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言冯语·风马牛

兼职/小时600元工资现结加QQ:917624333

 
 
 

日志

 
 

冯仑《野蛮生长》:玩时间于股掌之中  

2008-04-09 09:36: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的,但他老爷子就干这一件事,所以他居然成了世界第二大富翁。 所以,他们公司一贯坚持的就是长期增长。香港置地有120多年了,它的母公司怡和有将近200年历史。时间的长短,对投资回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在投资的问题上,投资时间,实际上就是朝一个方向做一件有价值的事情,把时间和事情的价值重叠到一起。另外,还要坚持的时间长,越长,这个回报率会越高。 在时间投资上的第三个规律,就是要看你投资的对象,或者说是你在一个时间段上所确定的对象是否正确。如果是对象选错了,你投入的时间带来的收益就成了负值,时间越长,灾难越大。所以,事情的性质一方面是由时间决定的,另外一方面也是由投资的对象决定的。 时间投入的对象不同,事物的性质也不同。就像我,曾在牟其中那儿打工,如果一直跟着牟其中,花同样的时间,跟他在一起,叫参与经济犯罪活动,肯定被抓起来;如果是跟柳传志在一起,那就是做一个职业经理人;但我们自己做呢,叫创业。所以同样的时间下,你跟什么人在一起,也很重要。 就投资来看,当时间是一定的时候,投资回报的多少就取决于你投资的对象。举例说,我们在1992年买过两块地,一块地在北京的怀柔(庙城),一块在海南的三亚。两块地前后脚买的,三亚是1992年的八九月份买的,北京是1992年底和1993年初买的。但是2006年年初,我们把三亚这块地卖了之后,才发现北京的地涨了20倍以上。但三亚的地,放了同样的时间,只涨了不到3倍。显然,同样的时间,放在不同的地方,差别非常大。今天我们懂得了这个道理,如果我们仍然准备拿10年去耗一块地,那我们就一定要先选地方,而不是强调时间了。 花相同的时间及同样的钱,要想有更好的回报,一定要选对你的投资对象,去发掘被投资对象的价值。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六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在时间的投资上有一个叫做排挤效应,是个二律背反。时间这个东西特别有趣,它既是生产资料,也是消费资料,它既是资本品(投资品),也是消费品。比如说我们到欧洲去,看到欧洲人很悠闲,一瓶啤酒就能坐在那儿泡一下午,对这些人来说,时间就是消费品。人家已经活到那份儿上,生活质量高到了可以消费时间了。同样,在海滩上晒太阳,那也是消费时间。但对我们来说,每天加班加点,那时间就是资本品,相当于是一种资本,我们是要靠这个时间去换取金钱的。在这个过程中消耗时间就是生产。所以,在人类有限的一生当中,有一个互相排挤的效应,也就是说,你拿多少时间用来生产,它是挤兑你的消费时间的。就比如我们通常说的,一个警察天天抓坏人,然后不能回家,小孩儿上学也没人管,这就属于你大量的时间用于生存和工作,但你不能大量享受和消费你自己的时间。所以在时间的投资上,你可能得到的回报是金钱,但也可能就是时间本身。当温饱不成问题的时候,时间本身就变成了特殊的消费品,甚至是奢侈品。

 

丝掉不下去,而我们走一下就可能摔死?他走钢丝这个活儿,练了20年,所以艺高人胆大,他不仅摔不下去,还能靠这挣钱。也就是说,如果专心在一件事上花时间,花到足够多,你既可能成为这件事情的主宰,又可能因此而获得收入。更重要的是,时间还游刃有余,你还会有很多闲暇,去消费时间,做别的事情。 就像在万通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困难的时候,我们有很多旧的事情,怀柔的项目是个旧事,新世界商城是个旧事,当时的新城国际、理想世界(后改名新城国际)也是个旧事。这几个事堆在一块儿确实困难,大家都不愿意做这事,都想去做新的事。但实际上,最后我们恰恰是因为做好这些旧事而获得了最大收益。所以就一件事情持续地用功,按一个方向投资,在时间上不吝啬,把时间往同一个方向去追加,就能把事情和时间按量搭配好,收入才能不断提高,边际收益会越来越大。过去的老话叫“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十年磨一剑,也是讲这个道理。 所以,想在人生的路上投资并有所收益、有所回报,第一件事就是必须在一个方向上去积累,连续地正向积累比什么都重要。比如一个企业,你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和你朝一个方向、连续地正向积累,差别就很大。连续地正向积累,你哪怕是做少一点,慢一点,一件事花30年,也比那聪明的人做10件事、每件事做10年效果来得好,结果也一定证明你比那个“聪明的人”聪明。 所以这几年,我们强调专业化,跟万科一样,专业地做一件事,做到现在,实际上就比过去从容很多。 所以时间决定一切是个真理,真理不爱听也是真理。打个比方,我拿着一杯水,马上就喝了,这叫喝水;如果我举10个小时,叫行为艺术,性质就变了;如果有人举上100个小时,死在这儿,这个动作还保持着,实际上就可以做成一个雕塑;然后如果再放50年,拉根绳就可以卖票,就成文物了。所以不是行为本身,而是时间会决定一件事的性质。你如果苦练一件事,朝着一个时间方向去努力,会不断提升这件事的价值。你想喝水是几毛钱的事,而一个行为艺术最多挣个几十块钱,如果变成雕塑,放在一个好位置也能卖点钱;但成了文物,那价钱就大了。你看,时间越长,东西越金贵、越值钱。 再比如,18岁的天真少女可爱,80岁的天真女人是活宝,800岁的木乃伊女人就是文物了。显然,时间越长,价值就越高。所以关键就是要把时间掌握得好。我们做公司也同样,做一天房地产人家说你投机(炒房,炒地),做10年,人家说是一个正经生意,你能做100年,人家叫你伟大的公司。所以时间会让你有很大的回报,让你有一切机会伟大、光荣、正确而流芳。 再从财务回报上来看,时间越长,回报也越高。这就像我刚才讲过的一样,一个瓷器,你埋地下一万年,它就是个文物。全世界做投资最牛的、最受推崇的,是沃仑·巴菲特。巴菲特从小学的时候,就用300美元开始做投资。那么现在呢,他是世界第二大富豪,由300美元发展到将近400亿美元身家。他投资的方法非常简单,以至于所有人都能懂,但所有人都不做。他是一个简单的人,在一个小镇上,非常简朴,住的是20万美元买的房子。他怎么投资呢,他就是买一只股票,买一只他认为好公司的股票,然后就放在那儿等着,就这么简单。多数人都不断地在挑股票,买了卖,卖了又买,进进出出个不停。他都买了什么呢?他买了可口可乐,买了吉列、纽约时报,还买了保险公司。他成为“大师”以后,总结出很多诀窍。他特别强调的是两个环节,一个是买对,一个是长期持有。长期是多长呢,他都是20年不动。可是一般来说,做投资的人,特别是华尔街的人,没有人能搁20

所以如果我们在有效的时间内,尽可能地去做好一件专业的事情,用持久、专注的办法来对待,我们可能会得到很多的金钱,同时我们又能省出很多的时间来,而省下的那些时间,就相当于投资的回报,我们可以拿出来消费,可以去度假,可以去画画,去满足个人的其他兴趣。在人的一生当中,时间作为消费品和作为资本品是互相挤兑的。你有这个就没那个,有那个就没这个。因为人一生的时间就这么多,而且对每一段时间内享受的层次要求和品质是不一样的。时间转瞬即逝,过去了就回不来了,比如孩童时的那种欢乐,待你到50丝掉不下去,而我们走一下就可能摔死?他走钢丝这个活儿,练了20年,所以艺高人胆大,他不仅摔不下去,还能靠这挣钱。也就是说,如果专心在一件事上花时间,花到足够多,你既可能成为这件事情的主宰,又可能因此而获得收入。更重要的是,时间还游刃有余,你还会有很多闲暇,去消费时间,做别的事情。 就像在万通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困难的时候,我们有很多旧的事情,怀柔的项目是个旧事,新世界商城是个旧事,当时的新城国际、理想世界(后改名新城国际)也是个旧事。这几个事堆在一块儿确实困难,大家都不愿意做这事,都想去做新的事。但实际上,最后我们恰恰是因为做好这些旧事而获得了最大收益。所以就一件事情持续地用功,按一个方向投资,在时间上不吝啬,把时间往同一个方向去追加,就能把事情和时间按量搭配好,收入才能不断提高,边际收益会越来越大。过去的老话叫“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十年磨一剑,也是讲这个道理。 所以,想在人生的路上投资并有所收益、有所回报,第一件事就是必须在一个方向上去积累,连续地正向积累比什么都重要。比如一个企业,你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和你朝一个方向、连续地正向积累,差别就很大。连续地正向积累,你哪怕是做少一点,慢一点,一件事花30年,也比那聪明的人做10件事、每件事做10年效果来得好,结果也一定证明你比那个“聪明的人”聪明。 所以这几年,我们强调专业化,跟万科一样,专业地做一件事,做到现在,实际上就比过去从容很多。 所以时间决定一切是个真理,真理不爱听也是真理。打个比方,我拿着一杯水,马上就喝了,这叫喝水;如果我举10个小时,叫行为艺术,性质就变了;如果有人举上100个小时,死在这儿,这个动作还保持着,实际上就可以做成一个雕塑;然后如果再放50年,拉根绳就可以卖票,就成文物了。所以不是行为本身,而是时间会决定一件事的性质。你如果苦练一件事,朝着一个时间方向去努力,会不断提升这件事的价值。你想喝水是几毛钱的事,而一个行为艺术最多挣个几十块钱,如果变成雕塑,放在一个好位置也能卖点钱;但成了文物,那价钱就大了。你看,时间越长,东西越金贵、越值钱。 再比如,18岁的天真少女可爱,80岁的天真女人是活宝,800岁的木乃伊女人就是文物了。显然,时间越长,价值就越高。所以关键就是要把时间掌握得好。我们做公司也同样,做一天房地产人家说你投机(炒房,炒地),做10年,人家说是一个正经生意,你能做100年,人家叫你伟大的公司。所以时间会让你有很大的回报,让你有一切机会伟大、光荣、正确而流芳。 再从财务回报上来看,时间越长,回报也越高。这就像我刚才讲过的一样,一个瓷器,你埋地下一万年,它就是个文物。全世界做投资最牛的、最受推崇的,是沃仑·巴菲特。巴菲特从小学的时候,就用300美元开始做投资。那么现在呢,他是世界第二大富豪,由300美元发展到将近400亿美元身家。他投资的方法非常简单,以至于所有人都能懂,但所有人都不做。他是一个简单的人,在一个小镇上,非常简朴,住的是20万美元买的房子。他怎么投资呢,他就是买一只股票,买一只他认为好公司的股票,然后就放在那儿等着,就这么简单。多数人都不断地在挑股票,买了卖,卖了又买,进进出出个不停。他都买了什么呢?他买了可口可乐,买了吉列、纽约时报,还买了保险公司。他成为“大师”以后,总结出很多诀窍。他特别强调的是两个环节,一个是买对,一个是长期持有。长期是多长呢,他都是20年不动。可是一般来说,做投资的人,特别是华尔街的人,没有人能搁20岁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了;你那时候会享受,但同样给你一小时,能找到同样的童年快乐吗?绝对不可能啊!

 

丝掉不下去,而我们走一下就可能摔死?他走钢丝这个活儿,练了20年,所以艺高人胆大,他不仅摔不下去,还能靠这挣钱。也就是说,如果专心在一件事上花时间,花到足够多,你既可能成为这件事情的主宰,又可能因此而获得收入。更重要的是,时间还游刃有余,你还会有很多闲暇,去消费时间,做别的事情。 就像在万通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困难的时候,我们有很多旧的事情,怀柔的项目是个旧事,新世界商城是个旧事,当时的新城国际、理想世界(后改名新城国际)也是个旧事。这几个事堆在一块儿确实困难,大家都不愿意做这事,都想去做新的事。但实际上,最后我们恰恰是因为做好这些旧事而获得了最大收益。所以就一件事情持续地用功,按一个方向投资,在时间上不吝啬,把时间往同一个方向去追加,就能把事情和时间按量搭配好,收入才能不断提高,边际收益会越来越大。过去的老话叫“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十年磨一剑,也是讲这个道理。 所以,想在人生的路上投资并有所收益、有所回报,第一件事就是必须在一个方向上去积累,连续地正向积累比什么都重要。比如一个企业,你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和你朝一个方向、连续地正向积累,差别就很大。连续地正向积累,你哪怕是做少一点,慢一点,一件事花30年,也比那聪明的人做10件事、每件事做10年效果来得好,结果也一定证明你比那个“聪明的人”聪明。 所以这几年,我们强调专业化,跟万科一样,专业地做一件事,做到现在,实际上就比过去从容很多。 所以时间决定一切是个真理,真理不爱听也是真理。打个比方,我拿着一杯水,马上就喝了,这叫喝水;如果我举10个小时,叫行为艺术,性质就变了;如果有人举上100个小时,死在这儿,这个动作还保持着,实际上就可以做成一个雕塑;然后如果再放50年,拉根绳就可以卖票,就成文物了。所以不是行为本身,而是时间会决定一件事的性质。你如果苦练一件事,朝着一个时间方向去努力,会不断提升这件事的价值。你想喝水是几毛钱的事,而一个行为艺术最多挣个几十块钱,如果变成雕塑,放在一个好位置也能卖点钱;但成了文物,那价钱就大了。你看,时间越长,东西越金贵、越值钱。 再比如,18岁的天真少女可爱,80岁的天真女人是活宝,800岁的木乃伊女人就是文物了。显然,时间越长,价值就越高。所以关键就是要把时间掌握得好。我们做公司也同样,做一天房地产人家说你投机(炒房,炒地),做10年,人家说是一个正经生意,你能做100年,人家叫你伟大的公司。所以时间会让你有很大的回报,让你有一切机会伟大、光荣、正确而流芳。 再从财务回报上来看,时间越长,回报也越高。这就像我刚才讲过的一样,一个瓷器,你埋地下一万年,它就是个文物。全世界做投资最牛的、最受推崇的,是沃仑·巴菲特。巴菲特从小学的时候,就用300美元开始做投资。那么现在呢,他是世界第二大富豪,由300美元发展到将近400亿美元身家。他投资的方法非常简单,以至于所有人都能懂,但所有人都不做。他是一个简单的人,在一个小镇上,非常简朴,住的是20万美元买的房子。他怎么投资呢,他就是买一只股票,买一只他认为好公司的股票,然后就放在那儿等着,就这么简单。多数人都不断地在挑股票,买了卖,卖了又买,进进出出个不停。他都买了什么呢?他买了可口可乐,买了吉列、纽约时报,还买了保险公司。他成为“大师”以后,总结出很多诀窍。他特别强调的是两个环节,一个是买对,一个是长期持有。长期是多长呢,他都是20年不动。可是一般来说,做投资的人,特别是华尔街的人,没有人能搁20 所以在时间方面,要特别细分出你自己作为投资品的时间和作为消费品的时间,然后,用做事情的专业化、精细化,提高你在生意上的金钱的回报,同时,提高生产效率,腾出更多的时间,去满足你消费时间的欲望,你就能够很好地支配时间,享受生活。我们身边有很多老板,在这方面都做得不够好。但是你看王石,他现在就是在大量地消费时间,时间对他来说,就越来越多地成为消费品,因为他前面的事情都做对了,这个时候就可以消费时间。如果没有做对呢?那你可能还在拼命奔忙,为了一笔贷款、为了一个是非、为了一个公司的法律纠纷,天天请法院的人、公安的人,不是在酒楼茶肆泡着,就是在歌厅桑拿生磕。一个企业领导人,如果一生都把时间作为资本品的话,那就变成了资本的奴隶,就变成了事情的奴隶。

