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言冯语·风马牛

兼职/小时600元工资现结加QQ:917624333

 
 
 

日志

 
 

冯仑:只爱一点点  

2008-10-24 14:35:00|  分类: 构砖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目前中国经济出现了很多话题,包括CPI有所抬头,GDP上涨的增速有所减缓,国际经济的压力,美国次贷危机扩大到房贷抵押公司,还有出口、外贸企业进入到非常严峻的调整时期,所有这些似乎给低迷的住宅市场特别负面的刺激。有一些企业出现了资金的压力,还有一些客户由于房价下跌出现断供,也就是负资产,这样一来就变成了整个市场负面的消息越来越多,我认为应该两方面看:一方面看不管是断供还是断链,都是市场经济下经常发生的事情,我们不可能幻想有一个市场经济,我们就进入了天堂,进入了市场经济,实际上是进入了一个更加波涛汹涌的大海,进入了一个荡秋千的摇摆,也进入了一个翘翘板的承受风险体制,是一种人生和社会制度的根本改变。既然是在市场经济下,断供法律上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比如香港当时发现了负资产,银行该收房子收房子,客户该借钱借钱,这都是自己决定。企业也一样,如果资金链断了,该收摊收摊,该还债还债,该关门关门,该负法律责任就负法律责任,这叫市场经济。在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政府也应该有承受力,企业和个人也要有承受力。大家仔细想,我们第一次股票波动的时候,我记得当时很多股民到政府闹事,这次股票从6千点跌到2千点,没有人到政府门口闹事,这就是我们已经知道,这已经是第二代、第三代股民了,知道入市有风险,后果自己担。 同样现在的楼市是第一代楼民,香港在经历第二波楼市波动时,没有一个客户由于第二天房价跌了就去退房的,或者去砸开发商售楼现场。事实上应验一句话——愿赌服输,开发商自己都不能保证每次赚钱,股民买了股票都不能保证每次赚钱,为什么一定要保证你买的房子一定要赚钱

