一个东西,研究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人际关系,外国人和中国人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个差别,外国人很讲究自己内心体验,关注自己觉得怎么样,中国人非常讲究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是不是好,更多是为别人活着,在学校你可 能会想老师怎么看?同学怎么看?家长怎么看?你在美国可能觉得只要不犯法,什么都行。但实际上除了法律的约束,别人的眼光是一个最大的约束。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还在中国发展的话,你有勇气面对这种事吗?别人都说你不好,你会怎么想?   黄中流畅: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好,如果我清楚我自己有实力的话,我就不计较他们说的话。   冯仑:如果别人说我不好,我先看有多少人,如果人太少了,我就不去管它,如果人特别多,我很高兴,如果有5亿人说我不好,说明我的能量已经影响到5亿人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多不少,我是比较烦恼的,你得关注,又不能说明你很有力量。   很多人一辈子老看着别人的眼光活着,总是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照顾了好几代人,但是把自己这一代给耽误了,我特别愿意让孩子们自由言论,但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除此之外,说什么都行,而且可以发散性思维,挑战任何权威。如果不突破这一步,你的成长过程中就会陷入两难困地,你按照别人的想法做了,别人又不对你负责,如果我听你的,你得对我负责,你读旧中国的小说吗?有很多广东那边农村的妇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一旦做了就关进猪笼沉潭,但没人管她们的权利,管她们是不是开心。个人和大家之间老是扯,人的一生扯这事儿是最头疼,你的未来面临很多这样的事,你现在考上了人大附中,大家说你要考上北大,如果万一没考上,你就闹心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个家长的孩子都面临高考,中国人和美

时间:20079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181300

地点: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新浪聊天室

她叫黄中流畅,今年14岁,中美两国文化的成长背景使得这个女孩不寻常,除了14岁孩子的活泼乖巧,黄中流畅性格中更又多了几分独立主张:“家长强迫孩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小小年纪的她甚至对政治、经济非常敏感:政治是最直接能影响和帮助人们的方式支持民主党the Democrats,喜欢Clinton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JFK”希望社会腐败能够降低到最低”,这样一个小大人眼中的成人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同?

 

嘉宾:14岁的人大附中学生 黄中流畅 时间:2007年9月18日13:00 地点:新浪聊天室 她叫黄中流畅,今年14岁,中美两国文化的成长背景使得这个女孩不寻常,除了14岁孩子的活泼乖巧,黄中流畅性格中更又多了几分独立主张:“家长强迫孩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小小年纪的她甚至对政治、经济非常敏感:“政治是最直接能影响和帮助人们的方式”、“支持民主党the Democrats,喜欢Clinton和 JFK”,“希望社会腐败能够降低到最低”,这样一个小大人眼中的成人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同? (一)让别人开心不如让自己开心   冯仑:黄中流畅你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天。我有一个想法,也特别好奇,你的未来实际上是有一部分我们看不见的,我到70岁的时候,你才40岁,你还有30年我是不知道的,在你眼里,中国未来更长远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的状态才比较开心?   黄中流畅:我想如果中国社会比较平安,不出大事,孩子会感到很开心,安全感很重要。比如每天我骑车上学,道路没那么乱,过十字路口,车不用有斜着骑,不用不停地躲来躲去,我每天上下学骑车很怕被车撞着,公路上车速很快,我希望未来社会不需要孩子们这么担心。   冯仑:安全是特别重要。   黄中流畅:对,我们可以以平和的心态过生活。   冯仑:我知道你刚刚中考结束,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人大附中。你在美国读书和国内读书有什么不同?   黄中流畅:我觉得是教育方式不同,那边比较注重个性的培养,就是说会注重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自己上网去搜索一些资料,去写论文,或者自己做一个演讲,国内教育更注重逻辑思维的发展,比如说理科会走得非常深,题要用多种方法来解,是在培育逻辑思维。   冯仑: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外国的学校或者他们的体制是可以说错话的,说错了不要紧,你要敢说,前一段我到哈佛听课,东方的学生不大愿意提问,不大愿意说,总是想你说就要说对,怕说错了以后别人怎么看你。在人大附中这么严厉,而且是大家认为考试非常多的学校,你敢说吗?要说错了怎么办?   黄中流畅: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的,老师口头上是非常提倡你去问问题,但是如果你说错题以后,他给你的态度可能就让你害怕了,以后可能就不敢再提问题了。   冯仑:后果很严重(笑)。我是在最近写了一个东西,研究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人际关系,外国人和中国人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个差别,外国人很讲究自己内心体验,关注自己觉得怎么样,中国人非常讲究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是不是好,更多是为别人活着,在学校你可 能会想老师怎么看?同学怎么看?家长怎么看?你在美国可能觉得只要不犯法,什么都行。但实际上除了法律的约束,别人的眼光是一个最大的约束。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还在中国发展的话,你有勇气面对这种事吗?别人都说你不好,你会怎么想?   黄中流畅: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好,如果我清楚我自己有实力的话,我就不计较他们说的话。   冯仑:如果别人说我不好,我先看有多少人,如果人太少了,我就不去管它,如果人特别多,我很高兴,如果有5亿人说我不好,说明我的能量已经影响到5亿人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多不少,我是比较烦恼的,你得关注,又不能说明你很有力量。   很多人一辈子老看着别人的眼光活着,总是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照顾了好几代人,但是把自己这一代给耽误了,我特别愿意让孩子们自由言论,但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除此之外,说什么都行,而且可以发散性思维,挑战任何权威。如果不突破这一步,你的成长过程中就会陷入两难困地,你按照别人的想法做了,别人又不对你负责,如果我听你的,你得对我负责,你读旧中国的小说吗?有很多广东那边农村的妇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一旦做了就关进猪笼沉潭,但没人管她们的权利,管她们是不是开心。个人和大家之间老是扯,人的一生扯这事儿是最头疼,你的未来面临很多这样的事,你现在考上了人大附中,大家说你要考上北大,如果万一没考上,你就闹心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个家长的孩子都面临高考,中国人和美

(一)让别人开心不如让自己开心

  冯仑:黄中流畅你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天。我有一个想法,也特别好奇,你的未来实际上是有一部分我们看不见的,我到70岁的时候,你才40岁,你还有嘉宾:14岁的人大附中学生 黄中流畅 时间:2007年9月18日13:00 地点:新浪聊天室 她叫黄中流畅,今年14岁,中美两国文化的成长背景使得这个女孩不寻常,除了14岁孩子的活泼乖巧,黄中流畅性格中更又多了几分独立主张:“家长强迫孩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小小年纪的她甚至对政治、经济非常敏感:“政治是最直接能影响和帮助人们的方式”、“支持民主党the Democrats,喜欢Clinton和 JFK”,“希望社会腐败能够降低到最低”,这样一个小大人眼中的成人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同? (一)让别人开心不如让自己开心   冯仑:黄中流畅你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天。我有一个想法,也特别好奇,你的未来实际上是有一部分我们看不见的,我到70岁的时候,你才40岁,你还有30年我是不知道的,在你眼里,中国未来更长远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的状态才比较开心?   黄中流畅:我想如果中国社会比较平安,不出大事,孩子会感到很开心,安全感很重要。比如每天我骑车上学,道路没那么乱,过十字路口,车不用有斜着骑,不用不停地躲来躲去,我每天上下学骑车很怕被车撞着,公路上车速很快,我希望未来社会不需要孩子们这么担心。   冯仑:安全是特别重要。   黄中流畅:对,我们可以以平和的心态过生活。   冯仑:我知道你刚刚中考结束,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人大附中。你在美国读书和国内读书有什么不同?   黄中流畅:我觉得是教育方式不同,那边比较注重个性的培养,就是说会注重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自己上网去搜索一些资料,去写论文,或者自己做一个演讲,国内教育更注重逻辑思维的发展,比如说理科会走得非常深,题要用多种方法来解,是在培育逻辑思维。   冯仑: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外国的学校或者他们的体制是可以说错话的,说错了不要紧,你要敢说,前一段我到哈佛听课,东方的学生不大愿意提问,不大愿意说,总是想你说就要说对,怕说错了以后别人怎么看你。在人大附中这么严厉,而且是大家认为考试非常多的学校,你敢说吗?要说错了怎么办?   黄中流畅: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的,老师口头上是非常提倡你去问问题,但是如果你说错题以后,他给你的态度可能就让你害怕了,以后可能就不敢再提问题了。   冯仑:后果很严重(笑)。我是在最近写了一个东西,研究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人际关系,外国人和中国人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个差别,外国人很讲究自己内心体验,关注自己觉得怎么样,中国人非常讲究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是不是好,更多是为别人活着,在学校你可 能会想老师怎么看?同学怎么看?家长怎么看?你在美国可能觉得只要不犯法,什么都行。但实际上除了法律的约束,别人的眼光是一个最大的约束。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还在中国发展的话,你有勇气面对这种事吗?别人都说你不好,你会怎么想?   黄中流畅: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好,如果我清楚我自己有实力的话,我就不计较他们说的话。   冯仑:如果别人说我不好,我先看有多少人,如果人太少了,我就不去管它,如果人特别多,我很高兴,如果有5亿人说我不好,说明我的能量已经影响到5亿人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多不少,我是比较烦恼的,你得关注,又不能说明你很有力量。   很多人一辈子老看着别人的眼光活着,总是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照顾了好几代人,但是把自己这一代给耽误了,我特别愿意让孩子们自由言论,但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除此之外,说什么都行,而且可以发散性思维,挑战任何权威。如果不突破这一步,你的成长过程中就会陷入两难困地,你按照别人的想法做了,别人又不对你负责,如果我听你的,你得对我负责,你读旧中国的小说吗?有很多广东那边农村的妇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一旦做了就关进猪笼沉潭,但没人管她们的权利,管她们是不是开心。个人和大家之间老是扯,人的一生扯这事儿是最头疼,你的未来面临很多这样的事,你现在考上了人大附中,大家说你要考上北大,如果万一没考上,你就闹心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个家长的孩子都面临高考,中国人和美30年我是不知道的,在你眼里,中国未来更长远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的状态才比较开心?

