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言冯语·风马牛

兼职/小时600元工资现结加QQ:917624333

 
 
 

日志

 
 

山寨的蜕变  

2012-12-05 10: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项目的后期,便慢慢萌生了自己做产品的心思。 在关外靠近工厂的地方住了半年,我们也累积了一年多的项目经验,设计、研发、模具、组装全都有所涉及,便再也抵制不住诱惑要自己大干一场了。终于有机会以自己的想法去研发产品,并且最终一步步走向量产,走向市场,绝对是件充满了自我实现意味的事情,然而要以什么姿态最终出现在市场上却是另一个棘手的问题,我们做的第一款产品是一根数据线,从立项到最终投入市场销售,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在这期间,我们为了实现外形的突破,功能的稳定,经历反反复复的修改、调整、测试过程,一条缝隙、一个纹理,几个微米的插拔手感,线材的柔软度、取色的精确度,无不花费了我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然而这些应该让我们的客户来买单吗?不,从成立这个品牌的一开始,我们就希望以一个亲民的姿态出现,我们不要做那种束之高阁的创意产品,我们要做那种走入千万用户手里的生活日用品。这就好像两个性格相反的双胞胎兄弟,一个人兢兢业业埋头醉心于自己的作品,精雕细作,精益求精,而另一个人则是远谋干练,哪怕山寨匪气,不纠结眼前得失,说做就做,能够把好的产品批量复制,并以更低的姿态送到用户面前。所以可以说,我们身上必须兼具两种气质,一种阳春白雪,细致入微,一种下里巴人,大刀阔斧。所以这些时间来,朋友或者一些潜在的投资人问到,你们如何防范将来被山寨的风险,我们总是会               

本期嘉宾 涂征辉 VojoTech 创始人 深圳市苍茂科技有限公司CEO 上海顽卓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 第一次听到“山寨”的说法还是在读本科的时候,当时的印象记得更多的是一点点轻蔑的调侃。谁想毕业之后,自己竟自觉不自觉的走到了“山寨”的发源地——深圳,并且还住到了可谓“寨都中心”的华强北。一住就是一年,我们当时是在帮一个外国客户做ODM,除了工作关系需要常常要跑市场之外,自己吃过饭溜达溜达也就逛到市场去了。那一个片区,大大小小少说有30多个市场,有的专攻IC元件、有的专做LCD、有的专卖二手洋垃圾,走着走着,可以说慢慢的就在心里绘制出了一张自己的华强北地图。 一年之后,我们西迁20公里,搬出关外,开始了自己的“山寨”之路。我们山寨的不是别人,而正是我们自己。多年来在3C产品世界里的浸淫,又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作为一个极其以自我为中心典型85后,早已形成了对各类产品近乎偏执的挑剔。从前总是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去淘各种能够取悦自己的小物件,或者让自己可以在生活中更懒一点的小工具,每每虽然能够在朋友圈中标新立异独树一帜,却也常常在真实的用户体验上不能挠到痒处。那个时候又正值IOS最为红红火火的时候,做IT的几乎言必称“用户体验”。我想与其去跟随大流去做apps,不如拿着apps的理念去做硬件产品。于是在之本期嘉宾  涂征辉

VojoTech 创始人
深圳市苍茂科技有限公司CEO 本期嘉宾 涂征辉 VojoTech 创始人 深圳市苍茂科技有限公司CEO 上海顽卓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 第一次听到“山寨”的说法还是在读本科的时候,当时的印象记得更多的是一点点轻蔑的调侃。谁想毕业之后,自己竟自觉不自觉的走到了“山寨”的发源地——深圳,并且还住到了可谓“寨都中心”的华强北。一住就是一年,我们当时是在帮一个外国客户做ODM,除了工作关系需要常常要跑市场之外,自己吃过饭溜达溜达也就逛到市场去了。那一个片区,大大小小少说有30多个市场,有的专攻IC元件、有的专做LCD、有的专卖二手洋垃圾,走着走着,可以说慢慢的就在心里绘制出了一张自己的华强北地图。 一年之后,我们西迁20公里,搬出关外,开始了自己的“山寨”之路。我们山寨的不是别人,而正是我们自己。多年来在3C产品世界里的浸淫,又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作为一个极其以自我为中心典型85后,早已形成了对各类产品近乎偏执的挑剔。从前总是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去淘各种能够取悦自己的小物件,或者让自己可以在生活中更懒一点的小工具,每每虽然能够在朋友圈中标新立异独树一帜,却也常常在真实的用户体验上不能挠到痒处。那个时候又正值IOS最为红红火火的时候,做IT的几乎言必称“用户体验”。我想与其去跟随大流去做apps,不如拿着apps的理念去做硬件产品。于是在之
上海顽卓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