投资在时间上,会有几种有趣的规律。第一,在时间的方向上,时间是单向的、不可逆的,所以人在时间选择上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相反,人在空间的选择上就可以重复,比如我们今天来这儿,明天还来这儿,空间上是没有变的,像有句古诗写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一年后“桃花依旧笑春风”,但时间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们每个人行为的选择都是有限的。正因为时间本身是一维的,所以你就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做一些特定的活动。但究竟怎么做才能收益最大化呢?我们往往是自以为聪明地去想一件事,好像能做甲也能做乙,能做这件事,也能做那件事。但是即便你是聪明人,由于时间有限,假定说大家都只活80岁,你做10 在时间的投资上有一个叫做排挤效应,是个二律背反。时间这个东西特别有趣,它既是生产资料,也是消费资料,它既是资本品(投资品),也是消费品。比如说我们到欧洲去,看到欧洲人很悠闲,一瓶啤酒就能坐在那儿泡一下午,对这些人来说,时间就是消费品。人家已经活到那份儿上,生活质量高到了可以消费时间了。同样,在海滩上晒太阳,那也是消费时间。但对我们来说,每天加班加点,那时间就是资本品,相当于是一种资本,我们是要靠这个时间去换取金钱的。在这个过程中消耗时间就是生产。所以,在人类有限的一生当中,有一个互相排挤的效应,也就是说,你拿多少时间用来生产,它是挤兑你的消费时间的。就比如我们通常说的,一个警察天天抓坏人,然后不能回家,小孩儿上学也没人管,这就属于你大量的时间用于生存和工作,但你不能大量享受和消费你自己的时间。所以在时间的投资上,你可能得到的回报是金钱,但也可能就是时间本身。当温饱不成问题的时候,时间本身就变成了特殊的消费品,甚至是奢侈品。 所以如果我们在有效的时间内,尽可能地去做好一件专业的事情,用持久、专注的办法来对待,我们可能会得到很多的金钱,同时我们又能省出很多的时间来,而省下的那些时间,就相当于投资的回报,我们可以拿出来消费,可以去度假,可以去画画,去满足个人的其他兴趣。在人的一生当中,时间作为消费品和作为资本品是互相挤兑的。你有这个就没那个,有那个就没这个。因为人一生的时间就这么多,而且对每一段时间内享受的层次要求和品质是不一样的。时间转瞬即逝,过去了就回不来了,比如孩童时的那种欢乐,待你到50岁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了;你那时候会享受,但同样给你一小时,能找到同样的童年快乐吗?绝对不可能啊! 所以在时间方面,要特别细分出你自己作为投资品的时间和作为消费品的时间,然后,用做事情的专业化、精细化,提高你在生意上的金钱的回报,同时,提高生产效率,腾出更多的时间,去满足你消费时间的欲望,你就能够很好地支配时间,享受生活。我们身边有很多老板,在这方面都做得不够好。但是你看王石,他现在就是在大量地消费时间,时间对他来说,就越来越多地成为消费品,因为他前面的事情都做对了,这个时候就可以消费时间。如果没有做对呢?那你可能还在拼命奔忙,为了一笔贷款、为了一个是非、为了一个公司的法律纠纷,天天请法院的人、公安的人,不是在酒楼茶肆泡着,就是在歌厅桑拿生磕。一个企业领导人,如果一生都把时间作为资本品的话,那就变成了资本的奴隶,就变成了事情的奴隶。 投资在时间上,会有几种有趣的规律。第一,在时间的方向上,时间是单向的、不可逆的,所以人在时间选择上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相反,人在空间的选择上就可以重复,比如我们今天来这儿,明天还来这儿,空间上是没有变的,像有句古诗写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一年后“桃花依旧笑春风”,但时间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们每个人行为的选择都是有限的。正因为时间本身是一维的,所以你就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做一些特定的活动。但究竟怎么做才能收益最大化呢?我们往往是自以为聪明地去想一件事,好像能做甲也能做乙,能做这件事,也能做那件事。但是即便你是聪明人,由于时间有限,假定说大家都只活80岁,你做10件事,你就是从小开始,每件事也只能用不到10年的工夫去做。而一个比你笨的人,可能一生就做了一件事,他就是在这事上花出多你一倍(20年)的时间,还富裕出好多年呢!所以他连玩带做,一定很轻松,他实际上在这件事上面的收益会大于你每件事做10年的收获。为什么阿迪力走钢件事,你就是从小开始,每件事也只能用不到10年的工夫去做。而一个比你笨的人,可能一生就做了一件事,他就是在这事上花出多你一倍( 在时间的投资上有一个叫做排挤效应,是个二律背反。时间这个东西特别有趣,它既是生产资料,也是消费资料,它既是资本品(投资品),也是消费品。比如说我们到欧洲去,看到欧洲人很悠闲,一瓶啤酒就能坐在那儿泡一下午,对这些人来说,时间就是消费品。人家已经活到那份儿上,生活质量高到了可以消费时间了。同样,在海滩上晒太阳,那也是消费时间。但对我们来说,每天加班加点,那时间就是资本品,相当于是一种资本,我们是要靠这个时间去换取金钱的。在这个过程中消耗时间就是生产。所以,在人类有限的一生当中,有一个互相排挤的效应,也就是说,你拿多少时间用来生产,它是挤兑你的消费时间的。就比如我们通常说的,一个警察天天抓坏人,然后不能回家,小孩儿上学也没人管,这就属于你大量的时间用于生存和工作,但你不能大量享受和消费你自己的时间。所以在时间的投资上,你可能得到的回报是金钱,但也可能就是时间本身。当温饱不成问题的时候,时间本身就变成了特殊的消费品,甚至是奢侈品。 所以如果我们在有效的时间内,尽可能地去做好一件专业的事情,用持久、专注的办法来对待,我们可能会得到很多的金钱,同时我们又能省出很多的时间来,而省下的那些时间,就相当于投资的回报,我们可以拿出来消费,可以去度假,可以去画画,去满足个人的其他兴趣。在人的一生当中,时间作为消费品和作为资本品是互相挤兑的。你有这个就没那个,有那个就没这个。因为人一生的时间就这么多,而且对每一段时间内享受的层次要求和品质是不一样的。时间转瞬即逝,过去了就回不来了,比如孩童时的那种欢乐,待你到50岁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了;你那时候会享受,但同样给你一小时,能找到同样的童年快乐吗?绝对不可能啊! 所以在时间方面,要特别细分出你自己作为投资品的时间和作为消费品的时间,然后,用做事情的专业化、精细化,提高你在生意上的金钱的回报,同时,提高生产效率,腾出更多的时间,去满足你消费时间的欲望,你就能够很好地支配时间,享受生活。我们身边有很多老板,在这方面都做得不够好。但是你看王石,他现在就是在大量地消费时间,时间对他来说,就越来越多地成为消费品,因为他前面的事情都做对了,这个时候就可以消费时间。如果没有做对呢?那你可能还在拼命奔忙,为了一笔贷款、为了一个是非、为了一个公司的法律纠纷,天天请法院的人、公安的人,不是在酒楼茶肆泡着,就是在歌厅桑拿生磕。一个企业领导人,如果一生都把时间作为资本品的话,那就变成了资本的奴隶,就变成了事情的奴隶。 投资在时间上,会有几种有趣的规律。第一,在时间的方向上,时间是单向的、不可逆的,所以人在时间选择上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相反,人在空间的选择上就可以重复,比如我们今天来这儿,明天还来这儿,空间上是没有变的,像有句古诗写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一年后“桃花依旧笑春风”,但时间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们每个人行为的选择都是有限的。正因为时间本身是一维的,所以你就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做一些特定的活动。但究竟怎么做才能收益最大化呢?我们往往是自以为聪明地去想一件事,好像能做甲也能做乙,能做这件事,也能做那件事。但是即便你是聪明人,由于时间有限,假定说大家都只活80岁,你做10件事,你就是从小开始,每件事也只能用不到10年的工夫去做。而一个比你笨的人,可能一生就做了一件事,他就是在这事上花出多你一倍(20年)的时间,还富裕出好多年呢!所以他连玩带做,一定很轻松,他实际上在这件事上面的收益会大于你每件事做10年的收获。为什么阿迪力走钢20年)的时间,还富裕出好多年呢!所以他连玩带做,一定很轻松,他实际上在这件事上面的收益会大于你每件事做10丝掉不下去,而我们走一下就可能摔死?他走钢丝这个活儿,练了20年,所以艺高人胆大,他不仅摔不下去,还能靠这挣钱。也就是说,如果专心在一件事上花时间,花到足够多,你既可能成为这件事情的主宰,又可能因此而获得收入。更重要的是,时间还游刃有余,你还会有很多闲暇,去消费时间,做别的事情。 就像在万通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困难的时候,我们有很多旧的事情,怀柔的项目是个旧事,新世界商城是个旧事,当时的新城国际、理想世界(后改名新城国际)也是个旧事。这几个事堆在一块儿确实困难,大家都不愿意做这事,都想去做新的事。但实际上,最后我们恰恰是因为做好这些旧事而获得了最大收益。所以就一件事情持续地用功,按一个方向投资,在时间上不吝啬,把时间往同一个方向去追加,就能把事情和时间按量搭配好,收入才能不断提高,边际收益会越来越大。过去的老话叫“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十年磨一剑,也是讲这个道理。 所以,想在人生的路上投资并有所收益、有所回报,第一件事就是必须在一个方向上去积累,连续地正向积累比什么都重要。比如一个企业,你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和你朝一个方向、连续地正向积累,差别就很大。连续地正向积累,你哪怕是做少一点,慢一点,一件事花30年,也比那聪明的人做10件事、每件事做10年效果来得好,结果也一定证明你比那个“聪明的人”聪明。 所以这几年,我们强调专业化,跟万科一样,专业地做一件事,做到现在,实际上就比过去从容很多。 所以时间决定一切是个真理,真理不爱听也是真理。打个比方,我拿着一杯水,马上就喝了,这叫喝水;如果我举10个小时,叫行为艺术,性质就变了;如果有人举上100个小时,死在这儿,这个动作还保持着,实际上就可以做成一个雕塑;然后如果再放50年,拉根绳就可以卖票,就成文物了。所以不是行为本身,而是时间会决定一件事的性质。你如果苦练一件事,朝着一个时间方向去努力,会不断提升这件事的价值。你想喝水是几毛钱的事,而一个行为艺术最多挣个几十块钱,如果变成雕塑,放在一个好位置也能卖点钱;但成了文物,那价钱就大了。你看,时间越长,东西越金贵、越值钱。 再比如,18岁的天真少女可爱,80岁的天真女人是活宝,800岁的木乃伊女人就是文物了。显然,时间越长,价值就越高。所以关键就是要把时间掌握得好。我们做公司也同样,做一天房地产人家说你投机(炒房,炒地),做10年,人家说是一个正经生意,你能做100年,人家叫你伟大的公司。所以时间会让你有很大的回报,让你有一切机会伟大、光荣、正确而流芳。 再从财务回报上来看,时间越长,回报也越高。这就像我刚才讲过的一样,一个瓷器,你埋地下一万年,它就是个文物。全世界做投资最牛的、最受推崇的,是沃仑·巴菲特。巴菲特从小学的时候,就用300美元开始做投资。那么现在呢,他是世界第二大富豪,由300美元发展到将近400亿美元身家。他投资的方法非常简单,以至于所有人都能懂,但所有人都不做。他是一个简单的人,在一个小镇上,非常简朴,住的是20万美元买的房子。他怎么投资呢,他就是买一只股票,买一只他认为好公司的股票,然后就放在那儿等着,就这么简单。多数人都不断地在挑股票,买了卖,卖了又买,进进出出个不停。他都买了什么呢?他买了可口可乐,买了吉列、纽约时报,还买了保险公司。他成为“大师”以后,总结出很多诀窍。他特别强调的是两个环节,一个是买对,一个是长期持有。长期是多长呢,他都是20年不动。可是一般来说,做投资的人,特别是华尔街的人,没有人能搁20年的收获。为什么阿迪力走钢丝掉不下去,而我们走一下就可能摔死?他走钢丝这个活儿,练了20年,所以艺高人胆大,他不仅摔不下去,还能靠这挣钱。也就是说,如果专心在一件事上花时间,花到足够多,你既可能成为这件事情的主宰,又可能因此而获得收入。更重要的是,时间还游刃有余,你还会有很多闲暇,去消费时间,做别的事情。

