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言冯语·风马牛

兼职/小时600元工资现结加QQ:917624333

 
 
 

日志

 
 

我有我绿色:我是行动派  

2012-05-28 12:44:00|  分类: 乱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根底下都是一袋一袋的垃圾,九点一到,整个政府的垃圾清运系统出动,将整个东京大街一扫而净,九点半以后,整个东京干干净净,谁都不许扔垃圾了。亲眼所见,我真的被这个社会整体性地对垃圾分类的重视,以及国民自觉的整体素质所震撼。 有次柴静采访我,我说我不是一个发明家,垃圾问题远远不是技术问题,甚至它根本就不是技术问题。当我研究了这么多年,最后得出结论:垃圾问题其实是一个哲学问题。最近很多媒体采访我,题目就是《垃圾哲学》。我说什么叫哲学?哲学应该是人与人之间、人与地球之间的关系的一种反思,我们甚至说什么是哲学问题的终极问题,咱们开玩笑讲,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到哪儿去。这些问题是一种对人性、心灵的一种反思,我一直认为垃圾其实是一面社会的镜子,透过这面镜子里,呈现出一个人,一个家庭的生活习惯,以及一个人的个人素养,甚至包括一个人的种种生活迹象。举个例子,通过你们家每天扔的垃圾,我知道你爱吃什么,你有什么病,甚至知道你的性生活规律,种种迹象都客观地反映在你们家的垃圾里。 如果我们宏观地看,一个社会也是,丢弃垃圾的行为,以及垃圾的成分,也反映了整个社会的一种发展现状以及国民素质。 我是行动派 有人曾问我,为什么这三年凭我一己之力,在没有组织、没有团队的条件下,能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影响力,能够推动政府在垃圾方面去立法,还能够推动政府去进行垃圾分类,甚至推动政府去采纳民间的一些对环保? 我自己总结了一下:第一、可能我们当时的所谓“对抗”是得分的,大家都说我们是一种叫非典型性维权,但是毕竟在智慧之前我们也愚蠢过,但我们可能比任何一个省市的反抗力度更大。但同时也有运气的成分,就是政府重视了,并且还邀请我去日本考察,这次垃圾处理考察确实给我提供了
天赐良机,使得媒体能够对我们这个事件进行大范围、高深度的关注和跟进;第二、如果非要说是什么东西使得这种关注带来的效果这么好,我认为就一个词——行动。这是我这几年来,最大的感觉。在中国,我认为推动社会进步,推动政府进步,靠什么?就是行动。 “绿房子”盖好后的三天内,全国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而且还都加了评论员文章、编者案等等,他们认为一个公民,为了他自己的理念,可以自己掏腰包,他可以自己把这个绿房子建出来,很少见,值得鼓励。我在微博上有很多人粉丝,也有人骂我,说你究竟算什么派?我说我叫行动派。我觉得中国现在需要的是行动派,而不是那些哗众取宠的口水派,在网上敢骂两句政府,你就成为英雄了么?我觉得中国不需要这样的英雄。中国真正需要的是最基层的、真的可以冒着各种风险,可以自觉自愿地去搭时间、搭精力、搭智慧,甚至自己搭钱的行动派。 欢迎加入风马牛社区话题讨论:我的钱去哪了?谈谈我的花钱之道……http:www.fengmaniu.comTopic.aspx 风马牛第七季   我有我绿色
                           