 

 

本期嘉宾 涂征辉 VojoTech 创始人 深圳市苍茂科技有限公司CEO 上海顽卓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 第一次听到“山寨”的说法还是在读本科的时候,当时的印象记得更多的是一点点轻蔑的调侃。谁想毕业之后,自己竟自觉不自觉的走到了“山寨”的发源地——深圳,并且还住到了可谓“寨都中心”的华强北。一住就是一年,我们当时是在帮一个外国客户做ODM,除了工作关系需要常常要跑市场之外,自己吃过饭溜达溜达也就逛到市场去了。那一个片区,大大小小少说有30多个市场,有的专攻IC元件、有的专做LCD、有的专卖二手洋垃圾,走着走着,可以说慢慢的就在心里绘制出了一张自己的华强北地图。 一年之后,我们西迁20公里,搬出关外,开始了自己的“山寨”之路。我们山寨的不是别人,而正是我们自己。多年来在3C产品世界里的浸淫,又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作为一个极其以自我为中心典型85后,早已形成了对各类产品近乎偏执的挑剔。从前总是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去淘各种能够取悦自己的小物件,或者让自己可以在生活中更懒一点的小工具,每每虽然能够在朋友圈中标新立异独树一帜,却也常常在真实的用户体验上不能挠到痒处。那个时候又正值IOS最为红红火火的时候,做IT的几乎言必称“用户体验”。我想与其去跟随大流去做apps,不如拿着apps的理念去做硬件产品。于是在之

第一次听到山寨前项目的后期,便慢慢萌生了自己做产品的心思。 在关外靠近工厂的地方住了半年,我们也累积了一年多的项目经验,设计、研发、模具、组装全都有所涉及,便再也抵制不住诱惑要自己大干一场了。终于有机会以自己的想法去研发产品,并且最终一步步走向量产,走向市场,绝对是件充满了自我实现意味的事情,然而要以什么姿态最终出现在市场上却是另一个棘手的问题,我们做的第一款产品是一根数据线,从立项到最终投入市场销售,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在这期间,我们为了实现外形的突破,功能的稳定,经历反反复复的修改、调整、测试过程,一条缝隙、一个纹理,几个微米的插拔手感,线材的柔软度、取色的精确度,无不花费了我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然而这些应该让我们的客户来买单吗?不,从成立这个品牌的一开始,我们就希望以一个亲民的姿态出现,我们不要做那种束之高阁的创意产品,我们要做那种走入千万用户手里的生活日用品。这就好像两个性格相反的双胞胎兄弟,一个人兢兢业业埋头醉心于自己的作品,精雕细作,精益求精,而另一个人则是远谋干练,哪怕山寨匪气,不纠结眼前得失,说做就做,能够把好的产品批量复制,并以更低的姿态送到用户面前。所以可以说,我们身上必须兼具两种气质,一种阳春白雪,细致入微,一种下里巴人,大刀阔斧。所以这些时间来,朋友或者一些潜在的投资人问到,你们如何防范将来被山寨的风险,我们总是会的说法还是在读本科的时候,当时的印象记得更多的是一点点轻蔑的调侃。谁想毕业之后,自己竟自觉不自觉的走到了山寨的发源地——深圳,并且还住到了可谓寨都中心的华强北。一住就是一年,我们当时是在帮一个外国客户做ODM,除了工作关系需要常常要跑市场之外,自己吃过饭溜达溜达也就逛到市场去了。那一个片区,大大小小少说有心一笑,我们最终送到用户手里面的产品,已经是被我们自己“山寨”过一遍的产品了,又何来空间给他再做山寨呢。 这是一场蜕变,中国的制造业将面临一次重新的洗牌,然而,变革不一定是从内部开始的,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想我们这样拿着互联网的心去勤勤恳恳投入实业,改造制造业。我国制造业的资源优势以及国内的市场优势,我想是很多其他地区所不能比拟的,越来越多懂用户,懂产品的去做产品,就会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好产品,同时汇聚成越来越多的好品牌,到那时,山寨一词,终究不过是大家自嘲的一个玩笑罢了。人们记住的,会是那一个个鲜活的品牌以及这些品牌产品带给人们的使用感受。 我们是Vojo,请看着我们成长。 关注冯仑and风马牛更多内容,敬请移步【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30多个市场,有的专攻IC元件、有的专做LCD、有的专卖二手洋垃圾,走着走着,可以说慢慢的就在心里绘制出了一张自己的华强北地图。

