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言冯语·风马牛

兼职/小时600元工资现结加QQ:917624333

 
 
 

日志

 
 

破解“周期律”的魔咒:非以其无私耶,是以成…  

2010-03-26 14: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上存续最长、影响最深远和最能改变人类命运的组织首推宗教,其次是学校,它们的共同特点是以创造、传播超越个体生命意义的价值观、教育和塑造能够延续组织生命的人才为使命。为了完成这一使命,它们都有固定的场所(教堂、寺庙等),专门的经书(教材)。近世以来,美国和西方国家连续数百年的稳定和强盛,端赖与宗教精神交相辉映的自由、民主、人权这一超越个别阶级阶层的普世价值观和捍卫这些价值观的相对完备的法律政治体系。与此相仿,在商业文明史上,生命力最长的企业,恰好也都是拥有超出股东个体或经营者自身狭隘利益的核心价值观的那些公司。所谓追求卓越或已在卓越之列的公司区别于其他公司的标志,恰恰是价值观而不是利润。心离钱越远,钱离口袋越近,要想使自己的企业组织获得永续经营的基因,就一定要顽强地坚持和拼命地追求超越股东利益和经营者团队利益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只和人的生命或社会的进步有关,关乎人类的终极幸福与命运。摒弃一切小我;惟其如此,方能“非以其无私耶,是以成其私”,令企业像其他长寿组织那样,在生产产品、提供服务的同时,和人类社会的终极目标渐趋吻合,获得一种长久提升和延续价值的生命基因。

 

 

追求。理想仿佛是黑暗隧道尽头的光明,因为有光明,我们才不怕黑暗,使坚持和顽强地前行变得有意义。如果光明一旦灭失,我们就会陷入迷茫,失去方向,就会被死亡的恐惧所摧毁。一个永续经营的企业,其领导人的勇气和毅力最为关键,如果没有超越个体利益的理想追求和价值观牵引,就注定会失去斗志,临阵溃败。另一方面,组织内部一旦拥有超出股东和经营者的价值观时,组织成员之间价值观认同就会超越金钱认同,从而形成一种异乎寻常的协调性和凝聚力,从而形成克服一切困难、甚至奋不顾身、勇于牺牲的巨大力量,令组织能够以最小成本(代价)战胜最大的恐惧和困难。近些时候,我们常常会从宗教方面看到类似的故事,其实,不光宗教,在人类历史上,个人、政党和卓越的商业组织都不乏这样的故事。因此我们今天应该更多地检讨自己的企业是否拥有或者希望拥有这种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价值观和理想精神。 冯仑邀您加入风马牛集中营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新版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

 

但凡超越股东和经营者个体利益的价值观(理想),其历史性作用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能够触摸芜杂表象背后的真实,有意无意踩中历史发展的规律道路和暗合市场竞争的大趋势。比尔.盖茨成为全球首富,微软成为冠盖全球的超级公司,正是起于对人类智慧追求的使命,和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斯蒂夫创造“苹果”传奇,使公司数度起死回生,不在于他对利润比别人更敏感,而是对理想的发疯般的坚持。马云全球问道回来后,最真切的感想是那些为理想而不是为利润活着的公司将长命百岁并且无敌于天下。原因是,这样的公司,通常都富有远见,洞烛先机,不被眼前或个体的短期利益所蒙蔽,从远处大处着眼,剪裁企业的发展战略,去除一切短视和囿于个体利益的机巧权变,成为战略引导型而非机会引导型的长寿公司。站得高是因为你站在个体利益之上,看得远是因为你总是从最远处回望到自己的脚下。所谓高瞻远瞩就是要把利益的基点拉长,从自己拉向大国家、甚至全人类,从现在拉成永远。

