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言冯语·风马牛

兼职/小时600元工资现结加QQ:917624333

 
 
 

日志

 
 

冯仑:看未来这件事情很酷  

2008-11-07 10:19:00|  分类: 冯子乱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未来这件事情很酷”

 

 

    主持人:我发现万通在很多重要的决策上都有“领先一步”的感觉。

    冯仑:我们自己称之为的“战略领先型”,所谓“战略领先型”就是,我们总是站在未来看待今天,因为我们很理性,我们能够保证我们做的事情比现在要超前一点点。

    主持人:对比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来看,国企的改革,每一次都不是站在未来看,就是站在现在,就是眼下有问题,解决不了了,没办法了,活不下去了,才开始改革,很被动。而且,即使是民营企业,也不是哪个民营企业想“领先”就能“领先”的。

冯仑:民营企业有一个竞争的生存压力。另外,的确也与我们过去作为研究者的身份有一点点关系。

至少它表明一种观察。 我们现在的经验也来自于我们对99年以前,公司经历过的海南泡沫经济以后的反省,我们公司的生存模式,活下来的根据,我们做了很多研究,找到了一些依据,知道什么样的公司会死,什么样的公司不死。就像《野蛮生长》最后也讲到死亡,讲公司的生死规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怎么样把公司的生命周期、行业的周期、宏观经济的周期三个周期能搭到一起,公司就是最好的;搭不到一起,公司好的周期和外部行业或者宏观经济周期错开,宏观周期是不好的,公司正好死于一个现金很好的周期,那就坏了;或者说宏观经济很好、行业周期不好,那公司处于一个成长的时期,那也可能去转一个行业,还有机会。我们称之为反周期思考,不断地思考,不做盲动。比如说在今年以前,很多人就高价拍卖土地啊,头脑发热比做地王,我们不做这样的事情,当时很多人说你发展慢,但是到今天大家就会说你发展快。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一个现象,这都是有赖于我们的理性来指引。 今天,在这个时候,我们还有一定能力,那么我们今年还要发一批公司债,大概十个亿左右。这些东西,你信誉好,银行会给你发,证监会也同意,才有人买你的债。我们拿到这些钱以后,我们做什么?就是赌我们的下一个眼光,所以我们现在集中精力布局商用不动产、建筑综合体。事实上当住宅市场在8000美金人均GDP上保持饱和了以后就会开始缩量,商用不动产开始增长,而这波增长我们又会赶上。我们在纽约做中国中心,中国中心做了四年,美国的GDP是人均六万美金的GDP,我们在这里建立的团队和经验,将会指引国内万通中心提高到一个水平,比国内其他的品牌做得要好。这样又开拓了新的一个未来发展的成长机会。而这个新概念,现在大家又没弄明白,大家都在为土地、住宅、资金链发愁呢,我们一脚已经跨到别的地方去了。等大家从这个泥潭里出来的时候,发现我们又往前走了一步,这就是我们不断研究的结果,我们把全世界最主要的地产公司全研究遍了,我也去做访问,现场考察,见过绝大部分公司的老板。 看未来这件事情也很辛苦的,我的员工有时候觉得我好像天天在飞,其实天天飞都是在看未来,因为我在公司是负责看未来的,我就做三件事,看别人看不见的事,算别人算不清的账,做别人不做的事。 上礼拜我又跑了贵阳、成都、郑州,都是和当地的市长、书记一起来探讨当地的经济,实际是要看宏观经济调控这波下来,地方政府、地方企业、地方经济的发展采取了什么政策,以及和同行在一起交流,这样的过程,让我能够知道,现在这个环境下,我们应该做什么,哪一些东西必须要坚持,哪些要变革。我最近也想写一篇文章,这种文章我每年都会写一篇,把一年的思考看未来这件事情很酷,我们说站在未来安排今天,其实你的竞争对手是上帝、是真主,因为只有上帝和真主才查于未萌,洞悉未来,你看不见的事他们全都知道。这要求你要很勤奋、很努力,大量地去感受、体验、观察、思考、经验。