心一笑,我们最终送到用户手里面的产品,已经是被我们自己“山寨”过一遍的产品了,又何来空间给他再做山寨呢。 这是一场蜕变,中国的制造业将面临一次重新的洗牌,然而,变革不一定是从内部开始的,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想我们这样拿着互联网的心去勤勤恳恳投入实业,改造制造业。我国制造业的资源优势以及国内的市场优势,我想是很多其他地区所不能比拟的,越来越多懂用户,懂产品的去做产品,就会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好产品,同时汇聚成越来越多的好品牌,到那时,山寨一词,终究不过是大家自嘲的一个玩笑罢了。人们记住的,会是那一个个鲜活的品牌以及这些品牌产品带给人们的使用感受。 我们是Vojo,请看着我们成长。 关注冯仑and风马牛更多内容,敬请移步【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

 

前项目的后期,便慢慢萌生了自己做产品的心思。 在关外靠近工厂的地方住了半年,我们也累积了一年多的项目经验,设计、研发、模具、组装全都有所涉及,便再也抵制不住诱惑要自己大干一场了。终于有机会以自己的想法去研发产品,并且最终一步步走向量产,走向市场,绝对是件充满了自我实现意味的事情,然而要以什么姿态最终出现在市场上却是另一个棘手的问题,我们做的第一款产品是一根数据线,从立项到最终投入市场销售,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在这期间,我们为了实现外形的突破,功能的稳定,经历反反复复的修改、调整、测试过程,一条缝隙、一个纹理,几个微米的插拔手感,线材的柔软度、取色的精确度,无不花费了我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然而这些应该让我们的客户来买单吗?不,从成立这个品牌的一开始,我们就希望以一个亲民的姿态出现,我们不要做那种束之高阁的创意产品,我们要做那种走入千万用户手里的生活日用品。这就好像两个性格相反的双胞胎兄弟,一个人兢兢业业埋头醉心于自己的作品,精雕细作,精益求精,而另一个人则是远谋干练,哪怕山寨匪气,不纠结眼前得失,说做就做,能够把好的产品批量复制,并以更低的姿态送到用户面前。所以可以说,我们身上必须兼具两种气质,一种阳春白雪,细致入微,一种下里巴人,大刀阔斧。所以这些时间来,朋友或者一些潜在的投资人问到,你们如何防范将来被山寨的风险,我们总是会一年之后,我们西迁20公里,搬出关外,开始了自己的“山寨”之路。我们山寨的不是别人,而正是我们自己。多年来在3C产品世界里的浸淫,又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作为一个极其以自我为中心典型心一笑,我们最终送到用户手里面的产品,已经是被我们自己“山寨”过一遍的产品了,又何来空间给他再做山寨呢。 这是一场蜕变,中国的制造业将面临一次重新的洗牌,然而,变革不一定是从内部开始的,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想我们这样拿着互联网的心去勤勤恳恳投入实业,改造制造业。我国制造业的资源优势以及国内的市场优势,我想是很多其他地区所不能比拟的,越来越多懂用户,懂产品的去做产品,就会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好产品,同时汇聚成越来越多的好品牌,到那时,山寨一词,终究不过是大家自嘲的一个玩笑罢了。人们记住的,会是那一个个鲜活的品牌以及这些品牌产品带给人们的使用感受。 我们是Vojo,请看着我们成长。 关注冯仑and风马牛更多内容,敬请移步【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85后,早已形成了对各类产品近乎偏执的挑剔。从前总是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去淘各种能够取悦自己的小物件,或者让自己可以在生活中更懒一点的小工具,每每虽然能够在朋友圈中标新立异独树一帜,却也常常在真实的用户体验上不能挠到痒处。那个时候又正值IOS最为红红火火的时候,做IT的几乎言必称“用户体验”。我想与其去跟随大流去做心一笑,我们最终送到用户手里面的产品,已经是被我们自己“山寨”过一遍的产品了,又何来空间给他再做山寨呢。 这是一场蜕变,中国的制造业将面临一次重新的洗牌,然而,变革不一定是从内部开始的,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想我们这样拿着互联网的心去勤勤恳恳投入实业,改造制造业。我国制造业的资源优势以及国内的市场优势,我想是很多其他地区所不能比拟的,越来越多懂用户,懂产品的去做产品,就会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好产品,同时汇聚成越来越多的好品牌,到那时,山寨一词,终究不过是大家自嘲的一个玩笑罢了。人们记住的,会是那一个个鲜活的品牌以及这些品牌产品带给人们的使用感受。 我们是Vojo,请看着我们成长。 关注冯仑and风马牛更多内容,敬请移步【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apps,不如拿着apps的理念去做硬件产品。于是在之前项目的后期,便慢慢萌生了自己做产品的心思。