年的,但他老爷子就干这一件事,所以他居然成了世界第二大富翁。 所以,他们公司一贯坚持的就是长期增长。香港置地有120多年了,它的母公司怡和有将近200年历史。时间的长短,对投资回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在投资的问题上,投资时间,实际上就是朝一个方向做一件有价值的事情,把时间和事情的价值重叠到一起。另外,还要坚持的时间长,越长,这个回报率会越高。 在时间投资上的第三个规律,就是要看你投资的对象,或者说是你在一个时间段上所确定的对象是否正确。如果是对象选错了,你投入的时间带来的收益就成了负值,时间越长,灾难越大。所以,事情的性质一方面是由时间决定的,另外一方面也是由投资的对象决定的。 时间投入的对象不同,事物的性质也不同。就像我,曾在牟其中那儿打工,如果一直跟着牟其中,花同样的时间,跟他在一起,叫参与经济犯罪活动,肯定被抓起来;如果是跟柳传志在一起,那就是做一个职业经理人;但我们自己做呢,叫创业。所以同样的时间下,你跟什么人在一起,也很重要。 就投资来看,当时间是一定的时候,投资回报的多少就取决于你投资的对象。举例说,我们在1992年买过两块地,一块地在北京的怀柔(庙城),一块在海南的三亚。两块地前后脚买的,三亚是1992年的八九月份买的,北京是1992年底和1993年初买的。但是2006年年初,我们把三亚这块地卖了之后,才发现北京的地涨了20倍以上。但三亚的地,放了同样的时间,只涨了不到3倍。显然,同样的时间,放在不同的地方,差别非常大。今天我们懂得了这个道理,如果我们仍然准备拿10年去耗一块地,那我们就一定要先选地方,而不是强调时间了。 花相同的时间及同样的钱,要想有更好的回报,一定要选对你的投资对象,去发掘被投资对象的价值。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六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就像在万通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困难的时候,我们有很多旧的事情,怀柔的项目是个旧事,新世界商城是个旧事,当时的新城国际、理想世界(后改名新城国际)也是个旧事。这几个事堆在一块儿确实困难,大家都不愿意做这事,都想去做新的事。但实际上,最后我们恰恰是因为做好这些旧事而获得了最大收益。所以就一件事情持续地用功,按一个方向投资,在时间上不吝啬,把时间往同一个方向去追加,就能把事情和时间按量搭配好,收入才能不断提高,边际收益会越来越大。过去的老话叫“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十年磨一剑,也是讲这个道理。

 

所以,想在人生的路上投资并有所收益、有所回报,第一件事就是必须在一个方向上去积累,连续地正向积累比什么都重要。比如一个企业,你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和你朝一个方向、连续地正向积累,差别就很大。连续地正向积累,你哪怕是做少一点,慢一点,一件事花 在时间的投资上有一个叫做排挤效应,是个二律背反。时间这个东西特别有趣,它既是生产资料,也是消费资料,它既是资本品(投资品),也是消费品。比如说我们到欧洲去,看到欧洲人很悠闲,一瓶啤酒就能坐在那儿泡一下午,对这些人来说,时间就是消费品。人家已经活到那份儿上,生活质量高到了可以消费时间了。同样,在海滩上晒太阳,那也是消费时间。但对我们来说,每天加班加点,那时间就是资本品,相当于是一种资本,我们是要靠这个时间去换取金钱的。在这个过程中消耗时间就是生产。所以,在人类有限的一生当中,有一个互相排挤的效应,也就是说,你拿多少时间用来生产,它是挤兑你的消费时间的。就比如我们通常说的,一个警察天天抓坏人,然后不能回家,小孩儿上学也没人管,这就属于你大量的时间用于生存和工作,但你不能大量享受和消费你自己的时间。所以在时间的投资上,你可能得到的回报是金钱,但也可能就是时间本身。当温饱不成问题的时候,时间本身就变成了特殊的消费品,甚至是奢侈品。 所以如果我们在有效的时间内,尽可能地去做好一件专业的事情,用持久、专注的办法来对待,我们可能会得到很多的金钱,同时我们又能省出很多的时间来,而省下的那些时间,就相当于投资的回报,我们可以拿出来消费,可以去度假,可以去画画,去满足个人的其他兴趣。在人的一生当中,时间作为消费品和作为资本品是互相挤兑的。你有这个就没那个,有那个就没这个。因为人一生的时间就这么多,而且对每一段时间内享受的层次要求和品质是不一样的。时间转瞬即逝,过去了就回不来了,比如孩童时的那种欢乐,待你到50岁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了;你那时候会享受,但同样给你一小时,能找到同样的童年快乐吗?绝对不可能啊! 所以在时间方面,要特别细分出你自己作为投资品的时间和作为消费品的时间,然后,用做事情的专业化、精细化,提高你在生意上的金钱的回报,同时,提高生产效率,腾出更多的时间,去满足你消费时间的欲望,你就能够很好地支配时间,享受生活。我们身边有很多老板,在这方面都做得不够好。但是你看王石,他现在就是在大量地消费时间,时间对他来说,就越来越多地成为消费品,因为他前面的事情都做对了,这个时候就可以消费时间。如果没有做对呢?那你可能还在拼命奔忙,为了一笔贷款、为了一个是非、为了一个公司的法律纠纷,天天请法院的人、公安的人,不是在酒楼茶肆泡着,就是在歌厅桑拿生磕。一个企业领导人,如果一生都把时间作为资本品的话,那就变成了资本的奴隶,就变成了事情的奴隶。 投资在时间上,会有几种有趣的规律。第一,在时间的方向上,时间是单向的、不可逆的,所以人在时间选择上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相反,人在空间的选择上就可以重复,比如我们今天来这儿,明天还来这儿,空间上是没有变的,像有句古诗写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一年后“桃花依旧笑春风”,但时间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们每个人行为的选择都是有限的。正因为时间本身是一维的,所以你就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做一些特定的活动。但究竟怎么做才能收益最大化呢?我们往往是自以为聪明地去想一件事,好像能做甲也能做乙,能做这件事,也能做那件事。但是即便你是聪明人,由于时间有限,假定说大家都只活80岁,你做10件事,你就是从小开始,每件事也只能用不到10年的工夫去做。而一个比你笨的人,可能一生就做了一件事,他就是在这事上花出多你一倍(20年)的时间,还富裕出好多年呢!所以他连玩带做,一定很轻松,他实际上在这件事上面的收益会大于你每件事做10年的收获。为什么阿迪力走钢30年,也比那聪明的人做10 在时间的投资上有一个叫做排挤效应,是个二律背反。时间这个东西特别有趣,它既是生产资料,也是消费资料,它既是资本品(投资品),也是消费品。比如说我们到欧洲去,看到欧洲人很悠闲,一瓶啤酒就能坐在那儿泡一下午,对这些人来说,时间就是消费品。人家已经活到那份儿上,生活质量高到了可以消费时间了。同样,在海滩上晒太阳,那也是消费时间。但对我们来说,每天加班加点,那时间就是资本品,相当于是一种资本,我们是要靠这个时间去换取金钱的。在这个过程中消耗时间就是生产。所以,在人类有限的一生当中,有一个互相排挤的效应,也就是说,你拿多少时间用来生产,它是挤兑你的消费时间的。就比如我们通常说的,一个警察天天抓坏人,然后不能回家,小孩儿上学也没人管,这就属于你大量的时间用于生存和工作,但你不能大量享受和消费你自己的时间。所以在时间的投资上,你可能得到的回报是金钱,但也可能就是时间本身。当温饱不成问题的时候,时间本身就变成了特殊的消费品,甚至是奢侈品。 所以如果我们在有效的时间内,尽可能地去做好一件专业的事情,用持久、专注的办法来对待,我们可能会得到很多的金钱,同时我们又能省出很多的时间来,而省下的那些时间,就相当于投资的回报,我们可以拿出来消费,可以去度假,可以去画画,去满足个人的其他兴趣。在人的一生当中,时间作为消费品和作为资本品是互相挤兑的。你有这个就没那个,有那个就没这个。因为人一生的时间就这么多,而且对每一段时间内享受的层次要求和品质是不一样的。时间转瞬即逝,过去了就回不来了,比如孩童时的那种欢乐,待你到50岁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了;你那时候会享受,但同样给你一小时,能找到同样的童年快乐吗?绝对不可能啊! 所以在时间方面,要特别细分出你自己作为投资品的时间和作为消费品的时间,然后,用做事情的专业化、精细化,提高你在生意上的金钱的回报,同时,提高生产效率,腾出更多的时间,去满足你消费时间的欲望,你就能够很好地支配时间,享受生活。我们身边有很多老板,在这方面都做得不够好。但是你看王石,他现在就是在大量地消费时间,时间对他来说,就越来越多地成为消费品,因为他前面的事情都做对了,这个时候就可以消费时间。如果没有做对呢?那你可能还在拼命奔忙,为了一笔贷款、为了一个是非、为了一个公司的法律纠纷,天天请法院的人、公安的人,不是在酒楼茶肆泡着,就是在歌厅桑拿生磕。一个企业领导人,如果一生都把时间作为资本品的话,那就变成了资本的奴隶,就变成了事情的奴隶。 投资在时间上,会有几种有趣的规律。第一,在时间的方向上,时间是单向的、不可逆的,所以人在时间选择上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相反,人在空间的选择上就可以重复,比如我们今天来这儿,明天还来这儿,空间上是没有变的,像有句古诗写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一年后“桃花依旧笑春风”,但时间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们每个人行为的选择都是有限的。正因为时间本身是一维的,所以你就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做一些特定的活动。但究竟怎么做才能收益最大化呢?我们往往是自以为聪明地去想一件事,好像能做甲也能做乙,能做这件事,也能做那件事。但是即便你是聪明人,由于时间有限,假定说大家都只活80岁,你做10件事,你就是从小开始,每件事也只能用不到10年的工夫去做。而一个比你笨的人,可能一生就做了一件事,他就是在这事上花出多你一倍(20年)的时间,还富裕出好多年呢!所以他连玩带做,一定很轻松,他实际上在这件事上面的收益会大于你每件事做10年的收获。为什么阿迪力走钢件事、每件事做10年效果来得好,结果也一定证明你比那个“聪明的人”聪明。

在时间的投资上有一个叫做排挤效应,是个二律背反。时间这个东西特别有趣,它既是生产资料,也是消费资料,它既是资本品(投资品),也是消费品。比如说我们到欧洲去,看到欧洲人很悠闲,一瓶啤酒就能坐在那儿泡一下午,对这些人来说,时间就是消费品。人家已经活到那份儿上,生活质量高到了可以消费时间了。同样,在海滩上晒太阳,那也是消费时间。但对我们来说,每天加班加点,那时间就是资本品,相当于是一种资本,我们是要靠这个时间去换取金钱的。在这个过程中消耗时间就是生产。所以,在人类有限的一生当中,有一个互相排挤的效应,也就是说,你拿多少时间用来生产,它是挤兑你的消费时间的。就比如我们通常说的,一个警察天天抓坏人,然后不能回家,小孩儿上学也没人管,这就属于你大量的时间用于生存和工作,但你不能大量享受和消费你自己的时间。所以在时间的投资上,你可能得到的回报是金钱,但也可能就是时间本身。当温饱不成问题的时候,时间本身就变成了特殊的消费品,甚至是奢侈品。 所以如果我们在有效的时间内,尽可能地去做好一件专业的事情,用持久、专注的办法来对待,我们可能会得到很多的金钱,同时我们又能省出很多的时间来,而省下的那些时间,就相当于投资的回报,我们可以拿出来消费,可以去度假,可以去画画,去满足个人的其他兴趣。在人的一生当中,时间作为消费品和作为资本品是互相挤兑的。你有这个就没那个,有那个就没这个。因为人一生的时间就这么多,而且对每一段时间内享受的层次要求和品质是不一样的。时间转瞬即逝,过去了就回不来了,比如孩童时的那种欢乐,待你到50岁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了;你那时候会享受,但同样给你一小时,能找到同样的童年快乐吗?绝对不可能啊! 所以在时间方面,要特别细分出你自己作为投资品的时间和作为消费品的时间,然后,用做事情的专业化、精细化,提高你在生意上的金钱的回报,同时,提高生产效率,腾出更多的时间,去满足你消费时间的欲望,你就能够很好地支配时间,享受生活。我们身边有很多老板,在这方面都做得不够好。但是你看王石,他现在就是在大量地消费时间,时间对他来说,就越来越多地成为消费品,因为他前面的事情都做对了,这个时候就可以消费时间。如果没有做对呢?那你可能还在拼命奔忙,为了一笔贷款、为了一个是非、为了一个公司的法律纠纷,天天请法院的人、公安的人,不是在酒楼茶肆泡着,就是在歌厅桑拿生磕。一个企业领导人,如果一生都把时间作为资本品的话,那就变成了资本的奴隶,就变成了事情的奴隶。 投资在时间上,会有几种有趣的规律。第一,在时间的方向上,时间是单向的、不可逆的,所以人在时间选择上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相反,人在空间的选择上就可以重复,比如我们今天来这儿,明天还来这儿,空间上是没有变的,像有句古诗写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一年后“桃花依旧笑春风”,但时间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们每个人行为的选择都是有限的。正因为时间本身是一维的,所以你就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做一些特定的活动。但究竟怎么做才能收益最大化呢?我们往往是自以为聪明地去想一件事,好像能做甲也能做乙,能做这件事,也能做那件事。但是即便你是聪明人,由于时间有限,假定说大家都只活80岁,你做10件事,你就是从小开始,每件事也只能用不到10年的工夫去做。而一个比你笨的人,可能一生就做了一件事,他就是在这事上花出多你一倍(20年)的时间,还富裕出好多年呢!所以他连玩带做,一定很轻松,他实际上在这件事上面的收益会大于你每件事做10年的收获。为什么阿迪力走钢

 

所以这几年,我们强调专业化,跟万科一样,专业地做一件事,做到现在,实际上就比过去从容很多。

 

