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言冯语·风马牛

兼职/小时600元工资现结加QQ:917624333

 
 
 

日志

 
 

从野蛮生长出的新阶级  

2008-05-12 11:19:00|  分类: 野蛮生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但是,淘第一桶金时的“原罪”阴影却罩在冯仑一伙地产大亨的头顶上,挥之不去,令人窒息。 把“原罪”放在《野蛮生长》的第一章,可见冯仑还是很有“原罪”心结的,尽管张维迎主张“大赦”,作者希望“不了了之”,但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的“房奴”们,好像搞不清官商之间,谁有原罪。 官,“制度不妥之处”,商,“私人企业初期发展的逻辑悖论” 都有罪,只有不行贿的才能甩掉“原罪”的包袱,王石是旗帜。 其实,野蛮生长过程中,原罪,无论是冯仑定义的原意也好,郎咸平定义的“行贿,牟取暴利”也好,是不可避免的,所谓法不制众也。地产大亨们害怕的是:中国的法律制众不一定灵,但治一治不听话的人,找点“原罪”出来,一定能把私人企业家从红得发紫的天上打下十八层地狱。 法律不怕狠,唯惧其对犯罪行为定义不明晰。 中国的发票能把人治死,税法也永远搞不明白,官司可以打到总书记,看谁的后台最硬,陈良宇不是也给扳倒了吗?!难怪冯仑把原罪“加以分析”,“看出许多不同的罪包括在其中”(奥古斯丁)。 把“原罪”凉一凉,野蛮生长的时代就可以结束了。 未来二十年的中国,将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大格局。 正直,诚信和有才智的人将影响和主导中国发展的大趋势。 经济和政治的国际一体化使中国更加开明,开放,权力地方化,分散化使中国政治与经济的互动,转化更现实,具体。 等待商界思想精英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捐钱做善事,更重要的是和公共知识分子中的思想精英联手打造文明的,人性的“戒”(冯仑前言中以“戒”喻规范)。单纯靠路演“不行贿”只能建立个人的阳光形象,也是短期有效的“护身符”,天天上媒体曝光也是一件挺累的事。 无论头顶多少光环,如果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明晰界定,私人企业家“原罪”的潜意识就很难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 冯仑在书中罗列了七项未来的事情“要特别注意”,公益,慈善事业,搞好与政府的合作,作秀和公关的色彩较重,只有最后一项,建立财富的合法性与道德优势最具挑战性,也最有意义。 冯仑在书中反复强调伟大是时间的函数,伟大是一种自由的状态。 中国思想和言论的自由还停留在“民主是好东西”的“初级阶段”,一个伟大的国家“和谐发展”的稳定机制是各个利益集团的声音都可以转化为政策和法律,由野蛮生长到文明进步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的希望,这一希望奠定在财富的基础上,《物权法》和《劳动法》,尽管不尽人意,但是尊重私人财产和人权的框架已经略见雏形。 人类有一些基本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和正义,无论何时何地,这些信念是深植在平民百姓心中的。以财富论英雄,冯仑的相对历史主义的成败有他的二十年奋斗作为见证,以是非论英雄,道德和理想将证明在历史中更是推进人类进步的深层激励机制。 作为私人企业家的代言人,冯仑的社会责任感和境界,好像并没有全部表达出来。 财富的累积为他们搭起了新的平。 但是,淘第一桶金时的“原罪”阴影却罩在冯仑一伙地产大亨的头顶上,挥之不去,令人窒息。 把“原罪”放在《野蛮生长》的第一章,可见冯仑还是很有“原罪”心结的,尽管张维迎主张“大赦”,作者希望“不了了之”,但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的“房奴”们,好像搞不清官商之间,谁有原罪。 官,“制度不妥之处”,商,“私人企业初期发展的逻辑悖论” 都有罪,只有不行贿的才能甩掉“原罪”的包袱,王石是旗帜。 其实,野蛮生长过程中,原罪,无论是冯仑定义的原意也好,郎咸平定义的“行贿,牟取暴利”也好,是不可避免的,所谓法不制众也。地产大亨们害怕的是:中国的法律制众不一定灵,但治一治不听话的人,找点“原罪”出来,一定能把私人企业家从红得发紫的天上打下十八层地狱。 法律不怕狠,唯惧其对犯罪行为定义不明晰。 中国的发票能把人治死,税法也永远搞不明白,官司可以打到总书记,看谁的后台最硬,陈良宇不是也给扳倒了吗?!难怪冯仑把原罪“加以分析”,“看出许多不同的罪包括在其中”(奥古斯丁)。 把“原罪”凉一凉,野蛮生长的时代就可以结束了。 未来二十年的中国,将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大格局。 正直,诚信和有才智的人将影响和主导中国发展的大趋势。 经济和政治的国际一体化使中国更加开明,开放,权力地方化,分散化使中国政治与经济的互动,转化更现实,具体。 等待商界思想精英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捐钱做善事,更重要的是和公共知识分子中的思想精英联手打造文明的,人性的“戒”(冯仑前言中以“戒”喻规范)。单纯靠路演“不行贿”只能建立个人的阳光形象,也是短期有效的“护身符”,天天上媒体曝光也是一件挺累的事。 无论头顶多少光环,如果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明晰界定,私人企业家“原罪”的潜意识就很难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 冯仑在书中罗列了七项未来的事情“要特别注意”,公益,慈善事业,搞好与政府的合作,作秀和公关的色彩较重,只有最后一项,建立财富的合法性与道德优势最具挑战性,也最有意义。 冯仑在书中反复强调伟大是时间的函数,伟大是一种自由的状态。 中国思想和言论的自由还停留在“民主是好东西”的“初级阶段”,一个伟大的国家“和谐发展”的稳定机制是各个利益集团的声音都可以转化为政策和法律,由野蛮生长到文明进步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的希望,这一希望奠定在财富的基础上,《物权法》和《劳动法》,尽管不尽人意,但是尊重私人财产和人权的框架已经略见雏形。 人类有一些基本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和正义,无论何时何地,这些信念是深植在平民百姓心中的。以财富论英雄,冯仑的相对历史主义的成败有他的二十年奋斗作为见证,以是非论英雄,道德和理想将证明在历史中更是推进人类进步的深层激励机制。 作为私人企业家的代言人,冯仑的社会责任感和境界,好像并没有全部表达出来。 财富的累积为他们搭起了新的平[作者简介]孙晓光,男 1959年生 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学士,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学硕士、半岛法学院法学博士。现为美国森林蘑菇公司副总裁,兼任美国加州书评人,《财经》杂志专栏作家。 。 但是,淘第一桶金时的“原罪”阴影却罩在冯仑一伙地产大亨的头顶上,挥之不去,令人窒息。 把“原罪”放在《野蛮生长》的第一章,可见冯仑还是很有“原罪”心结的,尽管张维迎主张“大赦”,作者希望“不了了之”,但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的“房奴”们,好像搞不清官商之间,谁有原罪。 官,“制度不妥之处”,商,“私人企业初期发展的逻辑悖论” 都有罪,只有不行贿的才能甩掉“原罪”的包袱,王石是旗帜。 其实,野蛮生长过程中,原罪,无论是冯仑定义的原意也好,郎咸平定义的“行贿,牟取暴利”也好,是不可避免的,所谓法不制众也。地产大亨们害怕的是:中国的法律制众不一定灵,但治一治不听话的人,找点“原罪”出来,一定能把私人企业家从红得发紫的天上打下十八层地狱。 法律不怕狠,唯惧其对犯罪行为定义不明晰。 中国的发票能把人治死,税法也永远搞不明白,官司可以打到总书记,看谁的后台最硬,陈良宇不是也给扳倒了吗?!难怪冯仑把原罪“加以分析”,“看出许多不同的罪包括在其中”(奥古斯丁)。 把“原罪”凉一凉,野蛮生长的时代就可以结束了。 未来二十年的中国,将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大格局。 正直,诚信和有才智的人将影响和主导中国发展的大趋势。 经济和政治的国际一体化使中国更加开明,开放,权力地方化,分散化使中国政治与经济的互动,转化更现实,具体。 等待商界思想精英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捐钱做善事,更重要的是和公共知识分子中的思想精英联手打造文明的,人性的“戒”(冯仑前言中以“戒”喻规范)。单纯靠路演“不行贿”只能建立个人的阳光形象,也是短期有效的“护身符”,天天上媒体曝光也是一件挺累的事。 无论头顶多少光环,如果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明晰界定,私人企业家“原罪”的潜意识就很难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 冯仑在书中罗列了七项未来的事情“要特别注意”,公益,慈善事业,搞好与政府的合作,作秀和公关的色彩较重,只有最后一项,建立财富的合法性与道德优势最具挑战性,也最有意义。 冯仑在书中反复强调伟大是时间的函数,伟大是一种自由的状态。 中国思想和言论的自由还停留在“民主是好东西”的“初级阶段”,一个伟大的国家“和谐发展”的稳定机制是各个利益集团的声音都可以转化为政策和法律,由野蛮生长到文明进步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的希望,这一希望奠定在财富的基础上,《物权法》和《劳动法》,尽管不尽人意,但是尊重私人财产和人权的框架已经略见雏形。 人类有一些基本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和正义,无论何时何地,这些信念是深植在平民百姓心中的。以财富论英雄,冯仑的相对历史主义的成败有他的二十年奋斗作为见证,以是非论英雄,道德和理想将证明在历史中更是推进人类进步的深层激励机制。 作为私人企业家的代言人,冯仑的社会责任感和境界,好像并没有全部表达出来。 财富的累积为他们搭起了新的平 