追求。理想仿佛是黑暗隧道尽头的光明,因为有光明,我们才不怕黑暗,使坚持和顽强地前行变得有意义。如果光明一旦灭失,我们就会陷入迷茫,失去方向,就会被死亡的恐惧所摧毁。一个永续经营的企业,其领导人的勇气和毅力最为关键,如果没有超越个体利益的理想追求和价值观牵引,就注定会失去斗志,临阵溃败。另一方面,组织内部一旦拥有超出股东和经营者的价值观时,组织成员之间价值观认同就会超越金钱认同,从而形成一种异乎寻常的协调性和凝聚力,从而形成克服一切困难、甚至奋不顾身、勇于牺牲的巨大力量,令组织能够以最小成本(代价)战胜最大的恐惧和困难。近些时候,我们常常会从宗教方面看到类似的故事,其实,不光宗教,在人类历史上,个人、政党和卓越的商业组织都不乏这样的故事。因此我们今天应该更多地检讨自己的企业是否拥有或者希望拥有这种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价值观和理想精神。 冯仑邀您加入风马牛集中营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新版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

 

其次是引导领导者(企业家)算那些算不清的帐。人或企业其实很难算清一生能挣多少钱,但恰恰是在这算不清的地方耗费了无数时间,开了无数的会,绞尽了无数的脑汁,到头来仍然是事与愿违,时时处处是“没想到”或“不尽然”。世上的事原本是清楚的,但因为有三样东西,使它变得模糊和各有各的不同,从而形成各自的取舍。一是时间,同样的东西,在不同时间段上截取,其价值就大不同,例如秦砖汉瓦,在当时是砖,无足轻重,搁今天就是文物,乃无价之宝;时间抻得越长,价值就越高。二是跟谁做,同样的钱,放在君子手里是善款,放在盗贼手里是赃款。三是价值观,世上之所以常常发生“人舍我取、人取我舍”的事,主要是不同的人对同样的事的价值判断不同导致的;世上有无数种吸引人的事物和利益组合,在凡人和伟大的人看来它们的面貌完全不同,凡人有凡人的一套价值观如吃喝玩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得便宜时且便宜等,伟大有伟大的逻辑,比如高瞻远瞩、宽以待人、严于律己、为人类工作、为天下求福、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等等。所以,小人取近,君子求远;小人常戚戚,君子坦荡荡。建立超越股东和经营者利益的价值观无非是引导企业家把帐算大、算远,多算人、少算己,最终把企业彻底同客户、员工和社会的根本利益联系起来,令企业获得永续经营的根基。

利益之上,看得远是因为你总是从最远处回望到自己的脚下。所谓高瞻远瞩就是要把利益的基点拉长,从自己拉向大国家、甚至全人类,从现在拉成永远。 其次是引导领导者(企业家)算那些算不清的帐。人或企业其实很难算清一生能挣多少钱,但恰恰是在这算不清的地方耗费了无数时间,开了无数的会,绞尽了无数的脑汁,到头来仍然是事与愿违,时时处处是“没想到”或“不尽然”。世上的事原本是清楚的,但因为有三样东西,使它变得模糊和各有各的不同,从而形成各自的取舍。一是时间,同样的东西,在不同时间段上截取,其价值就大不同,例如秦砖汉瓦,在当时是砖,无足轻重,搁今天就是文物,乃无价之宝;时间抻得越长,价值就越高。二是跟谁做,同样的钱,放在君子手里是善款,放在盗贼手里是赃款。三是价值观,世上之所以常常发生“人舍我取、人取我舍”的事,主要是不同的人对同样的事的价值判断不同导致的;世上有无数种吸引人的事物和利益组合,在凡人和伟大的人看来它们的面貌完全不同,凡人有凡人的一套价值观如吃喝玩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得便宜时且便宜等,伟大有伟大的逻辑,比如高瞻远瞩、宽以待人、严于律己、为人类工作、为天下求福、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等等。所以,小人取近,君子求远;小人常戚戚,君子坦荡荡。建立超越股东和经营者利益的价值观无非是引导企业家把帐算大、算远,多算人、少算己,最终把企业彻底同客户、员工和社会的根本利益联系起来,令企业获得永续经营的根基。 第三,商场竞争、企业搏命有如战场厮杀,对战士的智慧与毅力的要求是第一位的;经营企业犹如经历人生,苦难和波折、甚至死亡的考验总是如影随形,这时,究竟是什么让企业家在千辛万苦中保持旺盛的热情和坚强的毅力?我们看到,但凡宗教信徒和意识形态的偏执者都蔑视普通人所经历的痛苦,不光轻蔑,而且表示快乐甚至很享受这类苦难,以为和苦难相伴是为理想献身,是一种崇高的奉献。古人说唯有坚忍不拔之志,才能有坚忍不拔之力。所谓“志”,其实就是一种理想,一种超越生命个体的信仰和