 

在关外靠近工厂的地方住了半年,我们也累积了一年多的项目经验,设计、研发、模具、组装全都有所涉及,便再也抵制不住诱惑要自己大干一场了。终于有机会以自己的想法去研发产品,并且最终一步步走向量产,走向市场,绝对是件充满了自我实现意味的事情,然而要以什么姿态最终出现在市场上却是另一个棘手的问题,我们做的第一款产品是一根数据线,从立项到最终投入市场销售,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在这期间,我们为了实现外形的突破,功能的稳定,经历反反复复的修改、调整、测试过程,一条缝隙、一个纹理,几个微米的插拔手感,线材的柔软度、取色的精确度,无不花费了我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本期嘉宾 涂征辉 VojoTech 创始人 深圳市苍茂科技有限公司CEO 上海顽卓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 第一次听到“山寨”的说法还是在读本科的时候,当时的印象记得更多的是一点点轻蔑的调侃。谁想毕业之后,自己竟自觉不自觉的走到了“山寨”的发源地——深圳,并且还住到了可谓“寨都中心”的华强北。一住就是一年,我们当时是在帮一个外国客户做ODM,除了工作关系需要常常要跑市场之外,自己吃过饭溜达溜达也就逛到市场去了。那一个片区,大大小小少说有30多个市场,有的专攻IC元件、有的专做LCD、有的专卖二手洋垃圾,走着走着,可以说慢慢的就在心里绘制出了一张自己的华强北地图。 一年之后,我们西迁20公里,搬出关外,开始了自己的“山寨”之路。我们山寨的不是别人,而正是我们自己。多年来在3C产品世界里的浸淫,又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作为一个极其以自我为中心典型85后,早已形成了对各类产品近乎偏执的挑剔。从前总是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去淘各种能够取悦自己的小物件,或者让自己可以在生活中更懒一点的小工具,每每虽然能够在朋友圈中标新立异独树一帜,却也常常在真实的用户体验上不能挠到痒处。那个时候又正值IOS最为红红火火的时候,做IT的几乎言必称“用户体验”。我想与其去跟随大流去做apps,不如拿着apps的理念去做硬件产品。于是在之

 

前项目的后期,便慢慢萌生了自己做产品的心思。 在关外靠近工厂的地方住了半年,我们也累积了一年多的项目经验,设计、研发、模具、组装全都有所涉及,便再也抵制不住诱惑要自己大干一场了。终于有机会以自己的想法去研发产品,并且最终一步步走向量产,走向市场,绝对是件充满了自我实现意味的事情,然而要以什么姿态最终出现在市场上却是另一个棘手的问题,我们做的第一款产品是一根数据线,从立项到最终投入市场销售,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在这期间,我们为了实现外形的突破,功能的稳定,经历反反复复的修改、调整、测试过程,一条缝隙、一个纹理,几个微米的插拔手感,线材的柔软度、取色的精确度,无不花费了我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然而这些应该让我们的客户来买单吗?不,从成立这个品牌的一开始,我们就希望以一个亲民的姿态出现,我们不要做那种束之高阁的创意产品,我们要做那种走入千万用户手里的生活日用品。这就好像两个性格相反的双胞胎兄弟,一个人兢兢业业埋头醉心于自己的作品,精雕细作,精益求精,而另一个人则是远谋干练,哪怕山寨匪气,不纠结眼前得失,说做就做,能够把好的产品批量复制,并以更低的姿态送到用户面前。所以可以说,我们身上必须兼具两种气质,一种阳春白雪,细致入微,一种下里巴人,大刀阔斧。所以这些时间来,朋友或者一些潜在的投资人问到,你们如何防范将来被山寨的风险,我们总是会然而这些应该让我们的客户来买单吗?不,从成立这个品牌的一开始,我们就希望以一个亲民的姿态出现,我们不要做那种束之高阁的创意产品,我们要做那种走入千万用户手里的生活日用品。这就好像两个性格相反的双胞胎兄弟,一个人兢兢业业埋头醉心于自己的作品,精雕细作,精益求精,而另一个人则是远谋干练,哪怕山寨匪气,不纠结眼前得失,说做就做,能够把好的产品批量复制,并以更低的姿态送到用户面前。所以可以说,我们身上必须兼具两种气质,一种阳春白雪,细致入微,一种下里巴人,大刀阔斧。所以这些时间来,朋友或者一些潜在的投资人问到,你们如何防范将来被山寨的风险,我们总是会心一笑,我们最终送到用户手里面的产品,已经是被我们自己“山寨”过一遍的产品了,又何来空间给他再做山寨呢。