比如说到像我去阿富汗,去伊拉克,看那里发生的事情是怎么回事。这东西你看起来跟公司没关系,其实有很大关系,因为恐怖主义成为全球的新的问题之后,他会引起国际政治的变化,而中国现在这么开放,国际政治、国际关系的变化会反过来影响中国国内的一些政策。那么像这些问题,比如说恐怖主义的来由,它是怎么形成的,怎么演变的,你说没关系吗?我反正去研究了一通,算是弄明白这件事,我知道在伊斯兰地区的经济会不会给我们创造机会,这些都是有用的。它的用处在哪儿呢?它的用处就在于,你事情越做得大的时候,越有用。这就相当于说我是一个广播电台或者电视台,它的频道很多,今天要谈民营企业,我有一个频道,明天谈国企我又有一个频道,谈房地产是一个频道,谈生活、谈男人女人是一个频道,谈恐怖主义是个频道,谈美国也是个频道,你的频道越多,你就会发现你能够在大舞台上表演,你就有优势,所谓厚积薄发。你在国际上谈这些生意,全世界最大的CEO他们谈的都是这些话题,因为他都是决策者,决策者的宏观思维非常重要,你需要知道的事情很多。所以我个人就觉得,是这些东西让我们能够适当地领先一步,对我们来说就避免了很多风险。

比如说最近的一个故事,现在房地产市场处在一个往下走压力很大的局面,但我们仍然很从容,因为万通在99年就始终在讲反周期,反周期运作加商业模式变革,从香港模式变美国模式,很多人当时弄不明白,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今天才发现,这玩意挺好。我们现在负债超低,现金比较多,前两天有一个榜在那儿排,叫做乌龟榜和兔子榜,兔子榜我们排第一,乌龟榜我们排第四,就是说又稳健又快速发展,谁都希望这样了。且不管他的评法有什么值得商榷的地方,但至少它表明一种观察。

“看未来这件事情很酷” 主持人:我发现万通在很多重要的决策上都有“领先一步”的感觉。 冯仑:我们自己称之为的“战略领先型”,所谓“战略领先型”就是,我们总是站在未来看待今天,因为我们很理性,我们能够保证我们做的事情比现在要超前一点点。 主持人:对比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来看,国企的改革,每一次都不是站在未来看,就是站在现在,就是眼下有问题,解决不了了,没办法了,活不下去了,才开始改革,很被动。而且,即使是民营企业,也不是哪个民营企业想“领先”就能“领先”的。 冯仑:民营企业有一个竞争的生存压力。另外,的确也与我们过去作为研究者的身份有一点点关系。 看未来这件事情很酷,我们说站在未来安排今天,其实你的竞争对手是上帝、是真主,因为只有上帝和真主才查于未萌,洞悉未来,你看不见的事他们全都知道。这要求你要很勤奋、很努力,大量地去感受、体验、观察、思考、经验。 比如说到像我去阿富汗,去伊拉克,看那里发生的事情是怎么回事。这东西你看起来跟公司没关系,其实有很大关系,因为恐怖主义成为全球的新的问题之后,他会引起国际政治的变化,而中国现在这么开放,国际政治、国际关系的变化会反过来影响中国国内的一些政策。那么像这些问题,比如说恐怖主义的来由,它是怎么形成的,怎么演变的,你说没关系吗?我反正去研究了一通,算是弄明白这件事,我知道在伊斯兰地区的经济会不会给我们创造机会,这些都是有用的。它的用处在哪儿呢?它的用处就在于,你事情越做得大的时候,越有用。这就相当于说我是一个广播电台或者电视台,它的频道很多,今天要谈民营企业,我有一个频道,明天谈国企我又有一个频道,谈房地产是一个频道,谈生活、谈男人女人是一个频道,谈恐怖主义是个频道,谈美国也是个频道,你的频道越多,你就会发现你能够在大舞台上表演,你就有优势,所谓厚积薄发。你在国际上谈这些生意,全世界最大的CEO他们谈的都是这些话题,因为他都是决策者,决策者的宏观思维非常重要,你需要知道的事情很多。所以我个人就觉得,是这些东西让我们能够适当地领先一步,对我们来说就避免了很多风险。 比如说最近的一个故事,现在房地产市场处在一个往下走压力很大的局面,但我们仍然很从容,因为万通在99年就始终在讲反周期,反周期运作加商业模式变革,从香港模式变美国模式,很多人当时弄不明白,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今天才发现,这玩意挺好。我们现在负债超低,现金比较多,前两天有一个榜在那儿排,叫做乌龟榜和兔子榜,兔子榜我们排第一,乌龟榜我们排第四,就是说又稳健又快速发展,谁都希望这样了。且不管他的评法有什么值得商榷的地方,但我们现在的经验也来自于我们对99年以前,公司经历过的海南泡沫经济以后的反省,我们公司的生存模式,活下来的根据,我们做了很多研究,找到了一些依据,知道什么样的公司会死,什么样的公司不死。就像《野蛮生长》最后也讲到死亡,讲公司的生死规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怎么样把公司的生命周期、行业的周期、宏观经济的周期三个周期能搭到一起,公司就是最好的;搭不到一起,公司好的周期和外部行业或者宏观经济周期错开,宏观周期是不好的,公司正好死于一个现金很好的周期,那就坏了;或者说宏观经济很好、行业周期不好,那公司处于一个成长的时期,那也可能去转一个行业,还有机会。我们称之为反周期思考,不断地思考,不做盲动。比如说在今年以前,很多人就高价拍卖土地啊,头脑发热比做地王,我们不做这样的事情,当时很多人说你发展慢,但是到今天大家就会说你发展快。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一个现象,这都是有赖于我们的理性来指引。