 

    第三,商场竞争、企业搏命有如战场厮杀,对战士的智慧与毅力的要求是第一位的;经营企业犹如经历人生,苦难和波折、甚至死亡的考验总是如影随形,这时,究竟是什么让企业家在千辛万苦中保持旺盛的热情和坚强的毅力?我们看到,但凡宗教信徒和意识形态的偏执者都蔑视普通人所经历的痛苦,不光轻蔑,而且表示快乐甚至很享受这类苦难,以为和苦难相伴是为理想献身,是一种崇高的奉献。古人说唯有坚忍不拔之志,才能有坚忍不拔之力。所谓“志”,其实就是一种理想,一种超越生命个体的信仰和追求。理想仿佛是黑暗隧道尽头的光明,因为有光明,我们才不怕黑暗,使坚持和顽强地前行变得有意义。如果光明一旦灭失,我们就会陷入迷茫,失去方向,就会被死亡的恐惧所摧毁。一个永续经营的企业,其领导人的勇气和毅力最为关键,如果没有超越个体利益的理想追求和价值观牵引,就注定会失去斗志,临阵溃败。另一方面,组织内部一旦拥有超出股东和经营者的价值观时,组织成员之间价值观认同就会超越金钱认同,从而形成一种异乎寻常的协调性和凝聚力,从而形成克服一切困难、甚至奋不顾身、勇于牺牲的巨大力量,令组织能够以最小成本(代价)战胜最大的恐惧和困难。近些时候,我们常常会从宗教方面看到类似的故事,其实,不光宗教,在人类历史上,个人、政党和卓越的商业组织都不乏这样的故事。因此我们今天应该更多地检讨自己的企业是否拥有或者希望拥有这种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价值观和理想精神。

利益之上,看得远是因为你总是从最远处回望到自己的脚下。所谓高瞻远瞩就是要把利益的基点拉长,从自己拉向大国家、甚至全人类,从现在拉成永远。 其次是引导领导者(企业家)算那些算不清的帐。人或企业其实很难算清一生能挣多少钱,但恰恰是在这算不清的地方耗费了无数时间,开了无数的会,绞尽了无数的脑汁,到头来仍然是事与愿违,时时处处是“没想到”或“不尽然”。世上的事原本是清楚的,但因为有三样东西,使它变得模糊和各有各的不同,从而形成各自的取舍。一是时间,同样的东西,在不同时间段上截取,其价值就大不同,例如秦砖汉瓦,在当时是砖,无足轻重,搁今天就是文物,乃无价之宝;时间抻得越长,价值就越高。二是跟谁做,同样的钱,放在君子手里是善款,放在盗贼手里是赃款。三是价值观,世上之所以常常发生“人舍我取、人取我舍”的事,主要是不同的人对同样的事的价值判断不同导致的;世上有无数种吸引人的事物和利益组合,在凡人和伟大的人看来它们的面貌完全不同,凡人有凡人的一套价值观如吃喝玩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得便宜时且便宜等,伟大有伟大的逻辑,比如高瞻远瞩、宽以待人、严于律己、为人类工作、为天下求福、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等等。所以,小人取近,君子求远;小人常戚戚,君子坦荡荡。建立超越股东和经营者利益的价值观无非是引导企业家把帐算大、算远,多算人、少算己,最终把企业彻底同客户、员工和社会的根本利益联系起来,令企业获得永续经营的根基。 第三,商场竞争、企业搏命有如战场厮杀,对战士的智慧与毅力的要求是第一位的;经营企业犹如经历人生,苦难和波折、甚至死亡的考验总是如影随形,这时,究竟是什么让企业家在千辛万苦中保持旺盛的热情和坚强的毅力?我们看到,但凡宗教信徒和意识形态的偏执者都蔑视普通人所经历的痛苦,不光轻蔑,而且表示快乐甚至很享受这类苦难,以为和苦难相伴是为理想献身,是一种崇高的奉献。古人说唯有坚忍不拔之志,才能有坚忍不拔之力。所谓“志”,其实就是一种理想,一种超越生命个体的信仰和