[作者简介]孙晓光,男 1959年生 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学士,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学硕士、半岛法学院法学博士。现为美国森林蘑菇公司副总裁,兼任美国加州书评人,《财经》杂志专栏作家。 从野蛮生长出的新阶级 孙晓光 冯仑把自己的书取名为《野蛮生长》是件挺有趣的事。 一种含义是从大历史的角度观察和小结过去二十年的中国制度演化过程,与成熟的西方资本主义文明比较,中国在破与立之间摸索前进。 对于私人企业家,中国模糊多变的制度不仅提供了稍纵即逝的经济机会,也更是遍地荆棘,危机四伏,用计划经济的旧眼光看,好像有点野蛮;另一层含义似乎是留给冯仑自己的历史相对主义 –“历史只有成败而无是非”(冯仑),自我成长好像有点野蛮,但似乎是可以划上一个句号,另起一段了。 从这两个视点读《野蛮生长》,也许更能体会作者的心路历程,本书交代了一个新阶级的成长和思考。 我在美国读书,工作和生活已经二十年了。 当决定“海归”时,周其仁告诫我中国和美国的市场完全是两套不同的游戏规则,汪丁丁则祝愿我能尽早学会在中国的“生存技能”。 两位朋友都提及冯仑的《野蛮生长》,我马上买来,一口气读毕,真的很过瘾。 我虽然错过了“野蛮生长”的二十年,但冯仑的书给我补了一课,未来的岁月里,中国正在给更多的安分守己之辈,遵纪守法之徒提供著相对明晰的制度和法律框架,人身和财产的保障,也许新一代的私人企业家可以少一点江湖味和赌徒心理,心平静气地凭商业智慧和纯粹理智创业,累积财富,建立长期合理的预期,享受阳光下的“中国制造”或“中国创造”。 当世界由于信息传播和物流成本的急剧下降,全球一体化的进程加速,中国已经不可逆转地融入了世界体系,偶尔的“复辟”挡不住进步的大势。 问题和危机只能加速中国制度向更文明和民主的方向发展。 冯仑创业时的“皮包公司”再也见不到了,王石“不行贿”也将成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不必被社会奉为商业伦理的神明。 不行贿办不成事的,也就是不犯法做不了生意,这样的环境下求生长,不野蛮不行。 冯仑的《野蛮生长》其实标志著野蛮生长的时代正在终结。 过去二十年的中国, 是一个以钱为本的社会,人们拼命的“圈地”,“圈钱”,不放过每一个稍纵即逝的政策改革实验所带来的创造超额利润的“制度机会”。 一百年前的美国,没有反垄断法,因而有了洛克菲勒,摩根,卡耐基和梅隆,他们也以冒险精神和商业远见而垄断了重要的行业,大赚特赚了一把,结果是千夫所指,“原罪”深厚。 中国这二十年来,政府控制著战略资源和行业,私人企业家只能靠“开拓”蛮荒之“地”产而“野蛮生长”,一不留神却硕果累累,而且形成了一个扎实的“有恒产”的新阶级,城市居民有了自己的恒产 – 房子,房奴和地产大亨一起,奠定了中国从野蛮走向文明的物质基础 从野蛮生长出的新阶级

孙晓光

冯仑把自己的书取名为《野蛮生长》是件挺有趣的事。 一种含义是从大历史的角度观察和小结过去二十年的中国制度演化过程,与成熟的西方资本主义文明比较,中国在破与立之间摸索前进。 对于私人企业家,中国模糊多变的制度不仅提供了稍纵即逝的经济机会,也更是遍地荆棘,危机四伏,用计划经济的旧眼光看,好像有点野蛮;另一层含义似乎是留给冯仑自己的历史相对主义 “历史只有成败而无是非”(冯仑),自我成长好像有点野蛮,但似乎是可以划上一个句号,另起一段了。  台,拓展了新的视野和角度,也为他们提供了别人没有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大浪淘沙, 在中国经济高速崛起的过去二十年中,我是一个局外人。 但远在太平洋的彼岸,我每天都在关心中国的进步和发展,为同学,朋友的成就而高兴,为中国的强大而自豪。 《野蛮生长》使我想起二十多年前,冯仑骑着一辆自行车,从中央党校来到中央团校参加周末读书沙龙,四五十人,一通乱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热血知识青年,今天多是年过半百、六十出头了。 当时大家好像很欣赏《第三条道路》,认为集权经济已经瓦解,但资本主义又不敢提,只能挂羊头,卖狗肉,把社会主义留给意识形态,把资本主义用来打造经济基础。 没想到,第三条道路的路边二十年后,竟然开满了“野蛮生长”的鲜花,私人经济已经在中国占有了50%的经济总产量(GDP)和就业,为国家进步和政治经济稳定贡献了力量。 人们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和人生态度,但事实胜于“忽悠”,伟大也不是在中央电视台“秀”出来的,拿冯仑自己的话是“一种境界”,自己可以创造是非标准,一种极度的自由。 但凡想到这种境界的人,其内心一定在追求这种极度的自由。 周其仁曾经把中国经济形容成一棵大树,要想知道大树的年龄只能看年轮,大树不能砍,那就只能在现实中观察,思考。 冯仑的《野蛮生长》好像是啄木鸟的嘴,生生地在大树上凿出一个小洞洞,让我们有机会看看中国这棵大树的年轮。 野蛮生长了二十年,一个文明的新阶级也诞生了。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七期《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从这两个视点读《野蛮生长》,也许更能体会作者的心路历程,本书交代了一个新阶级的成长和思考。 

[作者简介]孙晓光,男 1959年生 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学士,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学硕士、半岛法学院法学博士。现为美国森林蘑菇公司副总裁,兼任美国加州书评人,《财经》杂志专栏作家。 从野蛮生长出的新阶级 孙晓光 冯仑把自己的书取名为《野蛮生长》是件挺有趣的事。 一种含义是从大历史的角度观察和小结过去二十年的中国制度演化过程,与成熟的西方资本主义文明比较,中国在破与立之间摸索前进。 对于私人企业家,中国模糊多变的制度不仅提供了稍纵即逝的经济机会,也更是遍地荆棘,危机四伏,用计划经济的旧眼光看,好像有点野蛮;另一层含义似乎是留给冯仑自己的历史相对主义 –“历史只有成败而无是非”(冯仑),自我成长好像有点野蛮,但似乎是可以划上一个句号,另起一段了。 从这两个视点读《野蛮生长》,也许更能体会作者的心路历程,本书交代了一个新阶级的成长和思考。 我在美国读书,工作和生活已经二十年了。 当决定“海归”时,周其仁告诫我中国和美国的市场完全是两套不同的游戏规则,汪丁丁则祝愿我能尽早学会在中国的“生存技能”。 两位朋友都提及冯仑的《野蛮生长》,我马上买来,一口气读毕,真的很过瘾。 我虽然错过了“野蛮生长”的二十年,但冯仑的书给我补了一课,未来的岁月里,中国正在给更多的安分守己之辈,遵纪守法之徒提供著相对明晰的制度和法律框架,人身和财产的保障,也许新一代的私人企业家可以少一点江湖味和赌徒心理,心平静气地凭商业智慧和纯粹理智创业,累积财富,建立长期合理的预期,享受阳光下的“中国制造”或“中国创造”。 当世界由于信息传播和物流成本的急剧下降,全球一体化的进程加速,中国已经不可逆转地融入了世界体系,偶尔的“复辟”挡不住进步的大势。 问题和危机只能加速中国制度向更文明和民主的方向发展。 冯仑创业时的“皮包公司”再也见不到了,王石“不行贿”也将成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不必被社会奉为商业伦理的神明。 不行贿办不成事的,也就是不犯法做不了生意,这样的环境下求生长,不野蛮不行。 冯仑的《野蛮生长》其实标志著野蛮生长的时代正在终结。 过去二十年的中国, 是一个以钱为本的社会,人们拼命的“圈地”,“圈钱”,不放过每一个稍纵即逝的政策改革实验所带来的创造超额利润的“制度机会”。 一百年前的美国,没有反垄断法,因而有了洛克菲勒,摩根,卡耐基和梅隆,他们也以冒险精神和商业远见而垄断了重要的行业,大赚特赚了一把,结果是千夫所指,“原罪”深厚。 中国这二十年来,政府控制著战略资源和行业,私人企业家只能靠“开拓”蛮荒之“地”产而“野蛮生长”,一不留神却硕果累累,而且形成了一个扎实的“有恒产”的新阶级,城市居民有了自己的恒产 – 房子,房奴和地产大亨一起,奠定了中国从野蛮走向文明的物质基础

 