    目前中国经济出现了很多话题,包括CPI有所抬头,GDP呢?很多业主跟开发商纠缠房价跌的问题,但谁买了股票也不可能去证监会扯呢?显然我们作为业主应该向第一代股民、第二代股民过渡,逐步形成一种成熟的消费心态,开发商要变成成熟的企业经营者心态,资金链断了别找政府,自己认了。消费者如果买了房子,价格出现波动也认了,这就叫市场经济。我现在担忧的不是企业、消费者、政府在这次危机当中采取什么态度,而是最担心大家是不是按市场经济的逻辑处理眼前的矛盾。比如资金链搁在哪个市场经济国家政府管这事吗?不管。93年海南泡沫,18000家公司绝大部分破产了,没有人到政府门口去闹,也还是有一批企业自己存活下来,政府要鼓励自由选择的市场经济,让企业自主决策,自主承担风险,自己决定自己的发展方式。同时也要鼓励消费者自己决策,自己承担后果,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政府千万不能因为市场有波动,又把这些都包揽到自己身上,最终导致市场经济被破坏,消费者赖在政府身上,企业赖在政府身上,大家一起退回到出发点。我最近在讲一个问题叫“有多少爱等于幸福?”。如果把政府、企业和消费者的关系看作是父母和子女的关系,我现在觉得90%的爱都不等于幸福,比如父母为了让孩子上好学校,给他找关系、花钱,考试不好就给他找工作,工作不好再去找熟人给他换工作,这都是爱,等于幸福吗?最后这个孩子没有了能力,只能跟家长不断吵架。家长付出很多,其实对孩子索取也多,比如他找对象你也要管,他住在哪儿你也要管,他的收入你还要管,结果导致有很多爱不等于幸福,只爱一点点等于幸福。我最近老在想这两个极端,有一首歌叫《只爱一点点》词:李敖曲:巫启贤,歌词很有意思:不爱那么多,只上涨的增速有所减缓,国际经济的压力,美国次贷危机扩大到房贷抵押公司,还有出口、外贸企业进入到非常严峻的调整时期,所有这些似乎给低迷的住宅市场特别负面的刺激。有一些企业出现了资金的压力,还有一些客户由于房价下跌出现断供,也就是负资产,这样一来就变成了整个市场负面的消息越来越多,我认为应该两方面看:一方面看不管是断供还是断链,都是市场经济下经常发生的事情,我们不可能幻想有一个市场经济,我们就进入了天堂,进入了市场经济,实际上是进入了一个更加波涛汹涌的大海,进入了一个荡秋千的摇摆,也进入了一个翘翘板的承受风险体制,是一种人生和社会制度的根本改变。既然是在市场经济下,断供法律上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比如香港当时发现了负资产,银行该收房子收房子,客户该借钱借钱,这都是自己决定。企业也一样,如果资金链断了,该收摊收摊,该还债还债,该关门关门,该负法律责任就负法律责任,这叫市场经济。在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政府也应该有承受力,企业和个人也要有承受力。大家仔细想,我们第一次股票波动的时候,我记得当时很多股民到政府闹事,这次股票从6千点跌到 目前中国经济出现了很多话题,包括CPI有所抬头,GDP上涨的增速有所减缓,国际经济的压力,美国次贷危机扩大到房贷抵押公司,还有出口、外贸企业进入到非常严峻的调整时期,所有这些似乎给低迷的住宅市场特别负面的刺激。有一些企业出现了资金的压力,还有一些客户由于房价下跌出现断供,也就是负资产,这样一来就变成了整个市场负面的消息越来越多,我认为应该两方面看:一方面看不管是断供还是断链,都是市场经济下经常发生的事情,我们不可能幻想有一个市场经济,我们就进入了天堂,进入了市场经济,实际上是进入了一个更加波涛汹涌的大海,进入了一个荡秋千的摇摆,也进入了一个翘翘板的承受风险体制,是一种人生和社会制度的根本改变。既然是在市场经济下,断供法律上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比如香港当时发现了负资产,银行该收房子收房子,客户该借钱借钱,这都是自己决定。企业也一样,如果资金链断了,该收摊收摊,该还债还债,该关门关门,该负法律责任就负法律责任,这叫市场经济。在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政府也应该有承受力,企业和个人也要有承受力。大家仔细想,我们第一次股票波动的时候,我记得当时很多股民到政府闹事,这次股票从6千点跌到2千点,没有人到政府门口闹事,这就是我们已经知道,这已经是第二代、第三代股民了,知道入市有风险,后果自己担。 同样现在的楼市是第一代楼民,香港在经历第二波楼市波动时,没有一个客户由于第二天房价跌了就去退房的,或者去砸开发商售楼现场。事实上应验一句话——愿赌服输,开发商自己都不能保证每次赚钱,股民买了股票都不能保证每次赚钱,为什么一定要保证你买的房子一定要赚钱2千点,没有人到政府门口闹事,这就是我们已经知道,这已经是第二代、第三代股民了,知道入市有风险,后果自己担。

 

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像海深我的爱情浅…… 政府跟企业跟消费者要严格的把握分寸叫只爱一点点,就像西方的父母对待子女,到了18岁就自己独立,要买房借钱可以,给钱不可能,这就是只爱一点点。所以在西方父母跟子女的关系比较简单,而子女知道要奋斗。而我们现在的问题就是,结婚了以后,四个老人看着两个孩子,还要看着第三代,给他们买房。最近这个问题就是小户型的房子,90平米以下反而空置很大,就是因为中国是四个老人加两个小孩供这个房子,所以小了不行。我觉得在面对目前的一些问题的时候,政府应该把握好,究竟给消费者和企业多少爱,才等于幸福。尽可能减少对市场的过度关爱,而应只爱一点点,让我们自己去奋斗,让消费者自己去成长,整个中国市场经济未来才有希望。 自《风马牛》0809期详情登陆新版“风马牛集中营”http:www.FengMaNiu.com