                                   ——与黄小山、郭霞一起分享身边的绿色故事
根底下都是一袋一袋的垃圾,九点一到,整个政府的垃圾清运系统出动,将整个东京大街一扫而净,九点半以后,整个东京干干净净,谁都不许扔垃圾了。亲眼所见,我真的被这个社会整体性地对垃圾分类的重视,以及国民自觉的整体素质所震撼。 有次柴静采访我,我说我不是一个发明家,垃圾问题远远不是技术问题,甚至它根本就不是技术问题。当我研究了这么多年,最后得出结论:垃圾问题其实是一个哲学问题。最近很多媒体采访我,题目就是《垃圾哲学》。我说什么叫哲学?哲学应该是人与人之间、人与地球之间的关系的一种反思,我们甚至说什么是哲学问题的终极问题,咱们开玩笑讲,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到哪儿去。这些问题是一种对人性、心灵的一种反思,我一直认为垃圾其实是一面社会的镜子,透过这面镜子里,呈现出一个人,一个家庭的生活习惯,以及一个人的个人素养,甚至包括一个人的种种生活迹象。举个例子,通过你们家每天扔的垃圾,我知道你爱吃什么,你有什么病,甚至知道你的性生活规律,种种迹象都客观地反映在你们家的垃圾里。 如果我们宏观地看,一个社会也是,丢弃垃圾的行为,以及垃圾的成分,也反映了整个社会的一种发展现状以及国民素质。 我是行动派 有人曾问我,为什么这三年凭我一己之力,在没有组织、没有团队的条件下,能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影响力,能够推动政府在垃圾方面去立法,还能够推动政府去进行垃圾分类,甚至推动政府去采纳民间的一些对环保? 我自己总结了一下:第一、可能我们当时的所谓“对抗”是得分的,大家都说我们是一种叫非典型性维权,但是毕竟在智慧之前我们也愚蠢过,但我们可能比任何一个省市的反抗力度更大。但同时也有运气的成分,就是政府重视了,并且还邀请我去日本考察,这次垃圾处理考察确实给我提供了
天赐良机,使得媒体能够对我们这个事件进行大范围、高深度的关注和跟进;第二、如果非要说是什么东西使得这种关注带来的效果这么好,我认为就一个词——行动。这是我这几年来,最大的感觉。在中国,我认为推动社会进步,推动政府进步,靠什么?就是行动。 “绿房子”盖好后的三天内,全国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而且还都加了评论员文章、编者案等等,他们认为一个公民,为了他自己的理念,可以自己掏腰包,他可以自己把这个绿房子建出来,很少见,值得鼓励。我在微博上有很多人粉丝,也有人骂我,说你究竟算什么派?我说我叫行动派。我觉得中国现在需要的是行动派,而不是那些哗众取宠的口水派,在网上敢骂两句政府,你就成为英雄了么?我觉得中国不需要这样的英雄。中国真正需要的是最基层的、真的可以冒着各种风险,可以自觉自愿地去搭时间、搭精力、搭智慧,甚至自己搭钱的行动派。 欢迎加入风马牛社区话题讨论:我的钱去哪了?谈谈我的花钱之道……http:www.fengmaniu.comTopic.aspx
    4月25日下午,雅致的“万通台北2011” 会馆里出现了一拨只关心绿色的人们,他们是一群热心公益和环境的风马牛网友和微博网友,而他们中间最耀眼的两位民间环保达人——“绿房子”项目创始人黄小山先生和阿拉善SEE基金会资助部经理郭霞带了了非常精彩的分享,大家在分享身边的绿色故事的同时,纷纷发出了自己的绿色宣言。
根底下都是一袋一袋的垃圾,九点一到,整个政府的垃圾清运系统出动,将整个东京大街一扫而净,九点半以后,整个东京干干净净,谁都不许扔垃圾了。亲眼所见,我真的被这个社会整体性地对垃圾分类的重视,以及国民自觉的整体素质所震撼。 有次柴静采访我,我说我不是一个发明家,垃圾问题远远不是技术问题,甚至它根本就不是技术问题。当我研究了这么多年,最后得出结论:垃圾问题其实是一个哲学问题。最近很多媒体采访我,题目就是《垃圾哲学》。我说什么叫哲学?哲学应该是人与人之间、人与地球之间的关系的一种反思,我们甚至说什么是哲学问题的终极问题,咱们开玩笑讲,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到哪儿去。这些问题是一种对人性、心灵的一种反思,我一直认为垃圾其实是一面社会的镜子,透过这面镜子里,呈现出一个人,一个家庭的生活习惯,以及一个人的个人素养,甚至包括一个人的种种生活迹象。