今天,在这个时候,我们还有一定能力,那么我们今年还要发一批公司债,大概十个亿左右。这些东西,你信誉好,银行会给你发,证监会也同意,才有人买你的债。我们拿到这些钱以后,我们做什么?就是赌我们的下一个眼光,所以我们现在集中精力布局商用不动产、建筑综合体。事实上当住宅市场在8000美金人均GDP上保持饱和了以后就会开始缩量,商用不动产开始增长,而这波增长我们又会赶上。我们在纽约做中国中心,中国中心做了四年,美国的GDP是人均六万美金的GDP,我们在这里建立的团队和经验,将会指引国内万通中心提高到一个水平,比国内其他的品牌做得要好。这样又开拓了新的一个未来发展的成长机会。而这个新概念,现在大家又没弄明白,大家都在为土地、住宅、资金链发愁呢,我们一脚已经跨到别的地方去了。等大家从这个泥潭里出来的时候,发现我们又往前走了一步,这就是我们不断研究的结果,我们把全世界最主要的地产公司全研究遍了,我也去做访问,现场考察,见过绝大部分公司的老板。

看未来这件事情也很辛苦的,我的员工有时候觉得我好像天天在飞,其实天天飞都是在看未来,因为我在公司是负责看未来的,我就做三件事,看别人看不见的事,算别人算不清的账,做别人不做的事。

    上礼拜我又跑了贵阳、成都、郑州,都是和当地的市长、书记一起来探讨当地的经济,实际是要看宏观经济调控这波下来,地方政府、地方企业、地方经济的发展采取了什么政策,以及和同行在一起交流,这样的过程,让我能够知道,现在这个环境下,我们应该做什么,哪一些东西必须要坚持,哪些要变革。我最近也想写一篇文章,这种文章我每年都会写一篇,把一年的思考集中起来,今年就叫《在历史的长河中学会坚定不移》,我觉得这个时候坚持最重要了,在历史长河中,怎么学会坚定不移,有很多东西,你是要坚定的,不能够为眼前的形势所迷惑。

    主持人:有合订本吗?

集中起来,今年就叫《在历史的长河中学会坚定不移》,我觉得这个时候坚持最重要了,在历史长河中,怎么学会坚定不移,有很多东西,你是要坚定的,不能够为眼前的形势所迷惑。 主持人:有合订本吗? 冯仑:我是从92年开始写的,也有一个合订,每年针对一个我思考的主题。原来只是公司内部看的,现在由于外部也有一些期待和要求,也有一些媒体想首发这些东西,这样我是希望变成跟所有民营企业的一个会合。所有的民营企业,大家都应该关注这个主题,这个主题大概会适用于这一整年,大概不会错,我个人认为应该大家来探讨。像企业公民的事是去年写的——《欢呼企业公民时代的到来》,实际上就是讲企业应该如何以企业公民的身份去做事情;前年写的《跨越历史的河流》,实际上是讲民营企业怎么样处理政商关系,在这个大的变革中如何自处,因为政商关系处理不好不仅会让企业死掉,还会危急企业家本身。 今年我已经想好了,就是要讲这件事——在历史的长河中学会坚定不移,这是一个很大的一个视角,只有比较长的一个历史的洞察力才能够坚定不移,我们小到房地产企业,大到国家、社会,都要在历史长河中学会这件事情,不能一会这样一会那样,那样代价会太大。所以每年的思考会变成一个话题,然后这个话题引导公司往前走。 点击加入风马牛集中营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版“风马牛集中营”http:www.FengMaNiu.com