    同样现在的楼市是第一代楼民,香港在经历第二波楼市波动时,没有一个客户由于第二天房价跌了就去退房的,或者去砸开发商售楼现场。事实上应验一句话——愿赌服输,开发商自己都不能保证每次赚钱,股民买了股票都不能保证每次赚钱,为什么一定要保证你买的房子一定要赚钱呢?很多业主跟开发商纠缠房价跌的问题,但谁买了股票也不可能去证监会扯呢?显然我们作为业主应该向第一代股民、第二代股民过渡,逐步形成一种成熟的消费心态,开发商要变成成熟的企业经营者心态,资金链断了别找政府,自己认了。消费者如果买了房子,价格出现波动也认了,这就叫市场经济。我现在担忧的不是企业、消费者、政府在这次危机当中采取什么态度,而是最担心大家是不是按市场经济的逻辑处理眼前的矛盾。比如资金链搁在哪个市场经济国家政府管这事吗?不管。93年海南泡沫, 18000家公司绝大部分破产了,没有人到政府门口去闹,也还是有一批企业自己存活下来,政府要鼓励自由选择的市场经济,让企业自主决策,自主承担风险,自己决定自己的发展方式。同时也要鼓励消费者自己决策,自己承担后果,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政府千万不能因为市场有波动,又把这些都包揽到自己身上,最终导致市场经济被破坏,消费者赖在政府身上,企业赖在政府身上,大家一起退回到出发点。我最近在讲一个问题叫“有多少爱等于幸福?”。如果把政府、企业和消费者的关系看作是父母和子女的关系,我现在觉得90%的爱都不等于幸福,比如父母为了让孩子上好学校,给他找关系、花钱,考试不好就给他找工作,工作不好再去找熟人给他换工作,这都是爱,等于幸福吗?最后这个孩子没有了能力,只能跟家长不断吵架。家长付出很多,其实对孩子索取也多,比如他找对象你也要管,他住在哪儿你也要管,他的收入你还要管,结果导致有很多爱不等于幸福,只爱一点点等于幸福。我最近老在想这两个极端,有一首歌叫《只爱一点点》 目前中国经济出现了很多话题,包括CPI有所抬头,GDP上涨的增速有所减缓,国际经济的压力,美国次贷危机扩大到房贷抵押公司,还有出口、外贸企业进入到非常严峻的调整时期,所有这些似乎给低迷的住宅市场特别负面的刺激。有一些企业出现了资金的压力,还有一些客户由于房价下跌出现断供,也就是负资产,这样一来就变成了整个市场负面的消息越来越多,我认为应该两方面看:一方面看不管是断供还是断链,都是市场经济下经常发生的事情,我们不可能幻想有一个市场经济,我们就进入了天堂,进入了市场经济,实际上是进入了一个更加波涛汹涌的大海,进入了一个荡秋千的摇摆,也进入了一个翘翘板的承受风险体制,是一种人生和社会制度的根本改变。既然是在市场经济下,断供法律上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比如香港当时发现了负资产,银行该收房子收房子,客户该借钱借钱,这都是自己决定。企业也一样,如果资金链断了,该收摊收摊,该还债还债,该关门关门,该负法律责任就负法律责任,这叫市场经济。在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政府也应该有承受力,企业和个人也要有承受力。大家仔细想,我们第一次股票波动的时候,我记得当时很多股民到政府闹事,这次股票从6千点跌到2千点,没有人到政府门口闹事,这就是我们已经知道,这已经是第二代、第三代股民了,知道入市有风险,后果自己担。 同样现在的楼市是第一代楼民,香港在经历第二波楼市波动时,没有一个客户由于第二天房价跌了就去退房的,或者去砸开发商售楼现场。事实上应验一句话——愿赌服输,开发商自己都不能保证每次赚钱,股民买了股票都不能保证每次赚钱,为什么一定要保证你买的房子一定要赚钱 词:李敖 曲:巫启贤,歌词很有意思:不爱那么多呢?很多业主跟开发商纠缠房价跌的问题,但谁买了股票也不可能去证监会扯呢?显然我们作为业主应该向第一代股民、第二代股民过渡,逐步形成一种成熟的消费心态,开发商要变成成熟的企业经营者心态,资金链断了别找政府,自己认了。消费者如果买了房子,价格出现波动也认了,这就叫市场经济。我现在担忧的不是企业、消费者、政府在这次危机当中采取什么态度,而是最担心大家是不是按市场经济的逻辑处理眼前的矛盾。比如资金链搁在哪个市场经济国家政府管这事吗?不管。93年海南泡沫,18000家公司绝大部分破产了,没有人到政府门口去闹,也还是有一批企业自己存活下来,政府要鼓励自由选择的市场经济,让企业自主决策,自主承担风险,自己决定自己的发展方式。同时也要鼓励消费者自己决策,自己承担后果,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政府千万不能因为市场有波动,又把这些都包揽到自己身上,最终导致市场经济被破坏,消费者赖在政府身上,企业赖在政府身上,大家一起退回到出发点。我最近在讲一个问题叫“有多少爱等于幸福?”。如果把政府、企业和消费者的关系看作是父母和子女的关系,我现在觉得90%的爱都不等于幸福,比如父母为了让孩子上好学校,给他找关系、花钱,考试不好就给他找工作,工作不好再去找熟人给他换工作,这都是爱,等于幸福吗?最后这个孩子没有了能力,只能跟家长不断吵架。家长付出很多,其实对孩子索取也多,比如他找对象你也要管,他住在哪儿你也要管,他的收入你还要管,结果导致有很多爱不等于幸福,只爱一点点等于幸福。我最近老在想这两个极端,有一首歌叫《只爱一点点》词:李敖曲:巫启贤,歌词很有意思:不爱那么多,只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像海深我的爱情浅……