举个例子,通过你们家每天扔的垃圾,我知道你爱吃什么,你有什么病,甚至知道你的性生活规律,种种迹象都客观地反映在你们家的垃圾里。 如果我们宏观地看,一个社会也是,丢弃垃圾的行为,以及垃圾的成分,也反映了整个社会的一种发展现状以及国民素质。 我是行动派 有人曾问我,为什么这三年凭我一己之力,在没有组织、没有团队的条件下,能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影响力,能够推动政府在垃圾方面去立法,还能够推动政府去进行垃圾分类,甚至推动政府去采纳民间的一些对环保? 我自己总结了一下:第一、可能我们当时的所谓“对抗”是得分的,大家都说我们是一种叫非典型性维权,但是毕竟在智慧之前我们也愚蠢过,但我们可能比任何一个省市的反抗力度更大。但同时也有运气的成分,就是政府重视了,并且还邀请我去日本考察,这次垃圾处理考察确实给我提供了
天赐良机,使得媒体能够对我们这个事件进行大范围、高深度的关注和跟进;第二、如果非要说是什么东西使得这种关注带来的效果这么好,我认为就一个词——行动。这是我这几年来,最大的感觉。在中国,我认为推动社会进步,推动政府进步,靠什么?就是行动。 “绿房子”盖好后的三天内,全国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而且还都加了评论员文章、编者案等等,他们认为一个公民,为了他自己的理念,可以自己掏腰包,他可以自己把这个绿房子建出来,很少见,值得鼓励。我在微博上有很多人粉丝,也有人骂我,说你究竟算什么派?我说我叫行动派。我觉得中国现在需要的是行动派,而不是那些哗众取宠的口水派,在网上敢骂两句政府,你就成为英雄了么?我觉得中国不需要这样的英雄。中国真正需要的是最基层的、真的可以冒着各种风险,可以自觉自愿地去搭时间、搭精力、搭智慧,甚至自己搭钱的行动派。 欢迎加入风马牛社区话题讨论:我的钱去哪了?谈谈我的花钱之道……http:www.fengmaniu.comTopic.aspx
根底下都是一袋一袋的垃圾,九点一到,整个政府的垃圾清运系统出动,将整个东京大街一扫而净,九点半以后,整个东京干干净净,谁都不许扔垃圾了。亲眼所见,我真的被这个社会整体性地对垃圾分类的重视,以及国民自觉的整体素质所震撼。 有次柴静采访我,我说我不是一个发明家,垃圾问题远远不是技术问题,甚至它根本就不是技术问题。当我研究了这么多年,最后得出结论:垃圾问题其实是一个哲学问题。最近很多媒体采访我,题目就是《垃圾哲学》。我说什么叫哲学?哲学应该是人与人之间、人与地球之间的关系的一种反思,我们甚至说什么是哲学问题的终极问题,咱们开玩笑讲,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到哪儿去。这些问题是一种对人性、心灵的一种反思,我一直认为垃圾其实是一面社会的镜子,透过这面镜子里,呈现出一个人,一个家庭的生活习惯,以及一个人的个人素养,甚至包括一个人的种种生活迹象。举个例子,通过你们家每天扔的垃圾,我知道你爱吃什么,你有什么病,甚至知道你的性生活规律,种种迹象都客观地反映在你们家的垃圾里。 如果我们宏观地看,一个社会也是,丢弃垃圾的行为,以及垃圾的成分,也反映了整个社会的一种发展现状以及国民素质。 我是行动派 有人曾问我,为什么这三年凭我一己之力,在没有组织、没有团队的条件下,能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影响力,能够推动政府在垃圾方面去立法,还能够推动政府去进行垃圾分类,甚至推动政府去采纳民间的一些对环保? 我自己总结了一下:第一、可能我们当时的所谓“对抗”是得分的,大家都说我们是一种叫非典型性维权,但是毕竟在智慧之前我们也愚蠢过,但我们可能比任何一个省市的反抗力度更大。但同时也有运气的成分,就是政府重视了,并且还邀请我去日本考察,这次垃圾处理考察确实给我提供了中国环保需要行动派