我在美国读书,工作和生活已经二十年了。 当决定“海归”时,周其仁告诫我中国和美国的市场完全是两套不同的游戏规则,汪丁丁则祝愿我能尽早学会在中国的“生存技能”。 两位朋友都提及冯仑的《野蛮生长》,我马上买来,一口气读毕,真的很过瘾。  我虽然错过了“野蛮生长”的二十年,但冯仑的书给我补了一课,未来的岁月里,中国正在给更多的安分守己之辈,遵纪守法之徒提供著相对明晰的制度和法律框架,人身和财产的保障,也许新一代的私人企业家可以少一点江湖味和赌徒心理,心平静气地凭商业智慧和纯粹理智创业,累积财富,建立长期合理的预期,享受阳光下的“中国制造”或“中国创造”。台,拓展了新的视野和角度,也为他们提供了别人没有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大浪淘沙, 在中国经济高速崛起的过去二十年中,我是一个局外人。 但远在太平洋的彼岸,我每天都在关心中国的进步和发展,为同学,朋友的成就而高兴,为中国的强大而自豪。 《野蛮生长》使我想起二十多年前,冯仑骑着一辆自行车,从中央党校来到中央团校参加周末读书沙龙,四五十人,一通乱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热血知识青年,今天多是年过半百、六十出头了。 当时大家好像很欣赏《第三条道路》,认为集权经济已经瓦解,但资本主义又不敢提,只能挂羊头,卖狗肉,把社会主义留给意识形态,把资本主义用来打造经济基础。 没想到,第三条道路的路边二十年后,竟然开满了“野蛮生长”的鲜花,私人经济已经在中国占有了50%的经济总产量(GDP)和就业,为国家进步和政治经济稳定贡献了力量。 人们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和人生态度,但事实胜于“忽悠”,伟大也不是在中央电视台“秀”出来的,拿冯仑自己的话是“一种境界”,自己可以创造是非标准,一种极度的自由。 但凡想到这种境界的人,其内心一定在追求这种极度的自由。 周其仁曾经把中国经济形容成一棵大树,要想知道大树的年龄只能看年轮,大树不能砍,那就只能在现实中观察,思考。 冯仑的《野蛮生长》好像是啄木鸟的嘴,生生地在大树上凿出一个小洞洞,让我们有机会看看中国这棵大树的年轮。 野蛮生长了二十年,一个文明的新阶级也诞生了。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七期《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当世界由于信息传播和物流成本的急剧下降,全球一体化的进程加速,中国已经不可逆转地融入了世界体系,偶尔的“复辟”挡不住进步的大势。 问题和危机只能加速中国制度向更文明和民主的方向发展。 [作者简介]孙晓光,男 1959年生 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学士,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学硕士、半岛法学院法学博士。现为美国森林蘑菇公司副总裁,兼任美国加州书评人,《财经》杂志专栏作家。 从野蛮生长出的新阶级 孙晓光 冯仑把自己的书取名为《野蛮生长》是件挺有趣的事。 一种含义是从大历史的角度观察和小结过去二十年的中国制度演化过程,与成熟的西方资本主义文明比较,中国在破与立之间摸索前进。 对于私人企业家,中国模糊多变的制度不仅提供了稍纵即逝的经济机会,也更是遍地荆棘,危机四伏,用计划经济的旧眼光看,好像有点野蛮;另一层含义似乎是留给冯仑自己的历史相对主义 –“历史只有成败而无是非”(冯仑),自我成长好像有点野蛮,但似乎是可以划上一个句号,另起一段了。 从这两个视点读《野蛮生长》,也许更能体会作者的心路历程,本书交代了一个新阶级的成长和思考。 我在美国读书,工作和生活已经二十年了。 当决定“海归”时,周其仁告诫我中国和美国的市场完全是两套不同的游戏规则,汪丁丁则祝愿我能尽早学会在中国的“生存技能”。 两位朋友都提及冯仑的《野蛮生长》,我马上买来,一口气读毕,真的很过瘾。 我虽然错过了“野蛮生长”的二十年,但冯仑的书给我补了一课,未来的岁月里,中国正在给更多的安分守己之辈,遵纪守法之徒提供著相对明晰的制度和法律框架,人身和财产的保障,也许新一代的私人企业家可以少一点江湖味和赌徒心理,心平静气地凭商业智慧和纯粹理智创业,累积财富,建立长期合理的预期,享受阳光下的“中国制造”或“中国创造”。 当世界由于信息传播和物流成本的急剧下降,全球一体化的进程加速,中国已经不可逆转地融入了世界体系,偶尔的“复辟”挡不住进步的大势。 问题和危机只能加速中国制度向更文明和民主的方向发展。 冯仑创业时的“皮包公司”再也见不到了,王石“不行贿”也将成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不必被社会奉为商业伦理的神明。 不行贿办不成事的,也就是不犯法做不了生意,这样的环境下求生长,不野蛮不行。 冯仑的《野蛮生长》其实标志著野蛮生长的时代正在终结。 过去二十年的中国, 是一个以钱为本的社会,人们拼命的“圈地”,“圈钱”,不放过每一个稍纵即逝的政策改革实验所带来的创造超额利润的“制度机会”。 一百年前的美国,没有反垄断法,因而有了洛克菲勒,摩根,卡耐基和梅隆,他们也以冒险精神和商业远见而垄断了重要的行业,大赚特赚了一把,结果是千夫所指,“原罪”深厚。 中国这二十年来,政府控制著战略资源和行业,私人企业家只能靠“开拓”蛮荒之“地”产而“野蛮生长”,一不留神却硕果累累,而且形成了一个扎实的“有恒产”的新阶级,城市居民有了自己的恒产 – 房子,房奴和地产大亨一起,奠定了中国从野蛮走向文明的物质基础 冯仑创业时的“皮包公司”再也见不到了,王石“不行贿”也将成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不必被社会奉为商业伦理的神明。 不行贿办不成事的,也就是不犯法做不了生意,这样的环境下求生长,不野蛮不行。 冯仑的《野蛮生长》其实标志著野蛮生长的时代正在终结。[作者简介]孙晓光,男 1959年生 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学士,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学硕士、半岛法学院法学博士。现为美国森林蘑菇公司副总裁,兼任美国加州书评人,《财经》杂志专栏作家。 从野蛮生长出的新阶级 孙晓光 冯仑把自己的书取名为《野蛮生长》是件挺有趣的事。 一种含义是从大历史的角度观察和小结过去二十年的中国制度演化过程,与成熟的西方资本主义文明比较,中国在破与立之间摸索前进。 对于私人企业家,中国模糊多变的制度不仅提供了稍纵即逝的经济机会,也更是遍地荆棘,危机四伏,用计划经济的旧眼光看,好像有点野蛮;另一层含义似乎是留给冯仑自己的历史相对主义 –“历史只有成败而无是非”(冯仑),自我成长好像有点野蛮,但似乎是可以划上一个句号,另起一段了。 从这两个视点读《野蛮生长》,也许更能体会作者的心路历程,本书交代了一个新阶级的成长和思考。 我在美国读书,工作和生活已经二十年了。 当决定“海归”时,周其仁告诫我中国和美国的市场完全是两套不同的游戏规则,汪丁丁则祝愿我能尽早学会在中国的“生存技能”。 两位朋友都提及冯仑的《野蛮生长》,我马上买来,一口气读毕,真的很过瘾。 我虽然错过了“野蛮生长”的二十年,但冯仑的书给我补了一课,未来的岁月里,中国正在给更多的安分守己之辈,遵纪守法之徒提供著相对明晰的制度和法律框架,人身和财产的保障,也许新一代的私人企业家可以少一点江湖味和赌徒心理,心平静气地凭商业智慧和纯粹理智创业,累积财富,建立长期合理的预期,享受阳光下的“中国制造”或“中国创造”。 当世界由于信息传播和物流成本的急剧下降,全球一体化的进程加速,中国已经不可逆转地融入了世界体系,偶尔的“复辟”挡不住进步的大势。 问题和危机只能加速中国制度向更文明和民主的方向发展。 冯仑创业时的“皮包公司”再也见不到了,王石“不行贿”也将成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不必被社会奉为商业伦理的神明。 不行贿办不成事的,也就是不犯法做不了生意,这样的环境下求生长,不野蛮不行。 冯仑的《野蛮生长》其实标志著野蛮生长的时代正在终结。 过去二十年的中国, 是一个以钱为本的社会,人们拼命的“圈地”,“圈钱”,不放过每一个稍纵即逝的政策改革实验所带来的创造超额利润的“制度机会”。 一百年前的美国,没有反垄断法,因而有了洛克菲勒,摩根,卡耐基和梅隆,他们也以冒险精神和商业远见而垄断了重要的行业,大赚特赚了一把,结果是千夫所指,“原罪”深厚。 中国这二十年来,政府控制著战略资源和行业,私人企业家只能靠“开拓”蛮荒之“地”产而“野蛮生长”,一不留神却硕果累累,而且形成了一个扎实的“有恒产”的新阶级,城市居民有了自己的恒产 – 房子,房奴和地产大亨一起,奠定了中国从野蛮走向文明的物质基础 

 

。 但是,淘第一桶金时的“原罪”阴影却罩在冯仑一伙地产大亨的头顶上,挥之不去,令人窒息。 把“原罪”放在《野蛮生长》的第一章,可见冯仑还是很有“原罪”心结的,尽管张维迎主张“大赦”,作者希望“不了了之”,但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的“房奴”们,好像搞不清官商之间,谁有原罪。 官,“制度不妥之处”,商,“私人企业初期发展的逻辑悖论” 都有罪,只有不行贿的才能甩掉“原罪”的包袱,王石是旗帜。 其实,野蛮生长过程中,原罪,无论是冯仑定义的原意也好,郎咸平定义的“行贿,牟取暴利”也好,是不可避免的,所谓法不制众也。地产大亨们害怕的是:中国的法律制众不一定灵,但治一治不听话的人,找点“原罪”出来,一定能把私人企业家从红得发紫的天上打下十八层地狱。 法律不怕狠,唯惧其对犯罪行为定义不明晰。 中国的发票能把人治死,税法也永远搞不明白,官司可以打到总书记,看谁的后台最硬,陈良宇不是也给扳倒了吗?!难怪冯仑把原罪“加以分析”,“看出许多不同的罪包括在其中”(奥古斯丁)。 把“原罪”凉一凉,野蛮生长的时代就可以结束了。 未来二十年的中国,将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大格局。 正直,诚信和有才智的人将影响和主导中国发展的大趋势。 经济和政治的国际一体化使中国更加开明,开放,权力地方化,分散化使中国政治与经济的互动,转化更现实,具体。 等待商界思想精英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捐钱做善事,更重要的是和公共知识分子中的思想精英联手打造文明的,人性的“戒”(冯仑前言中以“戒”喻规范)。单纯靠路演“不行贿”只能建立个人的阳光形象,也是短期有效的“护身符”,天天上媒体曝光也是一件挺累的事。 无论头顶多少光环,如果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明晰界定,私人企业家“原罪”的潜意识就很难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 冯仑在书中罗列了七项未来的事情“要特别注意”,公益,慈善事业,搞好与政府的合作,作秀和公关的色彩较重,只有最后一项,建立财富的合法性与道德优势最具挑战性,也最有意义。 冯仑在书中反复强调伟大是时间的函数,伟大是一种自由的状态。 中国思想和言论的自由还停留在“民主是好东西”的“初级阶段”,一个伟大的国家“和谐发展”的稳定机制是各个利益集团的声音都可以转化为政策和法律,由野蛮生长到文明进步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的希望,这一希望奠定在财富的基础上,《物权法》和《劳动法》,尽管不尽人意,但是尊重私人财产和人权的框架已经略见雏形。 人类有一些基本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和正义,无论何时何地,这些信念是深植在平民百姓心中的。以财富论英雄,冯仑的相对历史主义的成败有他的二十年奋斗作为见证,以是非论英雄,道德和理想将证明在历史中更是推进人类进步的深层激励机制。 作为私人企业家的代言人,冯仑的社会责任感和境界,好像并没有全部表达出来。 财富的累积为他们搭起了新的平