 

利益之上,看得远是因为你总是从最远处回望到自己的脚下。所谓高瞻远瞩就是要把利益的基点拉长,从自己拉向大国家、甚至全人类,从现在拉成永远。 其次是引导领导者(企业家)算那些算不清的帐。人或企业其实很难算清一生能挣多少钱,但恰恰是在这算不清的地方耗费了无数时间,开了无数的会,绞尽了无数的脑汁,到头来仍然是事与愿违,时时处处是“没想到”或“不尽然”。世上的事原本是清楚的,但因为有三样东西,使它变得模糊和各有各的不同,从而形成各自的取舍。一是时间,同样的东西,在不同时间段上截取,其价值就大不同,例如秦砖汉瓦,在当时是砖,无足轻重,搁今天就是文物,乃无价之宝;时间抻得越长,价值就越高。二是跟谁做,同样的钱,放在君子手里是善款,放在盗贼手里是赃款。三是价值观,世上之所以常常发生“人舍我取、人取我舍”的事,主要是不同的人对同样的事的价值判断不同导致的;世上有无数种吸引人的事物和利益组合,在凡人和伟大的人看来它们的面貌完全不同,凡人有凡人的一套价值观如吃喝玩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得便宜时且便宜等,伟大有伟大的逻辑,比如高瞻远瞩、宽以待人、严于律己、为人类工作、为天下求福、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等等。所以,小人取近,君子求远;小人常戚戚,君子坦荡荡。建立超越股东和经营者利益的价值观无非是引导企业家把帐算大、算远,多算人、少算己,最终把企业彻底同客户、员工和社会的根本利益联系起来,令企业获得永续经营的根基。 第三,商场竞争、企业搏命有如战场厮杀,对战士的智慧与毅力的要求是第一位的;经营企业犹如经历人生,苦难和波折、甚至死亡的考验总是如影随形,这时,究竟是什么让企业家在千辛万苦中保持旺盛的热情和坚强的毅力?我们看到,但凡宗教信徒和意识形态的偏执者都蔑视普通人所经历的痛苦,不光轻蔑,而且表示快乐甚至很享受这类苦难,以为和苦难相伴是为理想献身,是一种崇高的奉献。古人说唯有坚忍不拔之志,才能有坚忍不拔之力。所谓“志”,其实就是一种理想,一种超越生命个体的信仰和冯仑邀您加入风马牛集中营 世界上存续最长、影响最深远和最能改变人类命运的组织首推宗教,其次是学校,它们的共同特点是以创造、传播超越个体生命意义的价值观、教育和塑造能够延续组织生命的人才为使命。为了完成这一使命,它们都有固定的场所(教堂、寺庙等),专门的经书(教材)。近世以来,美国和西方国家连续数百年的稳定和强盛,端赖与宗教精神交相辉映的自由、民主、人权这一超越个别阶级阶层的普世价值观和捍卫这些价值观的相对完备的法律政治体系。与此相仿,在商业文明史上,生命力最长的企业,恰好也都是拥有超出股东个体或经营者自身狭隘利益的核心价值观的那些公司。所谓追求卓越或已在卓越之列的公司区别于其他公司的标志,恰恰是价值观而不是利润。心离钱越远,钱离口袋越近,要想使自己的企业组织获得永续经营的基因,就一定要顽强地坚持和拼命地追求超越股东利益和经营者团队利益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只和人的生命或社会的进步有关,关乎人类的终极幸福与命运。摒弃一切小我;惟其如此,方能“非以其无私耶,是以成其私”,令企业像其他长寿组织那样,在生产产品、提供服务的同时,和人类社会的终极目标渐趋吻合,获得一种长久提升和延续价值的生命基因。 但凡超越股东和经营者个体利益的价值观(理想),其历史性作用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能够触摸芜杂表象背后的真实,有意无意踩中历史发展的规律道路和暗合市场竞争的大趋势。比尔.盖茨成为全球首富,微软成为冠盖全球的超级公司,正是起于对人类智慧追求的使命,和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斯蒂夫创造“苹果”传奇,使公司数度起死回生,不在于他对利润比别人更敏感,而是对理想的发疯般的坚持。马云全球问道回来后,最真切的感想是那些为理想而不是为利润活着的公司将长命百岁并且无敌于天下。原因是,这样的公司,通常都富有远见,洞烛先机,不被眼前或个体的短期利益所蒙蔽,从远处大处着眼,剪裁企业的发展战略,去除一切短视和囿于个体利益的机巧权变,成为战略引导型而非机会引导型的长寿公司。站得高是因为你站在个体