风马牛第七季 我有我绿色 ——与黄小山、郭霞一起分享身边的绿色故事 4月25日下午,雅致的“万通台北2011” 会馆里出现了一拨只关心绿色的人们,他们是一群热心公益和环境的风马牛网友和微博网友,而他们中间最耀眼的两位民间环保达人——“绿房子”项目创始人黄小山先生和阿拉善SEE基金会资助部经理郭霞带了了非常精彩的分享,大家在分享身边的绿色故事的同时,纷纷发出了自己的绿色宣言。 中国环保需要行动派 文黄小山(网名@驴屎蛋儿) 垃圾问题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哲学问题 在日本,除了焚烧以外有很多其他垃圾减量的技术,我当时可能研究最多的是一个叫2DF的技术。我一直认为2DF可能比较适合中国现状。到了日本以后,每天每天的考察,使我大吃一惊,我发现忽略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垃圾分类的问题。 举一个例子,日本分垃圾怎么分?是按“垃圾日历”分,什么意思?每家每户在冰箱上都有一个冰箱贴士,上面提示礼拜一政府收玻璃,礼拜二政府收纸,礼拜三政府收易拉罐……,可能不同的垃圾在你家要囤放一个星期,直到该回收它的那一天才能被定时收走,大概每天早晨在九点之前你必须要将当天回收类别的垃圾放到一个指定的地点。日本最奇怪的是整个日本东京基本上没有垃圾筒,你别看中国垃圾分类做得不好,可大家在小区里、在马路边随处可见垃圾筒。在日本我曾经吃了一根香蕉,举着香蕉皮举了四个多小时,直到回到酒店才能给它扔了。 日本小姑娘走在马路上,漂漂亮亮的,拿纸擦一下汗,抹点口红,甭管背的是Prada包,还是LV包,都非常自然地拉开包,把纸巾带回家再扔掉。早上九点钟之前,几乎每个树                         文/黄小山(网名@驴屎蛋儿)
天赐良机,使得媒体能够对我们这个事件进行大范围、高深度的关注和跟进;第二、如果非要说是什么东西使得这种关注带来的效果这么好,我认为就一个词——行动。这是我这几年来,最大的感觉。在中国,我认为推动社会进步,推动政府进步,靠什么?就是行动。 “绿房子”盖好后的三天内,全国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而且还都加了评论员文章、编者案等等,他们认为一个公民,为了他自己的理念,可以自己掏腰包,他可以自己把这个绿房子建出来,很少见,值得鼓励。我在微博上有很多人粉丝,也有人骂我,说你究竟算什么派?我说我叫行动派。我觉得中国现在需要的是行动派,而不是那些哗众取宠的口水派,在网上敢骂两句政府,你就成为英雄了么?我觉得中国不需要这样的英雄。中国真正需要的是最基层的、真的可以冒着各种风险,可以自觉自愿地去搭时间、搭精力、搭智慧,甚至自己搭钱的行动派。 欢迎加入风马牛社区话题讨论:我的钱去哪了?谈谈我的花钱之道……http:www.fengmaniu.comTopic.aspx
根底下都是一袋一袋的垃圾,九点一到,整个政府的垃圾清运系统出动,将整个东京大街一扫而净,九点半以后,整个东京干干净净,谁都不许扔垃圾了。亲眼所见,我真的被这个社会整体性地对垃圾分类的重视,以及国民自觉的整体素质所震撼。 有次柴静采访我,我说我不是一个发明家,垃圾问题远远不是技术问题,甚至它根本就不是技术问题。当我研究了这么多年,最后得出结论:垃圾问题其实是一个哲学问题。最近很多媒体采访我,题目就是《垃圾哲学》。我说什么叫哲学?哲学应该是人与人之间、人与地球之间的关系的一种反思,我们甚至说什么是哲学问题的终极问题,咱们开玩笑讲,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到哪儿去。这些问题是一种对人性、心灵的一种反思,我一直认为垃圾其实是一面社会的镜子,透过这面镜子里,呈现出一个人,一个家庭的生活习惯,以及一个人的个人素养,甚至包括一个人的种种生活迹象。举个例子,通过你们家每天扔的垃圾,我知道你爱吃什么,你有什么病,甚至知道你的性生活规律,种种迹象都客观地反映在你们家的垃圾里。 如果我们宏观地看,一个社会也是,丢弃垃圾的行为,以及垃圾的成分,也反映了整个社会的一种发展现状以及国民素质。 我是行动派 有人曾问我,为什么这三年凭我一己之力,在没有组织、没有团队的条件下,能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影响力,能够推动政府在垃圾方面去立法,还能够推动政府去进行垃圾分类,甚至推动政府去采纳民间的一些对环保? 我自己总结了一下:第一、可能我们当时的所谓“对抗”是得分的,大家都说我们是一种叫非典型性维权,但是毕竟在智慧之前我们也愚蠢过,但我们可能比任何一个省市的反抗力度更大。但同时也有运气的成分,就是政府重视了,并且还邀请我去日本考察,这次垃圾处理考察确实给我提供了
垃圾问题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哲学问题