所以时间决定一切是个真理,真理不爱听也是真理。打个比方,我拿着一杯水,马上就喝了,这叫喝水;如果我举丝掉不下去,而我们走一下就可能摔死?他走钢丝这个活儿,练了20年,所以艺高人胆大,他不仅摔不下去,还能靠这挣钱。也就是说,如果专心在一件事上花时间,花到足够多,你既可能成为这件事情的主宰,又可能因此而获得收入。更重要的是,时间还游刃有余,你还会有很多闲暇,去消费时间,做别的事情。 就像在万通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困难的时候,我们有很多旧的事情,怀柔的项目是个旧事,新世界商城是个旧事,当时的新城国际、理想世界(后改名新城国际)也是个旧事。这几个事堆在一块儿确实困难,大家都不愿意做这事,都想去做新的事。但实际上,最后我们恰恰是因为做好这些旧事而获得了最大收益。所以就一件事情持续地用功,按一个方向投资,在时间上不吝啬,把时间往同一个方向去追加,就能把事情和时间按量搭配好,收入才能不断提高,边际收益会越来越大。过去的老话叫“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十年磨一剑,也是讲这个道理。 所以,想在人生的路上投资并有所收益、有所回报,第一件事就是必须在一个方向上去积累,连续地正向积累比什么都重要。比如一个企业,你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和你朝一个方向、连续地正向积累,差别就很大。连续地正向积累,你哪怕是做少一点,慢一点,一件事花30年,也比那聪明的人做10件事、每件事做10年效果来得好,结果也一定证明你比那个“聪明的人”聪明。 所以这几年,我们强调专业化,跟万科一样,专业地做一件事,做到现在,实际上就比过去从容很多。 所以时间决定一切是个真理,真理不爱听也是真理。打个比方,我拿着一杯水,马上就喝了,这叫喝水;如果我举10个小时,叫行为艺术,性质就变了;如果有人举上100个小时,死在这儿,这个动作还保持着,实际上就可以做成一个雕塑;然后如果再放50年,拉根绳就可以卖票,就成文物了。所以不是行为本身,而是时间会决定一件事的性质。你如果苦练一件事,朝着一个时间方向去努力,会不断提升这件事的价值。你想喝水是几毛钱的事,而一个行为艺术最多挣个几十块钱,如果变成雕塑,放在一个好位置也能卖点钱;但成了文物,那价钱就大了。你看,时间越长,东西越金贵、越值钱。 再比如,18岁的天真少女可爱,80岁的天真女人是活宝,800岁的木乃伊女人就是文物了。显然,时间越长,价值就越高。所以关键就是要把时间掌握得好。我们做公司也同样,做一天房地产人家说你投机(炒房,炒地),做10年,人家说是一个正经生意,你能做100年,人家叫你伟大的公司。所以时间会让你有很大的回报,让你有一切机会伟大、光荣、正确而流芳。 再从财务回报上来看,时间越长,回报也越高。这就像我刚才讲过的一样,一个瓷器,你埋地下一万年,它就是个文物。全世界做投资最牛的、最受推崇的,是沃仑·巴菲特。巴菲特从小学的时候,就用300美元开始做投资。那么现在呢,他是世界第二大富豪,由300美元发展到将近400亿美元身家。他投资的方法非常简单,以至于所有人都能懂,但所有人都不做。他是一个简单的人,在一个小镇上,非常简朴,住的是20万美元买的房子。他怎么投资呢,他就是买一只股票,买一只他认为好公司的股票,然后就放在那儿等着,就这么简单。多数人都不断地在挑股票,买了卖,卖了又买,进进出出个不停。他都买了什么呢?他买了可口可乐,买了吉列、纽约时报,还买了保险公司。他成为“大师”以后,总结出很多诀窍。他特别强调的是两个环节,一个是买对,一个是长期持有。长期是多长呢,他都是20年不动。可是一般来说,做投资的人,特别是华尔街的人,没有人能搁2010个小时,叫行为艺术,性质就变了;如果有人举上100个小时,死在这儿,这个动作还保持着,实际上就可以做成一个雕塑;然后如果再放50年,拉根绳就可以卖票,就成文物了。所以不是行为本身,而是时间会决定一件事的性质。你如果苦练一件事,朝着一个时间方向去努力,会不断提升这件事的价值。你想喝水是几毛钱的事,而一个行为艺术最多挣个几十块钱,如果变成雕塑,放在一个好位置也能卖点钱;但成了文物,那价钱就大了。你看,时间越长,东西越金贵、越值钱。

丝掉不下去,而我们走一下就可能摔死?他走钢丝这个活儿,练了20年,所以艺高人胆大,他不仅摔不下去,还能靠这挣钱。也就是说,如果专心在一件事上花时间,花到足够多,你既可能成为这件事情的主宰,又可能因此而获得收入。更重要的是,时间还游刃有余,你还会有很多闲暇,去消费时间,做别的事情。 就像在万通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困难的时候,我们有很多旧的事情,怀柔的项目是个旧事,新世界商城是个旧事,当时的新城国际、理想世界(后改名新城国际)也是个旧事。这几个事堆在一块儿确实困难,大家都不愿意做这事,都想去做新的事。但实际上,最后我们恰恰是因为做好这些旧事而获得了最大收益。所以就一件事情持续地用功,按一个方向投资,在时间上不吝啬,把时间往同一个方向去追加,就能把事情和时间按量搭配好,收入才能不断提高,边际收益会越来越大。过去的老话叫“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十年磨一剑,也是讲这个道理。 所以,想在人生的路上投资并有所收益、有所回报,第一件事就是必须在一个方向上去积累,连续地正向积累比什么都重要。比如一个企业,你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和你朝一个方向、连续地正向积累,差别就很大。连续地正向积累,你哪怕是做少一点,慢一点,一件事花30年,也比那聪明的人做10件事、每件事做10年效果来得好,结果也一定证明你比那个“聪明的人”聪明。 所以这几年,我们强调专业化,跟万科一样,专业地做一件事,做到现在,实际上就比过去从容很多。 所以时间决定一切是个真理,真理不爱听也是真理。打个比方,我拿着一杯水,马上就喝了,这叫喝水;如果我举10个小时,叫行为艺术,性质就变了;如果有人举上100个小时,死在这儿,这个动作还保持着,实际上就可以做成一个雕塑;然后如果再放50年,拉根绳就可以卖票,就成文物了。所以不是行为本身,而是时间会决定一件事的性质。你如果苦练一件事,朝着一个时间方向去努力,会不断提升这件事的价值。你想喝水是几毛钱的事,而一个行为艺术最多挣个几十块钱,如果变成雕塑,放在一个好位置也能卖点钱;但成了文物,那价钱就大了。你看,时间越长,东西越金贵、越值钱。 再比如,18岁的天真少女可爱,80岁的天真女人是活宝,800岁的木乃伊女人就是文物了。显然,时间越长,价值就越高。所以关键就是要把时间掌握得好。我们做公司也同样,做一天房地产人家说你投机(炒房,炒地),做10年,人家说是一个正经生意,你能做100年,人家叫你伟大的公司。所以时间会让你有很大的回报,让你有一切机会伟大、光荣、正确而流芳。 再从财务回报上来看,时间越长,回报也越高。这就像我刚才讲过的一样,一个瓷器,你埋地下一万年,它就是个文物。全世界做投资最牛的、最受推崇的,是沃仑·巴菲特。巴菲特从小学的时候,就用300美元开始做投资。那么现在呢,他是世界第二大富豪,由300美元发展到将近400亿美元身家。他投资的方法非常简单,以至于所有人都能懂,但所有人都不做。他是一个简单的人,在一个小镇上,非常简朴,住的是20万美元买的房子。他怎么投资呢,他就是买一只股票,买一只他认为好公司的股票,然后就放在那儿等着,就这么简单。多数人都不断地在挑股票,买了卖,卖了又买,进进出出个不停。他都买了什么呢?他买了可口可乐,买了吉列、纽约时报,还买了保险公司。他成为“大师”以后,总结出很多诀窍。他特别强调的是两个环节,一个是买对,一个是长期持有。长期是多长呢,他都是20年不动。可是一般来说,做投资的人,特别是华尔街的人,没有人能搁20

 

再比如,年的,但他老爷子就干这一件事,所以他居然成了世界第二大富翁。 所以,他们公司一贯坚持的就是长期增长。香港置地有120多年了,它的母公司怡和有将近200年历史。时间的长短,对投资回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在投资的问题上,投资时间,实际上就是朝一个方向做一件有价值的事情,把时间和事情的价值重叠到一起。另外,还要坚持的时间长,越长,这个回报率会越高。 在时间投资上的第三个规律,就是要看你投资的对象,或者说是你在一个时间段上所确定的对象是否正确。如果是对象选错了,你投入的时间带来的收益就成了负值,时间越长,灾难越大。所以,事情的性质一方面是由时间决定的,另外一方面也是由投资的对象决定的。 时间投入的对象不同,事物的性质也不同。就像我,曾在牟其中那儿打工,如果一直跟着牟其中,花同样的时间,跟他在一起,叫参与经济犯罪活动,肯定被抓起来;如果是跟柳传志在一起,那就是做一个职业经理人;但我们自己做呢,叫创业。所以同样的时间下,你跟什么人在一起,也很重要。 就投资来看,当时间是一定的时候,投资回报的多少就取决于你投资的对象。举例说,我们在1992年买过两块地,一块地在北京的怀柔(庙城),一块在海南的三亚。两块地前后脚买的,三亚是1992年的八九月份买的,北京是1992年底和1993年初买的。但是2006年年初,我们把三亚这块地卖了之后,才发现北京的地涨了20倍以上。但三亚的地,放了同样的时间,只涨了不到3倍。显然,同样的时间,放在不同的地方,差别非常大。今天我们懂得了这个道理,如果我们仍然准备拿10年去耗一块地,那我们就一定要先选地方,而不是强调时间了。 花相同的时间及同样的钱,要想有更好的回报,一定要选对你的投资对象,去发掘被投资对象的价值。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六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18岁的天真少女可爱,80岁的天真女人是活宝,800岁的木乃伊女人就是文物了。显然,时间越长,价值就越高。所以关键就是要把时间掌握得好。我们做公司也同样,做一天房地产人家说你投机(炒房,炒地),做丝掉不下去,而我们走一下就可能摔死?他走钢丝这个活儿,练了20年,所以艺高人胆大,他不仅摔不下去,还能靠这挣钱。也就是说,如果专心在一件事上花时间,花到足够多,你既可能成为这件事情的主宰,又可能因此而获得收入。更重要的是,时间还游刃有余,你还会有很多闲暇,去消费时间,做别的事情。 就像在万通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困难的时候,我们有很多旧的事情,怀柔的项目是个旧事,新世界商城是个旧事,当时的新城国际、理想世界(后改名新城国际)也是个旧事。这几个事堆在一块儿确实困难,大家都不愿意做这事,都想去做新的事。但实际上,最后我们恰恰是因为做好这些旧事而获得了最大收益。所以就一件事情持续地用功,按一个方向投资,在时间上不吝啬,把时间往同一个方向去追加,就能把事情和时间按量搭配好,收入才能不断提高,边际收益会越来越大。过去的老话叫“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十年磨一剑,也是讲这个道理。 所以,想在人生的路上投资并有所收益、有所回报,第一件事就是必须在一个方向上去积累,连续地正向积累比什么都重要。比如一个企业,你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和你朝一个方向、连续地正向积累,差别就很大。连续地正向积累,你哪怕是做少一点,慢一点,一件事花30年,也比那聪明的人做10件事、每件事做10年效果来得好,结果也一定证明你比那个“聪明的人”聪明。 所以这几年,我们强调专业化,跟万科一样,专业地做一件事,做到现在,实际上就比过去从容很多。 所以时间决定一切是个真理,真理不爱听也是真理。打个比方,我拿着一杯水,马上就喝了,这叫喝水;如果我举10个小时,叫行为艺术,性质就变了;如果有人举上100个小时,死在这儿,这个动作还保持着,实际上就可以做成一个雕塑;然后如果再放50年,拉根绳就可以卖票,就成文物了。所以不是行为本身,而是时间会决定一件事的性质。你如果苦练一件事,朝着一个时间方向去努力,会不断提升这件事的价值。你想喝水是几毛钱的事,而一个行为艺术最多挣个几十块钱,如果变成雕塑,放在一个好位置也能卖点钱;但成了文物,那价钱就大了。你看,时间越长,东西越金贵、越值钱。 再比如,18岁的天真少女可爱,80岁的天真女人是活宝,800岁的木乃伊女人就是文物了。显然,时间越长,价值就越高。所以关键就是要把时间掌握得好。我们做公司也同样,做一天房地产人家说你投机(炒房,炒地),做10年,人家说是一个正经生意,你能做100年,人家叫你伟大的公司。所以时间会让你有很大的回报,让你有一切机会伟大、光荣、正确而流芳。 再从财务回报上来看,时间越长,回报也越高。这就像我刚才讲过的一样,一个瓷器,你埋地下一万年,它就是个文物。全世界做投资最牛的、最受推崇的,是沃仑·巴菲特。巴菲特从小学的时候,就用300美元开始做投资。那么现在呢,他是世界第二大富豪,由300美元发展到将近400亿美元身家。他投资的方法非常简单,以至于所有人都能懂,但所有人都不做。他是一个简单的人,在一个小镇上,非常简朴,住的是20万美元买的房子。他怎么投资呢,他就是买一只股票,买一只他认为好公司的股票,然后就放在那儿等着,就这么简单。多数人都不断地在挑股票,买了卖,卖了又买,进进出出个不停。他都买了什么呢?他买了可口可乐,买了吉列、纽约时报,还买了保险公司。他成为“大师”以后,总结出很多诀窍。他特别强调的是两个环节,一个是买对,一个是长期持有。长期是多长呢,他都是20年不动。可是一般来说,做投资的人,特别是华尔街的人,没有人能搁2010年,人家说是一个正经生意,你能做100年,人家叫你伟大的公司。所以时间会让你有很大的回报,让你有一切机会伟大、光荣、正确而流芳。