追求。理想仿佛是黑暗隧道尽头的光明,因为有光明,我们才不怕黑暗,使坚持和顽强地前行变得有意义。如果光明一旦灭失,我们就会陷入迷茫,失去方向,就会被死亡的恐惧所摧毁。一个永续经营的企业,其领导人的勇气和毅力最为关键,如果没有超越个体利益的理想追求和价值观牵引,就注定会失去斗志,临阵溃败。另一方面,组织内部一旦拥有超出股东和经营者的价值观时,组织成员之间价值观认同就会超越金钱认同,从而形成一种异乎寻常的协调性和凝聚力,从而形成克服一切困难、甚至奋不顾身、勇于牺牲的巨大力量,令组织能够以最小成本(代价)战胜最大的恐惧和困难。近些时候,我们常常会从宗教方面看到类似的故事,其实,不光宗教,在人类历史上,个人、政党和卓越的商业组织都不乏这样的故事。因此我们今天应该更多地检讨自己的企业是否拥有或者希望拥有这种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价值观和理想精神。 冯仑邀您加入风马牛集中营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新版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

利益之上,看得远是因为你总是从最远处回望到自己的脚下。所谓高瞻远瞩就是要把利益的基点拉长,从自己拉向大国家、甚至全人类,从现在拉成永远。 其次是引导领导者(企业家)算那些算不清的帐。人或企业其实很难算清一生能挣多少钱,但恰恰是在这算不清的地方耗费了无数时间,开了无数的会,绞尽了无数的脑汁,到头来仍然是事与愿违,时时处处是“没想到”或“不尽然”。世上的事原本是清楚的,但因为有三样东西,使它变得模糊和各有各的不同,从而形成各自的取舍。一是时间,同样的东西,在不同时间段上截取,其价值就大不同,例如秦砖汉瓦,在当时是砖,无足轻重,搁今天就是文物,乃无价之宝;时间抻得越长,价值就越高。二是跟谁做,同样的钱,放在君子手里是善款,放在盗贼手里是赃款。三是价值观,世上之所以常常发生“人舍我取、人取我舍”的事,主要是不同的人对同样的事的价值判断不同导致的;世上有无数种吸引人的事物和利益组合,在凡人和伟大的人看来它们的面貌完全不同,凡人有凡人的一套价值观如吃喝玩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得便宜时且便宜等,伟大有伟大的逻辑,比如高瞻远瞩、宽以待人、严于律己、为人类工作、为天下求福、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等等。所以,小人取近,君子求远;小人常戚戚,君子坦荡荡。建立超越股东和经营者利益的价值观无非是引导企业家把帐算大、算远,多算人、少算己,最终把企业彻底同客户、员工和社会的根本利益联系起来,令企业获得永续经营的根基。 第三,商场竞争、企业搏命有如战场厮杀,对战士的智慧与毅力的要求是第一位的;经营企业犹如经历人生,苦难和波折、甚至死亡的考验总是如影随形,这时,究竟是什么让企业家在千辛万苦中保持旺盛的热情和坚强的毅力?我们看到,但凡宗教信徒和意识形态的偏执者都蔑视普通人所经历的痛苦,不光轻蔑,而且表示快乐甚至很享受这类苦难,以为和苦难相伴是为理想献身,是一种崇高的奉献。古人说唯有坚忍不拔之志,才能有坚忍不拔之力。所谓“志”,其实就是一种理想,一种超越生命个体的信仰和 世界上存续最长、影响最深远和最能改变人类命运的组织首推宗教,其次是学校,它们的共同特点是以创造、传播超越个体生命意义的价值观、教育和塑造能够延续组织生命的人才为使命。为了完成这一使命,它们都有固定的场所(教堂、寺庙等),专门的经书(教材)。近世以来,美国和西方国家连续数百年的稳定和强盛,端赖与宗教精神交相辉映的自由、民主、人权这一超越个别阶级阶层的普世价值观和捍卫这些价值观的相对完备的法律政治体系。