呢?很多业主跟开发商纠缠房价跌的问题,但谁买了股票也不可能去证监会扯呢?显然我们作为业主应该向第一代股民、第二代股民过渡,逐步形成一种成熟的消费心态,开发商要变成成熟的企业经营者心态,资金链断了别找政府,自己认了。消费者如果买了房子,价格出现波动也认了,这就叫市场经济。我现在担忧的不是企业、消费者、政府在这次危机当中采取什么态度,而是最担心大家是不是按市场经济的逻辑处理眼前的矛盾。比如资金链搁在哪个市场经济国家政府管这事吗?不管。93年海南泡沫,18000家公司绝大部分破产了,没有人到政府门口去闹,也还是有一批企业自己存活下来,政府要鼓励自由选择的市场经济,让企业自主决策,自主承担风险,自己决定自己的发展方式。同时也要鼓励消费者自己决策,自己承担后果,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政府千万不能因为市场有波动,又把这些都包揽到自己身上,最终导致市场经济被破坏,消费者赖在政府身上,企业赖在政府身上,大家一起退回到出发点。我最近在讲一个问题叫“有多少爱等于幸福?”。如果把政府、企业和消费者的关系看作是父母和子女的关系,我现在觉得90%的爱都不等于幸福,比如父母为了让孩子上好学校,给他找关系、花钱,考试不好就给他找工作,工作不好再去找熟人给他换工作,这都是爱,等于幸福吗?最后这个孩子没有了能力,只能跟家长不断吵架。家长付出很多,其实对孩子索取也多,比如他找对象你也要管,他住在哪儿你也要管,他的收入你还要管,结果导致有很多爱不等于幸福,只爱一点点等于幸福。我最近老在想这两个极端,有一首歌叫《只爱一点点》词:李敖曲:巫启贤,歌词很有意思:不爱那么多,只 