冯仑:我是从92年开始写的,也有一个合订,每年针对一个我思考的主题。原来只是公司内部看的,现在由于外部也有一些期待和要求,也有一些媒体想首发这些东西,这样我是希望变成跟所有民营企业的一个会合。所有的民营企业,大家都应该关注这个主题,这个主题大概会适用于这一整年,大概不会错,我个人认为应该大家来探讨。像企业公民的事是去年写的——《欢呼企业公民时代的到来》,实际上就是讲企业应该如何以企业公民的身份去做事情;前年写的《跨越历史的河流》,实际上是讲民营企业怎么样处理政商关系,在这个大的变革中如何自处,因为政商关系处理不好不仅会让企业死掉,还会危急企业家本身。

集中起来,今年就叫《在历史的长河中学会坚定不移》,我觉得这个时候坚持最重要了,在历史长河中,怎么学会坚定不移,有很多东西,你是要坚定的,不能够为眼前的形势所迷惑。 主持人:有合订本吗? 冯仑:我是从92年开始写的,也有一个合订,每年针对一个我思考的主题。原来只是公司内部看的,现在由于外部也有一些期待和要求,也有一些媒体想首发这些东西,这样我是希望变成跟所有民营企业的一个会合。所有的民营企业,大家都应该关注这个主题,这个主题大概会适用于这一整年,大概不会错,我个人认为应该大家来探讨。像企业公民的事是去年写的——《欢呼企业公民时代的到来》,实际上就是讲企业应该如何以企业公民的身份去做事情;前年写的《跨越历史的河流》,实际上是讲民营企业怎么样处理政商关系,在这个大的变革中如何自处,因为政商关系处理不好不仅会让企业死掉,还会危急企业家本身。 今年我已经想好了,就是要讲这件事——在历史的长河中学会坚定不移,这是一个很大的一个视角,只有比较长的一个历史的洞察力才能够坚定不移,我们小到房地产企业,大到国家、社会,都要在历史长河中学会这件事情,不能一会这样一会那样,那样代价会太大。所以每年的思考会变成一个话题,然后这个话题引导公司往前走。 点击加入风马牛集中营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版“风马牛集中营”http:www.FengMaNiu.com今年我已经想好了,就是要讲这件事——在历史的长河中学会坚定不移,这是一个很大的一个视角,只有比较长的一个历史的洞察力才能够坚定不移,我们小到房地产企业,大到国家、社会,都要在历史长河中学会这件事情,不能一会这样一会那样,那样代价会太大。所以每年的思考会变成一个话题,然后这个话题引导公司往前走。

 