与此相仿,在商业文明史上,生命力最长的企业,恰好也都是拥有超出股东个体或经营者自身狭隘利益的核心价值观的那些公司。所谓追求卓越或已在卓越之列的公司区别于其他公司的标志,恰恰是价值观而不是利润。心离钱越远,钱离口袋越近,要想使自己的企业组织获得永续经营的基因,就一定要顽强地坚持和拼命地追求超越股东利益和经营者团队利益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只和人的生命或社会的进步有关,关乎人类的终极幸福与命运。摒弃一切小我;惟其如此,方能“非以其无私耶,是以成其私”,令企业像其他长寿组织那样,在生产产品、提供服务的同时,和人类社会的终极目标渐趋吻合,获得一种长久提升和延续价值的生命基因。 但凡超越股东和经营者个体利益的价值观(理想),其历史性作用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能够触摸芜杂表象背后的真实,有意无意踩中历史发展的规律道路和暗合市场竞争的大趋势。比尔.盖茨成为全球首富,微软成为冠盖全球的超级公司,正是起于对人类智慧追求的使命,和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斯蒂夫创造“苹果”传奇,使公司数度起死回生,不在于他对利润比别人更敏感,而是对理想的发疯般的坚持。马云全球问道回来后,最真切的感想是那些为理想而不是为利润活着的公司将长命百岁并且无敌于天下。原因是,这样的公司,通常都富有远见,洞烛先机,不被眼前或个体的短期利益所蒙蔽,从远处大处着眼,剪裁企业的发展战略,去除一切短视和囿于个体利益的机巧权变,成为战略引导型而非机会引导型的长寿公司。站得高是因为你站在个体 世界上存续最长、影响最深远和最能改变人类命运的组织首推宗教,其次是学校,它们的共同特点是以创造、传播超越个体生命意义的价值观、教育和塑造能够延续组织生命的人才为使命。为了完成这一使命,它们都有固定的场所(教堂、寺庙等),专门的经书(教材)。近世以来,美国和西方国家连续数百年的稳定和强盛,端赖与宗教精神交相辉映的自由、民主、人权这一超越个别阶级阶层的普世价值观和捍卫这些价值观的相对完备的法律政治体系。与此相仿,在商业文明史上,生命力最长的企业,恰好也都是拥有超出股东个体或经营者自身狭隘利益的核心价值观的那些公司。所谓追求卓越或已在卓越之列的公司区别于其他公司的标志,恰恰是价值观而不是利润。心离钱越远,钱离口袋越近,要想使自己的企业组织获得永续经营的基因,就一定要顽强地坚持和拼命地追求超越股东利益和经营者团队利益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只和人的生命或社会的进步有关,关乎人类的终极幸福与命运。摒弃一切小我;惟其如此,方能“非以其无私耶,是以成其私”,令企业像其他长寿组织那样,在生产产品、提供服务的同时,和人类社会的终极目标渐趋吻合,获得一种长久提升和延续价值的生命基因。 但凡超越股东和经营者个体利益的价值观(理想),其历史性作用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能够触摸芜杂表象背后的真实,有意无意踩中历史发展的规律道路和暗合市场竞争的大趋势。比尔.盖茨成为全球首富,微软成为冠盖全球的超级公司,正是起于对人类智慧追求的使命,和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斯蒂夫创造“苹果”传奇,使公司数度起死回生,不在于他对利润比别人更敏感,而是对理想的发疯般的坚持。马云全球问道回来后,最真切的感想是那些为理想而不是为利润活着的公司将长命百岁并且无敌于天下。原因是,这样的公司,通常都富有远见,洞烛先机,不被眼前或个体的短期利益所蒙蔽,从远处大处着眼,剪裁企业的发展战略,去除一切短视和囿于个体利益的机巧权变,成为战略引导型而非机会引导型的长寿公司。站得高是因为你站在个体