  道?   黄中流畅:不让他知道,尽量地去隐蔽。   冯仑:不让老师知道,不让家长知道。   黄中流畅:有的家长还是比较开放的,比如像您。您说的很对,年龄其实不重要,人是比较重要的。   冯仑:另外一个重要的就是安全,所谓的安全,就是因为你们在18岁以前,家长有监护权,这不是多管闲事,18岁以前是不安全的,你们要约会,尽可能在公众场合,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因为你不安全,我会犯法,监护权就是我是监护人,你们跑到了很远的地方,我不知道你们在哪儿,这样不安全。只要你们是在公众场所,什么时候约会都可以允许。但现在社会很乱,像你一开始说的车也很多,这样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健康的约会反而没事。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越强调,你越会想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叛逆心理吧。   冯仑:你们这个年龄,青春期的时候,老师要么描述得很遥远,要么描述得很坏,其实这个事情不远也不近,我们是直立行走的哺乳类东西,这都很正常,尤其现在社会发展比较好,营养、健康,这个过程会比较早,另外也会多样化,你在美国老师怎么对待这个事?   黄中流畅:老师其实不管,因为他们很开放,从很小就不管这事,只是希望你会保护好自己,不会做一些后悔的事情,不会特别伤害到自己。   冯仑:再往前看,在幼儿时期,其实在中国和西方,教育孩子差距特别大,中国家长向来都回避孩子是从哪儿来的这个问题,要么就是骗说从垃圾箱拣的,孩子最后对这个事特别好奇,直到孩子自己知道。   黄中流畅:对。   冯仑:但是在西方,我有一个另外的朋友,他们教育孩子,是直接拿着书,像生理卫生,很早就告诉他们,大家一起洗澡,一块看,一块说,怎么来的,怎么回事,说完了孩子非常健康,现在这个孩子在英国,非常能干,因为他觉得从小家长给他讲的是科学,人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就没有好奇心。那会很早就开始谈男朋友,他的家长跟我一样,很理解,这样就得到了父母的指导父母可以跟孩子聊天而不是干涉,大人的意见是建议,两边的文化差距很大。现在的教育经常说假话,假话说多了对这套价值观会怀疑。(待续)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二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黄中流畅:我想如果中国社会比较平安,不出大事,孩子会感到很开心,安全感很重要。比如每天我骑车上学,道路没那么乱,过十字路口,车不用有斜着骑,不用不停地躲来躲去,我每天上下学骑车很怕被车撞着,公路上车速很快,我希望未来社会不需要孩子们这么担心。

嘉宾:14岁的人大附中学生 黄中流畅 时间:2007年9月18日13:00 地点:新浪聊天室 她叫黄中流畅,今年14岁,中美两国文化的成长背景使得这个女孩不寻常,除了14岁孩子的活泼乖巧,黄中流畅性格中更又多了几分独立主张:“家长强迫孩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小小年纪的她甚至对政治、经济非常敏感:“政治是最直接能影响和帮助人们的方式”、“支持民主党the Democrats,喜欢Clinton和 JFK”,“希望社会腐败能够降低到最低”,这样一个小大人眼中的成人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同? (一)让别人开心不如让自己开心   冯仑:黄中流畅你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天。我有一个想法,也特别好奇,你的未来实际上是有一部分我们看不见的,我到70岁的时候,你才40岁,你还有30年我是不知道的,在你眼里,中国未来更长远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的状态才比较开心?   黄中流畅:我想如果中国社会比较平安,不出大事,孩子会感到很开心,安全感很重要。比如每天我骑车上学,道路没那么乱,过十字路口,车不用有斜着骑,不用不停地躲来躲去,我每天上下学骑车很怕被车撞着,公路上车速很快,我希望未来社会不需要孩子们这么担心。   冯仑:安全是特别重要。   黄中流畅:对,我们可以以平和的心态过生活。   冯仑:我知道你刚刚中考结束,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人大附中。你在美国读书和国内读书有什么不同?   黄中流畅:我觉得是教育方式不同,那边比较注重个性的培养,就是说会注重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自己上网去搜索一些资料,去写论文,或者自己做一个演讲,国内教育更注重逻辑思维的发展,比如说理科会走得非常深,题要用多种方法来解,是在培育逻辑思维。   冯仑: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外国的学校或者他们的体制是可以说错话的,说错了不要紧,你要敢说,前一段我到哈佛听课,东方的学生不大愿意提问,不大愿意说,总是想你说就要说对,怕说错了以后别人怎么看你。在人大附中这么严厉,而且是大家认为考试非常多的学校,你敢说吗?要说错了怎么办?   黄中流畅: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的,老师口头上是非常提倡你去问问题,但是如果你说错题以后,他给你的态度可能就让你害怕了,以后可能就不敢再提问题了。   冯仑:后果很严重(笑)。我是在最近写了一个东西,研究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人际关系,外国人和中国人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个差别,外国人很讲究自己内心体验,关注自己觉得怎么样,中国人非常讲究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是不是好,更多是为别人活着,在学校你可 能会想老师怎么看?同学怎么看?家长怎么看?你在美国可能觉得只要不犯法,什么都行。但实际上除了法律的约束,别人的眼光是一个最大的约束。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还在中国发展的话,你有勇气面对这种事吗?别人都说你不好,你会怎么想?   黄中流畅: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好,如果我清楚我自己有实力的话,我就不计较他们说的话。   冯仑:如果别人说我不好,我先看有多少人,如果人太少了,我就不去管它,如果人特别多,我很高兴,如果有5亿人说我不好,说明我的能量已经影响到5亿人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多不少,我是比较烦恼的,你得关注,又不能说明你很有力量。   很多人一辈子老看着别人的眼光活着,总是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照顾了好几代人,但是把自己这一代给耽误了,我特别愿意让孩子们自由言论,但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除此之外,说什么都行,而且可以发散性思维,挑战任何权威。如果不突破这一步,你的成长过程中就会陷入两难困地,你按照别人的想法做了,别人又不对你负责,如果我听你的,你得对我负责,你读旧中国的小说吗?有很多广东那边农村的妇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一旦做了就关进猪笼沉潭,但没人管她们的权利,管她们是不是开心。个人和大家之间老是扯,人的一生扯这事儿是最头疼,你的未来面临很多这样的事,你现在考上了人大附中,大家说你要考上北大,如果万一没考上,你就闹心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个家长的孩子都面临高考,中国人和美  冯仑:安全是特别重要。

  嘉宾:14岁的人大附中学生 黄中流畅 时间:2007年9月18日13:00 地点:新浪聊天室 她叫黄中流畅,今年14岁,中美两国文化的成长背景使得这个女孩不寻常,除了14岁孩子的活泼乖巧,黄中流畅性格中更又多了几分独立主张:“家长强迫孩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小小年纪的她甚至对政治、经济非常敏感:“政治是最直接能影响和帮助人们的方式”、“支持民主党the Democrats,喜欢Clinton和 JFK”,“希望社会腐败能够降低到最低”,这样一个小大人眼中的成人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同? (一)让别人开心不如让自己开心   冯仑:黄中流畅你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天。我有一个想法,也特别好奇,你的未来实际上是有一部分我们看不见的,我到70岁的时候,你才40岁,你还有30年我是不知道的,在你眼里,中国未来更长远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的状态才比较开心?   黄中流畅:我想如果中国社会比较平安,不出大事,孩子会感到很开心,安全感很重要。比如每天我骑车上学,道路没那么乱,过十字路口,车不用有斜着骑,不用不停地躲来躲去,我每天上下学骑车很怕被车撞着,公路上车速很快,我希望未来社会不需要孩子们这么担心。   冯仑:安全是特别重要。   黄中流畅:对,我们可以以平和的心态过生活。   冯仑:我知道你刚刚中考结束,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人大附中。你在美国读书和国内读书有什么不同?   黄中流畅:我觉得是教育方式不同,那边比较注重个性的培养,就是说会注重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自己上网去搜索一些资料,去写论文,或者自己做一个演讲,国内教育更注重逻辑思维的发展,比如说理科会走得非常深,题要用多种方法来解,是在培育逻辑思维。   冯仑: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外国的学校或者他们的体制是可以说错话的,说错了不要紧,你要敢说,前一段我到哈佛听课,东方的学生不大愿意提问,不大愿意说,总是想你说就要说对,怕说错了以后别人怎么看你。在人大附中这么严厉,而且是大家认为考试非常多的学校,你敢说吗?要说错了怎么办?   黄中流畅: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的,老师口头上是非常提倡你去问问题,但是如果你说错题以后,他给你的态度可能就让你害怕了,以后可能就不敢再提问题了。   冯仑:后果很严重(笑)。我是在最近写了一个东西,研究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人际关系,外国人和中国人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个差别,外国人很讲究自己内心体验,关注自己觉得怎么样,中国人非常讲究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是不是好,更多是为别人活着,在学校你可 能会想老师怎么看?同学怎么看?家长怎么看?你在美国可能觉得只要不犯法,什么都行。但实际上除了法律的约束,别人的眼光是一个最大的约束。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还在中国发展的话,你有勇气面对这种事吗?别人都说你不好,你会怎么想?   黄中流畅: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好,如果我清楚我自己有实力的话,我就不计较他们说的话。   冯仑:如果别人说我不好,我先看有多少人,如果人太少了,我就不去管它,如果人特别多,我很高兴,如果有5亿人说我不好,说明我的能量已经影响到5亿人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多不少,我是比较烦恼的,你得关注,又不能说明你很有力量。   很多人一辈子老看着别人的眼光活着,总是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照顾了好几代人,但是把自己这一代给耽误了,我特别愿意让孩子们自由言论,但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除此之外,说什么都行,而且可以发散性思维,挑战任何权威。如果不突破这一步,你的成长过程中就会陷入两难困地,你按照别人的想法做了,别人又不对你负责,如果我听你的,你得对我负责,你读旧中国的小说吗?有很多广东那边农村的妇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一旦做了就关进猪笼沉潭,但没人管她们的权利,管她们是不是开心。个人和大家之间老是扯,人的一生扯这事儿是最头疼,你的未来面临很多这样的事,你现在考上了人大附中,大家说你要考上北大,如果万一没考上,你就闹心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个家长的孩子都面临高考,中国人和美黄中流畅:对,我们可以以平和的心态过生活。

  道?   黄中流畅:不让他知道,尽量地去隐蔽。   冯仑:不让老师知道,不让家长知道。   黄中流畅:有的家长还是比较开放的,比如像您。您说的很对,年龄其实不重要,人是比较重要的。   冯仑:另外一个重要的就是安全,所谓的安全,就是因为你们在18岁以前,家长有监护权,这不是多管闲事,18岁以前是不安全的,你们要约会,尽可能在公众场合,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因为你不安全,我会犯法,监护权就是我是监护人,你们跑到了很远的地方,我不知道你们在哪儿,这样不安全。只要你们是在公众场所,什么时候约会都可以允许。但现在社会很乱,像你一开始说的车也很多,这样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健康的约会反而没事。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越强调,你越会想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叛逆心理吧。   冯仑:你们这个年龄,青春期的时候,老师要么描述得很遥远,要么描述得很坏,其实这个事情不远也不近,我们是直立行走的哺乳类东西,这都很正常,尤其现在社会发展比较好,营养、健康,这个过程会比较早,另外也会多样化,你在美国老师怎么对待这个事?   黄中流畅:老师其实不管,因为他们很开放,从很小就不管这事,只是希望你会保护好自己,不会做一些后悔的事情,不会特别伤害到自己。   冯仑:再往前看,在幼儿时期,其实在中国和西方,教育孩子差距特别大,中国家长向来都回避孩子是从哪儿来的这个问题,要么就是骗说从垃圾箱拣的,孩子最后对这个事特别好奇,直到孩子自己知道。   黄中流畅:对。   冯仑:但是在西方,我有一个另外的朋友,他们教育孩子,是直接拿着书,像生理卫生,很早就告诉他们,大家一起洗澡,一块看,一块说,怎么来的,怎么回事,说完了孩子非常健康,现在这个孩子在英国,非常能干,因为他觉得从小家长给他讲的是科学,人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就没有好奇心。那会很早就开始谈男朋友,他的家长跟我一样,很理解,这样就得到了父母的指导父母可以跟孩子聊天而不是干涉,大人的意见是建议,两边的文化差距很大。现在的教育经常说假话,假话说多了对这套价值观会怀疑。(待续)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二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冯仑:我知道你刚刚中考结束,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人大附中。你在美国读书和国内读书有什么不同?