过去二十年的中国, 是一个以钱为本的社会,人们拼命的“圈地”,“圈钱”,不放过每一个稍纵即逝的政策改革实验所带来的创造超额利润的“制度机会”。 。 但是,淘第一桶金时的“原罪”阴影却罩在冯仑一伙地产大亨的头顶上,挥之不去,令人窒息。 把“原罪”放在《野蛮生长》的第一章,可见冯仑还是很有“原罪”心结的,尽管张维迎主张“大赦”,作者希望“不了了之”,但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的“房奴”们,好像搞不清官商之间,谁有原罪。 官,“制度不妥之处”,商,“私人企业初期发展的逻辑悖论” 都有罪,只有不行贿的才能甩掉“原罪”的包袱,王石是旗帜。 其实,野蛮生长过程中,原罪,无论是冯仑定义的原意也好,郎咸平定义的“行贿,牟取暴利”也好,是不可避免的,所谓法不制众也。地产大亨们害怕的是:中国的法律制众不一定灵,但治一治不听话的人,找点“原罪”出来,一定能把私人企业家从红得发紫的天上打下十八层地狱。 法律不怕狠,唯惧其对犯罪行为定义不明晰。 中国的发票能把人治死,税法也永远搞不明白,官司可以打到总书记,看谁的后台最硬,陈良宇不是也给扳倒了吗?!难怪冯仑把原罪“加以分析”,“看出许多不同的罪包括在其中”(奥古斯丁)。 把“原罪”凉一凉,野蛮生长的时代就可以结束了。 未来二十年的中国,将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大格局。 正直,诚信和有才智的人将影响和主导中国发展的大趋势。 经济和政治的国际一体化使中国更加开明,开放,权力地方化,分散化使中国政治与经济的互动,转化更现实,具体。 等待商界思想精英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捐钱做善事,更重要的是和公共知识分子中的思想精英联手打造文明的,人性的“戒”(冯仑前言中以“戒”喻规范)。单纯靠路演“不行贿”只能建立个人的阳光形象,也是短期有效的“护身符”,天天上媒体曝光也是一件挺累的事。 无论头顶多少光环,如果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明晰界定,私人企业家“原罪”的潜意识就很难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 冯仑在书中罗列了七项未来的事情“要特别注意”,公益,慈善事业,搞好与政府的合作,作秀和公关的色彩较重,只有最后一项,建立财富的合法性与道德优势最具挑战性,也最有意义。 冯仑在书中反复强调伟大是时间的函数,伟大是一种自由的状态。 中国思想和言论的自由还停留在“民主是好东西”的“初级阶段”,一个伟大的国家“和谐发展”的稳定机制是各个利益集团的声音都可以转化为政策和法律,由野蛮生长到文明进步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的希望,这一希望奠定在财富的基础上,《物权法》和《劳动法》,尽管不尽人意,但是尊重私人财产和人权的框架已经略见雏形。 人类有一些基本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和正义,无论何时何地,这些信念是深植在平民百姓心中的。以财富论英雄,冯仑的相对历史主义的成败有他的二十年奋斗作为见证,以是非论英雄,道德和理想将证明在历史中更是推进人类进步的深层激励机制。 作为私人企业家的代言人,冯仑的社会责任感和境界,好像并没有全部表达出来。 财富的累积为他们搭起了新的平 一百年前的美国,没有反垄断法,因而有了洛克菲勒,摩根,卡耐基和梅隆,他们也以冒险精神和商业远见而垄断了重要的行业,大赚特赚了一把,结果是千夫所指,“原罪”深厚。 中国这二十年来,政府控制著战略资源和行业,私人企业家只能靠“开拓”蛮荒之“地”产而“野蛮生长”,一不留神却硕果累累,而且形成了一个扎实的“有恒产”的新阶级,城市居民有了自己的恒产 。 但是,淘第一桶金时的“原罪”阴影却罩在冯仑一伙地产大亨的头顶上,挥之不去,令人窒息。 把“原罪”放在《野蛮生长》的第一章,可见冯仑还是很有“原罪”心结的,尽管张维迎主张“大赦”,作者希望“不了了之”,但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的“房奴”们,好像搞不清官商之间,谁有原罪。 官,“制度不妥之处”,商,“私人企业初期发展的逻辑悖论” 都有罪,只有不行贿的才能甩掉“原罪”的包袱,王石是旗帜。 其实,野蛮生长过程中,原罪,无论是冯仑定义的原意也好,郎咸平定义的“行贿,牟取暴利”也好,是不可避免的,所谓法不制众也。地产大亨们害怕的是:中国的法律制众不一定灵,但治一治不听话的人,找点“原罪”出来,一定能把私人企业家从红得发紫的天上打下十八层地狱。 法律不怕狠,唯惧其对犯罪行为定义不明晰。 中国的发票能把人治死,税法也永远搞不明白,官司可以打到总书记,看谁的后台最硬,陈良宇不是也给扳倒了吗?!难怪冯仑把原罪“加以分析”,“看出许多不同的罪包括在其中”(奥古斯丁)。 把“原罪”凉一凉,野蛮生长的时代就可以结束了。 未来二十年的中国,将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大格局。 正直,诚信和有才智的人将影响和主导中国发展的大趋势。 经济和政治的国际一体化使中国更加开明,开放,权力地方化,分散化使中国政治与经济的互动,转化更现实,具体。 等待商界思想精英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捐钱做善事,更重要的是和公共知识分子中的思想精英联手打造文明的,人性的“戒”(冯仑前言中以“戒”喻规范)。单纯靠路演“不行贿”只能建立个人的阳光形象,也是短期有效的“护身符”,天天上媒体曝光也是一件挺累的事。 无论头顶多少光环,如果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明晰界定,私人企业家“原罪”的潜意识就很难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 冯仑在书中罗列了七项未来的事情“要特别注意”,公益,慈善事业,搞好与政府的合作,作秀和公关的色彩较重,只有最后一项,建立财富的合法性与道德优势最具挑战性,也最有意义。 冯仑在书中反复强调伟大是时间的函数,伟大是一种自由的状态。 中国思想和言论的自由还停留在“民主是好东西”的“初级阶段”,一个伟大的国家“和谐发展”的稳定机制是各个利益集团的声音都可以转化为政策和法律,由野蛮生长到文明进步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的希望,这一希望奠定在财富的基础上,《物权法》和《劳动法》,尽管不尽人意,但是尊重私人财产和人权的框架已经略见雏形。 人类有一些基本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和正义,无论何时何地,这些信念是深植在平民百姓心中的。以财富论英雄,冯仑的相对历史主义的成败有他的二十年奋斗作为见证,以是非论英雄,道德和理想将证明在历史中更是推进人类进步的深层激励机制。 作为私人企业家的代言人,冯仑的社会责任感和境界,好像并没有全部表达出来。 财富的累积为他们搭起了新的平 房子,房奴和地产大亨一起,奠定了中国从野蛮走向文明的物质基础。 但是,淘第一桶金时的“原罪”阴影却罩在冯仑一伙地产大亨的头顶上,挥之不去,令人窒息。 。 但是,淘第一桶金时的“原罪”阴影却罩在冯仑一伙地产大亨的头顶上,挥之不去,令人窒息。 把“原罪”放在《野蛮生长》的第一章,可见冯仑还是很有“原罪”心结的,尽管张维迎主张“大赦”,作者希望“不了了之”,但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的“房奴”们,好像搞不清官商之间,谁有原罪。 官,“制度不妥之处”,商,“私人企业初期发展的逻辑悖论” 都有罪,只有不行贿的才能甩掉“原罪”的包袱,王石是旗帜。 其实,野蛮生长过程中,原罪,无论是冯仑定义的原意也好,郎咸平定义的“行贿,牟取暴利”也好,是不可避免的,所谓法不制众也。地产大亨们害怕的是:中国的法律制众不一定灵,但治一治不听话的人,找点“原罪”出来,一定能把私人企业家从红得发紫的天上打下十八层地狱。 法律不怕狠,唯惧其对犯罪行为定义不明晰。 中国的发票能把人治死,税法也永远搞不明白,官司可以打到总书记,看谁的后台最硬,陈良宇不是也给扳倒了吗?!难怪冯仑把原罪“加以分析”,“看出许多不同的罪包括在其中”(奥古斯丁)。 把“原罪”凉一凉,野蛮生长的时代就可以结束了。 未来二十年的中国,将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大格局。 正直,诚信和有才智的人将影响和主导中国发展的大趋势。 经济和政治的国际一体化使中国更加开明,开放,权力地方化,分散化使中国政治与经济的互动,转化更现实,具体。 等待商界思想精英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捐钱做善事,更重要的是和公共知识分子中的思想精英联手打造文明的,人性的“戒”(冯仑前言中以“戒”喻规范)。单纯靠路演“不行贿”只能建立个人的阳光形象,也是短期有效的“护身符”,天天上媒体曝光也是一件挺累的事。 无论头顶多少光环,如果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明晰界定,私人企业家“原罪”的潜意识就很难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 冯仑在书中罗列了七项未来的事情“要特别注意”,公益,慈善事业,搞好与政府的合作,作秀和公关的色彩较重,只有最后一项,建立财富的合法性与道德优势最具挑战性,也最有意义。 冯仑在书中反复强调伟大是时间的函数,伟大是一种自由的状态。 中国思想和言论的自由还停留在“民主是好东西”的“初级阶段”,一个伟大的国家“和谐发展”的稳定机制是各个利益集团的声音都可以转化为政策和法律,由野蛮生长到文明进步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的希望,这一希望奠定在财富的基础上,《物权法》和《劳动法》,尽管不尽人意,但是尊重私人财产和人权的框架已经略见雏形。 