 

再从财务回报上来看,时间越长,回报也越高。这就像我刚才讲过的一样,一个瓷器,你埋地下一万年,它就是个文物。全世界做投资最牛的、最受推崇的,是沃仑·巴菲特。巴菲特从小学的时候,就用300美元开始做投资。那么现在呢,他是世界第二大富豪,由丝掉不下去,而我们走一下就可能摔死?他走钢丝这个活儿,练了20年,所以艺高人胆大,他不仅摔不下去,还能靠这挣钱。也就是说,如果专心在一件事上花时间,花到足够多,你既可能成为这件事情的主宰,又可能因此而获得收入。更重要的是,时间还游刃有余,你还会有很多闲暇,去消费时间,做别的事情。 就像在万通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困难的时候,我们有很多旧的事情,怀柔的项目是个旧事,新世界商城是个旧事,当时的新城国际、理想世界(后改名新城国际)也是个旧事。这几个事堆在一块儿确实困难,大家都不愿意做这事,都想去做新的事。但实际上,最后我们恰恰是因为做好这些旧事而获得了最大收益。所以就一件事情持续地用功,按一个方向投资,在时间上不吝啬,把时间往同一个方向去追加,就能把事情和时间按量搭配好,收入才能不断提高,边际收益会越来越大。过去的老话叫“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十年磨一剑,也是讲这个道理。 所以,想在人生的路上投资并有所收益、有所回报,第一件事就是必须在一个方向上去积累,连续地正向积累比什么都重要。比如一个企业,你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和你朝一个方向、连续地正向积累,差别就很大。连续地正向积累,你哪怕是做少一点,慢一点,一件事花30年,也比那聪明的人做10件事、每件事做10年效果来得好,结果也一定证明你比那个“聪明的人”聪明。 所以这几年,我们强调专业化,跟万科一样,专业地做一件事,做到现在,实际上就比过去从容很多。 所以时间决定一切是个真理,真理不爱听也是真理。打个比方,我拿着一杯水,马上就喝了,这叫喝水;如果我举10个小时,叫行为艺术,性质就变了;如果有人举上100个小时,死在这儿,这个动作还保持着,实际上就可以做成一个雕塑;然后如果再放50年,拉根绳就可以卖票,就成文物了。所以不是行为本身,而是时间会决定一件事的性质。你如果苦练一件事,朝着一个时间方向去努力,会不断提升这件事的价值。你想喝水是几毛钱的事,而一个行为艺术最多挣个几十块钱,如果变成雕塑,放在一个好位置也能卖点钱;但成了文物,那价钱就大了。你看,时间越长,东西越金贵、越值钱。 再比如,18岁的天真少女可爱,80岁的天真女人是活宝,800岁的木乃伊女人就是文物了。显然,时间越长,价值就越高。所以关键就是要把时间掌握得好。我们做公司也同样,做一天房地产人家说你投机(炒房,炒地),做10年,人家说是一个正经生意,你能做100年,人家叫你伟大的公司。所以时间会让你有很大的回报,让你有一切机会伟大、光荣、正确而流芳。 再从财务回报上来看,时间越长,回报也越高。这就像我刚才讲过的一样,一个瓷器,你埋地下一万年,它就是个文物。全世界做投资最牛的、最受推崇的,是沃仑·巴菲特。巴菲特从小学的时候,就用300美元开始做投资。那么现在呢,他是世界第二大富豪,由300美元发展到将近400亿美元身家。他投资的方法非常简单,以至于所有人都能懂,但所有人都不做。他是一个简单的人,在一个小镇上,非常简朴,住的是20万美元买的房子。他怎么投资呢,他就是买一只股票,买一只他认为好公司的股票,然后就放在那儿等着,就这么简单。多数人都不断地在挑股票,买了卖,卖了又买,进进出出个不停。他都买了什么呢?他买了可口可乐,买了吉列、纽约时报,还买了保险公司。他成为“大师”以后,总结出很多诀窍。他特别强调的是两个环节,一个是买对,一个是长期持有。长期是多长呢,他都是20年不动。可是一般来说,做投资的人,特别是华尔街的人,没有人能搁20300美元发展到将近400 在时间的投资上有一个叫做排挤效应,是个二律背反。时间这个东西特别有趣,它既是生产资料,也是消费资料,它既是资本品(投资品),也是消费品。比如说我们到欧洲去,看到欧洲人很悠闲,一瓶啤酒就能坐在那儿泡一下午,对这些人来说,时间就是消费品。人家已经活到那份儿上,生活质量高到了可以消费时间了。同样,在海滩上晒太阳,那也是消费时间。但对我们来说,每天加班加点,那时间就是资本品,相当于是一种资本,我们是要靠这个时间去换取金钱的。在这个过程中消耗时间就是生产。所以,在人类有限的一生当中,有一个互相排挤的效应,也就是说,你拿多少时间用来生产,它是挤兑你的消费时间的。就比如我们通常说的,一个警察天天抓坏人,然后不能回家,小孩儿上学也没人管,这就属于你大量的时间用于生存和工作,但你不能大量享受和消费你自己的时间。所以在时间的投资上,你可能得到的回报是金钱,但也可能就是时间本身。当温饱不成问题的时候,时间本身就变成了特殊的消费品,甚至是奢侈品。 所以如果我们在有效的时间内,尽可能地去做好一件专业的事情,用持久、专注的办法来对待,我们可能会得到很多的金钱,同时我们又能省出很多的时间来,而省下的那些时间,就相当于投资的回报,我们可以拿出来消费,可以去度假,可以去画画,去满足个人的其他兴趣。在人的一生当中,时间作为消费品和作为资本品是互相挤兑的。你有这个就没那个,有那个就没这个。因为人一生的时间就这么多,而且对每一段时间内享受的层次要求和品质是不一样的。时间转瞬即逝,过去了就回不来了,比如孩童时的那种欢乐,待你到50岁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了;你那时候会享受,但同样给你一小时,能找到同样的童年快乐吗?绝对不可能啊! 所以在时间方面,要特别细分出你自己作为投资品的时间和作为消费品的时间,然后,用做事情的专业化、精细化,提高你在生意上的金钱的回报,同时,提高生产效率,腾出更多的时间,去满足你消费时间的欲望,你就能够很好地支配时间,享受生活。我们身边有很多老板,在这方面都做得不够好。但是你看王石,他现在就是在大量地消费时间,时间对他来说,就越来越多地成为消费品,因为他前面的事情都做对了,这个时候就可以消费时间。如果没有做对呢?那你可能还在拼命奔忙,为了一笔贷款、为了一个是非、为了一个公司的法律纠纷,天天请法院的人、公安的人,不是在酒楼茶肆泡着,就是在歌厅桑拿生磕。一个企业领导人,如果一生都把时间作为资本品的话,那就变成了资本的奴隶,就变成了事情的奴隶。 投资在时间上,会有几种有趣的规律。第一,在时间的方向上,时间是单向的、不可逆的,所以人在时间选择上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相反,人在空间的选择上就可以重复,比如我们今天来这儿,明天还来这儿,空间上是没有变的,像有句古诗写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一年后“桃花依旧笑春风”,但时间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们每个人行为的选择都是有限的。正因为时间本身是一维的,所以你就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做一些特定的活动。但究竟怎么做才能收益最大化呢?我们往往是自以为聪明地去想一件事,好像能做甲也能做乙,能做这件事,也能做那件事。但是即便你是聪明人,由于时间有限,假定说大家都只活80岁,你做10件事,你就是从小开始,每件事也只能用不到10年的工夫去做。而一个比你笨的人,可能一生就做了一件事,他就是在这事上花出多你一倍(20年)的时间,还富裕出好多年呢!所以他连玩带做,一定很轻松,他实际上在这件事上面的收益会大于你每件事做10年的收获。为什么阿迪力走钢亿美元身家。他投资的方法非常简单,以至于所有人都能懂,但所有人都不做。他是一个简单的人,在一个小镇上,非常简朴,住的是20万美元买的房子。他怎么投资呢,他就是买一只股票,买一只他认为好公司的股票,然后就放在那儿等着,就这么简单。多数人都不断地在挑股票,买了卖,卖了又买,进进出出个不停。他都买了什么呢?他买了可口可乐,买了吉列、纽约时报,还买了保险公司。他成为“大师”以后,总结出很多诀窍。他特别强调的是两个环节,一个是买对,一个是长期持有。长期是多长呢,他都是20年不动。可是一般来说,做投资的人,特别是华尔街的人,没有人能搁20丝掉不下去,而我们走一下就可能摔死?他走钢丝这个活儿,练了20年,所以艺高人胆大,他不仅摔不下去,还能靠这挣钱。也就是说,如果专心在一件事上花时间,花到足够多,你既可能成为这件事情的主宰,又可能因此而获得收入。更重要的是,时间还游刃有余,你还会有很多闲暇,去消费时间,做别的事情。 就像在万通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困难的时候,我们有很多旧的事情,怀柔的项目是个旧事,新世界商城是个旧事,当时的新城国际、理想世界(后改名新城国际)也是个旧事。这几个事堆在一块儿确实困难,大家都不愿意做这事,都想去做新的事。但实际上,最后我们恰恰是因为做好这些旧事而获得了最大收益。所以就一件事情持续地用功,按一个方向投资,在时间上不吝啬,把时间往同一个方向去追加,就能把事情和时间按量搭配好,收入才能不断提高,边际收益会越来越大。过去的老话叫“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十年磨一剑,也是讲这个道理。 所以,想在人生的路上投资并有所收益、有所回报,第一件事就是必须在一个方向上去积累,连续地正向积累比什么都重要。比如一个企业,你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和你朝一个方向、连续地正向积累,差别就很大。连续地正向积累,你哪怕是做少一点,慢一点,一件事花30年,也比那聪明的人做10件事、每件事做10年效果来得好,结果也一定证明你比那个“聪明的人”聪明。 所以这几年,我们强调专业化,跟万科一样,专业地做一件事,做到现在,实际上就比过去从容很多。 所以时间决定一切是个真理,真理不爱听也是真理。打个比方,我拿着一杯水,马上就喝了,这叫喝水;如果我举10个小时,叫行为艺术,性质就变了;如果有人举上100个小时,死在这儿,这个动作还保持着,实际上就可以做成一个雕塑;然后如果再放50年,拉根绳就可以卖票,就成文物了。所以不是行为本身,而是时间会决定一件事的性质。你如果苦练一件事,朝着一个时间方向去努力,会不断提升这件事的价值。你想喝水是几毛钱的事,而一个行为艺术最多挣个几十块钱,如果变成雕塑,放在一个好位置也能卖点钱;但成了文物,那价钱就大了。你看,时间越长,东西越金贵、越值钱。 再比如,18岁的天真少女可爱,80岁的天真女人是活宝,800岁的木乃伊女人就是文物了。显然,时间越长,价值就越高。所以关键就是要把时间掌握得好。我们做公司也同样,做一天房地产人家说你投机(炒房,炒地),做10年,人家说是一个正经生意,你能做100年,人家叫你伟大的公司。所以时间会让你有很大的回报,让你有一切机会伟大、光荣、正确而流芳。 再从财务回报上来看,时间越长,回报也越高。这就像我刚才讲过的一样,一个瓷器,你埋地下一万年,它就是个文物。全世界做投资最牛的、最受推崇的,是沃仑·巴菲特。巴菲特从小学的时候,就用300美元开始做投资。那么现在呢,他是世界第二大富豪,由300美元发展到将近400亿美元身家。他投资的方法非常简单,以至于所有人都能懂,但所有人都不做。他是一个简单的人,在一个小镇上,非常简朴,住的是20万美元买的房子。他怎么投资呢,他就是买一只股票,买一只他认为好公司的股票,然后就放在那儿等着,就这么简单。多数人都不断地在挑股票,买了卖,卖了又买,进进出出个不停。他都买了什么呢?他买了可口可乐,买了吉列、纽约时报,还买了保险公司。他成为“大师”以后,总结出很多诀窍。他特别强调的是两个环节,一个是买对,一个是长期持有。长期是多长呢,他都是20年不动。可是一般来说,做投资的人,特别是华尔街的人,没有人能搁20年的,但他老爷子就干这一件事,所以他居然成了世界第二大富翁。

 

 

丝掉不下去,而我们走一下就可能摔死?他走钢丝这个活儿,练了20年,所以艺高人胆大,他不仅摔不下去,还能靠这挣钱。也就是说,如果专心在一件事上花时间,花到足够多,你既可能成为这件事情的主宰,又可能因此而获得收入。更重要的是,时间还游刃有余,你还会有很多闲暇,去消费时间,做别的事情。 就像在万通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困难的时候,我们有很多旧的事情,怀柔的项目是个旧事,新世界商城是个旧事,当时的新城国际、理想世界(后改名新城国际)也是个旧事。这几个事堆在一块儿确实困难,大家都不愿意做这事,都想去做新的事。但实际上,最后我们恰恰是因为做好这些旧事而获得了最大收益。所以就一件事情持续地用功,按一个方向投资,在时间上不吝啬,把时间往同一个方向去追加,就能把事情和时间按量搭配好,收入才能不断提高,边际收益会越来越大。过去的老话叫“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十年磨一剑,也是讲这个道理。 所以,想在人生的路上投资并有所收益、有所回报,第一件事就是必须在一个方向上去积累,连续地正向积累比什么都重要。比如一个企业,你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和你朝一个方向、连续地正向积累,差别就很大。连续地正向积累,你哪怕是做少一点,慢一点,一件事花30年,也比那聪明的人做10件事、每件事做10年效果来得好,结果也一定证明你比那个“聪明的人”聪明。 所以这几年,我们强调专业化,跟万科一样,专业地做一件事,做到现在,实际上就比过去从容很多。 所以时间决定一切是个真理,真理不爱听也是真理。打个比方,我拿着一杯水,马上就喝了,这叫喝水;如果我举10个小时,叫行为艺术,性质就变了;如果有人举上100个小时,死在这儿,这个动作还保持着,实际上就可以做成一个雕塑;然后如果再放50年,拉根绳就可以卖票,就成文物了。所以不是行为本身,而是时间会决定一件事的性质。你如果苦练一件事,朝着一个时间方向去努力,会不断提升这件事的价值。你想喝水是几毛钱的事,而一个行为艺术最多挣个几十块钱,如果变成雕塑,放在一个好位置也能卖点钱;但成了文物,那价钱就大了。你看,时间越长,东西越金贵、越值钱。 再比如,18岁的天真少女可爱,80岁的天真女人是活宝,800岁的木乃伊女人就是文物了。显然,时间越长,价值就越高。所以关键就是要把时间掌握得好。我们做公司也同样,做一天房地产人家说你投机(炒房,炒地),做10年,人家说是一个正经生意,你能做100年,人家叫你伟大的公司。所以时间会让你有很大的回报,让你有一切机会伟大、光荣、正确而流芳。 再从财务回报上来看,时间越长,回报也越高。这就像我刚才讲过的一样,一个瓷器,你埋地下一万年,它就是个文物。全世界做投资最牛的、最受推崇的,是沃仑·巴菲特。巴菲特从小学的时候,就用300美元开始做投资。那么现在呢,他是世界第二大富豪,由300美元发展到将近400亿美元身家。他投资的方法非常简单,以至于所有人都能懂,但所有人都不做。他是一个简单的人,在一个小镇上,非常简朴,住的是20万美元买的房子。他怎么投资呢,他就是买一只股票,买一只他认为好公司的股票,然后就放在那儿等着,就这么简单。多数人都不断地在挑股票,买了卖,卖了又买,进进出出个不停。他都买了什么呢?他买了可口可乐,买了吉列、纽约时报,还买了保险公司。他成为“大师”以后,总结出很多诀窍。他特别强调的是两个环节,一个是买对,一个是长期持有。长期是多长呢,他都是20年不动。可是一般来说,做投资的人,特别是华尔街的人,没有人能搁20