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  黄中流畅:我觉得是教育方式不同,那边比较注重个性的培养,就是说会注重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自己上网去搜索一些资料,去写论文,或者自己做一个演讲,国内教育更注重逻辑思维的发展,比如说理科会走得非常深,题要用多种方法来解,是在培育逻辑思维。

  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冯仑: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外国的学校或者他们的体制是可以说错话的,说错了不要紧,你要敢说,前一段我到哈佛听课,东方的学生不大愿意提问,不大愿意说,总是想你说就要说对,怕说错了以后别人怎么看你。在人大附中这么严厉,而且是大家认为考试非常多的学校,你敢说吗?要说错了怎么办?

  黄中流畅: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的,老师口头上是非常提倡你去问问题,但是如果你说错题以后,他给你的态度可能就让你害怕了,以后可能就不敢再提问题了。

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  冯仑:后果很严重嘉宾:14岁的人大附中学生 黄中流畅 时间:2007年9月18日13:00 地点:新浪聊天室 她叫黄中流畅,今年14岁,中美两国文化的成长背景使得这个女孩不寻常,除了14岁孩子的活泼乖巧,黄中流畅性格中更又多了几分独立主张:“家长强迫孩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小小年纪的她甚至对政治、经济非常敏感:“政治是最直接能影响和帮助人们的方式”、“支持民主党the Democrats,喜欢Clinton和 JFK”,“希望社会腐败能够降低到最低”,这样一个小大人眼中的成人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同? (一)让别人开心不如让自己开心   冯仑:黄中流畅你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天。我有一个想法,也特别好奇,你的未来实际上是有一部分我们看不见的,我到70岁的时候,你才40岁,你还有30年我是不知道的,在你眼里,中国未来更长远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的状态才比较开心?   黄中流畅:我想如果中国社会比较平安,不出大事,孩子会感到很开心,安全感很重要。比如每天我骑车上学,道路没那么乱,过十字路口,车不用有斜着骑,不用不停地躲来躲去,我每天上下学骑车很怕被车撞着,公路上车速很快,我希望未来社会不需要孩子们这么担心。   冯仑:安全是特别重要。   黄中流畅:对,我们可以以平和的心态过生活。   冯仑:我知道你刚刚中考结束,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人大附中。你在美国读书和国内读书有什么不同?   黄中流畅:我觉得是教育方式不同,那边比较注重个性的培养,就是说会注重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自己上网去搜索一些资料,去写论文,或者自己做一个演讲,国内教育更注重逻辑思维的发展,比如说理科会走得非常深,题要用多种方法来解,是在培育逻辑思维。   冯仑: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外国的学校或者他们的体制是可以说错话的,说错了不要紧,你要敢说,前一段我到哈佛听课,东方的学生不大愿意提问,不大愿意说,总是想你说就要说对,怕说错了以后别人怎么看你。在人大附中这么严厉,而且是大家认为考试非常多的学校,你敢说吗?要说错了怎么办?   黄中流畅: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的,老师口头上是非常提倡你去问问题,但是如果你说错题以后,他给你的态度可能就让你害怕了,以后可能就不敢再提问题了。   冯仑:后果很严重(笑)。我是在最近写了一个东西,研究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人际关系,外国人和中国人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个差别,外国人很讲究自己内心体验,关注自己觉得怎么样,中国人非常讲究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是不是好,更多是为别人活着,在学校你可 能会想老师怎么看?同学怎么看?家长怎么看?你在美国可能觉得只要不犯法,什么都行。但实际上除了法律的约束,别人的眼光是一个最大的约束。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还在中国发展的话,你有勇气面对这种事吗?别人都说你不好,你会怎么想?   黄中流畅: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好,如果我清楚我自己有实力的话,我就不计较他们说的话。   冯仑:如果别人说我不好,我先看有多少人,如果人太少了,我就不去管它,如果人特别多,我很高兴,如果有5亿人说我不好,说明我的能量已经影响到5亿人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多不少,我是比较烦恼的,你得关注,又不能说明你很有力量。   很多人一辈子老看着别人的眼光活着,总是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照顾了好几代人,但是把自己这一代给耽误了,我特别愿意让孩子们自由言论,但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除此之外,说什么都行,而且可以发散性思维,挑战任何权威。如果不突破这一步,你的成长过程中就会陷入两难困地,你按照别人的想法做了,别人又不对你负责,如果我听你的,你得对我负责,你读旧中国的小说吗?有很多广东那边农村的妇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一旦做了就关进猪笼沉潭,但没人管她们的权利,管她们是不是开心。个人和大家之间老是扯,人的一生扯这事儿是最头疼,你的未来面临很多这样的事,你现在考上了人大附中,大家说你要考上北大,如果万一没考上,你就闹心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个家长的孩子都面临高考,中国人和美()。我是在最近写了一个东西,研究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人际关系,外国人和中国人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个差别,外国人很讲究自己内心体验,关注自己觉得怎么样,中国人非常讲究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是不是好,更多是为别人活着,在学校你可 能会想老师怎么看?同学怎么看?家长怎么看?你在美国可能觉得只要不犯法,什么都行。但实际上除了法律的约束,别人的眼光是一个最大的约束。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还在中国发展的话,你有勇气面对这种事吗?别人都说你不好,你会怎么想?

嘉宾:14岁的人大附中学生 黄中流畅 时间:2007年9月18日13:00 地点:新浪聊天室 她叫黄中流畅,今年14岁,中美两国文化的成长背景使得这个女孩不寻常,除了14岁孩子的活泼乖巧,黄中流畅性格中更又多了几分独立主张:“家长强迫孩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小小年纪的她甚至对政治、经济非常敏感:“政治是最直接能影响和帮助人们的方式”、“支持民主党the Democrats,喜欢Clinton和 JFK”,“希望社会腐败能够降低到最低”,这样一个小大人眼中的成人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同? (一)让别人开心不如让自己开心   冯仑:黄中流畅你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天。我有一个想法,也特别好奇,你的未来实际上是有一部分我们看不见的,我到70岁的时候,你才40岁,你还有30年我是不知道的,在你眼里,中国未来更长远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的状态才比较开心?   黄中流畅:我想如果中国社会比较平安,不出大事,孩子会感到很开心,安全感很重要。比如每天我骑车上学,道路没那么乱,过十字路口,车不用有斜着骑,不用不停地躲来躲去,我每天上下学骑车很怕被车撞着,公路上车速很快,我希望未来社会不需要孩子们这么担心。   冯仑:安全是特别重要。   黄中流畅:对,我们可以以平和的心态过生活。   冯仑:我知道你刚刚中考结束,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人大附中。你在美国读书和国内读书有什么不同?   黄中流畅:我觉得是教育方式不同,那边比较注重个性的培养,就是说会注重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自己上网去搜索一些资料,去写论文,或者自己做一个演讲,国内教育更注重逻辑思维的发展,比如说理科会走得非常深,题要用多种方法来解,是在培育逻辑思维。   冯仑: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外国的学校或者他们的体制是可以说错话的,说错了不要紧,你要敢说,前一段我到哈佛听课,东方的学生不大愿意提问,不大愿意说,总是想你说就要说对,怕说错了以后别人怎么看你。在人大附中这么严厉,而且是大家认为考试非常多的学校,你敢说吗?要说错了怎么办?   黄中流畅: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的,老师口头上是非常提倡你去问问题,但是如果你说错题以后,他给你的态度可能就让你害怕了,以后可能就不敢再提问题了。   冯仑:后果很严重(笑)。我是在最近写了一个东西,研究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人际关系,外国人和中国人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个差别,外国人很讲究自己内心体验,关注自己觉得怎么样,中国人非常讲究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是不是好,更多是为别人活着,在学校你可 能会想老师怎么看?同学怎么看?家长怎么看?你在美国可能觉得只要不犯法,什么都行。但实际上除了法律的约束,别人的眼光是一个最大的约束。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还在中国发展的话,你有勇气面对这种事吗?别人都说你不好,你会怎么想?   黄中流畅: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好,如果我清楚我自己有实力的话,我就不计较他们说的话。   冯仑:如果别人说我不好,我先看有多少人,如果人太少了,我就不去管它,如果人特别多,我很高兴,如果有5亿人说我不好,说明我的能量已经影响到5亿人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多不少,我是比较烦恼的,你得关注,又不能说明你很有力量。   很多人一辈子老看着别人的眼光活着,总是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照顾了好几代人,但是把自己这一代给耽误了,我特别愿意让孩子们自由言论,但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除此之外,说什么都行,而且可以发散性思维,挑战任何权威。如果不突破这一步,你的成长过程中就会陷入两难困地,你按照别人的想法做了,别人又不对你负责,如果我听你的,你得对我负责,你读旧中国的小说吗?有很多广东那边农村的妇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一旦做了就关进猪笼沉潭,但没人管她们的权利,管她们是不是开心。个人和大家之间老是扯,人的一生扯这事儿是最头疼,你的未来面临很多这样的事,你现在考上了人大附中,大家说你要考上北大,如果万一没考上,你就闹心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个家长的孩子都面临高考,中国人和美  黄中流畅: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好,如果我清楚我自己有实力的话,我就不计较他们说的话。