至少它表明一种观察。 我们现在的经验也来自于我们对99年以前,公司经历过的海南泡沫经济以后的反省,我们公司的生存模式,活下来的根据,我们做了很多研究,找到了一些依据,知道什么样的公司会死,什么样的公司不死。就像《野蛮生长》最后也讲到死亡,讲公司的生死规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怎么样把公司的生命周期、行业的周期、宏观经济的周期三个周期能搭到一起,公司就是最好的;搭不到一起,公司好的周期和外部行业或者宏观经济周期错开,宏观周期是不好的,公司正好死于一个现金很好的周期,那就坏了;或者说宏观经济很好、行业周期不好,那公司处于一个成长的时期,那也可能去转一个行业,还有机会。我们称之为反周期思考,不断地思考,不做盲动。比如说在今年以前,很多人就高价拍卖土地啊,头脑发热比做地王,我们不做这样的事情,当时很多人说你发展慢,但是到今天大家就会说你发展快。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一个现象,这都是有赖于我们的理性来指引。 今天,在这个时候,我们还有一定能力,那么我们今年还要发一批公司债,大概十个亿左右。这些东西,你信誉好,银行会给你发,证监会也同意,才有人买你的债。我们拿到这些钱以后,我们做什么?就是赌我们的下一个眼光,所以我们现在集中精力布局商用不动产、建筑综合体。事实上当住宅市场在8000美金人均GDP上保持饱和了以后就会开始缩量,商用不动产开始增长,而这波增长我们又会赶上。我们在纽约做中国中心,中国中心做了四年,美国的GDP是人均六万美金的GDP,我们在这里建立的团队和经验,将会指引国内万通中心提高到一个水平,比国内其他的品牌做得要好。这样又开拓了新的一个未来发展的成长机会。而这个新概念,现在大家又没弄明白,大家都在为土地、住宅、资金链发愁呢,我们一脚已经跨到别的地方去了。等大家从这个泥潭里出来的时候,发现我们又往前走了一步,这就是我们不断研究的结果,我们把全世界最主要的地产公司全研究遍了,我也去做访问,现场考察,见过绝大部分公司的老板。 看未来这件事情也很辛苦的,我的员工有时候觉得我好像天天在飞,其实天天飞都是在看未来,因为我在公司是负责看未来的,我就做三件事,看别人看不见的事,算别人算不清的账,做别人不做的事。 上礼拜我又跑了贵阳、成都、郑州,都是和当地的市长、书记一起来探讨当地的经济,实际是要看宏观经济调控这波下来,地方政府、地方企业、地方经济的发展采取了什么政策,以及和同行在一起交流,这样的过程,让我能够知道,现在这个环境下,我们应该做什么,哪一些东西必须要坚持,哪些要变革。我最近也想写一篇文章,这种文章我每年都会写一篇,把一年的思考 “看未来这件事情很酷” 主持人:我发现万通在很多重要的决策上都有“领先一步”的感觉。 冯仑:我们自己称之为的“战略领先型”,所谓“战略领先型”就是,我们总是站在未来看待今天,因为我们很理性,我们能够保证我们做的事情比现在要超前一点点。 主持人:对比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来看,国企的改革,每一次都不是站在未来看,就是站在现在,就是眼下有问题,解决不了了,没办法了,活不下去了,才开始改革,很被动。而且,即使是民营企业,也不是哪个民营企业想“领先”就能“领先”的。 冯仑:民营企业有一个竞争的生存压力。另外,的确也与我们过去作为研究者的身份有一点点关系。 看未来这件事情很酷,我们说站在未来安排今天,其实你的竞争对手是上帝、是真主,因为只有上帝和真主才查于未萌,洞悉未来,你看不见的事他们全都知道。这要求你要很勤奋、很努力,大量地去感受、体验、观察、思考、经验。 比如说到像我去阿富汗,去伊拉克,看那里发生的事情是怎么回事。这东西你看起来跟公司没关系,其实有很大关系,因为恐怖主义成为全球的新的问题之后,他会引起国际政治的变化,而中国现在这么开放,国际政治、国际关系的变化会反过来影响中国国内的一些政策。那么像这些问题,比如说恐怖主义的来由,它是怎么形成的,怎么演变的,你说没关系吗?我反正去研究了一通,算是弄明白这件事,我知道在伊斯兰地区的经济会不会给我们创造机会,这些都是有用的。它的用处在哪儿呢?它的用处就在于,你事情越做得大的时候,越有用。这就相当于说我是一个广播电台或者电视台,它的频道很多,今天要谈民营企业,我有一个频道,明天谈国企我又有一个频道,谈房地产是一个频道,谈生活、谈男人女人是一个频道,谈恐怖主义是个频道,谈美国也是个频道,你的频道越多,你就会发现你能够在大舞台上表演,你就有优势,所谓厚积薄发。你在国际上谈这些生意,全世界最大的CEO他们谈的都是这些话题,因为他都是决策者,决策者的宏观思维非常重要,你需要知道的事情很多。所以我个人就觉得,是这些东西让我们能够适当地领先一步,对我们来说就避免了很多风险。 比如说最近的一个故事,现在房地产市场处在一个往下走压力很大的局面,但我们仍然很从容,因为万通在99年就始终在讲反周期,反周期运作加商业模式变革,从香港模式变美国模式,很多人当时弄不明白,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今天才发现,这玩意挺好。我们现在负债超低,现金比较多,前两天有一个榜在那儿排,叫做乌龟榜和兔子榜,兔子榜我们排第一,乌龟榜我们排第四,就是说又稳健又快速发展,谁都希望这样了。且不管他的评法有什么值得商榷的地方,但 “看未来这件事情很酷” 主持人:我发现万通在很多重要的决策上都有“领先一步”的感觉。 冯仑:我们自己称之为的“战略领先型”,所谓“战略领先型”就是,我们总是站在未来看待今天,因为我们很理性,我们能够保证我们做的事情比现在要超前一点点。 主持人:对比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来看,国企的改革,每一次都不是站在未来看,就是站在现在,就是眼下有问题,解决不了了,没办法了,活不下去了,才开始改革,很被动。而且,即使是民营企业,也不是哪个民营企业想“领先”就能“领先”的。 冯仑:民营企业有一个竞争的生存压力。另外,的确也与我们过去作为研究者的身份有一点点关系。 看未来这件事情很酷,我们说站在未来安排今天,其实你的竞争对手是上帝、是真主,因为只有上帝和真主才查于未萌,洞悉未来,你看不见的事他们全都知道。这要求你要很勤奋、很努力,大量地去感受、体验、观察、思考、经验。 比如说到像我去阿富汗,去伊拉克,看那里发生的事情是怎么回事。这东西你看起来跟公司没关系,其实有很大关系,因为恐怖主义成为全球的新的问题之后,他会引起国际政治的变化,而中国现在这么开放,国际政治、国际关系的变化会反过来影响中国国内的一些政策。那么像这些问题,比如说恐怖主义的来由,它是怎么形成的,怎么演变的,你说没关系吗?我反正去研究了一通,算是弄明白这件事,我知道在伊斯兰地区的经济会不会给我们创造机会,这些都是有用的。它的用处在哪儿呢?它的用处就在于,你事情越做得大的时候,越有用。这就相当于说我是一个广播电台或者电视台,它的频道很多,今天要谈民营企业,我有一个频道,明天谈国企我又有一个频道,谈房地产是一个频道,谈生活、谈男人女人是一个频道,谈恐怖主义是个频道,谈美国也是个频道,你的频道越多,你就会发现你能够在大舞台上表演,你就有优势,所谓厚积薄发。你在国际上谈这些生意,全世界最大的CEO他们谈的都是这些话题,因为他都是决策者,决策者的宏观思维非常重要,你需要知道的事情很多。所以我个人就觉得,是这些东西让我们能够适当地领先一步,对我们来说就避免了很多风险。 比如说最近的一个故事,现在房地产市场处在一个往下走压力很大的局面,但我们仍然很从容,因为万通在99年就始终在讲反周期,反周期运作加商业模式变革,从香港模式变美国模式,很多人当时弄不明白,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今天才发现,这玩意挺好。我们现在负债超低,现金比较多,前两天有一个榜在那儿排,叫做乌龟榜和兔子榜,兔子榜我们排第一,乌龟榜我们排第四,就是说又稳健又快速发展,谁都希望这样了。且不管他的评法有什么值得商榷的地方,但点击加入风马牛集中营