 

 

所以,他们公司一贯坚持的就是长期增长。香港置地有120多年了,它的母公司怡和有将近200年历史。时间的长短,对投资回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在投资的问题上,投资时间,实际上就是朝一个方向做一件有价值的事情,把时间和事情的价值重叠到一起。另外,还要坚持的时间长,越长,这个回报率会越高。

 

年的,但他老爷子就干这一件事,所以他居然成了世界第二大富翁。 所以,他们公司一贯坚持的就是长期增长。香港置地有120多年了,它的母公司怡和有将近200年历史。时间的长短,对投资回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在投资的问题上,投资时间,实际上就是朝一个方向做一件有价值的事情,把时间和事情的价值重叠到一起。另外,还要坚持的时间长,越长,这个回报率会越高。 在时间投资上的第三个规律,就是要看你投资的对象,或者说是你在一个时间段上所确定的对象是否正确。如果是对象选错了,你投入的时间带来的收益就成了负值,时间越长,灾难越大。所以,事情的性质一方面是由时间决定的,另外一方面也是由投资的对象决定的。 时间投入的对象不同,事物的性质也不同。就像我,曾在牟其中那儿打工,如果一直跟着牟其中,花同样的时间,跟他在一起,叫参与经济犯罪活动,肯定被抓起来;如果是跟柳传志在一起,那就是做一个职业经理人;但我们自己做呢,叫创业。所以同样的时间下,你跟什么人在一起,也很重要。 就投资来看,当时间是一定的时候,投资回报的多少就取决于你投资的对象。举例说,我们在1992年买过两块地,一块地在北京的怀柔(庙城),一块在海南的三亚。两块地前后脚买的,三亚是1992年的八九月份买的,北京是1992年底和1993年初买的。但是2006年年初,我们把三亚这块地卖了之后,才发现北京的地涨了20倍以上。但三亚的地,放了同样的时间,只涨了不到3倍。显然,同样的时间,放在不同的地方,差别非常大。今天我们懂得了这个道理,如果我们仍然准备拿10年去耗一块地,那我们就一定要先选地方,而不是强调时间了。 花相同的时间及同样的钱,要想有更好的回报,一定要选对你的投资对象,去发掘被投资对象的价值。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六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在时间投资上的第三个规律,就是要看你投资的对象,或者说是你在一个时间段上所确定的对象是否正确。如果是对象选错了,你投入的时间带来的收益就成了负值,时间越长,灾难越大。所以,事情的性质一方面是由时间决定的,另外一方面也是由投资的对象决定的。

在时间的投资上有一个叫做排挤效应,是个二律背反。时间这个东西特别有趣,它既是生产资料,也是消费资料,它既是资本品(投资品),也是消费品。比如说我们到欧洲去,看到欧洲人很悠闲,一瓶啤酒就能坐在那儿泡一下午,对这些人来说,时间就是消费品。人家已经活到那份儿上,生活质量高到了可以消费时间了。同样,在海滩上晒太阳,那也是消费时间。但对我们来说,每天加班加点,那时间就是资本品,相当于是一种资本,我们是要靠这个时间去换取金钱的。在这个过程中消耗时间就是生产。所以,在人类有限的一生当中,有一个互相排挤的效应,也就是说,你拿多少时间用来生产,它是挤兑你的消费时间的。就比如我们通常说的,一个警察天天抓坏人,然后不能回家,小孩儿上学也没人管,这就属于你大量的时间用于生存和工作,但你不能大量享受和消费你自己的时间。所以在时间的投资上,你可能得到的回报是金钱,但也可能就是时间本身。当温饱不成问题的时候,时间本身就变成了特殊的消费品,甚至是奢侈品。 所以如果我们在有效的时间内,尽可能地去做好一件专业的事情,用持久、专注的办法来对待,我们可能会得到很多的金钱,同时我们又能省出很多的时间来,而省下的那些时间,就相当于投资的回报,我们可以拿出来消费,可以去度假,可以去画画,去满足个人的其他兴趣。在人的一生当中,时间作为消费品和作为资本品是互相挤兑的。你有这个就没那个,有那个就没这个。因为人一生的时间就这么多,而且对每一段时间内享受的层次要求和品质是不一样的。时间转瞬即逝,过去了就回不来了,比如孩童时的那种欢乐,待你到50岁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了;你那时候会享受,但同样给你一小时,能找到同样的童年快乐吗?绝对不可能啊! 所以在时间方面,要特别细分出你自己作为投资品的时间和作为消费品的时间,然后,用做事情的专业化、精细化,提高你在生意上的金钱的回报,同时,提高生产效率,腾出更多的时间,去满足你消费时间的欲望,你就能够很好地支配时间,享受生活。我们身边有很多老板,在这方面都做得不够好。但是你看王石,他现在就是在大量地消费时间,时间对他来说,就越来越多地成为消费品,因为他前面的事情都做对了,这个时候就可以消费时间。如果没有做对呢?那你可能还在拼命奔忙,为了一笔贷款、为了一个是非、为了一个公司的法律纠纷,天天请法院的人、公安的人,不是在酒楼茶肆泡着,就是在歌厅桑拿生磕。一个企业领导人,如果一生都把时间作为资本品的话,那就变成了资本的奴隶,就变成了事情的奴隶。 投资在时间上,会有几种有趣的规律。第一,在时间的方向上,时间是单向的、不可逆的,所以人在时间选择上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相反,人在空间的选择上就可以重复,比如我们今天来这儿,明天还来这儿,空间上是没有变的,像有句古诗写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一年后“桃花依旧笑春风”,但时间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们每个人行为的选择都是有限的。正因为时间本身是一维的,所以你就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做一些特定的活动。但究竟怎么做才能收益最大化呢?我们往往是自以为聪明地去想一件事,好像能做甲也能做乙,能做这件事,也能做那件事。但是即便你是聪明人,由于时间有限,假定说大家都只活80岁,你做10件事,你就是从小开始,每件事也只能用不到10年的工夫去做。而一个比你笨的人,可能一生就做了一件事,他就是在这事上花出多你一倍(20年)的时间,还富裕出好多年呢!所以他连玩带做,一定很轻松,他实际上在这件事上面的收益会大于你每件事做10年的收获。为什么阿迪力走钢 时间投入的对象不同,事物的性质也不同。就像我,曾在牟其中那儿打工,如果一直跟着牟其中,花同样的时间,跟他在一起,叫参与经济犯罪活动,肯定被抓起来;如果是跟柳传志在一起,那就是做一个职业经理人;但我们自己做呢,叫创业。所以同样的时间下,你跟什么人在一起,也很重要。

 