道?   黄中流畅:不让他知道,尽量地去隐蔽。   冯仑:不让老师知道,不让家长知道。   黄中流畅:有的家长还是比较开放的,比如像您。您说的很对,年龄其实不重要,人是比较重要的。   冯仑:另外一个重要的就是安全,所谓的安全,就是因为你们在18岁以前,家长有监护权,这不是多管闲事,18岁以前是不安全的,你们要约会,尽可能在公众场合,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因为你不安全,我会犯法,监护权就是我是监护人,你们跑到了很远的地方,我不知道你们在哪儿,这样不安全。只要你们是在公众场所,什么时候约会都可以允许。但现在社会很乱,像你一开始说的车也很多,这样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健康的约会反而没事。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越强调,你越会想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叛逆心理吧。   冯仑:你们这个年龄,青春期的时候,老师要么描述得很遥远,要么描述得很坏,其实这个事情不远也不近,我们是直立行走的哺乳类东西,这都很正常,尤其现在社会发展比较好,营养、健康,这个过程会比较早,另外也会多样化,你在美国老师怎么对待这个事?   黄中流畅:老师其实不管,因为他们很开放,从很小就不管这事,只是希望你会保护好自己,不会做一些后悔的事情,不会特别伤害到自己。   冯仑:再往前看,在幼儿时期,其实在中国和西方,教育孩子差距特别大,中国家长向来都回避孩子是从哪儿来的这个问题,要么就是骗说从垃圾箱拣的,孩子最后对这个事特别好奇,直到孩子自己知道。   黄中流畅:对。   冯仑:但是在西方,我有一个另外的朋友,他们教育孩子,是直接拿着书,像生理卫生,很早就告诉他们,大家一起洗澡,一块看,一块说,怎么来的,怎么回事,说完了孩子非常健康,现在这个孩子在英国,非常能干,因为他觉得从小家长给他讲的是科学,人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就没有好奇心。那会很早就开始谈男朋友,他的家长跟我一样,很理解,这样就得到了父母的指导父母可以跟孩子聊天而不是干涉,大人的意见是建议,两边的文化差距很大。现在的教育经常说假话,假话说多了对这套价值观会怀疑。(待续)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二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冯仑:如果别人说我不好,我先看有多少人,如果人太少了,我就不去管它,如果人特别多,我很高兴,如果有5亿人说我不好,说明我的能量已经影响到5亿人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多不少,我是比较烦恼的,你得关注,又不能说明你很有力量。

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

  很多人一辈子老看着别人的眼光活着,总是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照顾了好几代人,但是把自己这一代给耽误了,我特别愿意让孩子们自由言论,但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除此之外,说什么都行,而且可以发散性思维,挑战任何权威。如果不突破这一步,你的成长过程中就会陷入两难困地,你按照别人的想法做了,别人又不对你负责,如果我听你的,你得对我负责,你读旧中国的小说吗?有很多广东那边农村的妇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一旦做了就关进猪笼沉潭,但没人管她们的权利,管她们是不是开心。个人和大家之间老是扯,人的一生扯这事儿是最头疼,你的未来面临很多这样的事,你现在考上了人大附中,大家说你要考上北大,如果万一没考上,你就闹心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个家长的孩子都面临高考,中国人和美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嘉宾:14岁的人大附中学生 黄中流畅 时间:2007年9月18日13:00 地点:新浪聊天室 她叫黄中流畅,今年14岁,中美两国文化的成长背景使得这个女孩不寻常,除了14岁孩子的活泼乖巧,黄中流畅性格中更又多了几分独立主张:“家长强迫孩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小小年纪的她甚至对政治、经济非常敏感:“政治是最直接能影响和帮助人们的方式”、“支持民主党the Democrats,喜欢Clinton和 JFK”,“希望社会腐败能够降低到最低”,这样一个小大人眼中的成人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同? (一)让别人开心不如让自己开心   冯仑:黄中流畅你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天。我有一个想法,也特别好奇,你的未来实际上是有一部分我们看不见的,我到70岁的时候,你才40岁,你还有30年我是不知道的,在你眼里,中国未来更长远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的状态才比较开心?   黄中流畅:我想如果中国社会比较平安,不出大事,孩子会感到很开心,安全感很重要。比如每天我骑车上学,道路没那么乱,过十字路口,车不用有斜着骑,不用不停地躲来躲去,我每天上下学骑车很怕被车撞着,公路上车速很快,我希望未来社会不需要孩子们这么担心。   冯仑:安全是特别重要。   黄中流畅:对,我们可以以平和的心态过生活。   冯仑:我知道你刚刚中考结束,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人大附中。你在美国读书和国内读书有什么不同?   黄中流畅:我觉得是教育方式不同,那边比较注重个性的培养,就是说会注重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自己上网去搜索一些资料,去写论文,或者自己做一个演讲,国内教育更注重逻辑思维的发展,比如说理科会走得非常深,题要用多种方法来解,是在培育逻辑思维。   冯仑: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外国的学校或者他们的体制是可以说错话的,说错了不要紧,你要敢说,前一段我到哈佛听课,东方的学生不大愿意提问,不大愿意说,总是想你说就要说对,怕说错了以后别人怎么看你。在人大附中这么严厉,而且是大家认为考试非常多的学校,你敢说吗?要说错了怎么办?   黄中流畅: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的,老师口头上是非常提倡你去问问题,但是如果你说错题以后,他给你的态度可能就让你害怕了,以后可能就不敢再提问题了。   冯仑:后果很严重(笑)。我是在最近写了一个东西,研究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人际关系,外国人和中国人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个差别,外国人很讲究自己内心体验,关注自己觉得怎么样,中国人非常讲究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是不是好,更多是为别人活着,在学校你可 能会想老师怎么看?同学怎么看?家长怎么看?你在美国可能觉得只要不犯法,什么都行。但实际上除了法律的约束,别人的眼光是一个最大的约束。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还在中国发展的话,你有勇气面对这种事吗?别人都说你不好,你会怎么想?   黄中流畅: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好,如果我清楚我自己有实力的话,我就不计较他们说的话。   冯仑:如果别人说我不好,我先看有多少人,如果人太少了,我就不去管它,如果人特别多,我很高兴,如果有5亿人说我不好,说明我的能量已经影响到5亿人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多不少,我是比较烦恼的,你得关注,又不能说明你很有力量。   很多人一辈子老看着别人的眼光活着,总是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照顾了好几代人,但是把自己这一代给耽误了,我特别愿意让孩子们自由言论,但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除此之外,说什么都行,而且可以发散性思维,挑战任何权威。如果不突破这一步,你的成长过程中就会陷入两难困地,你按照别人的想法做了,别人又不对你负责,如果我听你的,你得对我负责,你读旧中国的小说吗?有很多广东那边农村的妇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一旦做了就关进猪笼沉潭,但没人管她们的权利,管她们是不是开心。个人和大家之间老是扯,人的一生扯这事儿是最头疼,你的未来面临很多这样的事,你现在考上了人大附中,大家说你要考上北大,如果万一没考上,你就闹心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个家长的孩子都面临高考,中国人和美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嘉宾:14岁的人大附中学生 黄中流畅 时间:2007年9月18日13:00 地点:新浪聊天室 她叫黄中流畅,今年14岁,中美两国文化的成长背景使得这个女孩不寻常,除了14岁孩子的活泼乖巧,黄中流畅性格中更又多了几分独立主张:“家长强迫孩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小小年纪的她甚至对政治、经济非常敏感:“政治是最直接能影响和帮助人们的方式”、“支持民主党the Democrats,喜欢Clinton和 JFK”,“希望社会腐败能够降低到最低”,这样一个小大人眼中的成人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同? (一)让别人开心不如让自己开心   冯仑:黄中流畅你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天。我有一个想法,也特别好奇,你的未来实际上是有一部分我们看不见的,我到70岁的时候,你才40岁,你还有30年我是不知道的,在你眼里,中国未来更长远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的状态才比较开心?   黄中流畅:我想如果中国社会比较平安,不出大事,孩子会感到很开心,安全感很重要。比如每天我骑车上学,道路没那么乱,过十字路口,车不用有斜着骑,不用不停地躲来躲去,我每天上下学骑车很怕被车撞着,公路上车速很快,我希望未来社会不需要孩子们这么担心。   冯仑:安全是特别重要。   黄中流畅:对,我们可以以平和的心态过生活。   冯仑:我知道你刚刚中考结束,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人大附中。你在美国读书和国内读书有什么不同?   黄中流畅:我觉得是教育方式不同,那边比较注重个性的培养,就是说会注重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自己上网去搜索一些资料,去写论文,或者自己做一个演讲,国内教育更注重逻辑思维的发展,比如说理科会走得非常深,题要用多种方法来解,是在培育逻辑思维。   冯仑: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外国的学校或者他们的体制是可以说错话的,说错了不要紧,你要敢说,前一段我到哈佛听课,东方的学生不大愿意提问,不大愿意说,总是想你说就要说对,怕说错了以后别人怎么看你。在人大附中这么严厉,而且是大家认为考试非常多的学校,你敢说吗?要说错了怎么办?   黄中流畅: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的,老师口头上是非常提倡你去问问题,但是如果你说错题以后,他给你的态度可能就让你害怕了,以后可能就不敢再提问题了。   冯仑:后果很严重(笑)。我是在最近写了一个东西,研究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人际关系,外国人和中国人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个差别,外国人很讲究自己内心体验,关注自己觉得怎么样,中国人非常讲究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是不是好,更多是为别人活着,在学校你可 能会想老师怎么看?同学怎么看?家长怎么看?你在美国可能觉得只要不犯法,什么都行。但实际上除了法律的约束,别人的眼光是一个最大的约束。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还在中国发展的话,你有勇气面对这种事吗?别人都说你不好,你会怎么想?   黄中流畅: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好,如果我清楚我自己有实力的话,我就不计较他们说的话。   冯仑:如果别人说我不好,我先看有多少人,如果人太少了,我就不去管它,如果人特别多,我很高兴,如果有5亿人说我不好,说明我的能量已经影响到5亿人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多不少,我是比较烦恼的,你得关注,又不能说明你很有力量。   很多人一辈子老看着别人的眼光活着,总是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照顾了好几代人,但是把自己这一代给耽误了,我特别愿意让孩子们自由言论,但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除此之外,说什么都行,而且可以发散性思维,挑战任何权威。如果不突破这一步,你的成长过程中就会陷入两难困地,你按照别人的想法做了,别人又不对你负责,如果我听你的,你得对我负责,你读旧中国的小说吗?有很多广东那边农村的妇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一旦做了就关进猪笼沉潭,但没人管她们的权利,管她们是不是开心。个人和大家之间老是扯,人的一生扯这事儿是最头疼,你的未来面临很多这样的事,你现在考上了人大附中,大家说你要考上北大,如果万一没考上,你就闹心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个家长的孩子都面临高考,中国人和美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道?   黄中流畅:不让他知道,尽量地去隐蔽。   冯仑:不让老师知道,不让家长知道。   黄中流畅:有的家长还是比较开放的,比如像您。您说的很对,年龄其实不重要,人是比较重要的。   冯仑:另外一个重要的就是安全,所谓的安全,就是因为你们在18岁以前,家长有监护权,这不是多管闲事,18岁以前是不安全的,你们要约会,尽可能在公众场合,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因为你不安全,我会犯法,监护权就是我是监护人,你们跑到了很远的地方,我不知道你们在哪儿,这样不安全。只要你们是在公众场所,什么时候约会都可以允许。但现在社会很乱,像你一开始说的车也很多,这样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健康的约会反而没事。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越强调,你越会想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叛逆心理吧。   冯仑:你们这个年龄,青春期的时候,老师要么描述得很遥远,要么描述得很坏,其实这个事情不远也不近,我们是直立行走的哺乳类东西,这都很正常,尤其现在社会发展比较好,营养、健康,这个过程会比较早,另外也会多样化,你在美国老师怎么对待这个事?   黄中流畅:老师其实不管,因为他们很开放,从很小就不管这事,只是希望你会保护好自己,不会做一些后悔的事情,不会特别伤害到自己。   冯仑:再往前看,在幼儿时期,其实在中国和西方,教育孩子差距特别大,中国家长向来都回避孩子是从哪儿来的这个问题,要么就是骗说从垃圾箱拣的,孩子最后对这个事特别好奇,直到孩子自己知道。   黄中流畅:对。   冯仑:但是在西方,我有一个另外的朋友,他们教育孩子,是直接拿着书,像生理卫生,很早就告诉他们,大家一起洗澡,一块看,一块说,怎么来的,怎么回事,说完了孩子非常健康,现在这个孩子在英国,非常能干,因为他觉得从小家长给他讲的是科学,人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就没有好奇心。那会很早就开始谈男朋友,他的家长跟我一样,很理解,这样就得到了父母的指导父母可以跟孩子聊天而不是干涉,大人的意见是建议,两边的文化差距很大。现在的教育经常说假话,假话说多了对这套价值观会怀疑。(待续)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二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道?   黄中流畅:不让他知道,尽量地去隐蔽。   冯仑:不让老师知道,不让家长知道。   黄中流畅:有的家长还是比较开放的,比如像您。您说的很对,年龄其实不重要,人是比较重要的。   冯仑:另外一个重要的就是安全,所谓的安全,就是因为你们在18岁以前,家长有监护权,这不是多管闲事,18岁以前是不安全的,你们要约会,尽可能在公众场合,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因为你不安全,我会犯法,监护权就是我是监护人,你们跑到了很远的地方,我不知道你们在哪儿,这样不安全。只要你们是在公众场所,什么时候约会都可以允许。但现在社会很乱,像你一开始说的车也很多,这样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健康的约会反而没事。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越强调,你越会想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叛逆心理吧。   冯仑:你们这个年龄,青春期的时候,老师要么描述得很遥远,要么描述得很坏,其实这个事情不远也不近,我们是直立行走的哺乳类东西,这都很正常,尤其现在社会发展比较好,营养、健康,这个过程会比较早,另外也会多样化,你在美国老师怎么对待这个事?   黄中流畅:老师其实不管,因为他们很开放,从很小就不管这事,只是希望你会保护好自己,不会做一些后悔的事情,不会特别伤害到自己。   冯仑:再往前看,在幼儿时期,其实在中国和西方,教育孩子差距特别大,中国家长向来都回避孩子是从哪儿来的这个问题,要么就是骗说从垃圾箱拣的,孩子最后对这个事特别好奇,直到孩子自己知道。   黄中流畅:对。   冯仑:但是在西方,我有一个另外的朋友,他们教育孩子,是直接拿着书,像生理卫生,很早就告诉他们,大家一起洗澡,一块看,一块说,怎么来的,怎么回事,说完了孩子非常健康,现在这个孩子在英国,非常能干,因为他觉得从小家长给他讲的是科学,人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就没有好奇心。那会很早就开始谈男朋友,他的家长跟我一样,很理解,这样就得到了父母的指导父母可以跟孩子聊天而不是干涉,大人的意见是建议,两边的文化差距很大。现在的教育经常说假话,假话说多了对这套价值观会怀疑。(待续)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二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道?   黄中流畅:不让他知道,尽量地去隐蔽。   冯仑:不让老师知道,不让家长知道。   黄中流畅:有的家长还是比较开放的,比如像您。您说的很对,年龄其实不重要,人是比较重要的。   冯仑:另外一个重要的就是安全,所谓的安全,就是因为你们在18岁以前,家长有监护权,这不是多管闲事,18岁以前是不安全的,你们要约会,尽可能在公众场合,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因为你不安全,我会犯法,监护权就是我是监护人,你们跑到了很远的地方,我不知道你们在哪儿,这样不安全。只要你们是在公众场所,什么时候约会都可以允许。但现在社会很乱,像你一开始说的车也很多,这样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健康的约会反而没事。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越强调,你越会想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叛逆心理吧。   冯仑:你们这个年龄,青春期的时候,老师要么描述得很遥远,要么描述得很坏,其实这个事情不远也不近,我们是直立行走的哺乳类东西,这都很正常,尤其现在社会发展比较好,营养、健康,这个过程会比较早,另外也会多样化,你在美国老师怎么对待这个事?   黄中流畅:老师其实不管,因为他们很开放,从很小就不管这事,只是希望你会保护好自己,不会做一些后悔的事情,不会特别伤害到自己。   冯仑:再往前看,在幼儿时期,其实在中国和西方,教育孩子差距特别大,中国家长向来都回避孩子是从哪儿来的这个问题,要么就是骗说从垃圾箱拣的,孩子最后对这个事特别好奇,直到孩子自己知道。   黄中流畅:对。   冯仑:但是在西方,我有一个另外的朋友,他们教育孩子,是直接拿着书,像生理卫生,很早就告诉他们,大家一起洗澡,一块看,一块说,怎么来的,怎么回事,说完了孩子非常健康,现在这个孩子在英国,非常能干,因为他觉得从小家长给他讲的是科学,人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就没有好奇心。那会很早就开始谈男朋友,他的家长跟我一样,很理解,这样就得到了父母的指导父母可以跟孩子聊天而不是干涉,大人的意见是建议,两边的文化差距很大。现在的教育经常说假话,假话说多了对这套价值观会怀疑。(待续)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二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冯仑:为什么?