世界上存续最长、影响最深远和最能改变人类命运的组织首推宗教,其次是学校,它们的共同特点是以创造、传播超越个体生命意义的价值观、教育和塑造能够延续组织生命的人才为使命。为了完成这一使命,它们都有固定的场所(教堂、寺庙等),专门的经书(教材)。近世以来,美国和西方国家连续数百年的稳定和强盛,端赖与宗教精神交相辉映的自由、民主、人权这一超越个别阶级阶层的普世价值观和捍卫这些价值观的相对完备的法律政治体系。与此相仿,在商业文明史上,生命力最长的企业,恰好也都是拥有超出股东个体或经营者自身狭隘利益的核心价值观的那些公司。所谓追求卓越或已在卓越之列的公司区别于其他公司的标志,恰恰是价值观而不是利润。心离钱越远,钱离口袋越近,要想使自己的企业组织获得永续经营的基因,就一定要顽强地坚持和拼命地追求超越股东利益和经营者团队利益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只和人的生命或社会的进步有关,关乎人类的终极幸福与命运。摒弃一切小我;惟其如此,方能“非以其无私耶,是以成其私”,令企业像其他长寿组织那样,在生产产品、提供服务的同时,和人类社会的终极目标渐趋吻合,获得一种长久提升和延续价值的生命基因。 但凡超越股东和经营者个体利益的价值观(理想),其历史性作用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能够触摸芜杂表象背后的真实,有意无意踩中历史发展的规律道路和暗合市场竞争的大趋势。比尔.盖茨成为全球首富,微软成为冠盖全球的超级公司,正是起于对人类智慧追求的使命,和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斯蒂夫创造“苹果”传奇,使公司数度起死回生,不在于他对利润比别人更敏感,而是对理想的发疯般的坚持。马云全球问道回来后,最真切的感想是那些为理想而不是为利润活着的公司将长命百岁并且无敌于天下。原因是,这样的公司,通常都富有远见,洞烛先机,不被眼前或个体的短期利益所蒙蔽,从远处大处着眼,剪裁企业的发展战略,去除一切短视和囿于个体利益的机巧权变,成为战略引导型而非机会引导型的长寿公司。站得高是因为你站在个体利益之上,看得远是因为你总是从最远处回望到自己的脚下。所谓高瞻远瞩就是要把利益的基点拉长,从自己拉向大国家、甚至全人类,从现在拉成永远。 其次是引导领导者(企业家)算那些算不清的帐。人或企业其实很难算清一生能挣多少钱,但恰恰是在这算不清的地方耗费了无数时间,开了无数的会,绞尽了无数的脑汁,到头来仍然是事与愿违,时时处处是“没想到”或“不尽然”。世上的事原本是清楚的,但因为有三样东西,使它变得模糊和各有各的不同,从而形成各自的取舍。一是时间,同样的东西,在不同时间段上截取,其价值就大不同,例如秦砖汉瓦,在当时是砖,无足轻重,搁今天就是文物,乃无价之宝;时间抻得越长,价值就越高。二是跟谁做,同样的钱,放在君子手里是善款,放在盗贼手里是赃款。三是价值观,世上之所以常常发生“人舍我取、人取我舍”的事,主要是不同的人对同样的事的价值判断不同导致的;世上有无数种吸引人的事物和利益组合,在凡人和伟大的人看来它们的面貌完全不同,凡人有凡人的一套价值观如吃喝玩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得便宜时且便宜等,伟大有伟大的逻辑,比如高瞻远瞩、宽以待人、严于律己、为人类工作、为天下求福、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等等。所以,小人取近,君子求远;小人常戚戚,君子坦荡荡。建立超越股东和经营者利益的价值观无非是引导企业家把帐算大、算远,多算人、少算己,最终把企业彻底同客户、员工和社会的根本利益联系起来,令企业获得永续经营的根基。 第三,商场竞争、企业搏命有如战场厮杀,对战士的智慧与毅力的要求是第一位的;经营企业犹如经历人生,苦难和波折、甚至死亡的考验总是如影随形,这时,究竟是什么让企业家在千辛万苦中保持旺盛的热情和坚强的毅力?我们看到,但凡宗教信徒和意识形态的偏执者都蔑视普通人所经历的痛苦,不光轻蔑,而且表示快乐甚至很享受这类苦难,以为和苦难相伴是为理想献身,是一种崇高的奉献。古人说唯有坚忍不拔之志,才能有坚忍不拔之力。所谓“志”,其实就是一种理想,一种超越生命个体的信仰和