年的,但他老爷子就干这一件事,所以他居然成了世界第二大富翁。 所以,他们公司一贯坚持的就是长期增长。香港置地有120多年了,它的母公司怡和有将近200年历史。时间的长短,对投资回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在投资的问题上,投资时间,实际上就是朝一个方向做一件有价值的事情,把时间和事情的价值重叠到一起。另外,还要坚持的时间长,越长,这个回报率会越高。 在时间投资上的第三个规律,就是要看你投资的对象,或者说是你在一个时间段上所确定的对象是否正确。如果是对象选错了,你投入的时间带来的收益就成了负值,时间越长,灾难越大。所以,事情的性质一方面是由时间决定的,另外一方面也是由投资的对象决定的。 时间投入的对象不同,事物的性质也不同。就像我,曾在牟其中那儿打工,如果一直跟着牟其中,花同样的时间,跟他在一起,叫参与经济犯罪活动,肯定被抓起来;如果是跟柳传志在一起,那就是做一个职业经理人;但我们自己做呢,叫创业。所以同样的时间下,你跟什么人在一起,也很重要。 就投资来看,当时间是一定的时候,投资回报的多少就取决于你投资的对象。举例说,我们在1992年买过两块地,一块地在北京的怀柔(庙城),一块在海南的三亚。两块地前后脚买的,三亚是1992年的八九月份买的,北京是1992年底和1993年初买的。但是2006年年初,我们把三亚这块地卖了之后,才发现北京的地涨了20倍以上。但三亚的地,放了同样的时间,只涨了不到3倍。显然,同样的时间,放在不同的地方,差别非常大。今天我们懂得了这个道理,如果我们仍然准备拿10年去耗一块地,那我们就一定要先选地方,而不是强调时间了。 花相同的时间及同样的钱,要想有更好的回报,一定要选对你的投资对象,去发掘被投资对象的价值。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六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就投资来看,当时间是一定的时候,投资回报的多少就取决于你投资的对象。举例说,我们在1992年买过两块地,一块地在北京的怀柔(庙城),一块在海南的三亚。两块地前后脚买的,三亚是年的,但他老爷子就干这一件事,所以他居然成了世界第二大富翁。 所以,他们公司一贯坚持的就是长期增长。香港置地有120多年了,它的母公司怡和有将近200年历史。时间的长短,对投资回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在投资的问题上,投资时间,实际上就是朝一个方向做一件有价值的事情,把时间和事情的价值重叠到一起。另外,还要坚持的时间长,越长,这个回报率会越高。 在时间投资上的第三个规律,就是要看你投资的对象,或者说是你在一个时间段上所确定的对象是否正确。如果是对象选错了,你投入的时间带来的收益就成了负值,时间越长,灾难越大。所以,事情的性质一方面是由时间决定的,另外一方面也是由投资的对象决定的。 时间投入的对象不同,事物的性质也不同。就像我,曾在牟其中那儿打工,如果一直跟着牟其中,花同样的时间,跟他在一起,叫参与经济犯罪活动,肯定被抓起来;如果是跟柳传志在一起,那就是做一个职业经理人;但我们自己做呢,叫创业。所以同样的时间下,你跟什么人在一起,也很重要。 就投资来看,当时间是一定的时候,投资回报的多少就取决于你投资的对象。举例说,我们在1992年买过两块地,一块地在北京的怀柔(庙城),一块在海南的三亚。两块地前后脚买的,三亚是1992年的八九月份买的,北京是1992年底和1993年初买的。但是2006年年初,我们把三亚这块地卖了之后,才发现北京的地涨了20倍以上。但三亚的地,放了同样的时间,只涨了不到3倍。显然,同样的时间,放在不同的地方,差别非常大。今天我们懂得了这个道理,如果我们仍然准备拿10年去耗一块地,那我们就一定要先选地方,而不是强调时间了。 花相同的时间及同样的钱,要想有更好的回报,一定要选对你的投资对象,去发掘被投资对象的价值。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六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1992年的八九月份买的,北京是1992年的,但他老爷子就干这一件事,所以他居然成了世界第二大富翁。 所以,他们公司一贯坚持的就是长期增长。香港置地有120多年了,它的母公司怡和有将近200年历史。时间的长短,对投资回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在投资的问题上,投资时间,实际上就是朝一个方向做一件有价值的事情,把时间和事情的价值重叠到一起。另外,还要坚持的时间长,越长,这个回报率会越高。 在时间投资上的第三个规律,就是要看你投资的对象,或者说是你在一个时间段上所确定的对象是否正确。如果是对象选错了,你投入的时间带来的收益就成了负值,时间越长,灾难越大。所以,事情的性质一方面是由时间决定的,另外一方面也是由投资的对象决定的。 时间投入的对象不同,事物的性质也不同。就像我,曾在牟其中那儿打工,如果一直跟着牟其中,花同样的时间,跟他在一起,叫参与经济犯罪活动,肯定被抓起来;如果是跟柳传志在一起,那就是做一个职业经理人;但我们自己做呢,叫创业。所以同样的时间下,你跟什么人在一起,也很重要。 就投资来看,当时间是一定的时候,投资回报的多少就取决于你投资的对象。举例说,我们在1992年买过两块地,一块地在北京的怀柔(庙城),一块在海南的三亚。两块地前后脚买的,三亚是1992年的八九月份买的,北京是1992年底和1993年初买的。但是2006年年初,我们把三亚这块地卖了之后,才发现北京的地涨了20倍以上。但三亚的地,放了同样的时间,只涨了不到3倍。显然,同样的时间,放在不同的地方,差别非常大。今天我们懂得了这个道理,如果我们仍然准备拿10年去耗一块地,那我们就一定要先选地方,而不是强调时间了。 花相同的时间及同样的钱,要想有更好的回报,一定要选对你的投资对象,去发掘被投资对象的价值。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六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年底和1993年初买的。但是 在时间的投资上有一个叫做排挤效应,是个二律背反。时间这个东西特别有趣,它既是生产资料,也是消费资料,它既是资本品(投资品),也是消费品。比如说我们到欧洲去,看到欧洲人很悠闲,一瓶啤酒就能坐在那儿泡一下午,对这些人来说,时间就是消费品。人家已经活到那份儿上,生活质量高到了可以消费时间了。同样,在海滩上晒太阳,那也是消费时间。但对我们来说,每天加班加点,那时间就是资本品,相当于是一种资本,我们是要靠这个时间去换取金钱的。在这个过程中消耗时间就是生产。所以,在人类有限的一生当中,有一个互相排挤的效应,也就是说,你拿多少时间用来生产,它是挤兑你的消费时间的。就比如我们通常说的,一个警察天天抓坏人,然后不能回家,小孩儿上学也没人管,这就属于你大量的时间用于生存和工作,但你不能大量享受和消费你自己的时间。所以在时间的投资上,你可能得到的回报是金钱,但也可能就是时间本身。当温饱不成问题的时候,时间本身就变成了特殊的消费品,甚至是奢侈品。 所以如果我们在有效的时间内,尽可能地去做好一件专业的事情,用持久、专注的办法来对待,我们可能会得到很多的金钱,同时我们又能省出很多的时间来,而省下的那些时间,就相当于投资的回报,我们可以拿出来消费,可以去度假,可以去画画,去满足个人的其他兴趣。在人的一生当中,时间作为消费品和作为资本品是互相挤兑的。你有这个就没那个,有那个就没这个。因为人一生的时间就这么多,而且对每一段时间内享受的层次要求和品质是不一样的。时间转瞬即逝,过去了就回不来了,比如孩童时的那种欢乐,待你到50岁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了;你那时候会享受,但同样给你一小时,能找到同样的童年快乐吗?绝对不可能啊! 所以在时间方面,要特别细分出你自己作为投资品的时间和作为消费品的时间,然后,用做事情的专业化、精细化,提高你在生意上的金钱的回报,同时,提高生产效率,腾出更多的时间,去满足你消费时间的欲望,你就能够很好地支配时间,享受生活。我们身边有很多老板,在这方面都做得不够好。但是你看王石,他现在就是在大量地消费时间,时间对他来说,就越来越多地成为消费品,因为他前面的事情都做对了,这个时候就可以消费时间。如果没有做对呢?那你可能还在拼命奔忙,为了一笔贷款、为了一个是非、为了一个公司的法律纠纷,天天请法院的人、公安的人,不是在酒楼茶肆泡着,就是在歌厅桑拿生磕。一个企业领导人,如果一生都把时间作为资本品的话,那就变成了资本的奴隶,就变成了事情的奴隶。 投资在时间上,会有几种有趣的规律。第一,在时间的方向上,时间是单向的、不可逆的,所以人在时间选择上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相反,人在空间的选择上就可以重复,比如我们今天来这儿,明天还来这儿,空间上是没有变的,像有句古诗写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一年后“桃花依旧笑春风”,但时间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们每个人行为的选择都是有限的。正因为时间本身是一维的,所以你就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做一些特定的活动。但究竟怎么做才能收益最大化呢?我们往往是自以为聪明地去想一件事,好像能做甲也能做乙,能做这件事,也能做那件事。但是即便你是聪明人,由于时间有限,假定说大家都只活80岁,你做10件事,你就是从小开始,每件事也只能用不到10年的工夫去做。而一个比你笨的人,可能一生就做了一件事,他就是在这事上花出多你一倍(20年)的时间,还富裕出好多年呢!所以他连玩带做,一定很轻松,他实际上在这件事上面的收益会大于你每件事做10年的收获。为什么阿迪力走钢2006年年初,我们把三亚这块地卖了之后,才发现北京的地涨了20倍以上。但三亚的地,放了同样的时间,只涨了不到3倍。显然,同样的时间,放在不同的地方,差别非常大。今天我们懂得了这个道理,如果我们仍然准备拿 在时间的投资上有一个叫做排挤效应,是个二律背反。时间这个东西特别有趣,它既是生产资料,也是消费资料,它既是资本品(投资品),也是消费品。比如说我们到欧洲去,看到欧洲人很悠闲,一瓶啤酒就能坐在那儿泡一下午,对这些人来说,时间就是消费品。人家已经活到那份儿上,生活质量高到了可以消费时间了。同样,在海滩上晒太阳,那也是消费时间。但对我们来说,每天加班加点,那时间就是资本品,相当于是一种资本,我们是要靠这个时间去换取金钱的。在这个过程中消耗时间就是生产。所以,在人类有限的一生当中,有一个互相排挤的效应,也就是说,你拿多少时间用来生产,它是挤兑你的消费时间的。就比如我们通常说的,一个警察天天抓坏人,然后不能回家,小孩儿上学也没人管,这就属于你大量的时间用于生存和工作,但你不能大量享受和消费你自己的时间。所以在时间的投资上,你可能得到的回报是金钱,但也可能就是时间本身。当温饱不成问题的时候,时间本身就变成了特殊的消费品,甚至是奢侈品。 所以如果我们在有效的时间内,尽可能地去做好一件专业的事情,用持久、专注的办法来对待,我们可能会得到很多的金钱,同时我们又能省出很多的时间来,而省下的那些时间,就相当于投资的回报,我们可以拿出来消费,可以去度假,可以去画画,去满足个人的其他兴趣。在人的一生当中,时间作为消费品和作为资本品是互相挤兑的。你有这个就没那个,有那个就没这个。因为人一生的时间就这么多,而且对每一段时间内享受的层次要求和品质是不一样的。时间转瞬即逝,过去了就回不来了,比如孩童时的那种欢乐,待你到50岁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了;你那时候会享受,但同样给你一小时,能找到同样的童年快乐吗?绝对不可能啊! 所以在时间方面,要特别细分出你自己作为投资品的时间和作为消费品的时间,然后,用做事情的专业化、精细化,提高你在生意上的金钱的回报,同时,提高生产效率,腾出更多的时间,去满足你消费时间的欲望,你就能够很好地支配时间,享受生活。我们身边有很多老板,在这方面都做得不够好。但是你看王石,他现在就是在大量地消费时间,时间对他来说,就越来越多地成为消费品,因为他前面的事情都做对了,这个时候就可以消费时间。如果没有做对呢?那你可能还在拼命奔忙,为了一笔贷款、为了一个是非、为了一个公司的法律纠纷,天天请法院的人、公安的人,不是在酒楼茶肆泡着,就是在歌厅桑拿生磕。一个企业领导人,如果一生都把时间作为资本品的话,那就变成了资本的奴隶,就变成了事情的奴隶。 投资在时间上,会有几种有趣的规律。第一,在时间的方向上,时间是单向的、不可逆的,所以人在时间选择上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相反,人在空间的选择上就可以重复,比如我们今天来这儿,明天还来这儿,空间上是没有变的,像有句古诗写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一年后“桃花依旧笑春风”,但时间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们每个人行为的选择都是有限的。正因为时间本身是一维的,所以你就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做一些特定的活动。但究竟怎么做才能收益最大化呢?我们往往是自以为聪明地去想一件事,好像能做甲也能做乙,能做这件事,也能做那件事。但是即便你是聪明人,由于时间有限,假定说大家都只活80岁,你做10件事,你就是从小开始,每件事也只能用不到10年的工夫去做。而一个比你笨的人,可能一生就做了一件事,他就是在这事上花出多你一倍(20年)的时间,还富裕出好多年呢!所以他连玩带做,一定很轻松,他实际上在这件事上面的收益会大于你每件事做10年的收获。为什么阿迪力走钢10年去耗一块地,那我们就一定要先选地方,而不是强调时间了。

 

在时间的投资上有一个叫做排挤效应,是个二律背反。时间这个东西特别有趣,它既是生产资料,也是消费资料,它既是资本品(投资品),也是消费品。比如说我们到欧洲去,看到欧洲人很悠闲,一瓶啤酒就能坐在那儿泡一下午,对这些人来说,时间就是消费品。人家已经活到那份儿上,生活质量高到了可以消费时间了。同样,在海滩上晒太阳,那也是消费时间。但对我们来说,每天加班加点,那时间就是资本品,相当于是一种资本,我们是要靠这个时间去换取金钱的。在这个过程中消耗时间就是生产。所以,在人类有限的一生当中,有一个互相排挤的效应,也就是说,你拿多少时间用来生产,它是挤兑你的消费时间的。就比如我们通常说的,一个警察天天抓坏人,然后不能回家,小孩儿上学也没人管,这就属于你大量的时间用于生存和工作,但你不能大量享受和消费你自己的时间。所以在时间的投资上,你可能得到的回报是金钱,但也可能就是时间本身。当温饱不成问题的时候,时间本身就变成了特殊的消费品,甚至是奢侈品。 所以如果我们在有效的时间内,尽可能地去做好一件专业的事情,用持久、专注的办法来对待,我们可能会得到很多的金钱,同时我们又能省出很多的时间来,而省下的那些时间,就相当于投资的回报,我们可以拿出来消费,可以去度假,可以去画画,去满足个人的其他兴趣。在人的一生当中,时间作为消费品和作为资本品是互相挤兑的。你有这个就没那个,有那个就没这个。因为人一生的时间就这么多,而且对每一段时间内享受的层次要求和品质是不一样的。时间转瞬即逝,过去了就回不来了,比如孩童时的那种欢乐,待你到50岁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了;你那时候会享受,但同样给你一小时,能找到同样的童年快乐吗?绝对不可能啊! 所以在时间方面,要特别细分出你自己作为投资品的时间和作为消费品的时间,然后,用做事情的专业化、精细化,提高你在生意上的金钱的回报,同时,提高生产效率,腾出更多的时间,去满足你消费时间的欲望,你就能够很好地支配时间,享受生活。我们身边有很多老板,在这方面都做得不够好。但是你看王石,他现在就是在大量地消费时间,时间对他来说,就越来越多地成为消费品,因为他前面的事情都做对了,这个时候就可以消费时间。如果没有做对呢?那你可能还在拼命奔忙,为了一笔贷款、为了一个是非、为了一个公司的法律纠纷,天天请法院的人、公安的人,不是在酒楼茶肆泡着,就是在歌厅桑拿生磕。一个企业领导人,如果一生都把时间作为资本品的话,那就变成了资本的奴隶,就变成了事情的奴隶。 投资在时间上,会有几种有趣的规律。第一,在时间的方向上,时间是单向的、不可逆的,所以人在时间选择上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相反,人在空间的选择上就可以重复,比如我们今天来这儿,明天还来这儿,空间上是没有变的,像有句古诗写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一年后“桃花依旧笑春风”,但时间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们每个人行为的选择都是有限的。正因为时间本身是一维的,所以你就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做一些特定的活动。但究竟怎么做才能收益最大化呢?我们往往是自以为聪明地去想一件事,好像能做甲也能做乙,能做这件事,也能做那件事。但是即便你是聪明人,由于时间有限,假定说大家都只活80岁,你做10件事,你就是从小开始,每件事也只能用不到10年的工夫去做。而一个比你笨的人,可能一生就做了一件事,他就是在这事上花出多你一倍(20年)的时间,还富裕出好多年呢!所以他连玩带做,一定很轻松,他实际上在这件事上面的收益会大于你每件事做10年的收获。为什么阿迪力走钢
    花相同的时间及同样的钱,要想有更好的回报,一定要选对你的投资对象,去发掘被投资对象的价值。
 
丝掉不下去,而我们走一下就可能摔死?他走钢丝这个活儿,练了20年,所以艺高人胆大,他不仅摔不下去,还能靠这挣钱。也就是说,如果专心在一件事上花时间,花到足够多,你既可能成为这件事情的主宰,又可能因此而获得收入。更重要的是,时间还游刃有余,你还会有很多闲暇,去消费时间,做别的事情。 就像在万通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困难的时候,我们有很多旧的事情,怀柔的项目是个旧事,新世界商城是个旧事,当时的新城国际、理想世界(后改名新城国际)也是个旧事。这几个事堆在一块儿确实困难,大家都不愿意做这事,都想去做新的事。但实际上,最后我们恰恰是因为做好这些旧事而获得了最大收益。所以就一件事情持续地用功,按一个方向投资,在时间上不吝啬,把时间往同一个方向去追加,就能把事情和时间按量搭配好,收入才能不断提高,边际收益会越来越大。过去的老话叫“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十年磨一剑,也是讲这个道理。 所以,想在人生的路上投资并有所收益、有所回报,第一件事就是必须在一个方向上去积累,连续地正向积累比什么都重要。比如一个企业,你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和你朝一个方向、连续地正向积累,差别就很大。连续地正向积累,你哪怕是做少一点,慢一点,一件事花30年,也比那聪明的人做10件事、每件事做10年效果来得好,结果也一定证明你比那个“聪明的人”聪明。 所以这几年,我们强调专业化,跟万科一样,专业地做一件事,做到现在,实际上就比过去从容很多。 所以时间决定一切是个真理,真理不爱听也是真理。打个比方,我拿着一杯水,马上就喝了,这叫喝水;如果我举10个小时,叫行为艺术,性质就变了;如果有人举上100个小时,死在这儿,这个动作还保持着,实际上就可以做成一个雕塑;然后如果再放50年,拉根绳就可以卖票,就成文物了。所以不是行为本身,而是时间会决定一件事的性质。你如果苦练一件事,朝着一个时间方向去努力,会不断提升这件事的价值。你想喝水是几毛钱的事,而一个行为艺术最多挣个几十块钱,如果变成雕塑,放在一个好位置也能卖点钱;但成了文物,那价钱就大了。你看,时间越长,东西越金贵、越值钱。 再比如,18岁的天真少女可爱,80岁的天真女人是活宝,800岁的木乃伊女人就是文物了。显然,时间越长,价值就越高。所以关键就是要把时间掌握得好。我们做公司也同样,做一天房地产人家说你投机(炒房,炒地),做10年,人家说是一个正经生意,你能做100年,人家叫你伟大的公司。所以时间会让你有很大的回报,让你有一切机会伟大、光荣、正确而流芳。 再从财务回报上来看,时间越长,回报也越高。这就像我刚才讲过的一样,一个瓷器,你埋地下一万年,它就是个文物。全世界做投资最牛的、最受推崇的,是沃仑·巴菲特。巴菲特从小学的时候,就用300美元开始做投资。那么现在呢,他是世界第二大富豪,由300美元发展到将近400亿美元身家。他投资的方法非常简单,以至于所有人都能懂,但所有人都不做。他是一个简单的人,在一个小镇上,非常简朴,住的是20万美元买的房子。他怎么投资呢,他就是买一只股票,买一只他认为好公司的股票,然后就放在那儿等着,就这么简单。多数人都不断地在挑股票,买了卖,卖了又买,进进出出个不停。他都买了什么呢?他买了可口可乐,买了吉列、纽约时报,还买了保险公司。他成为“大师”以后,总结出很多诀窍。他特别强调的是两个环节,一个是买对,一个是长期持有。长期是多长呢,他都是20年不动。可是一般来说,做投资的人,特别是华尔街的人,没有人能搁20