道?   黄中流畅:不让他知道,尽量地去隐蔽。   冯仑:不让老师知道,不让家长知道。   黄中流畅:有的家长还是比较开放的,比如像您。您说的很对,年龄其实不重要,人是比较重要的。   冯仑:另外一个重要的就是安全,所谓的安全,就是因为你们在18岁以前,家长有监护权,这不是多管闲事,18岁以前是不安全的,你们要约会,尽可能在公众场合,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因为你不安全,我会犯法,监护权就是我是监护人,你们跑到了很远的地方,我不知道你们在哪儿,这样不安全。只要你们是在公众场所,什么时候约会都可以允许。但现在社会很乱,像你一开始说的车也很多,这样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健康的约会反而没事。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越强调,你越会想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叛逆心理吧。   冯仑:你们这个年龄,青春期的时候,老师要么描述得很遥远,要么描述得很坏,其实这个事情不远也不近,我们是直立行走的哺乳类东西,这都很正常,尤其现在社会发展比较好,营养、健康,这个过程会比较早,另外也会多样化,你在美国老师怎么对待这个事?   黄中流畅:老师其实不管,因为他们很开放,从很小就不管这事,只是希望你会保护好自己,不会做一些后悔的事情,不会特别伤害到自己。   冯仑:再往前看,在幼儿时期,其实在中国和西方,教育孩子差距特别大,中国家长向来都回避孩子是从哪儿来的这个问题,要么就是骗说从垃圾箱拣的,孩子最后对这个事特别好奇,直到孩子自己知道。   黄中流畅:对。   冯仑:但是在西方,我有一个另外的朋友,他们教育孩子,是直接拿着书,像生理卫生,很早就告诉他们,大家一起洗澡,一块看,一块说,怎么来的,怎么回事,说完了孩子非常健康,现在这个孩子在英国,非常能干,因为他觉得从小家长给他讲的是科学,人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就没有好奇心。那会很早就开始谈男朋友,他的家长跟我一样,很理解,这样就得到了父母的指导父母可以跟孩子聊天而不是干涉,大人的意见是建议,两边的文化差距很大。现在的教育经常说假话,假话说多了对这套价值观会怀疑。(待续)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二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嘉宾:14岁的人大附中学生 黄中流畅 时间:2007年9月18日13:00 地点:新浪聊天室 她叫黄中流畅,今年14岁,中美两国文化的成长背景使得这个女孩不寻常,除了14岁孩子的活泼乖巧,黄中流畅性格中更又多了几分独立主张:“家长强迫孩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小小年纪的她甚至对政治、经济非常敏感:“政治是最直接能影响和帮助人们的方式”、“支持民主党the Democrats,喜欢Clinton和 JFK”,“希望社会腐败能够降低到最低”,这样一个小大人眼中的成人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同? (一)让别人开心不如让自己开心   冯仑:黄中流畅你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天。我有一个想法,也特别好奇,你的未来实际上是有一部分我们看不见的,我到70岁的时候,你才40岁,你还有30年我是不知道的,在你眼里,中国未来更长远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的状态才比较开心?   黄中流畅:我想如果中国社会比较平安,不出大事,孩子会感到很开心,安全感很重要。比如每天我骑车上学,道路没那么乱,过十字路口,车不用有斜着骑,不用不停地躲来躲去,我每天上下学骑车很怕被车撞着,公路上车速很快,我希望未来社会不需要孩子们这么担心。   冯仑:安全是特别重要。   黄中流畅:对,我们可以以平和的心态过生活。   冯仑:我知道你刚刚中考结束,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人大附中。你在美国读书和国内读书有什么不同?   黄中流畅:我觉得是教育方式不同,那边比较注重个性的培养,就是说会注重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自己上网去搜索一些资料,去写论文,或者自己做一个演讲,国内教育更注重逻辑思维的发展,比如说理科会走得非常深,题要用多种方法来解,是在培育逻辑思维。   冯仑: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外国的学校或者他们的体制是可以说错话的,说错了不要紧,你要敢说,前一段我到哈佛听课,东方的学生不大愿意提问,不大愿意说,总是想你说就要说对,怕说错了以后别人怎么看你。在人大附中这么严厉,而且是大家认为考试非常多的学校,你敢说吗?要说错了怎么办?   黄中流畅: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的,老师口头上是非常提倡你去问问题,但是如果你说错题以后,他给你的态度可能就让你害怕了,以后可能就不敢再提问题了。   冯仑:后果很严重(笑)。我是在最近写了一个东西,研究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人际关系,外国人和中国人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个差别,外国人很讲究自己内心体验,关注自己觉得怎么样,中国人非常讲究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是不是好,更多是为别人活着,在学校你可 能会想老师怎么看?同学怎么看?家长怎么看?你在美国可能觉得只要不犯法,什么都行。但实际上除了法律的约束,别人的眼光是一个最大的约束。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还在中国发展的话,你有勇气面对这种事吗?别人都说你不好,你会怎么想?   黄中流畅: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好,如果我清楚我自己有实力的话,我就不计较他们说的话。   冯仑:如果别人说我不好,我先看有多少人,如果人太少了,我就不去管它,如果人特别多,我很高兴,如果有5亿人说我不好,说明我的能量已经影响到5亿人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多不少,我是比较烦恼的,你得关注,又不能说明你很有力量。   很多人一辈子老看着别人的眼光活着,总是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照顾了好几代人,但是把自己这一代给耽误了,我特别愿意让孩子们自由言论,但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除此之外,说什么都行,而且可以发散性思维,挑战任何权威。如果不突破这一步,你的成长过程中就会陷入两难困地,你按照别人的想法做了,别人又不对你负责,如果我听你的,你得对我负责,你读旧中国的小说吗?有很多广东那边农村的妇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一旦做了就关进猪笼沉潭,但没人管她们的权利,管她们是不是开心。个人和大家之间老是扯,人的一生扯这事儿是最头疼,你的未来面临很多这样的事,你现在考上了人大附中,大家说你要考上北大,如果万一没考上,你就闹心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个家长的孩子都面临高考,中国人和美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道?   黄中流畅:不让他知道,尽量地去隐蔽。   冯仑:不让老师知道,不让家长知道。   黄中流畅:有的家长还是比较开放的,比如像您。您说的很对,年龄其实不重要,人是比较重要的。   冯仑:另外一个重要的就是安全,所谓的安全,就是因为你们在18岁以前,家长有监护权,这不是多管闲事,18岁以前是不安全的,你们要约会,尽可能在公众场合,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因为你不安全,我会犯法,监护权就是我是监护人,你们跑到了很远的地方,我不知道你们在哪儿,这样不安全。只要你们是在公众场所,什么时候约会都可以允许。但现在社会很乱,像你一开始说的车也很多,这样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健康的约会反而没事。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越强调,你越会想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叛逆心理吧。   冯仑:你们这个年龄,青春期的时候,老师要么描述得很遥远,要么描述得很坏,其实这个事情不远也不近,我们是直立行走的哺乳类东西,这都很正常,尤其现在社会发展比较好,营养、健康,这个过程会比较早,另外也会多样化,你在美国老师怎么对待这个事?   黄中流畅:老师其实不管,因为他们很开放,从很小就不管这事,只是希望你会保护好自己,不会做一些后悔的事情,不会特别伤害到自己。   冯仑:再往前看,在幼儿时期,其实在中国和西方,教育孩子差距特别大,中国家长向来都回避孩子是从哪儿来的这个问题,要么就是骗说从垃圾箱拣的,孩子最后对这个事特别好奇,直到孩子自己知道。   黄中流畅:对。   冯仑:但是在西方,我有一个另外的朋友,他们教育孩子,是直接拿着书,像生理卫生,很早就告诉他们,大家一起洗澡,一块看,一块说,怎么来的,怎么回事,说完了孩子非常健康,现在这个孩子在英国,非常能干,因为他觉得从小家长给他讲的是科学,人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就没有好奇心。那会很早就开始谈男朋友,他的家长跟我一样,很理解,这样就得到了父母的指导父母可以跟孩子聊天而不是干涉,大人的意见是建议,两边的文化差距很大。现在的教育经常说假话,假话说多了对这套价值观会怀疑。(待续)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二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嘉宾:14岁的人大附中学生 黄中流畅 时间:2007年9月18日13:00 地点:新浪聊天室 她叫黄中流畅,今年14岁,中美两国文化的成长背景使得这个女孩不寻常,除了14岁孩子的活泼乖巧,黄中流畅性格中更又多了几分独立主张:“家长强迫孩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小小年纪的她甚至对政治、经济非常敏感:“政治是最直接能影响和帮助人们的方式”、“支持民主党the Democrats,喜欢Clinton和 JFK”,“希望社会腐败能够降低到最低”,这样一个小大人眼中的成人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同? (一)让别人开心不如让自己开心   冯仑:黄中流畅你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天。我有一个想法,也特别好奇,你的未来实际上是有一部分我们看不见的,我到70岁的时候,你才40岁,你还有30年我是不知道的,在你眼里,中国未来更长远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的状态才比较开心?   黄中流畅:我想如果中国社会比较平安,不出大事,孩子会感到很开心,安全感很重要。比如每天我骑车上学,道路没那么乱,过十字路口,车不用有斜着骑,不用不停地躲来躲去,我每天上下学骑车很怕被车撞着,公路上车速很快,我希望未来社会不需要孩子们这么担心。   冯仑:安全是特别重要。   黄中流畅:对,我们可以以平和的心态过生活。   冯仑:我知道你刚刚中考结束,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人大附中。你在美国读书和国内读书有什么不同?   黄中流畅:我觉得是教育方式不同,那边比较注重个性的培养,就是说会注重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自己上网去搜索一些资料,去写论文,或者自己做一个演讲,国内教育更注重逻辑思维的发展,比如说理科会走得非常深,题要用多种方法来解,是在培育逻辑思维。   冯仑: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外国的学校或者他们的体制是可以说错话的,说错了不要紧,你要敢说,前一段我到哈佛听课,东方的学生不大愿意提问,不大愿意说,总是想你说就要说对,怕说错了以后别人怎么看你。在人大附中这么严厉,而且是大家认为考试非常多的学校,你敢说吗?要说错了怎么办?   黄中流畅: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的,老师口头上是非常提倡你去问问题,但是如果你说错题以后,他给你的态度可能就让你害怕了,以后可能就不敢再提问题了。   冯仑:后果很严重(笑)。我是在最近写了一个东西,研究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人际关系,外国人和中国人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个差别,外国人很讲究自己内心体验,关注自己觉得怎么样,中国人非常讲究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是不是好,更多是为别人活着,在学校你可 能会想老师怎么看?同学怎么看?家长怎么看?你在美国可能觉得只要不犯法,什么都行。但实际上除了法律的约束,别人的眼光是一个最大的约束。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还在中国发展的话,你有勇气面对这种事吗?别人都说你不好,你会怎么想?   黄中流畅: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好,如果我清楚我自己有实力的话,我就不计较他们说的话。   冯仑:如果别人说我不好,我先看有多少人,如果人太少了,我就不去管它,如果人特别多,我很高兴,如果有5亿人说我不好,说明我的能量已经影响到5亿人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多不少,我是比较烦恼的,你得关注,又不能说明你很有力量。   很多人一辈子老看着别人的眼光活着,总是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照顾了好几代人,但是把自己这一代给耽误了,我特别愿意让孩子们自由言论,但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除此之外,说什么都行,而且可以发散性思维,挑战任何权威。如果不突破这一步,你的成长过程中就会陷入两难困地,你按照别人的想法做了,别人又不对你负责,如果我听你的,你得对我负责,你读旧中国的小说吗?有很多广东那边农村的妇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一旦做了就关进猪笼沉潭,但没人管她们的权利,管她们是不是开心。个人和大家之间老是扯,人的一生扯这事儿是最头疼,你的未来面临很多这样的事,你现在考上了人大附中,大家说你要考上北大,如果万一没考上,你就闹心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个家长的孩子都面临高考,中国人和美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冯仑:不让老师知道?