 

“看未来这件事情很酷” 主持人:我发现万通在很多重要的决策上都有“领先一步”的感觉。 冯仑:我们自己称之为的“战略领先型”,所谓“战略领先型”就是,我们总是站在未来看待今天,因为我们很理性,我们能够保证我们做的事情比现在要超前一点点。 主持人:对比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来看,国企的改革,每一次都不是站在未来看,就是站在现在,就是眼下有问题,解决不了了,没办法了,活不下去了,才开始改革,很被动。而且,即使是民营企业,也不是哪个民营企业想“领先”就能“领先”的。 冯仑:民营企业有一个竞争的生存压力。另外,的确也与我们过去作为研究者的身份有一点点关系。 看未来这件事情很酷,我们说站在未来安排今天,其实你的竞争对手是上帝、是真主,因为只有上帝和真主才查于未萌,洞悉未来,你看不见的事他们全都知道。这要求你要很勤奋、很努力,大量地去感受、体验、观察、思考、经验。 比如说到像我去阿富汗,去伊拉克,看那里发生的事情是怎么回事。这东西你看起来跟公司没关系,其实有很大关系,因为恐怖主义成为全球的新的问题之后,他会引起国际政治的变化,而中国现在这么开放,国际政治、国际关系的变化会反过来影响中国国内的一些政策。那么像这些问题,比如说恐怖主义的来由,它是怎么形成的,怎么演变的,你说没关系吗?我反正去研究了一通,算是弄明白这件事,我知道在伊斯兰地区的经济会不会给我们创造机会,这些都是有用的。它的用处在哪儿呢?它的用处就在于,你事情越做得大的时候,越有用。这就相当于说我是一个广播电台或者电视台,它的频道很多,今天要谈民营企业,我有一个频道,明天谈国企我又有一个频道,谈房地产是一个频道,谈生活、谈男人女人是一个频道,谈恐怖主义是个频道,谈美国也是个频道,你的频道越多,你就会发现你能够在大舞台上表演,你就有优势,所谓厚积薄发。你在国际上谈这些生意,全世界最大的CEO他们谈的都是这些话题,因为他都是决策者,决策者的宏观思维非常重要,你需要知道的事情很多。所以我个人就觉得,是这些东西让我们能够适当地领先一步,对我们来说就避免了很多风险。 比如说最近的一个故事,现在房地产市场处在一个往下走压力很大的局面,但我们仍然很从容,因为万通在99年就始终在讲反周期,反周期运作加商业模式变革,从香港模式变美国模式,很多人当时弄不明白,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今天才发现,这玩意挺好。我们现在负债超低,现金比较多,前两天有一个榜在那儿排,叫做乌龟榜和兔子榜,兔子榜我们排第一,乌龟榜我们排第四,就是说又稳健又快速发展,谁都希望这样了。且不管他的评法有什么值得商榷的地方,但