丝掉不下去,而我们走一下就可能摔死?他走钢丝这个活儿,练了20年,所以艺高人胆大,他不仅摔不下去,还能靠这挣钱。也就是说,如果专心在一件事上花时间,花到足够多,你既可能成为这件事情的主宰,又可能因此而获得收入。更重要的是,时间还游刃有余,你还会有很多闲暇,去消费时间,做别的事情。 就像在万通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困难的时候,我们有很多旧的事情,怀柔的项目是个旧事,新世界商城是个旧事,当时的新城国际、理想世界(后改名新城国际)也是个旧事。这几个事堆在一块儿确实困难,大家都不愿意做这事,都想去做新的事。但实际上,最后我们恰恰是因为做好这些旧事而获得了最大收益。所以就一件事情持续地用功,按一个方向投资,在时间上不吝啬,把时间往同一个方向去追加,就能把事情和时间按量搭配好,收入才能不断提高,边际收益会越来越大。过去的老话叫“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十年磨一剑,也是讲这个道理。 所以,想在人生的路上投资并有所收益、有所回报,第一件事就是必须在一个方向上去积累,连续地正向积累比什么都重要。比如一个企业,你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和你朝一个方向、连续地正向积累,差别就很大。连续地正向积累,你哪怕是做少一点,慢一点,一件事花30年,也比那聪明的人做10件事、每件事做10年效果来得好,结果也一定证明你比那个“聪明的人”聪明。 所以这几年,我们强调专业化,跟万科一样,专业地做一件事,做到现在,实际上就比过去从容很多。 所以时间决定一切是个真理,真理不爱听也是真理。打个比方,我拿着一杯水,马上就喝了,这叫喝水;如果我举10个小时,叫行为艺术,性质就变了;如果有人举上100个小时,死在这儿,这个动作还保持着,实际上就可以做成一个雕塑;然后如果再放50年,拉根绳就可以卖票,就成文物了。所以不是行为本身,而是时间会决定一件事的性质。你如果苦练一件事,朝着一个时间方向去努力,会不断提升这件事的价值。你想喝水是几毛钱的事,而一个行为艺术最多挣个几十块钱,如果变成雕塑,放在一个好位置也能卖点钱;但成了文物,那价钱就大了。你看,时间越长,东西越金贵、越值钱。 再比如,18岁的天真少女可爱,80岁的天真女人是活宝,800岁的木乃伊女人就是文物了。显然,时间越长,价值就越高。所以关键就是要把时间掌握得好。我们做公司也同样,做一天房地产人家说你投机(炒房,炒地),做10年,人家说是一个正经生意,你能做100年,人家叫你伟大的公司。所以时间会让你有很大的回报,让你有一切机会伟大、光荣、正确而流芳。 再从财务回报上来看,时间越长,回报也越高。这就像我刚才讲过的一样,一个瓷器,你埋地下一万年,它就是个文物。全世界做投资最牛的、最受推崇的,是沃仑·巴菲特。巴菲特从小学的时候,就用300美元开始做投资。那么现在呢,他是世界第二大富豪,由300美元发展到将近400亿美元身家。他投资的方法非常简单,以至于所有人都能懂,但所有人都不做。他是一个简单的人,在一个小镇上,非常简朴,住的是20万美元买的房子。他怎么投资呢,他就是买一只股票,买一只他认为好公司的股票,然后就放在那儿等着,就这么简单。多数人都不断地在挑股票,买了卖,卖了又买,进进出出个不停。他都买了什么呢?他买了可口可乐,买了吉列、纽约时报,还买了保险公司。他成为“大师”以后,总结出很多诀窍。他特别强调的是两个环节,一个是买对,一个是长期持有。长期是多长呢,他都是20年不动。可是一般来说,做投资的人,特别是华尔街的人,没有人能搁20 在时间的投资上有一个叫做排挤效应,是个二律背反。时间这个东西特别有趣,它既是生产资料,也是消费资料,它既是资本品(投资品),也是消费品。比如说我们到欧洲去,看到欧洲人很悠闲,一瓶啤酒就能坐在那儿泡一下午,对这些人来说,时间就是消费品。人家已经活到那份儿上,生活质量高到了可以消费时间了。同样,在海滩上晒太阳,那也是消费时间。但对我们来说,每天加班加点,那时间就是资本品,相当于是一种资本,我们是要靠这个时间去换取金钱的。在这个过程中消耗时间就是生产。所以,在人类有限的一生当中,有一个互相排挤的效应,也就是说,你拿多少时间用来生产,它是挤兑你的消费时间的。就比如我们通常说的,一个警察天天抓坏人,然后不能回家,小孩儿上学也没人管,这就属于你大量的时间用于生存和工作,但你不能大量享受和消费你自己的时间。所以在时间的投资上,你可能得到的回报是金钱,但也可能就是时间本身。当温饱不成问题的时候,时间本身就变成了特殊的消费品,甚至是奢侈品。 所以如果我们在有效的时间内,尽可能地去做好一件专业的事情,用持久、专注的办法来对待,我们可能会得到很多的金钱,同时我们又能省出很多的时间来,而省下的那些时间,就相当于投资的回报,我们可以拿出来消费,可以去度假,可以去画画,去满足个人的其他兴趣。在人的一生当中,时间作为消费品和作为资本品是互相挤兑的。你有这个就没那个,有那个就没这个。因为人一生的时间就这么多,而且对每一段时间内享受的层次要求和品质是不一样的。时间转瞬即逝,过去了就回不来了,比如孩童时的那种欢乐,待你到50岁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了;你那时候会享受,但同样给你一小时,能找到同样的童年快乐吗?绝对不可能啊! 所以在时间方面,要特别细分出你自己作为投资品的时间和作为消费品的时间,然后,用做事情的专业化、精细化,提高你在生意上的金钱的回报,同时,提高生产效率,腾出更多的时间,去满足你消费时间的欲望,你就能够很好地支配时间,享受生活。我们身边有很多老板,在这方面都做得不够好。但是你看王石,他现在就是在大量地消费时间,时间对他来说,就越来越多地成为消费品,因为他前面的事情都做对了,这个时候就可以消费时间。如果没有做对呢?那你可能还在拼命奔忙,为了一笔贷款、为了一个是非、为了一个公司的法律纠纷,天天请法院的人、公安的人,不是在酒楼茶肆泡着,就是在歌厅桑拿生磕。一个企业领导人,如果一生都把时间作为资本品的话,那就变成了资本的奴隶,就变成了事情的奴隶。 投资在时间上,会有几种有趣的规律。第一,在时间的方向上,时间是单向的、不可逆的,所以人在时间选择上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相反,人在空间的选择上就可以重复,比如我们今天来这儿,明天还来这儿,空间上是没有变的,像有句古诗写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一年后“桃花依旧笑春风”,但时间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们每个人行为的选择都是有限的。正因为时间本身是一维的,所以你就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做一些特定的活动。但究竟怎么做才能收益最大化呢?我们往往是自以为聪明地去想一件事,好像能做甲也能做乙,能做这件事,也能做那件事。但是即便你是聪明人,由于时间有限,假定说大家都只活80岁,你做10件事,你就是从小开始,每件事也只能用不到10年的工夫去做。而一个比你笨的人,可能一生就做了一件事,他就是在这事上花出多你一倍(20年)的时间,还富裕出好多年呢!所以他连玩带做,一定很轻松,他实际上在这件事上面的收益会大于你每件事做10年的收获。为什么阿迪力走钢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年的,但他老爷子就干这一件事,所以他居然成了世界第二大富翁。 所以,他们公司一贯坚持的就是长期增长。香港置地有120多年了,它的母公司怡和有将近200年历史。时间的长短,对投资回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在投资的问题上,投资时间,实际上就是朝一个方向做一件有价值的事情,把时间和事情的价值重叠到一起。另外,还要坚持的时间长,越长,这个回报率会越高。 在时间投资上的第三个规律,就是要看你投资的对象,或者说是你在一个时间段上所确定的对象是否正确。如果是对象选错了,你投入的时间带来的收益就成了负值,时间越长,灾难越大。所以,事情的性质一方面是由时间决定的,另外一方面也是由投资的对象决定的。 时间投入的对象不同,事物的性质也不同。就像我,曾在牟其中那儿打工,如果一直跟着牟其中,花同样的时间,跟他在一起,叫参与经济犯罪活动,肯定被抓起来;如果是跟柳传志在一起,那就是做一个职业经理人;但我们自己做呢,叫创业。所以同样的时间下,你跟什么人在一起,也很重要。 就投资来看,当时间是一定的时候,投资回报的多少就取决于你投资的对象。举例说,我们在1992年买过两块地,一块地在北京的怀柔(庙城),一块在海南的三亚。两块地前后脚买的,三亚是1992年的八九月份买的,北京是1992年底和1993年初买的。但是2006年年初,我们把三亚这块地卖了之后,才发现北京的地涨了20倍以上。但三亚的地,放了同样的时间,只涨了不到3倍。显然,同样的时间,放在不同的地方,差别非常大。今天我们懂得了这个道理,如果我们仍然准备拿10年去耗一块地,那我们就一定要先选地方,而不是强调时间了。 花相同的时间及同样的钱,要想有更好的回报,一定要选对你的投资对象,去发掘被投资对象的价值。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六期 《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风马牛》第十六期

在时间的投资上有一个叫做排挤效应,是个二律背反。时间这个东西特别有趣,它既是生产资料,也是消费资料,它既是资本品(投资品),也是消费品。比如说我们到欧洲去,看到欧洲人很悠闲,一瓶啤酒就能坐在那儿泡一下午,对这些人来说,时间就是消费品。人家已经活到那份儿上,生活质量高到了可以消费时间了。同样,在海滩上晒太阳,那也是消费时间。但对我们来说,每天加班加点,那时间就是资本品,相当于是一种资本,我们是要靠这个时间去换取金钱的。在这个过程中消耗时间就是生产。所以,在人类有限的一生当中,有一个互相排挤的效应,也就是说,你拿多少时间用来生产,它是挤兑你的消费时间的。就比如我们通常说的,一个警察天天抓坏人,然后不能回家,小孩儿上学也没人管,这就属于你大量的时间用于生存和工作,但你不能大量享受和消费你自己的时间。所以在时间的投资上,你可能得到的回报是金钱,但也可能就是时间本身。当温饱不成问题的时候,时间本身就变成了特殊的消费品,甚至是奢侈品。 所以如果我们在有效的时间内,尽可能地去做好一件专业的事情,用持久、专注的办法来对待,我们可能会得到很多的金钱,同时我们又能省出很多的时间来,而省下的那些时间,就相当于投资的回报,我们可以拿出来消费,可以去度假,可以去画画,去满足个人的其他兴趣。在人的一生当中,时间作为消费品和作为资本品是互相挤兑的。你有这个就没那个,有那个就没这个。因为人一生的时间就这么多,而且对每一段时间内享受的层次要求和品质是不一样的。时间转瞬即逝,过去了就回不来了,比如孩童时的那种欢乐,待你到50岁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了;你那时候会享受,但同样给你一小时,能找到同样的童年快乐吗?绝对不可能啊! 所以在时间方面,要特别细分出你自己作为投资品的时间和作为消费品的时间,然后,用做事情的专业化、精细化,提高你在生意上的金钱的回报,同时,提高生产效率,腾出更多的时间,去满足你消费时间的欲望,你就能够很好地支配时间,享受生活。我们身边有很多老板,在这方面都做得不够好。但是你看王石,他现在就是在大量地消费时间,时间对他来说,就越来越多地成为消费品,因为他前面的事情都做对了,这个时候就可以消费时间。如果没有做对呢?那你可能还在拼命奔忙,为了一笔贷款、为了一个是非、为了一个公司的法律纠纷,天天请法院的人、公安的人,不是在酒楼茶肆泡着,就是在歌厅桑拿生磕。一个企业领导人,如果一生都把时间作为资本品的话,那就变成了资本的奴隶,就变成了事情的奴隶。 投资在时间上,会有几种有趣的规律。第一,在时间的方向上,时间是单向的、不可逆的,所以人在时间选择上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相反,人在空间的选择上就可以重复,比如我们今天来这儿,明天还来这儿,空间上是没有变的,像有句古诗写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一年后“桃花依旧笑春风”,但时间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们每个人行为的选择都是有限的。正因为时间本身是一维的,所以你就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做一些特定的活动。但究竟怎么做才能收益最大化呢?我们往往是自以为聪明地去想一件事,好像能做甲也能做乙,能做这件事,也能做那件事。但是即便你是聪明人,由于时间有限,假定说大家都只活80岁,你做10件事,你就是从小开始,每件事也只能用不到10年的工夫去做。而一个比你笨的人,可能一生就做了一件事,他就是在这事上花出多你一倍(20年)的时间,还富裕出好多年呢!所以他连玩带做,一定很轻松,他实际上在这件事上面的收益会大于你每件事做10年的收获。为什么阿迪力走钢《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