  黄中流畅:不让他知道,尽量地去隐蔽。

  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冯仑:不让老师知道,不让家长知道。

  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黄中流畅:有的家长还是比较开放的,比如像您。您说的很对,年龄其实不重要,人是比较重要的。

  冯仑:另外一个重要的就是安全,所谓的安全,就是因为你们在18岁以前,家长有监护权,这不是多管闲事,18岁以前是不安全的,你们要约会,尽可能在公众场合,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因为你不安全,我会犯法,监护权就是我是监护人,你们跑到了很远的地方,我不知道你们在哪儿,这样不安全。只要你们是在公众场所,什么时候约会都可以允许。但现在社会很乱,像你一开始说的车也很多,这样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健康的约会反而没事。

国人对孩子特别不同,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而且两人都是好朋友,中国的孩子考上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学,然后就请了很多人来吃饭、祝贺,所有的华人都讲,你们家有福气啊,孩子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又有奖学金,将来前程似锦,真孝顺啊,对得起父母啊。美国孩子的家长也在,但大家就不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孩子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有一个爱好,要去研究一种植物,为此他跑非洲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了?因为按照中国人的文化孩子没有考大学,很不好,大家忌讳就不说了,这个老外倒很滑稽,说:我没有错啊,为什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于是他回去给他孩子写了封信,说:在我看来,你的幸福和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么今天你按照你的兴趣找到了你的快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能够让我的孩子快乐而感到快乐和自豪。   但在中国,大人快乐是考上大学,自己快不快乐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问你,你的快乐如果和外部环境冲突的话,你怎么选择?   黄中流畅:我会选择我自己的快乐吧。让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不开心的感觉我觉得远远没有自己开心好。 (二)有意见当面说还是“独闷儿”?   冯仑: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在一起应该也会有生气闹意见的时候吧,在中国这边跟同学生气,你会怎么处理?   黄中流畅:美国的孩子可能会习惯沟通,通过书信或者打电话的方式,跟他当面道歉接受更快,而国内的孩子可能会嘴皮子上说没事,但是心理上还是忌讳这件事情,而且忌讳很久,有些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冯仑:你去看外国的电影,亚洲人的角色和欧洲人的角色,一看亚洲人都比较内敛、阴柔,外表比较谦和,内心实际上非常复杂,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但是欧美人非常直接。比如在武侠里非常明显,中国式的英雄和美国式英雄特别不同,美国式英雄是肌肉、机枪、大炮的组合,中国式的英雄第一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第二不知道往何而去,第三年龄不祥,第四靠什么为生不知道,突然漂来一个人,居无定处,坏人老惹他,他就退避三舍,突然发功把坏人击败,击败以后他就从此消失,这是中国强人的最高境界。这种差别是文化带来的,可能我们从小就是有一个词“独闷儿”,自己独自闷着,还有一个词就是“内省”,就是自己反省,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三)非要一棒子打死早恋么?   冯仑:假如在学校,有男孩子追你,你敢跟老师说吗?   黄中流畅:当然不敢了。   冯仑:为什么?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老师是好心,会打电话给你家长,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青春期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老师处理方法有些时候让你受不了。   冯仑:老师会怎么处理?断然干涉,不准这样,才多大啊,就干这事。   黄中流畅:对,学生要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去想。   冯仑:你有没有问他,有没有逻辑上证明青春期谈恋爱不好?   黄中流畅:没有。   冯仑:我看了没有任何一个逻辑、规律说多大谈恋爱不好?你现在14、15岁了,放在一百年以前,这个年纪很大了,可到现在还不让谈恋爱。老师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是对的呢?   黄中流畅:这个太难说了,可能就是他们一直认为的规律吧。   冯仑:人在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有好奇心,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是家长,我也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所以我不在乎几岁开始,最在乎的是你跟谁开始,而且以后会跟谁,12岁也可以,18岁也可以,年龄的开始不存在对错,既然早晚会开始,就不要说不要开始,你会关心跟谁开始,对于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人,大家可以共同努力。   比如现在有很多从早恋开始的佳话,还有很多的悲剧也是从早恋开始的,有40多岁的谈恋爱,人生、理想、职业啊全都懂了,40多岁谈就能成功吗?   黄中流畅:也不一定。   冯仑:昨天我听说了身边人的故事,一个人33岁了,男的,离婚了,离婚两星期又结婚了,之前这个人结婚的时候谈恋爱三个月。有的人第一天见,第三天结婚,也坚持下来了。这个跟年龄、跟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关系,老师老干涉你们,你们不烦吗?同学怎么看?   黄中流畅:同学都是尽量把这些事情隐藏起来,不张扬。   冯仑:不让老师知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越强调,你越会想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叛逆心理吧。