追求。理想仿佛是黑暗隧道尽头的光明,因为有光明,我们才不怕黑暗,使坚持和顽强地前行变得有意义。如果光明一旦灭失,我们就会陷入迷茫,失去方向,就会被死亡的恐惧所摧毁。一个永续经营的企业,其领导人的勇气和毅力最为关键,如果没有超越个体利益的理想追求和价值观牵引,就注定会失去斗志,临阵溃败。另一方面,组织内部一旦拥有超出股东和经营者的价值观时,组织成员之间价值观认同就会超越金钱认同,从而形成一种异乎寻常的协调性和凝聚力,从而形成克服一切困难、甚至奋不顾身、勇于牺牲的巨大力量,令组织能够以最小成本(代价)战胜最大的恐惧和困难。近些时候,我们常常会从宗教方面看到类似的故事,其实,不光宗教,在人类历史上,个人、政党和卓越的商业组织都不乏这样的故事。因此我们今天应该更多地检讨自己的企业是否拥有或者希望拥有这种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价值观和理想精神。 冯仑邀您加入风马牛集中营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新版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新版风马牛集中营:追求。理想仿佛是黑暗隧道尽头的光明,因为有光明,我们才不怕黑暗,使坚持和顽强地前行变得有意义。如果光明一旦灭失,我们就会陷入迷茫,失去方向,就会被死亡的恐惧所摧毁。一个永续经营的企业,其领导人的勇气和毅力最为关键,如果没有超越个体利益的理想追求和价值观牵引,就注定会失去斗志,临阵溃败。另一方面,组织内部一旦拥有超出股东和经营者的价值观时,组织成员之间价值观认同就会超越金钱认同,从而形成一种异乎寻常的协调性和凝聚力,从而形成克服一切困难、甚至奋不顾身、勇于牺牲的巨大力量,令组织能够以最小成本(代价)战胜最大的恐惧和困难。近些时候,我们常常会从宗教方面看到类似的故事,其实,不光宗教,在人类历史上,个人、政党和卓越的商业组织都不乏这样的故事。因此我们今天应该更多地检讨自己的企业是否拥有或者希望拥有这种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价值观和理想精神。 冯仑邀您加入风马牛集中营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新版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www.fengmaniu.com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f42eca0100i4th.html) - 破解“周期律”的魔咒:非以其无私耶,是以成其私_冯仑_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