 

本期嘉宾 涂征辉 VojoTech 创始人 深圳市苍茂科技有限公司CEO 上海顽卓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 第一次听到“山寨”的说法还是在读本科的时候,当时的印象记得更多的是一点点轻蔑的调侃。谁想毕业之后,自己竟自觉不自觉的走到了“山寨”的发源地——深圳,并且还住到了可谓“寨都中心”的华强北。一住就是一年,我们当时是在帮一个外国客户做ODM,除了工作关系需要常常要跑市场之外,自己吃过饭溜达溜达也就逛到市场去了。那一个片区,大大小小少说有30多个市场,有的专攻IC元件、有的专做LCD、有的专卖二手洋垃圾,走着走着,可以说慢慢的就在心里绘制出了一张自己的华强北地图。 一年之后,我们西迁20公里,搬出关外,开始了自己的“山寨”之路。我们山寨的不是别人,而正是我们自己。多年来在3C产品世界里的浸淫,又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作为一个极其以自我为中心典型85后,早已形成了对各类产品近乎偏执的挑剔。从前总是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去淘各种能够取悦自己的小物件,或者让自己可以在生活中更懒一点的小工具,每每虽然能够在朋友圈中标新立异独树一帜,却也常常在真实的用户体验上不能挠到痒处。那个时候又正值IOS最为红红火火的时候,做IT的几乎言必称“用户体验”。我想与其去跟随大流去做apps,不如拿着apps的理念去做硬件产品。于是在之

这是一场蜕变,中国的制造业将面临一次重新的洗牌,然而,变革不一定是从内部开始的,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想我们这样拿着互联网的心去勤勤恳恳投入实业,改造制造业。我国制造业的资源优势以及国内的市场优势,我想是很多其他地区所不能比拟的,越来越多懂用户,懂产品的去做产品,就会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好产品,同时汇聚成越来越多的好品牌,到那时,山寨一词,终究不过是大家自嘲的一个玩笑罢了。人们记住的,会是那一个个鲜活的品牌以及这些品牌产品带给人们的使用感受。

本期嘉宾 涂征辉 VojoTech 创始人 深圳市苍茂科技有限公司CEO 上海顽卓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 第一次听到“山寨”的说法还是在读本科的时候,当时的印象记得更多的是一点点轻蔑的调侃。谁想毕业之后,自己竟自觉不自觉的走到了“山寨”的发源地——深圳,并且还住到了可谓“寨都中心”的华强北。一住就是一年,我们当时是在帮一个外国客户做ODM,除了工作关系需要常常要跑市场之外,自己吃过饭溜达溜达也就逛到市场去了。那一个片区,大大小小少说有30多个市场,有的专攻IC元件、有的专做LCD、有的专卖二手洋垃圾,走着走着,可以说慢慢的就在心里绘制出了一张自己的华强北地图。 一年之后,我们西迁20公里,搬出关外,开始了自己的“山寨”之路。我们山寨的不是别人,而正是我们自己。多年来在3C产品世界里的浸淫,又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作为一个极其以自我为中心典型85后,早已形成了对各类产品近乎偏执的挑剔。从前总是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去淘各种能够取悦自己的小物件,或者让自己可以在生活中更懒一点的小工具,每每虽然能够在朋友圈中标新立异独树一帜,却也常常在真实的用户体验上不能挠到痒处。那个时候又正值IOS最为红红火火的时候,做IT的几乎言必称“用户体验”。我想与其去跟随大流去做apps,不如拿着apps的理念去做硬件产品。于是在之 