嘉宾:14岁的人大附中学生 黄中流畅 时间:2007年9月18日13:00 地点:新浪聊天室 她叫黄中流畅,今年14岁,中美两国文化的成长背景使得这个女孩不寻常,除了14岁孩子的活泼乖巧,黄中流畅性格中更又多了几分独立主张:“家长强迫孩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小小年纪的她甚至对政治、经济非常敏感:“政治是最直接能影响和帮助人们的方式”、“支持民主党the Democrats,喜欢Clinton和 JFK”,“希望社会腐败能够降低到最低”,这样一个小大人眼中的成人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同? (一)让别人开心不如让自己开心   冯仑:黄中流畅你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天。我有一个想法,也特别好奇,你的未来实际上是有一部分我们看不见的,我到70岁的时候,你才40岁,你还有30年我是不知道的,在你眼里,中国未来更长远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的状态才比较开心?   黄中流畅:我想如果中国社会比较平安,不出大事,孩子会感到很开心,安全感很重要。比如每天我骑车上学,道路没那么乱,过十字路口,车不用有斜着骑,不用不停地躲来躲去,我每天上下学骑车很怕被车撞着,公路上车速很快,我希望未来社会不需要孩子们这么担心。   冯仑:安全是特别重要。   黄中流畅:对,我们可以以平和的心态过生活。   冯仑:我知道你刚刚中考结束,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人大附中。你在美国读书和国内读书有什么不同?   黄中流畅:我觉得是教育方式不同,那边比较注重个性的培养,就是说会注重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自己上网去搜索一些资料,去写论文,或者自己做一个演讲,国内教育更注重逻辑思维的发展,比如说理科会走得非常深,题要用多种方法来解,是在培育逻辑思维。   冯仑: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外国的学校或者他们的体制是可以说错话的,说错了不要紧,你要敢说,前一段我到哈佛听课,东方的学生不大愿意提问,不大愿意说,总是想你说就要说对,怕说错了以后别人怎么看你。在人大附中这么严厉,而且是大家认为考试非常多的学校,你敢说吗?要说错了怎么办?   黄中流畅: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的,老师口头上是非常提倡你去问问题,但是如果你说错题以后,他给你的态度可能就让你害怕了,以后可能就不敢再提问题了。   冯仑:后果很严重(笑)。我是在最近写了一个东西,研究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人际关系,外国人和中国人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个差别,外国人很讲究自己内心体验,关注自己觉得怎么样,中国人非常讲究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是不是好,更多是为别人活着,在学校你可 能会想老师怎么看?同学怎么看?家长怎么看?你在美国可能觉得只要不犯法,什么都行。但实际上除了法律的约束,别人的眼光是一个最大的约束。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还在中国发展的话,你有勇气面对这种事吗?别人都说你不好,你会怎么想?   黄中流畅: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好,如果我清楚我自己有实力的话,我就不计较他们说的话。   冯仑:如果别人说我不好,我先看有多少人,如果人太少了,我就不去管它,如果人特别多,我很高兴,如果有5亿人说我不好,说明我的能量已经影响到5亿人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多不少,我是比较烦恼的,你得关注,又不能说明你很有力量。   很多人一辈子老看着别人的眼光活着,总是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照顾了好几代人,但是把自己这一代给耽误了,我特别愿意让孩子们自由言论,但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除此之外,说什么都行,而且可以发散性思维,挑战任何权威。如果不突破这一步,你的成长过程中就会陷入两难困地,你按照别人的想法做了,别人又不对你负责,如果我听你的,你得对我负责,你读旧中国的小说吗?有很多广东那边农村的妇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一旦做了就关进猪笼沉潭,但没人管她们的权利,管她们是不是开心。个人和大家之间老是扯,人的一生扯这事儿是最头疼,你的未来面临很多这样的事,你现在考上了人大附中,大家说你要考上北大,如果万一没考上,你就闹心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个家长的孩子都面临高考,中国人和美

 嘉宾:14岁的人大附中学生 黄中流畅 时间:2007年9月18日13:00 地点:新浪聊天室 她叫黄中流畅,今年14岁,中美两国文化的成长背景使得这个女孩不寻常,除了14岁孩子的活泼乖巧,黄中流畅性格中更又多了几分独立主张:“家长强迫孩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小小年纪的她甚至对政治、经济非常敏感:“政治是最直接能影响和帮助人们的方式”、“支持民主党the Democrats,喜欢Clinton和 JFK”,“希望社会腐败能够降低到最低”,这样一个小大人眼中的成人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同? (一)让别人开心不如让自己开心   冯仑:黄中流畅你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天。我有一个想法,也特别好奇,你的未来实际上是有一部分我们看不见的,我到70岁的时候,你才40岁,你还有30年我是不知道的,在你眼里,中国未来更长远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的状态才比较开心?   黄中流畅:我想如果中国社会比较平安,不出大事,孩子会感到很开心,安全感很重要。比如每天我骑车上学,道路没那么乱,过十字路口,车不用有斜着骑,不用不停地躲来躲去,我每天上下学骑车很怕被车撞着,公路上车速很快,我希望未来社会不需要孩子们这么担心。   冯仑:安全是特别重要。   黄中流畅:对,我们可以以平和的心态过生活。   冯仑:我知道你刚刚中考结束,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人大附中。你在美国读书和国内读书有什么不同?   黄中流畅:我觉得是教育方式不同,那边比较注重个性的培养,就是说会注重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自己上网去搜索一些资料,去写论文,或者自己做一个演讲,国内教育更注重逻辑思维的发展,比如说理科会走得非常深,题要用多种方法来解,是在培育逻辑思维。   冯仑: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外国的学校或者他们的体制是可以说错话的,说错了不要紧,你要敢说,前一段我到哈佛听课,东方的学生不大愿意提问,不大愿意说,总是想你说就要说对,怕说错了以后别人怎么看你。在人大附中这么严厉,而且是大家认为考试非常多的学校,你敢说吗?要说错了怎么办?   黄中流畅: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的,老师口头上是非常提倡你去问问题,但是如果你说错题以后,他给你的态度可能就让你害怕了,以后可能就不敢再提问题了。   冯仑:后果很严重(笑)。我是在最近写了一个东西,研究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人际关系,外国人和中国人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个差别,外国人很讲究自己内心体验,关注自己觉得怎么样,中国人非常讲究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是不是好,更多是为别人活着,在学校你可 能会想老师怎么看?同学怎么看?家长怎么看?你在美国可能觉得只要不犯法,什么都行。但实际上除了法律的约束,别人的眼光是一个最大的约束。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还在中国发展的话,你有勇气面对这种事吗?别人都说你不好,你会怎么想?   黄中流畅: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好,如果我清楚我自己有实力的话,我就不计较他们说的话。   冯仑:如果别人说我不好,我先看有多少人,如果人太少了,我就不去管它,如果人特别多,我很高兴,如果有5亿人说我不好,说明我的能量已经影响到5亿人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多不少,我是比较烦恼的,你得关注,又不能说明你很有力量。   很多人一辈子老看着别人的眼光活着,总是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照顾了好几代人,但是把自己这一代给耽误了,我特别愿意让孩子们自由言论,但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除此之外,说什么都行,而且可以发散性思维,挑战任何权威。如果不突破这一步,你的成长过程中就会陷入两难困地,你按照别人的想法做了,别人又不对你负责,如果我听你的,你得对我负责,你读旧中国的小说吗?有很多广东那边农村的妇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一旦做了就关进猪笼沉潭,但没人管她们的权利,管她们是不是开心。个人和大家之间老是扯,人的一生扯这事儿是最头疼,你的未来面临很多这样的事,你现在考上了人大附中,大家说你要考上北大,如果万一没考上,你就闹心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个家长的孩子都面临高考,中国人和美 冯仑:你们这个年龄,青春期的时候,老师要么描述得很遥远,要么描述得很坏,其实这个事情不远也不近,我们是直立行走的哺乳类东西,这都很正常,尤其现在社会发展比较好,营养、健康,这个过程会比较早,另外也会多样化,你在美国老师怎么对待这个事?

  黄中流畅:老师其实不管,因为他们很开放,从很小就不管这事,只是希望你会保护好自己,不会做一些后悔的事情,不会特别伤害到自己。

  冯仑:再往前看,在幼儿时期,其实在中国和西方,教育孩子差距特别大,中国家长向来都回避孩子是从哪儿来的这个问题,要么就是骗说从垃圾箱拣的,孩子最后对这个事特别好奇,直到孩子自己知道。