人类有一些基本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和正义,无论何时何地,这些信念是深植在平民百姓心中的。以财富论英雄,冯仑的相对历史主义的成败有他的二十年奋斗作为见证,以是非论英雄,道德和理想将证明在历史中更是推进人类进步的深层激励机制。 作为私人企业家的代言人,冯仑的社会责任感和境界,好像并没有全部表达出来。 财富的累积为他们搭起了新的平 把“原罪”放在《野蛮生长》的第一章,可见冯仑还是很有“原罪”心结的,尽管张维迎主张“大赦”,作者希望“不了了之”,但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的“房奴”们,好像搞不清官商之间,谁有原罪。 官,“制度不妥之处”,商,“私人企业初期发展的逻辑悖论” 都有罪,只有不行贿的才能甩掉“原罪”的包袱,王石是旗帜。 其实,野蛮生长过程中,原罪,无论是冯仑定义的原意也好,郎咸平定义的“行贿,牟取暴利”也好,是不可避免的,所谓法不制众也。地产大亨们害怕的是:中国的法律制众不一定灵,但治一治不听话的人,找点“原罪”出来,一定能把私人企业家从红得发紫的天上打下十八层地狱。 法律不怕狠,唯惧其对犯罪行为定义不明晰。 中国的发票能把人治死,税法也永远搞不明白,官司可以打到总书记,看谁的后台最硬,陈良宇不是也给扳倒了吗?!难怪冯仑把原罪“加以分析”,“看出许多不同的罪包括在其中”(奥古斯丁)。台,拓展了新的视野和角度,也为他们提供了别人没有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大浪淘沙, 在中国经济高速崛起的过去二十年中,我是一个局外人。 但远在太平洋的彼岸,我每天都在关心中国的进步和发展,为同学,朋友的成就而高兴,为中国的强大而自豪。 《野蛮生长》使我想起二十多年前,冯仑骑着一辆自行车,从中央党校来到中央团校参加周末读书沙龙,四五十人,一通乱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热血知识青年,今天多是年过半百、六十出头了。 当时大家好像很欣赏《第三条道路》,认为集权经济已经瓦解,但资本主义又不敢提,只能挂羊头,卖狗肉,把社会主义留给意识形态,把资本主义用来打造经济基础。 没想到,第三条道路的路边二十年后,竟然开满了“野蛮生长”的鲜花,私人经济已经在中国占有了50%的经济总产量(GDP)和就业,为国家进步和政治经济稳定贡献了力量。 人们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和人生态度,但事实胜于“忽悠”,伟大也不是在中央电视台“秀”出来的,拿冯仑自己的话是“一种境界”,自己可以创造是非标准,一种极度的自由。 但凡想到这种境界的人,其内心一定在追求这种极度的自由。 周其仁曾经把中国经济形容成一棵大树,要想知道大树的年龄只能看年轮,大树不能砍,那就只能在现实中观察,思考。 冯仑的《野蛮生长》好像是啄木鸟的嘴,生生地在大树上凿出一个小洞洞,让我们有机会看看中国这棵大树的年轮。 野蛮生长了二十年,一个文明的新阶级也诞生了。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七期《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把“原罪”凉一凉,野蛮生长的时代就可以结束了。台,拓展了新的视野和角度,也为他们提供了别人没有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大浪淘沙, 在中国经济高速崛起的过去二十年中,我是一个局外人。 但远在太平洋的彼岸,我每天都在关心中国的进步和发展,为同学,朋友的成就而高兴,为中国的强大而自豪。 《野蛮生长》使我想起二十多年前,冯仑骑着一辆自行车,从中央党校来到中央团校参加周末读书沙龙,四五十人,一通乱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热血知识青年,今天多是年过半百、六十出头了。 当时大家好像很欣赏《第三条道路》,认为集权经济已经瓦解,但资本主义又不敢提,只能挂羊头,卖狗肉,把社会主义留给意识形态,把资本主义用来打造经济基础。 没想到,第三条道路的路边二十年后,竟然开满了“野蛮生长”的鲜花,私人经济已经在中国占有了50%的经济总产量(GDP)和就业,为国家进步和政治经济稳定贡献了力量。 人们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和人生态度,但事实胜于“忽悠”,伟大也不是在中央电视台“秀”出来的,拿冯仑自己的话是“一种境界”,自己可以创造是非标准,一种极度的自由。 但凡想到这种境界的人,其内心一定在追求这种极度的自由。 周其仁曾经把中国经济形容成一棵大树,要想知道大树的年龄只能看年轮,大树不能砍,那就只能在现实中观察,思考。 冯仑的《野蛮生长》好像是啄木鸟的嘴,生生地在大树上凿出一个小洞洞,让我们有机会看看中国这棵大树的年轮。 野蛮生长了二十年,一个文明的新阶级也诞生了。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七期《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未来二十年的中国,将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大格局。 正直,诚信和有才智的人将影响和主导中国发展的大趋势。 经济和政治的国际一体化使中国更加开明,开放,权力地方化,分散化使中国政治与经济的互动,转化更现实,具体。 等待商界思想精英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捐钱做善事,更重要的是和公共知识分子中的思想精英联手打造文明的,人性的“戒”(冯仑前言中以“戒”喻规范)。单纯靠路演“不行贿”只能建立个人的阳光形象,也是短期有效的“护身符”,天天上媒体曝光也是一件挺累的事。。 但是,淘第一桶金时的“原罪”阴影却罩在冯仑一伙地产大亨的头顶上,挥之不去,令人窒息。 把“原罪”放在《野蛮生长》的第一章,可见冯仑还是很有“原罪”心结的,尽管张维迎主张“大赦”,作者希望“不了了之”,但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的“房奴”们,好像搞不清官商之间,谁有原罪。 官,“制度不妥之处”,商,“私人企业初期发展的逻辑悖论” 都有罪,只有不行贿的才能甩掉“原罪”的包袱,王石是旗帜。 其实,野蛮生长过程中,原罪,无论是冯仑定义的原意也好,郎咸平定义的“行贿,牟取暴利”也好,是不可避免的,所谓法不制众也。地产大亨们害怕的是:中国的法律制众不一定灵,但治一治不听话的人,找点“原罪”出来,一定能把私人企业家从红得发紫的天上打下十八层地狱。 法律不怕狠,唯惧其对犯罪行为定义不明晰。 中国的发票能把人治死,税法也永远搞不明白,官司可以打到总书记,看谁的后台最硬,陈良宇不是也给扳倒了吗?!难怪冯仑把原罪“加以分析”,“看出许多不同的罪包括在其中”(奥古斯丁)。 把“原罪”凉一凉,野蛮生长的时代就可以结束了。 未来二十年的中国,将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大格局。 正直,诚信和有才智的人将影响和主导中国发展的大趋势。 经济和政治的国际一体化使中国更加开明,开放,权力地方化,分散化使中国政治与经济的互动,转化更现实,具体。 等待商界思想精英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捐钱做善事,更重要的是和公共知识分子中的思想精英联手打造文明的,人性的“戒”(冯仑前言中以“戒”喻规范)。单纯靠路演“不行贿”只能建立个人的阳光形象,也是短期有效的“护身符”,天天上媒体曝光也是一件挺累的事。 无论头顶多少光环,如果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明晰界定,私人企业家“原罪”的潜意识就很难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 冯仑在书中罗列了七项未来的事情“要特别注意”,公益,慈善事业,搞好与政府的合作,作秀和公关的色彩较重,只有最后一项,建立财富的合法性与道德优势最具挑战性,也最有意义。 冯仑在书中反复强调伟大是时间的函数,伟大是一种自由的状态。 中国思想和言论的自由还停留在“民主是好东西”的“初级阶段”,一个伟大的国家“和谐发展”的稳定机制是各个利益集团的声音都可以转化为政策和法律,由野蛮生长到文明进步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的希望,这一希望奠定在财富的基础上,《物权法》和《劳动法》,尽管不尽人意,但是尊重私人财产和人权的框架已经略见雏形。 人类有一些基本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和正义,无论何时何地,这些信念是深植在平民百姓心中的。以财富论英雄,冯仑的相对历史主义的成败有他的二十年奋斗作为见证,以是非论英雄,道德和理想将证明在历史中更是推进人类进步的深层激励机制。 作为私人企业家的代言人,冯仑的社会责任感和境界,好像并没有全部表达出来。 财富的累积为他们搭起了新的平  无论头顶多少光环,如果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明晰界定,私人企业家“原罪”的潜意识就很难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 冯仑在书中罗列了七项未来的事情“要特别注意”,公益,慈善事业,搞好与政府的合作,作秀和公关的色彩较重,只有最后一项,建立财富的合法性与道德优势最具挑战性,也最有意义。