 

至少它表明一种观察。 我们现在的经验也来自于我们对99年以前,公司经历过的海南泡沫经济以后的反省,我们公司的生存模式,活下来的根据,我们做了很多研究,找到了一些依据,知道什么样的公司会死,什么样的公司不死。就像《野蛮生长》最后也讲到死亡,讲公司的生死规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怎么样把公司的生命周期、行业的周期、宏观经济的周期三个周期能搭到一起,公司就是最好的;搭不到一起,公司好的周期和外部行业或者宏观经济周期错开,宏观周期是不好的,公司正好死于一个现金很好的周期,那就坏了;或者说宏观经济很好、行业周期不好,那公司处于一个成长的时期,那也可能去转一个行业,还有机会。我们称之为反周期思考,不断地思考,不做盲动。比如说在今年以前,很多人就高价拍卖土地啊,头脑发热比做地王,我们不做这样的事情,当时很多人说你发展慢,但是到今天大家就会说你发展快。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一个现象,这都是有赖于我们的理性来指引。 今天,在这个时候,我们还有一定能力,那么我们今年还要发一批公司债,大概十个亿左右。这些东西,你信誉好,银行会给你发,证监会也同意,才有人买你的债。我们拿到这些钱以后,我们做什么?就是赌我们的下一个眼光,所以我们现在集中精力布局商用不动产、建筑综合体。事实上当住宅市场在8000美金人均GDP上保持饱和了以后就会开始缩量,商用不动产开始增长,而这波增长我们又会赶上。我们在纽约做中国中心,中国中心做了四年,美国的GDP是人均六万美金的GDP,我们在这里建立的团队和经验,将会指引国内万通中心提高到一个水平,比国内其他的品牌做得要好。这样又开拓了新的一个未来发展的成长机会。而这个新概念,现在大家又没弄明白,大家都在为土地、住宅、资金链发愁呢,我们一脚已经跨到别的地方去了。等大家从这个泥潭里出来的时候,发现我们又往前走了一步,这就是我们不断研究的结果,我们把全世界最主要的地产公司全研究遍了,我也去做访问,现场考察,见过绝大部分公司的老板。 看未来这件事情也很辛苦的,我的员工有时候觉得我好像天天在飞,其实天天飞都是在看未来,因为我在公司是负责看未来的,我就做三件事,看别人看不见的事,算别人算不清的账,做别人不做的事。 上礼拜我又跑了贵阳、成都、郑州,都是和当地的市长、书记一起来探讨当地的经济,实际是要看宏观经济调控这波下来,地方政府、地方企业、地方经济的发展采取了什么政策,以及和同行在一起交流,这样的过程,让我能够知道,现在这个环境下,我们应该做什么,哪一些东西必须要坚持,哪些要变革。我最近也想写一篇文章,这种文章我每年都会写一篇,把一年的思考 “看未来这件事情很酷” 主持人:我发现万通在很多重要的决策上都有“领先一步”的感觉。 冯仑:我们自己称之为的“战略领先型”,所谓“战略领先型”就是,我们总是站在未来看待今天,因为我们很理性,我们能够保证我们做的事情比现在要超前一点点。 主持人:对比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来看,国企的改革,每一次都不是站在未来看,就是站在现在,就是眼下有问题,解决不了了,没办法了,活不下去了,才开始改革,很被动。而且,即使是民营企业,也不是哪个民营企业想“领先”就能“领先”的。 冯仑:民营企业有一个竞争的生存压力。另外,的确也与我们过去作为研究者的身份有一点点关系。 看未来这件事情很酷,我们说站在未来安排今天,其实你的竞争对手是上帝、是真主,因为只有上帝和真主才查于未萌,洞悉未来,你看不见的事他们全都知道。这要求你要很勤奋、很努力,大量地去感受、体验、观察、思考、经验。 比如说到像我去阿富汗,去伊拉克,看那里发生的事情是怎么回事。这东西你看起来跟公司没关系,其实有很大关系,因为恐怖主义成为全球的新的问题之后,他会引起国际政治的变化,而中国现在这么开放,国际政治、国际关系的变化会反过来影响中国国内的一些政策。那么像这些问题,比如说恐怖主义的来由,它是怎么形成的,怎么演变的,你说没关系吗?我反正去研究了一通,算是弄明白这件事,我知道在伊斯兰地区的经济会不会给我们创造机会,这些都是有用的。它的用处在哪儿呢?