  黄中流畅:对。

  嘉宾:14岁的人大附中学生 黄中流畅 时间:2007年9月18日13:00 地点:新浪聊天室 她叫黄中流畅,今年14岁,中美两国文化的成长背景使得这个女孩不寻常,除了14岁孩子的活泼乖巧,黄中流畅性格中更又多了几分独立主张:“家长强迫孩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小小年纪的她甚至对政治、经济非常敏感:“政治是最直接能影响和帮助人们的方式”、“支持民主党the Democrats,喜欢Clinton和 JFK”,“希望社会腐败能够降低到最低”,这样一个小大人眼中的成人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同? (一)让别人开心不如让自己开心   冯仑:黄中流畅你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天。我有一个想法,也特别好奇,你的未来实际上是有一部分我们看不见的,我到70岁的时候,你才40岁,你还有30年我是不知道的,在你眼里,中国未来更长远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的状态才比较开心?   黄中流畅:我想如果中国社会比较平安,不出大事,孩子会感到很开心,安全感很重要。比如每天我骑车上学,道路没那么乱,过十字路口,车不用有斜着骑,不用不停地躲来躲去,我每天上下学骑车很怕被车撞着,公路上车速很快,我希望未来社会不需要孩子们这么担心。   冯仑:安全是特别重要。   黄中流畅:对,我们可以以平和的心态过生活。   冯仑:我知道你刚刚中考结束,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人大附中。你在美国读书和国内读书有什么不同?   黄中流畅:我觉得是教育方式不同,那边比较注重个性的培养,就是说会注重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自己上网去搜索一些资料,去写论文,或者自己做一个演讲,国内教育更注重逻辑思维的发展,比如说理科会走得非常深,题要用多种方法来解,是在培育逻辑思维。   冯仑: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外国的学校或者他们的体制是可以说错话的,说错了不要紧,你要敢说,前一段我到哈佛听课,东方的学生不大愿意提问,不大愿意说,总是想你说就要说对,怕说错了以后别人怎么看你。在人大附中这么严厉,而且是大家认为考试非常多的学校,你敢说吗?要说错了怎么办?   黄中流畅: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的,老师口头上是非常提倡你去问问题,但是如果你说错题以后,他给你的态度可能就让你害怕了,以后可能就不敢再提问题了。   冯仑:后果很严重(笑)。我是在最近写了一个东西,研究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人际关系,外国人和中国人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个差别,外国人很讲究自己内心体验,关注自己觉得怎么样,中国人非常讲究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是不是好,更多是为别人活着,在学校你可 能会想老师怎么看?同学怎么看?家长怎么看?你在美国可能觉得只要不犯法,什么都行。但实际上除了法律的约束,别人的眼光是一个最大的约束。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还在中国发展的话,你有勇气面对这种事吗?别人都说你不好,你会怎么想?   黄中流畅: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好,如果我清楚我自己有实力的话,我就不计较他们说的话。   冯仑:如果别人说我不好,我先看有多少人,如果人太少了,我就不去管它,如果人特别多,我很高兴,如果有5亿人说我不好,说明我的能量已经影响到5亿人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多不少,我是比较烦恼的,你得关注,又不能说明你很有力量。   很多人一辈子老看着别人的眼光活着,总是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照顾了好几代人,但是把自己这一代给耽误了,我特别愿意让孩子们自由言论,但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除此之外,说什么都行,而且可以发散性思维,挑战任何权威。如果不突破这一步,你的成长过程中就会陷入两难困地,你按照别人的想法做了,别人又不对你负责,如果我听你的,你得对我负责,你读旧中国的小说吗?有很多广东那边农村的妇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一旦做了就关进猪笼沉潭,但没人管她们的权利,管她们是不是开心。个人和大家之间老是扯,人的一生扯这事儿是最头疼,你的未来面临很多这样的事,你现在考上了人大附中,大家说你要考上北大,如果万一没考上,你就闹心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个家长的孩子都面临高考,中国人和美冯仑:但是在西方,我有一个另外的朋友,他们教育孩子,是直接拿着书,像生理卫生,很早就告诉他们,大家一起洗澡,一块看,一块说,怎么来的,怎么回事,说完了孩子非常健康,现在这个孩子在英国,非常能干,因为他觉得从小家长给他讲的是科学,人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就没有好奇心。那会很早就开始谈男朋友,他的家长跟我一样,很理解,这样就得到了父母的指导父母可以跟孩子聊天而不是干涉,大人的意见是建议,两边的文化差距很大。现在的教育经常说假话,假话说多了对这套价值观会怀疑。(待续)

道?   黄中流畅:不让他知道,尽量地去隐蔽。   冯仑:不让老师知道,不让家长知道。   黄中流畅:有的家长还是比较开放的,比如像您。您说的很对,年龄其实不重要,人是比较重要的。   冯仑:另外一个重要的就是安全,所谓的安全,就是因为你们在18岁以前,家长有监护权,这不是多管闲事,18岁以前是不安全的,你们要约会,尽可能在公众场合,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因为你不安全,我会犯法,监护权就是我是监护人,你们跑到了很远的地方,我不知道你们在哪儿,这样不安全。只要你们是在公众场所,什么时候约会都可以允许。但现在社会很乱,像你一开始说的车也很多,这样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健康的约会反而没事。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越强调,你越会想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叛逆心理吧。   冯仑:你们这个年龄,青春期的时候,老师要么描述得很遥远,要么描述得很坏,其实这个事情不远也不近,我们是直立行走的哺乳类东西,这都很正常,尤其现在社会发展比较好,营养、健康,这个过程会比较早,另外也会多样化,你在美国老师怎么对待这个事?   黄中流畅:老师其实不管,因为他们很开放,从很小就不管这事,只是希望你会保护好自己,不会做一些后悔的事情,不会特别伤害到自己。   冯仑:再往前看,在幼儿时期,其实在中国和西方,教育孩子差距特别大,中国家长向来都回避孩子是从哪儿来的这个问题,要么就是骗说从垃圾箱拣的,孩子最后对这个事特别好奇,直到孩子自己知道。   黄中流畅:对。   冯仑:但是在西方,我有一个另外的朋友,他们教育孩子,是直接拿着书,像生理卫生,很早就告诉他们,大家一起洗澡,一块看,一块说,怎么来的,怎么回事,说完了孩子非常健康,现在这个孩子在英国,非常能干,因为他觉得从小家长给他讲的是科学,人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就没有好奇心。那会很早就开始谈男朋友,他的家长跟我一样,很理解,这样就得到了父母的指导父母可以跟孩子聊天而不是干涉,大人的意见是建议,两边的文化差距很大。现在的教育经常说假话,假话说多了对这套价值观会怀疑。(待续)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二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嘉宾:14岁的人大附中学生 黄中流畅 时间:2007年9月18日13:00 地点:新浪聊天室 她叫黄中流畅,今年14岁,中美两国文化的成长背景使得这个女孩不寻常,除了14岁孩子的活泼乖巧,黄中流畅性格中更又多了几分独立主张:“家长强迫孩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小小年纪的她甚至对政治、经济非常敏感:“政治是最直接能影响和帮助人们的方式”、“支持民主党the Democrats,喜欢Clinton和 JFK”,“希望社会腐败能够降低到最低”,这样一个小大人眼中的成人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同? (一)让别人开心不如让自己开心   冯仑:黄中流畅你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天。我有一个想法,也特别好奇,你的未来实际上是有一部分我们看不见的,我到70岁的时候,你才40岁,你还有30年我是不知道的,在你眼里,中国未来更长远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的状态才比较开心?   黄中流畅:我想如果中国社会比较平安,不出大事,孩子会感到很开心,安全感很重要。比如每天我骑车上学,道路没那么乱,过十字路口,车不用有斜着骑,不用不停地躲来躲去,我每天上下学骑车很怕被车撞着,公路上车速很快,我希望未来社会不需要孩子们这么担心。   冯仑:安全是特别重要。   黄中流畅:对,我们可以以平和的心态过生活。   冯仑:我知道你刚刚中考结束,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人大附中。你在美国读书和国内读书有什么不同?   黄中流畅:我觉得是教育方式不同,那边比较注重个性的培养,就是说会注重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自己上网去搜索一些资料,去写论文,或者自己做一个演讲,国内教育更注重逻辑思维的发展,比如说理科会走得非常深,题要用多种方法来解,是在培育逻辑思维。   冯仑: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外国的学校或者他们的体制是可以说错话的,说错了不要紧,你要敢说,前一段我到哈佛听课,东方的学生不大愿意提问,不大愿意说,总是想你说就要说对,怕说错了以后别人怎么看你。在人大附中这么严厉,而且是大家认为考试非常多的学校,你敢说吗?要说错了怎么办?   黄中流畅: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的,老师口头上是非常提倡你去问问题,但是如果你说错题以后,他给你的态度可能就让你害怕了,以后可能就不敢再提问题了。   冯仑:后果很严重(笑)。我是在最近写了一个东西,研究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人际关系,外国人和中国人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个差别,外国人很讲究自己内心体验,关注自己觉得怎么样,中国人非常讲究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是不是好,更多是为别人活着,在学校你可 能会想老师怎么看?同学怎么看?家长怎么看?你在美国可能觉得只要不犯法,什么都行。但实际上除了法律的约束,别人的眼光是一个最大的约束。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还在中国发展的话,你有勇气面对这种事吗?别人都说你不好,你会怎么想?   黄中流畅: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好,如果我清楚我自己有实力的话,我就不计较他们说的话。   冯仑:如果别人说我不好,我先看有多少人,如果人太少了,我就不去管它,如果人特别多,我很高兴,如果有5亿人说我不好,说明我的能量已经影响到5亿人了,我觉得我有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多不少,我是比较烦恼的,你得关注,又不能说明你很有力量。   很多人一辈子老看着别人的眼光活着,总是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照顾了好几代人,但是把自己这一代给耽误了,我特别愿意让孩子们自由言论,但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除此之外,说什么都行,而且可以发散性思维,挑战任何权威。如果不突破这一步,你的成长过程中就会陷入两难困地,你按照别人的想法做了,别人又不对你负责,如果我听你的,你得对我负责,你读旧中国的小说吗?有很多广东那边农村的妇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一旦做了就关进猪笼沉潭,但没人管她们的权利,管她们是不是开心。个人和大家之间老是扯,人的一生扯这事儿是最头疼,你的未来面临很多这样的事,你现在考上了人大附中,大家说你要考上北大,如果万一没考上,你就闹心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个家长的孩子都面临高考,中国人和美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二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道?   黄中流畅:不让他知道,尽量地去隐蔽。   冯仑:不让老师知道,不让家长知道。   黄中流畅:有的家长还是比较开放的,比如像您。您说的很对,年龄其实不重要,人是比较重要的。   冯仑:另外一个重要的就是安全,所谓的安全,就是因为你们在18岁以前,家长有监护权,这不是多管闲事,18岁以前是不安全的,你们要约会,尽可能在公众场合,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因为你不安全,我会犯法,监护权就是我是监护人,你们跑到了很远的地方,我不知道你们在哪儿,这样不安全。只要你们是在公众场所,什么时候约会都可以允许。但现在社会很乱,像你一开始说的车也很多,这样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健康的约会反而没事。   黄中流畅:有的时候越强调,你越会想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叛逆心理吧。   冯仑:你们这个年龄,青春期的时候,老师要么描述得很遥远,要么描述得很坏,其实这个事情不远也不近,我们是直立行走的哺乳类东西,这都很正常,尤其现在社会发展比较好,营养、健康,这个过程会比较早,另外也会多样化,你在美国老师怎么对待这个事?   黄中流畅:老师其实不管,因为他们很开放,从很小就不管这事,只是希望你会保护好自己,不会做一些后悔的事情,不会特别伤害到自己。   冯仑:再往前看,在幼儿时期,其实在中国和西方,教育孩子差距特别大,中国家长向来都回避孩子是从哪儿来的这个问题,要么就是骗说从垃圾箱拣的,孩子最后对这个事特别好奇,直到孩子自己知道。   黄中流畅:对。   冯仑:但是在西方,我有一个另外的朋友,他们教育孩子,是直接拿着书,像生理卫生,很早就告诉他们,大家一起洗澡,一块看,一块说,怎么来的,怎么回事,说完了孩子非常健康,现在这个孩子在英国,非常能干,因为他觉得从小家长给他讲的是科学,人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就没有好奇心。那会很早就开始谈男朋友,他的家长跟我一样,很理解,这样就得到了父母的指导父母可以跟孩子聊天而不是干涉,大人的意见是建议,两边的文化差距很大。现在的教育经常说假话,假话说多了对这套价值观会怀疑。(待续)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二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http://www.FengMaNiu.com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f42eca01000c9c.html) - 《冯子乱弹》:黄中流畅:孩子眼中的成人世界_冯仑_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