台,拓展了新的视野和角度,也为他们提供了别人没有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大浪淘沙, 在中国经济高速崛起的过去二十年中,我是一个局外人。 但远在太平洋的彼岸,我每天都在关心中国的进步和发展,为同学,朋友的成就而高兴,为中国的强大而自豪。 《野蛮生长》使我想起二十多年前,冯仑骑着一辆自行车,从中央党校来到中央团校参加周末读书沙龙,四五十人,一通乱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热血知识青年,今天多是年过半百、六十出头了。 当时大家好像很欣赏《第三条道路》,认为集权经济已经瓦解,但资本主义又不敢提,只能挂羊头,卖狗肉,把社会主义留给意识形态,把资本主义用来打造经济基础。 没想到,第三条道路的路边二十年后,竟然开满了“野蛮生长”的鲜花,私人经济已经在中国占有了50%的经济总产量(GDP)和就业,为国家进步和政治经济稳定贡献了力量。 人们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和人生态度,但事实胜于“忽悠”,伟大也不是在中央电视台“秀”出来的,拿冯仑自己的话是“一种境界”,自己可以创造是非标准,一种极度的自由。 但凡想到这种境界的人,其内心一定在追求这种极度的自由。 周其仁曾经把中国经济形容成一棵大树,要想知道大树的年龄只能看年轮,大树不能砍,那就只能在现实中观察,思考。 冯仑的《野蛮生长》好像是啄木鸟的嘴,生生地在大树上凿出一个小洞洞,让我们有机会看看中国这棵大树的年轮。 野蛮生长了二十年,一个文明的新阶级也诞生了。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七期《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台,拓展了新的视野和角度,也为他们提供了别人没有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大浪淘沙, 在中国经济高速崛起的过去二十年中,我是一个局外人。 但远在太平洋的彼岸,我每天都在关心中国的进步和发展,为同学,朋友的成就而高兴,为中国的强大而自豪。 《野蛮生长》使我想起二十多年前,冯仑骑着一辆自行车,从中央党校来到中央团校参加周末读书沙龙,四五十人,一通乱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热血知识青年,今天多是年过半百、六十出头了。 当时大家好像很欣赏《第三条道路》,认为集权经济已经瓦解,但资本主义又不敢提,只能挂羊头,卖狗肉,把社会主义留给意识形态,把资本主义用来打造经济基础。 没想到,第三条道路的路边二十年后,竟然开满了“野蛮生长”的鲜花,私人经济已经在中国占有了50%的经济总产量(GDP)和就业,为国家进步和政治经济稳定贡献了力量。 人们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和人生态度,但事实胜于“忽悠”,伟大也不是在中央电视台“秀”出来的,拿冯仑自己的话是“一种境界”,自己可以创造是非标准,一种极度的自由。 但凡想到这种境界的人,其内心一定在追求这种极度的自由。 周其仁曾经把中国经济形容成一棵大树,要想知道大树的年龄只能看年轮,大树不能砍,那就只能在现实中观察,思考。 冯仑的《野蛮生长》好像是啄木鸟的嘴,生生地在大树上凿出一个小洞洞,让我们有机会看看中国这棵大树的年轮。 野蛮生长了二十年,一个文明的新阶级也诞生了。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七期《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冯仑在书中反复强调伟大是时间的函数,伟大是一种自由的状态。 中国思想和言论的自由还停留在“民主是好东西”的“初级阶段”,一个伟大的国家“和谐发展”的稳定机制是各个利益集团的声音都可以转化为政策和法律,由野蛮生长到文明进步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的希望,这一希望奠定在财富的基础上,《物权法》和《劳动法》,尽管不尽人意,但是尊重私人财产和人权的框架已经略见雏形。 。 但是,淘第一桶金时的“原罪”阴影却罩在冯仑一伙地产大亨的头顶上,挥之不去,令人窒息。 把“原罪”放在《野蛮生长》的第一章,可见冯仑还是很有“原罪”心结的,尽管张维迎主张“大赦”,作者希望“不了了之”,但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的“房奴”们,好像搞不清官商之间,谁有原罪。 官,“制度不妥之处”,商,“私人企业初期发展的逻辑悖论” 都有罪,只有不行贿的才能甩掉“原罪”的包袱,王石是旗帜。 其实,野蛮生长过程中,原罪,无论是冯仑定义的原意也好,郎咸平定义的“行贿,牟取暴利”也好,是不可避免的,所谓法不制众也。地产大亨们害怕的是:中国的法律制众不一定灵,但治一治不听话的人,找点“原罪”出来,一定能把私人企业家从红得发紫的天上打下十八层地狱。 法律不怕狠,唯惧其对犯罪行为定义不明晰。 中国的发票能把人治死,税法也永远搞不明白,官司可以打到总书记,看谁的后台最硬,陈良宇不是也给扳倒了吗?!难怪冯仑把原罪“加以分析”,“看出许多不同的罪包括在其中”(奥古斯丁)。 把“原罪”凉一凉,野蛮生长的时代就可以结束了。 未来二十年的中国,将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大格局。 正直,诚信和有才智的人将影响和主导中国发展的大趋势。 经济和政治的国际一体化使中国更加开明,开放,权力地方化,分散化使中国政治与经济的互动,转化更现实,具体。 等待商界思想精英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捐钱做善事,更重要的是和公共知识分子中的思想精英联手打造文明的,人性的“戒”(冯仑前言中以“戒”喻规范)。单纯靠路演“不行贿”只能建立个人的阳光形象,也是短期有效的“护身符”,天天上媒体曝光也是一件挺累的事。 无论头顶多少光环,如果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明晰界定,私人企业家“原罪”的潜意识就很难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 冯仑在书中罗列了七项未来的事情“要特别注意”,公益,慈善事业,搞好与政府的合作,作秀和公关的色彩较重,只有最后一项,建立财富的合法性与道德优势最具挑战性,也最有意义。 冯仑在书中反复强调伟大是时间的函数,伟大是一种自由的状态。 中国思想和言论的自由还停留在“民主是好东西”的“初级阶段”,一个伟大的国家“和谐发展”的稳定机制是各个利益集团的声音都可以转化为政策和法律,由野蛮生长到文明进步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的希望,这一希望奠定在财富的基础上,《物权法》和《劳动法》,尽管不尽人意,但是尊重私人财产和人权的框架已经略见雏形。 人类有一些基本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和正义,无论何时何地,这些信念是深植在平民百姓心中的。以财富论英雄,冯仑的相对历史主义的成败有他的二十年奋斗作为见证,以是非论英雄,道德和理想将证明在历史中更是推进人类进步的深层激励机制。 作为私人企业家的代言人,冯仑的社会责任感和境界,好像并没有全部表达出来。 财富的累积为他们搭起了新的平 人类有一些基本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和正义,无论何时何地,这些信念是深植在平民百姓心中的。以财富论英雄,冯仑的相对历史主义的成败有他的二十年奋斗作为见证,以是非论英雄,道德和理想将证明在历史中更是推进人类进步的深层激励机制。 作为私人企业家的代言人,冯仑的社会责任感和境界,好像并没有全部表达出来。 财富的累积为他们搭起了新的平台,拓展了新的视野和角度,也为他们提供了别人没有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 但是,淘第一桶金时的“原罪”阴影却罩在冯仑一伙地产大亨的头顶上,挥之不去,令人窒息。 把“原罪”放在《野蛮生长》的第一章,可见冯仑还是很有“原罪”心结的,尽管张维迎主张“大赦”,作者希望“不了了之”,但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的“房奴”们,好像搞不清官商之间,谁有原罪。 官,“制度不妥之处”,商,“私人企业初期发展的逻辑悖论” 都有罪,只有不行贿的才能甩掉“原罪”的包袱,王石是旗帜。 其实,野蛮生长过程中,原罪,无论是冯仑定义的原意也好,郎咸平定义的“行贿,牟取暴利”也好,是不可避免的,所谓法不制众也。地产大亨们害怕的是:中国的法律制众不一定灵,但治一治不听话的人,找点“原罪”出来,一定能把私人企业家从红得发紫的天上打下十八层地狱。 法律不怕狠,唯惧其对犯罪行为定义不明晰。 中国的发票能把人治死,税法也永远搞不明白,官司可以打到总书记,看谁的后台最硬,陈良宇不是也给扳倒了吗?!难怪冯仑把原罪“加以分析”,“看出许多不同的罪包括在其中”(奥古斯丁)。 把“原罪”凉一凉,野蛮生长的时代就可以结束了。 未来二十年的中国,将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大格局。 正直,诚信和有才智的人将影响和主导中国发展的大趋势。 经济和政治的国际一体化使中国更加开明,开放,权力地方化,分散化使中国政治与经济的互动,转化更现实,具体。 等待商界思想精英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捐钱做善事,更重要的是和公共知识分子中的思想精英联手打造文明的,人性的“戒”(冯仑前言中以“戒”喻规范)。单纯靠路演“不行贿”只能建立个人的阳光形象,也是短期有效的“护身符”,天天上媒体曝光也是一件挺累的事。 无论头顶多少光环,如果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明晰界定,私人企业家“原罪”的潜意识就很难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 冯仑在书中罗列了七项未来的事情“要特别注意”,公益,慈善事业,搞好与政府的合作,作秀和公关的色彩较重,只有最后一项,建立财富的合法性与道德优势最具挑战性,也最有意义。 冯仑在书中反复强调伟大是时间的函数,伟大是一种自由的状态。 中国思想和言论的自由还停留在“民主是好东西”的“初级阶段”,一个伟大的国家“和谐发展”的稳定机制是各个利益集团的声音都可以转化为政策和法律,由野蛮生长到文明进步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的希望,这一希望奠定在财富的基础上,《物权法》和《劳动法》,尽管不尽人意,但是尊重私人财产和人权的框架已经略见雏形。 人类有一些基本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和正义,无论何时何地,这些信念是深植在平民百姓心中的。以财富论英雄,冯仑的相对历史主义的成败有他的二十年奋斗作为见证,以是非论英雄,道德和理想将证明在历史中更是推进人类进步的深层激励机制。 作为私人企业家的代言人,冯仑的社会责任感和境界,好像并没有全部表达出来。 财富的累积为他们搭起了新的平