它的用处就在于,你事情越做得大的时候,越有用。这就相当于说我是一个广播电台或者电视台,它的频道很多,今天要谈民营企业,我有一个频道,明天谈国企我又有一个频道,谈房地产是一个频道,谈生活、谈男人女人是一个频道,谈恐怖主义是个频道,谈美国也是个频道,你的频道越多,你就会发现你能够在大舞台上表演,你就有优势,所谓厚积薄发。你在国际上谈这些生意,全世界最大的CEO他们谈的都是这些话题,因为他都是决策者,决策者的宏观思维非常重要,你需要知道的事情很多。所以我个人就觉得,是这些东西让我们能够适当地领先一步,对我们来说就避免了很多风险。 比如说最近的一个故事,现在房地产市场处在一个往下走压力很大的局面,但我们仍然很从容,因为万通在99年就始终在讲反周期,反周期运作加商业模式变革,从香港模式变美国模式,很多人当时弄不明白,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今天才发现,这玩意挺好。我们现在负债超低,现金比较多,前两天有一个榜在那儿排,叫做乌龟榜和兔子榜,兔子榜我们排第一,乌龟榜我们排第四,就是说又稳健又快速发展,谁都希望这样了。且不管他的评法有什么值得商榷的地方,但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版“风马牛集中营”至少它表明一种观察。 我们现在的经验也来自于我们对99年以前,公司经历过的海南泡沫经济以后的反省,我们公司的生存模式,活下来的根据,我们做了很多研究,找到了一些依据,知道什么样的公司会死,什么样的公司不死。就像《野蛮生长》最后也讲到死亡,讲公司的生死规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怎么样把公司的生命周期、行业的周期、宏观经济的周期三个周期能搭到一起,公司就是最好的;搭不到一起,公司好的周期和外部行业或者宏观经济周期错开,宏观周期是不好的,公司正好死于一个现金很好的周期,那就坏了;或者说宏观经济很好、行业周期不好,那公司处于一个成长的时期,那也可能去转一个行业,还有机会。我们称之为反周期思考,不断地思考,不做盲动。比如说在今年以前,很多人就高价拍卖土地啊,头脑发热比做地王,我们不做这样的事情,当时很多人说你发展慢,但是到今天大家就会说你发展快。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一个现象,这都是有赖于我们的理性来指引。 今天,在这个时候,我们还有一定能力,那么我们今年还要发一批公司债,大概十个亿左右。这些东西,你信誉好,银行会给你发,证监会也同意,才有人买你的债。我们拿到这些钱以后,我们做什么?就是赌我们的下一个眼光,所以我们现在集中精力布局商用不动产、建筑综合体。事实上当住宅市场在8000美金人均GDP上保持饱和了以后就会开始缩量,商用不动产开始增长,而这波增长我们又会赶上。我们在纽约做中国中心,中国中心做了四年,美国的GDP是人均六万美金的GDP,我们在这里建立的团队和经验,将会指引国内万通中心提高到一个水平,比国内其他的品牌做得要好。这样又开拓了新的一个未来发展的成长机会。而这个新概念,现在大家又没弄明白,大家都在为土地、住宅、资金链发愁呢,我们一脚已经跨到别的地方去了。等大家从这个泥潭里出来的时候,发现我们又往前走了一步,这就是我们不断研究的结果,我们把全世界最主要的地产公司全研究遍了,我也去做访问,现场考察,见过绝大部分公司的老板。 看未来这件事情也很辛苦的,我的员工有时候觉得我好像天天在飞,其实天天飞都是在看未来,因为我在公司是负责看未来的,我就做三件事,看别人看不见的事,算别人算不清的账,做别人不做的事。 上礼拜我又跑了贵阳、成都、郑州,都是和当地的市长、书记一起来探讨当地的经济,实际是要看宏观经济调控这波下来,地方政府、地方企业、地方经济的发展采取了什么政策,以及和同行在一起交流,这样的过程,让我能够知道,现在这个环境下,我们应该做什么,哪一些东西必须要坚持,哪些要变革。我最近也想写一篇文章,这种文章我每年都会写一篇,把一年的思考http://www.FengMaNiu.com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