我们是心一笑,我们最终送到用户手里面的产品,已经是被我们自己“山寨”过一遍的产品了,又何来空间给他再做山寨呢。 这是一场蜕变,中国的制造业将面临一次重新的洗牌,然而,变革不一定是从内部开始的,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想我们这样拿着互联网的心去勤勤恳恳投入实业,改造制造业。我国制造业的资源优势以及国内的市场优势,我想是很多其他地区所不能比拟的,越来越多懂用户,懂产品的去做产品,就会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好产品,同时汇聚成越来越多的好品牌,到那时,山寨一词,终究不过是大家自嘲的一个玩笑罢了。人们记住的,会是那一个个鲜活的品牌以及这些品牌产品带给人们的使用感受。 我们是Vojo,请看着我们成长。 关注冯仑and风马牛更多内容,敬请移步【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Vojo,请看着我们成长。

 

本期嘉宾 涂征辉 VojoTech 创始人 深圳市苍茂科技有限公司CEO 上海顽卓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 第一次听到“山寨”的说法还是在读本科的时候,当时的印象记得更多的是一点点轻蔑的调侃。谁想毕业之后,自己竟自觉不自觉的走到了“山寨”的发源地——深圳,并且还住到了可谓“寨都中心”的华强北。一住就是一年,我们当时是在帮一个外国客户做ODM,除了工作关系需要常常要跑市场之外,自己吃过饭溜达溜达也就逛到市场去了。那一个片区,大大小小少说有30多个市场,有的专攻IC元件、有的专做LCD、有的专卖二手洋垃圾,走着走着,可以说慢慢的就在心里绘制出了一张自己的华强北地图。 一年之后,我们西迁20公里,搬出关外,开始了自己的“山寨”之路。我们山寨的不是别人,而正是我们自己。多年来在3C产品世界里的浸淫,又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作为一个极其以自我为中心典型85后,早已形成了对各类产品近乎偏执的挑剔。从前总是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去淘各种能够取悦自己的小物件,或者让自己可以在生活中更懒一点的小工具,每每虽然能够在朋友圈中标新立异独树一帜,却也常常在真实的用户体验上不能挠到痒处。那个时候又正值IOS最为红红火火的时候,做IT的几乎言必称“用户体验”。我想与其去跟随大流去做apps,不如拿着apps的理念去做硬件产品。于是在之

 

前项目的后期,便慢慢萌生了自己做产品的心思。 在关外靠近工厂的地方住了半年,我们也累积了一年多的项目经验,设计、研发、模具、组装全都有所涉及,便再也抵制不住诱惑要自己大干一场了。终于有机会以自己的想法去研发产品,并且最终一步步走向量产,走向市场,绝对是件充满了自我实现意味的事情,然而要以什么姿态最终出现在市场上却是另一个棘手的问题,我们做的第一款产品是一根数据线,从立项到最终投入市场销售,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在这期间,我们为了实现外形的突破,功能的稳定,经历反反复复的修改、调整、测试过程,一条缝隙、一个纹理,几个微米的插拔手感,线材的柔软度、取色的精确度,无不花费了我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然而这些应该让我们的客户来买单吗?不,从成立这个品牌的一开始,我们就希望以一个亲民的姿态出现,我们不要做那种束之高阁的创意产品,我们要做那种走入千万用户手里的生活日用品。这就好像两个性格相反的双胞胎兄弟,一个人兢兢业业埋头醉心于自己的作品,精雕细作,精益求精,而另一个人则是远谋干练,哪怕山寨匪气,不纠结眼前得失,说做就做,能够把好的产品批量复制,并以更低的姿态送到用户面前。所以可以说,我们身上必须兼具两种气质,一种阳春白雪,细致入微,一种下里巴人,大刀阔斧。所以这些时间来,朋友或者一些潜在的投资人问到,你们如何防范将来被山寨的风险,我们总是会 

 

关注冯仑and风马牛更多内容,敬请移步【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

  评论这张
 
阅读(10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