 

大浪淘沙[作者简介]孙晓光,男 1959年生 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学士,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学硕士、半岛法学院法学博士。现为美国森林蘑菇公司副总裁,兼任美国加州书评人,《财经》杂志专栏作家。 从野蛮生长出的新阶级 孙晓光 冯仑把自己的书取名为《野蛮生长》是件挺有趣的事。 一种含义是从大历史的角度观察和小结过去二十年的中国制度演化过程,与成熟的西方资本主义文明比较,中国在破与立之间摸索前进。 对于私人企业家,中国模糊多变的制度不仅提供了稍纵即逝的经济机会,也更是遍地荆棘,危机四伏,用计划经济的旧眼光看,好像有点野蛮;另一层含义似乎是留给冯仑自己的历史相对主义 –“历史只有成败而无是非”(冯仑),自我成长好像有点野蛮,但似乎是可以划上一个句号,另起一段了。 从这两个视点读《野蛮生长》,也许更能体会作者的心路历程,本书交代了一个新阶级的成长和思考。 我在美国读书,工作和生活已经二十年了。 当决定“海归”时,周其仁告诫我中国和美国的市场完全是两套不同的游戏规则,汪丁丁则祝愿我能尽早学会在中国的“生存技能”。 两位朋友都提及冯仑的《野蛮生长》,我马上买来,一口气读毕,真的很过瘾。 我虽然错过了“野蛮生长”的二十年,但冯仑的书给我补了一课,未来的岁月里,中国正在给更多的安分守己之辈,遵纪守法之徒提供著相对明晰的制度和法律框架,人身和财产的保障,也许新一代的私人企业家可以少一点江湖味和赌徒心理,心平静气地凭商业智慧和纯粹理智创业,累积财富,建立长期合理的预期,享受阳光下的“中国制造”或“中国创造”。 当世界由于信息传播和物流成本的急剧下降,全球一体化的进程加速,中国已经不可逆转地融入了世界体系,偶尔的“复辟”挡不住进步的大势。 问题和危机只能加速中国制度向更文明和民主的方向发展。 冯仑创业时的“皮包公司”再也见不到了,王石“不行贿”也将成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不必被社会奉为商业伦理的神明。 不行贿办不成事的,也就是不犯法做不了生意,这样的环境下求生长,不野蛮不行。 冯仑的《野蛮生长》其实标志著野蛮生长的时代正在终结。 过去二十年的中国, 是一个以钱为本的社会,人们拼命的“圈地”,“圈钱”,不放过每一个稍纵即逝的政策改革实验所带来的创造超额利润的“制度机会”。 一百年前的美国,没有反垄断法,因而有了洛克菲勒,摩根,卡耐基和梅隆,他们也以冒险精神和商业远见而垄断了重要的行业,大赚特赚了一把,结果是千夫所指,“原罪”深厚。 中国这二十年来,政府控制著战略资源和行业,私人企业家只能靠“开拓”蛮荒之“地”产而“野蛮生长”,一不留神却硕果累累,而且形成了一个扎实的“有恒产”的新阶级,城市居民有了自己的恒产 – 房子,房奴和地产大亨一起,奠定了中国从野蛮走向文明的物质基础, 在中国经济高速崛起的过去二十年中,我是一个局外人。 但远在太平洋的彼岸,我每天都在关心中国的进步和发展,为同学,朋友的成就而高兴,为中国的强大而自豪。[作者简介]孙晓光,男 1959年生 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学士,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学硕士、半岛法学院法学博士。现为美国森林蘑菇公司副总裁,兼任美国加州书评人,《财经》杂志专栏作家。 从野蛮生长出的新阶级 孙晓光 冯仑把自己的书取名为《野蛮生长》是件挺有趣的事。 一种含义是从大历史的角度观察和小结过去二十年的中国制度演化过程,与成熟的西方资本主义文明比较,中国在破与立之间摸索前进。 对于私人企业家,中国模糊多变的制度不仅提供了稍纵即逝的经济机会,也更是遍地荆棘,危机四伏,用计划经济的旧眼光看,好像有点野蛮;另一层含义似乎是留给冯仑自己的历史相对主义 –“历史只有成败而无是非”(冯仑),自我成长好像有点野蛮,但似乎是可以划上一个句号,另起一段了。 从这两个视点读《野蛮生长》,也许更能体会作者的心路历程,本书交代了一个新阶级的成长和思考。 我在美国读书,工作和生活已经二十年了。 当决定“海归”时,周其仁告诫我中国和美国的市场完全是两套不同的游戏规则,汪丁丁则祝愿我能尽早学会在中国的“生存技能”。 两位朋友都提及冯仑的《野蛮生长》,我马上买来,一口气读毕,真的很过瘾。 我虽然错过了“野蛮生长”的二十年,但冯仑的书给我补了一课,未来的岁月里,中国正在给更多的安分守己之辈,遵纪守法之徒提供著相对明晰的制度和法律框架,人身和财产的保障,也许新一代的私人企业家可以少一点江湖味和赌徒心理,心平静气地凭商业智慧和纯粹理智创业,累积财富,建立长期合理的预期,享受阳光下的“中国制造”或“中国创造”。 当世界由于信息传播和物流成本的急剧下降,全球一体化的进程加速,中国已经不可逆转地融入了世界体系,偶尔的“复辟”挡不住进步的大势。 问题和危机只能加速中国制度向更文明和民主的方向发展。 冯仑创业时的“皮包公司”再也见不到了,王石“不行贿”也将成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不必被社会奉为商业伦理的神明。 不行贿办不成事的,也就是不犯法做不了生意,这样的环境下求生长,不野蛮不行。 冯仑的《野蛮生长》其实标志著野蛮生长的时代正在终结。 过去二十年的中国, 是一个以钱为本的社会,人们拼命的“圈地”,“圈钱”,不放过每一个稍纵即逝的政策改革实验所带来的创造超额利润的“制度机会”。 一百年前的美国,没有反垄断法,因而有了洛克菲勒,摩根,卡耐基和梅隆,他们也以冒险精神和商业远见而垄断了重要的行业,大赚特赚了一把,结果是千夫所指,“原罪”深厚。 中国这二十年来,政府控制著战略资源和行业,私人企业家只能靠“开拓”蛮荒之“地”产而“野蛮生长”,一不留神却硕果累累,而且形成了一个扎实的“有恒产”的新阶级,城市居民有了自己的恒产 – 房子,房奴和地产大亨一起,奠定了中国从野蛮走向文明的物质基础  《野蛮生长》使我想起二十多年前,冯仑骑着一辆自行车,从中央党校来到中央团校参加周末读书沙龙,四五十人,一通乱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热血知识青年,今天多是年过半百、六十出头了。 台,拓展了新的视野和角度,也为他们提供了别人没有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大浪淘沙, 在中国经济高速崛起的过去二十年中,我是一个局外人。 但远在太平洋的彼岸,我每天都在关心中国的进步和发展,为同学,朋友的成就而高兴,为中国的强大而自豪。 《野蛮生长》使我想起二十多年前,冯仑骑着一辆自行车,从中央党校来到中央团校参加周末读书沙龙,四五十人,一通乱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热血知识青年,今天多是年过半百、六十出头了。 当时大家好像很欣赏《第三条道路》,认为集权经济已经瓦解,但资本主义又不敢提,只能挂羊头,卖狗肉,把社会主义留给意识形态,把资本主义用来打造经济基础。 没想到,第三条道路的路边二十年后,竟然开满了“野蛮生长”的鲜花,私人经济已经在中国占有了50%的经济总产量(GDP)和就业,为国家进步和政治经济稳定贡献了力量。 人们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和人生态度,但事实胜于“忽悠”,伟大也不是在中央电视台“秀”出来的,拿冯仑自己的话是“一种境界”,自己可以创造是非标准,一种极度的自由。 但凡想到这种境界的人,其内心一定在追求这种极度的自由。 周其仁曾经把中国经济形容成一棵大树,要想知道大树的年龄只能看年轮,大树不能砍,那就只能在现实中观察,思考。 冯仑的《野蛮生长》好像是啄木鸟的嘴,生生地在大树上凿出一个小洞洞,让我们有机会看看中国这棵大树的年轮。 野蛮生长了二十年,一个文明的新阶级也诞生了。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七期《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当时大家好像很欣赏《第三条道路》,认为集权经济已经瓦解,但资本主义又不敢提,只能挂羊头,卖狗肉,把社会主义留给意识形态,把资本主义用来打造经济基础。 没想到,第三条道路的路边二十年后,竟然开满了“野蛮生长”的鲜花,私人经济已经在中国占有了50%的经济总产量(GDP)和就业,为国家进步和政治经济稳定贡献了力量。  人们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和人生态度,但事实胜于“忽悠”,伟大也不是在中央电视台“秀”出来的,拿冯仑自己的话是“一种境界”,自己可以创造是非标准,一种极度的自由。 台,拓展了新的视野和角度,也为他们提供了别人没有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大浪淘沙, 在中国经济高速崛起的过去二十年中,我是一个局外人。 但远在太平洋的彼岸,我每天都在关心中国的进步和发展,为同学,朋友的成就而高兴,为中国的强大而自豪。 《野蛮生长》使我想起二十多年前,冯仑骑着一辆自行车,从中央党校来到中央团校参加周末读书沙龙,四五十人,一通乱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热血知识青年,今天多是年过半百、六十出头了。 当时大家好像很欣赏《第三条道路》,认为集权经济已经瓦解,但资本主义又不敢提,只能挂羊头,卖狗肉,把社会主义留给意识形态,把资本主义用来打造经济基础。 没想到,第三条道路的路边二十年后,竟然开满了“野蛮生长”的鲜花,私人经济已经在中国占有了50%的经济总产量(GDP)和就业,为国家进步和政治经济稳定贡献了力量。 人们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和人生态度,但事实胜于“忽悠”,伟大也不是在中央电视台“秀”出来的,拿冯仑自己的话是“一种境界”,自己可以创造是非标准,一种极度的自由。 但凡想到这种境界的人,其内心一定在追求这种极度的自由。 周其仁曾经把中国经济形容成一棵大树,要想知道大树的年龄只能看年轮,大树不能砍,那就只能在现实中观察,思考。 冯仑的《野蛮生长》好像是啄木鸟的嘴,生生地在大树上凿出一个小洞洞,让我们有机会看看中国这棵大树的年轮。 野蛮生长了二十年,一个文明的新阶级也诞生了。 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七期《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但凡想到这种境界的人,其内心一定在追求这种极度的自由。

 

。 但是,淘第一桶金时的“原罪”阴影却罩在冯仑一伙地产大亨的头顶上,挥之不去,令人窒息。 把“原罪”放在《野蛮生长》的第一章,可见冯仑还是很有“原罪”心结的,尽管张维迎主张“大赦”,作者希望“不了了之”,但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的“房奴”们,好像搞不清官商之间,谁有原罪。 官,“制度不妥之处”,商,“私人企业初期发展的逻辑悖论” 都有罪,只有不行贿的才能甩掉“原罪”的包袱,王石是旗帜。 其实,野蛮生长过程中,原罪,无论是冯仑定义的原意也好,郎咸平定义的“行贿,牟取暴利”也好,是不可避免的,所谓法不制众也。地产大亨们害怕的是:中国的法律制众不一定灵,但治一治不听话的人,找点“原罪”出来,一定能把私人企业家从红得发紫的天上打下十八层地狱。 法律不怕狠,唯惧其对犯罪行为定义不明晰。 中国的发票能把人治死,税法也永远搞不明白,官司可以打到总书记,看谁的后台最硬,陈良宇不是也给扳倒了吗?!难怪冯仑把原罪“加以分析”,“看出许多不同的罪包括在其中”(奥古斯丁)。 把“原罪”凉一凉,野蛮生长的时代就可以结束了。 未来二十年的中国,将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大格局。 正直,诚信和有才智的人将影响和主导中国发展的大趋势。 经济和政治的国际一体化使中国更加开明,开放,权力地方化,分散化使中国政治与经济的互动,转化更现实,具体。 等待商界思想精英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捐钱做善事,更重要的是和公共知识分子中的思想精英联手打造文明的,人性的“戒”(冯仑前言中以“戒”喻规范)。单纯靠路演“不行贿”只能建立个人的阳光形象,也是短期有效的“护身符”,天天上媒体曝光也是一件挺累的事。 无论头顶多少光环,如果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明晰界定,私人企业家“原罪”的潜意识就很难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 冯仑在书中罗列了七项未来的事情“要特别注意”,公益,慈善事业,搞好与政府的合作,作秀和公关的色彩较重,只有最后一项,建立财富的合法性与道德优势最具挑战性,也最有意义。 冯仑在书中反复强调伟大是时间的函数,伟大是一种自由的状态。 中国思想和言论的自由还停留在“民主是好东西”的“初级阶段”,一个伟大的国家“和谐发展”的稳定机制是各个利益集团的声音都可以转化为政策和法律,由野蛮生长到文明进步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的希望,这一希望奠定在财富的基础上,《物权法》和《劳动法》,尽管不尽人意,但是尊重私人财产和人权的框架已经略见雏形。 人类有一些基本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和正义,无论何时何地,这些信念是深植在平民百姓心中的。以财富论英雄,冯仑的相对历史主义的成败有他的二十年奋斗作为见证,以是非论英雄,道德和理想将证明在历史中更是推进人类进步的深层激励机制。 作为私人企业家的代言人,冯仑的社会责任感和境界,好像并没有全部表达出来。 财富的累积为他们搭起了新的平 周其仁曾经把中国经济形容成一棵大树,要想知道大树的年龄只能看年轮,大树不能砍,那就只能在现实中观察,思考。 冯仑的《野蛮生长》好像是啄木鸟的嘴,生生地在大树上凿出一个小洞洞,让我们有机会看看中国这棵大树的年轮。 野蛮生长了二十年,一个文明的新阶级也诞生了。

。 但是,淘第一桶金时的“原罪”阴影却罩在冯仑一伙地产大亨的头顶上,挥之不去,令人窒息。 把“原罪”放在《野蛮生长》的第一章,可见冯仑还是很有“原罪”心结的,尽管张维迎主张“大赦”,作者希望“不了了之”,但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的“房奴”们,好像搞不清官商之间,谁有原罪。 官,“制度不妥之处”,商,“私人企业初期发展的逻辑悖论” 都有罪,只有不行贿的才能甩掉“原罪”的包袱,王石是旗帜。 其实,野蛮生长过程中,原罪,无论是冯仑定义的原意也好,郎咸平定义的“行贿,牟取暴利”也好,是不可避免的,所谓法不制众也。地产大亨们害怕的是:中国的法律制众不一定灵,但治一治不听话的人,找点“原罪”出来,一定能把私人企业家从红得发紫的天上打下十八层地狱。 法律不怕狠,唯惧其对犯罪行为定义不明晰。 中国的发票能把人治死,税法也永远搞不明白,官司可以打到总书记,看谁的后台最硬,陈良宇不是也给扳倒了吗?!难怪冯仑把原罪“加以分析”,“看出许多不同的罪包括在其中”(奥古斯丁)。 把“原罪”凉一凉,野蛮生长的时代就可以结束了。 未来二十年的中国,将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大格局。 正直,诚信和有才智的人将影响和主导中国发展的大趋势。 经济和政治的国际一体化使中国更加开明,开放,权力地方化,分散化使中国政治与经济的互动,转化更现实,具体。 等待商界思想精英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捐钱做善事,更重要的是和公共知识分子中的思想精英联手打造文明的,人性的“戒”(冯仑前言中以“戒”喻规范)。单纯靠路演“不行贿”只能建立个人的阳光形象,也是短期有效的“护身符”,天天上媒体曝光也是一件挺累的事。 无论头顶多少光环,如果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明晰界定,私人企业家“原罪”的潜意识就很难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 冯仑在书中罗列了七项未来的事情“要特别注意”,公益,慈善事业,搞好与政府的合作,作秀和公关的色彩较重,只有最后一项,建立财富的合法性与道德优势最具挑战性,也最有意义。 冯仑在书中反复强调伟大是时间的函数,伟大是一种自由的状态。 中国思想和言论的自由还停留在“民主是好东西”的“初级阶段”,一个伟大的国家“和谐发展”的稳定机制是各个利益集团的声音都可以转化为政策和法律,由野蛮生长到文明进步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的希望,这一希望奠定在财富的基础上,《物权法》和《劳动法》,尽管不尽人意,但是尊重私人财产和人权的框架已经略见雏形。 人类有一些基本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和正义,无论何时何地,这些信念是深植在平民百姓心中的。以财富论英雄,冯仑的相对历史主义的成败有他的二十年奋斗作为见证,以是非论英雄,道德和理想将证明在历史中更是推进人类进步的深层激励机制。 作为私人企业家的代言人,冯仑的社会责任感和境界,好像并没有全部表达出来。 财富的累积为他们搭起了新的平