    呢?很多业主跟开发商纠缠房价跌的问题,但谁买了股票也不可能去证监会扯呢?显然我们作为业主应该向第一代股民、第二代股民过渡,逐步形成一种成熟的消费心态,开发商要变成成熟的企业经营者心态,资金链断了别找政府,自己认了。消费者如果买了房子,价格出现波动也认了,这就叫市场经济。我现在担忧的不是企业、消费者、政府在这次危机当中采取什么态度,而是最担心大家是不是按市场经济的逻辑处理眼前的矛盾。比如资金链搁在哪个市场经济国家政府管这事吗?不管。93年海南泡沫,18000家公司绝大部分破产了,没有人到政府门口去闹,也还是有一批企业自己存活下来,政府要鼓励自由选择的市场经济,让企业自主决策,自主承担风险,自己决定自己的发展方式。同时也要鼓励消费者自己决策,自己承担后果,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政府千万不能因为市场有波动,又把这些都包揽到自己身上,最终导致市场经济被破坏,消费者赖在政府身上,企业赖在政府身上,大家一起退回到出发点。我最近在讲一个问题叫“有多少爱等于幸福?”。如果把政府、企业和消费者的关系看作是父母和子女的关系,我现在觉得90%的爱都不等于幸福,比如父母为了让孩子上好学校,给他找关系、花钱,考试不好就给他找工作,工作不好再去找熟人给他换工作,这都是爱,等于幸福吗?最后这个孩子没有了能力,只能跟家长不断吵架。家长付出很多,其实对孩子索取也多,比如他找对象你也要管,他住在哪儿你也要管,他的收入你还要管,结果导致有很多爱不等于幸福,只爱一点点等于幸福。我最近老在想这两个极端,有一首歌叫《只爱一点点》词:李敖曲:巫启贤,歌词很有意思:不爱那么多,只政府跟企业跟消费者要严格的把握分寸叫只爱一点点,就像西方的父母对待子女,到了18岁就自己独立,要买房借钱可以,给钱不可能,这就是只爱一点点。所以在西方父母跟子女的关系比较简单,而子女知道要奋斗。而我们现在的问题就是,结婚了以后,四个老人看着两个孩子,还要看着第三代,给他们买房。最近这个问题就是小户型的房子,90平米以下反而空置很大,就是因为中国是四个老人加两个小孩供这个房子,所以小了不行。我觉得在面对目前的一些问题的时候,政府应该把握好,究竟给消费者和企业多少爱,才等于幸福。尽可能减少对市场的过度关爱,而应只爱一点点,让我们自己去奋斗,让消费者自己去成长,整个中国市场经济未来才有希望。

    

目前中国经济出现了很多话题,包括CPI有所抬头,GDP上涨的增速有所减缓,国际经济的压力,美国次贷危机扩大到房贷抵押公司,还有出口、外贸企业进入到非常严峻的调整时期,所有这些似乎给低迷的住宅市场特别负面的刺激。有一些企业出现了资金的压力,还有一些客户由于房价下跌出现断供,也就是负资产,这样一来就变成了整个市场负面的消息越来越多,我认为应该两方面看:一方面看不管是断供还是断链,都是市场经济下经常发生的事情,我们不可能幻想有一个市场经济,我们就进入了天堂,进入了市场经济,实际上是进入了一个更加波涛汹涌的大海,进入了一个荡秋千的摇摆,也进入了一个翘翘板的承受风险体制,是一种人生和社会制度的根本改变。既然是在市场经济下,断供法律上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比如香港当时发现了负资产,银行该收房子收房子,客户该借钱借钱,这都是自己决定。企业也一样,如果资金链断了,该收摊收摊,该还债还债,该关门关门,该负法律责任就负法律责任,这叫市场经济。在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政府也应该有承受力,企业和个人也要有承受力。大家仔细想,我们第一次股票波动的时候,我记得当时很多股民到政府闹事,这次股票从6千点跌到2千点,没有人到政府门口闹事,这就是我们已经知道,这已经是第二代、第三代股民了,知道入市有风险,后果自己担。 同样现在的楼市是第一代楼民,香港在经历第二波楼市波动时,没有一个客户由于第二天房价跌了就去退房的,或者去砸开发商售楼现场。事实上应验一句话——愿赌服输,开发商自己都不能保证每次赚钱,股民买了股票都不能保证每次赚钱,为什么一定要保证你买的房子一定要赚钱自《风马牛》0809期详情登陆新版“风马牛集中营”http://www.FengMaNiu.com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f42eca0100bbjm.html) - 冯仑:只爱一点点_冯仑_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