 

[作者简介]孙晓光,男 1959年生 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学士,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学硕士、半岛法学院法学博士。现为美国森林蘑菇公司副总裁,兼任美国加州书评人,《财经》杂志专栏作家。 从野蛮生长出的新阶级 孙晓光 冯仑把自己的书取名为《野蛮生长》是件挺有趣的事。 一种含义是从大历史的角度观察和小结过去二十年的中国制度演化过程,与成熟的西方资本主义文明比较,中国在破与立之间摸索前进。 对于私人企业家,中国模糊多变的制度不仅提供了稍纵即逝的经济机会,也更是遍地荆棘,危机四伏,用计划经济的旧眼光看,好像有点野蛮;另一层含义似乎是留给冯仑自己的历史相对主义 –“历史只有成败而无是非”(冯仑),自我成长好像有点野蛮,但似乎是可以划上一个句号,另起一段了。 从这两个视点读《野蛮生长》,也许更能体会作者的心路历程,本书交代了一个新阶级的成长和思考。 我在美国读书,工作和生活已经二十年了。 当决定“海归”时,周其仁告诫我中国和美国的市场完全是两套不同的游戏规则,汪丁丁则祝愿我能尽早学会在中国的“生存技能”。 两位朋友都提及冯仑的《野蛮生长》,我马上买来,一口气读毕,真的很过瘾。 我虽然错过了“野蛮生长”的二十年,但冯仑的书给我补了一课,未来的岁月里,中国正在给更多的安分守己之辈,遵纪守法之徒提供著相对明晰的制度和法律框架,人身和财产的保障,也许新一代的私人企业家可以少一点江湖味和赌徒心理,心平静气地凭商业智慧和纯粹理智创业,累积财富,建立长期合理的预期,享受阳光下的“中国制造”或“中国创造”。 当世界由于信息传播和物流成本的急剧下降,全球一体化的进程加速,中国已经不可逆转地融入了世界体系,偶尔的“复辟”挡不住进步的大势。 问题和危机只能加速中国制度向更文明和民主的方向发展。 冯仑创业时的“皮包公司”再也见不到了,王石“不行贿”也将成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不必被社会奉为商业伦理的神明。 不行贿办不成事的,也就是不犯法做不了生意,这样的环境下求生长,不野蛮不行。 冯仑的《野蛮生长》其实标志著野蛮生长的时代正在终结。 过去二十年的中国, 是一个以钱为本的社会,人们拼命的“圈地”,“圈钱”,不放过每一个稍纵即逝的政策改革实验所带来的创造超额利润的“制度机会”。 一百年前的美国,没有反垄断法,因而有了洛克菲勒,摩根,卡耐基和梅隆,他们也以冒险精神和商业远见而垄断了重要的行业,大赚特赚了一把,结果是千夫所指,“原罪”深厚。 中国这二十年来,政府控制著战略资源和行业,私人企业家只能靠“开拓”蛮荒之“地”产而“野蛮生长”,一不留神却硕果累累,而且形成了一个扎实的“有恒产”的新阶级,城市居民有了自己的恒产 – 房子,房奴和地产大亨一起,奠定了中国从野蛮走向文明的物质基础转载于冯仑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第十七期。 但是,淘第一桶金时的“原罪”阴影却罩在冯仑一伙地产大亨的头顶上,挥之不去,令人窒息。 把“原罪”放在《野蛮生长》的第一章,可见冯仑还是很有“原罪”心结的,尽管张维迎主张“大赦”,作者希望“不了了之”,但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的“房奴”们,好像搞不清官商之间,谁有原罪。 官,“制度不妥之处”,商,“私人企业初期发展的逻辑悖论” 都有罪,只有不行贿的才能甩掉“原罪”的包袱,王石是旗帜。 其实,野蛮生长过程中,原罪,无论是冯仑定义的原意也好,郎咸平定义的“行贿,牟取暴利”也好,是不可避免的,所谓法不制众也。地产大亨们害怕的是:中国的法律制众不一定灵,但治一治不听话的人,找点“原罪”出来,一定能把私人企业家从红得发紫的天上打下十八层地狱。 法律不怕狠,唯惧其对犯罪行为定义不明晰。 中国的发票能把人治死,税法也永远搞不明白,官司可以打到总书记,看谁的后台最硬,陈良宇不是也给扳倒了吗?!难怪冯仑把原罪“加以分析”,“看出许多不同的罪包括在其中”(奥古斯丁)。 把“原罪”凉一凉,野蛮生长的时代就可以结束了。 未来二十年的中国,将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大格局。 正直,诚信和有才智的人将影响和主导中国发展的大趋势。 经济和政治的国际一体化使中国更加开明,开放,权力地方化,分散化使中国政治与经济的互动,转化更现实,具体。 等待商界思想精英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捐钱做善事,更重要的是和公共知识分子中的思想精英联手打造文明的,人性的“戒”(冯仑前言中以“戒”喻规范)。单纯靠路演“不行贿”只能建立个人的阳光形象,也是短期有效的“护身符”,天天上媒体曝光也是一件挺累的事。 无论头顶多少光环,如果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明晰界定,私人企业家“原罪”的潜意识就很难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 冯仑在书中罗列了七项未来的事情“要特别注意”,公益,慈善事业,搞好与政府的合作,作秀和公关的色彩较重,只有最后一项,建立财富的合法性与道德优势最具挑战性,也最有意义。 冯仑在书中反复强调伟大是时间的函数,伟大是一种自由的状态。 中国思想和言论的自由还停留在“民主是好东西”的“初级阶段”,一个伟大的国家“和谐发展”的稳定机制是各个利益集团的声音都可以转化为政策和法律,由野蛮生长到文明进步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的希望,这一希望奠定在财富的基础上,《物权法》和《劳动法》,尽管不尽人意,但是尊重私人财产和人权的框架已经略见雏形。 人类有一些基本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和正义,无论何时何地,这些信念是深植在平民百姓心中的。以财富论英雄,冯仑的相对历史主义的成败有他的二十年奋斗作为见证,以是非论英雄,道德和理想将证明在历史中更是推进人类进步的深层激励机制。 作为私人企业家的代言人,冯仑的社会责任感和境界,好像并没有全部表达出来。 财富的累积为他们搭起了新的平
。 但是,淘第一桶金时的“原罪”阴影却罩在冯仑一伙地产大亨的头顶上,挥之不去,令人窒息。 把“原罪”放在《野蛮生长》的第一章,可见冯仑还是很有“原罪”心结的,尽管张维迎主张“大赦”,作者希望“不了了之”,但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的“房奴”们,好像搞不清官商之间,谁有原罪。 官,“制度不妥之处”,商,“私人企业初期发展的逻辑悖论” 都有罪,只有不行贿的才能甩掉“原罪”的包袱,王石是旗帜。 其实,野蛮生长过程中,原罪,无论是冯仑定义的原意也好,郎咸平定义的“行贿,牟取暴利”也好,是不可避免的,所谓法不制众也。地产大亨们害怕的是:中国的法律制众不一定灵,但治一治不听话的人,找点“原罪”出来,一定能把私人企业家从红得发紫的天上打下十八层地狱。 法律不怕狠,唯惧其对犯罪行为定义不明晰。 中国的发票能把人治死,税法也永远搞不明白,官司可以打到总书记,看谁的后台最硬,陈良宇不是也给扳倒了吗?!难怪冯仑把原罪“加以分析”,“看出许多不同的罪包括在其中”(奥古斯丁)。 把“原罪”凉一凉,野蛮生长的时代就可以结束了。 未来二十年的中国,将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大格局。 正直,诚信和有才智的人将影响和主导中国发展的大趋势。 经济和政治的国际一体化使中国更加开明,开放,权力地方化,分散化使中国政治与经济的互动,转化更现实,具体。 等待商界思想精英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捐钱做善事,更重要的是和公共知识分子中的思想精英联手打造文明的,人性的“戒”(冯仑前言中以“戒”喻规范)。单纯靠路演“不行贿”只能建立个人的阳光形象,也是短期有效的“护身符”,天天上媒体曝光也是一件挺累的事。 无论头顶多少光环,如果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明晰界定,私人企业家“原罪”的潜意识就很难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 冯仑在书中罗列了七项未来的事情“要特别注意”,公益,慈善事业,搞好与政府的合作,作秀和公关的色彩较重,只有最后一项,建立财富的合法性与道德优势最具挑战性,也最有意义。 冯仑在书中反复强调伟大是时间的函数,伟大是一种自由的状态。 中国思想和言论的自由还停留在“民主是好东西”的“初级阶段”,一个伟大的国家“和谐发展”的稳定机制是各个利益集团的声音都可以转化为政策和法律,由野蛮生长到文明进步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的希望,这一希望奠定在财富的基础上,《物权法》和《劳动法》,尽管不尽人意,但是尊重私人财产和人权的框架已经略见雏形。 人类有一些基本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和正义,无论何时何地,这些信念是深植在平民百姓心中的。以财富论英雄,冯仑的相对历史主义的成败有他的二十年奋斗作为见证,以是非论英雄,道德和理想将证明在历史中更是推进人类进步的深层激励机制。 作为私人企业家的代言人,冯仑的社会责任感和境界,好像并没有全部表达出来。 财富的累积为他们搭起了新的平《风马牛》全部精彩内容尽在http://www.FengMaNiu.com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