    在日本,除了焚烧以外有很多其他垃圾减量的技术,我当时可能研究最多的是一个叫2DF的技术。我一直认为2DF可能比较适合中国现状。到了日本以后,每天每天的考察,使我大吃一惊,我发现忽略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垃圾分类的问题。

    举一个例子,日本分垃圾怎么分?是按“垃圾日历”分,什么意思?每家每户在冰箱上都有一个冰箱贴士,上面提示礼拜一政府收玻璃,礼拜二政府收纸,礼拜三政府收易拉罐……,可能不同的垃圾在你家要囤放一个星期,直到该回收它的那一天才能被定时收走,大概每天早晨在九点之前你必须要将当天回收类别的垃圾放到一个指定的地点。日本最奇怪的是整个日本东京基本上没有垃圾筒,你别看中国垃圾分类做得不好,可大家在小区里、在马路边随处可见垃圾筒。在日本我曾经吃了一根香蕉,举着香蕉皮举了四个多小时,直到回到酒店才能给它扔了。
天赐良机,使得媒体能够对我们这个事件进行大范围、高深度的关注和跟进;第二、如果非要说是什么东西使得这种关注带来的效果这么好,我认为就一个词——行动。这是我这几年来,最大的感觉。在中国,我认为推动社会进步,推动政府进步,靠什么?就是行动。 “绿房子”盖好后的三天内,全国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而且还都加了评论员文章、编者案等等,他们认为一个公民,为了他自己的理念,可以自己掏腰包,他可以自己把这个绿房子建出来,很少见,值得鼓励。我在微博上有很多人粉丝,也有人骂我,说你究竟算什么派?我说我叫行动派。我觉得中国现在需要的是行动派,而不是那些哗众取宠的口水派,在网上敢骂两句政府,你就成为英雄了么?我觉得中国不需要这样的英雄。中国真正需要的是最基层的、真的可以冒着各种风险,可以自觉自愿地去搭时间、搭精力、搭智慧,甚至自己搭钱的行动派。 欢迎加入风马牛社区话题讨论:我的钱去哪了?谈谈我的花钱之道……http:www.fengmaniu.comTopic.aspx
根底下都是一袋一袋的垃圾,九点一到,整个政府的垃圾清运系统出动,将整个东京大街一扫而净,九点半以后,整个东京干干净净,谁都不许扔垃圾了。亲眼所见,我真的被这个社会整体性地对垃圾分类的重视,以及国民自觉的整体素质所震撼。 有次柴静采访我,我说我不是一个发明家,垃圾问题远远不是技术问题,甚至它根本就不是技术问题。当我研究了这么多年,最后得出结论:垃圾问题其实是一个哲学问题。最近很多媒体采访我,题目就是《垃圾哲学》。我说什么叫哲学?哲学应该是人与人之间、人与地球之间的关系的一种反思,我们甚至说什么是哲学问题的终极问题,咱们开玩笑讲,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到哪儿去。这些问题是一种对人性、心灵的一种反思,我一直认为垃圾其实是一面社会的镜子,透过这面镜子里,呈现出一个人,一个家庭的生活习惯,以及一个人的个人素养,甚至包括一个人的种种生活迹象。举个例子,通过你们家每天扔的垃圾,我知道你爱吃什么,你有什么病,甚至知道你的性生活规律,种种迹象都客观地反映在你们家的垃圾里。 如果我们宏观地看,一个社会也是,丢弃垃圾的行为,以及垃圾的成分,也反映了整个社会的一种发展现状以及国民素质。 我是行动派 有人曾问我,为什么这三年凭我一己之力,在没有组织、没有团队的条件下,能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影响力,能够推动政府在垃圾方面去立法,还能够推动政府去进行垃圾分类,甚至推动政府去采纳民间的一些对环保? 我自己总结了一下:第一、可能我们当时的所谓“对抗”是得分的,大家都说我们是一种叫非典型性维权,但是毕竟在智慧之前我们也愚蠢过,但我们可能比任何一个省市的反抗力度更大。但同时也有运气的成分,就是政府重视了,并且还邀请我去日本考察,这次垃圾处理考察确实给我提供了    日本小姑娘走在马路上,漂漂亮亮的,拿纸擦一下汗,抹点口红,甭管背的是Prada包,还是LV包,都非常自然地拉开包,把纸巾带回家再扔掉。早上九点钟之前,几乎每个树根底下都是一袋一袋的垃圾,九点一到,整个政府的垃圾清运系统出动,将整个东京大街一扫而净,九点半以后,整个东京干干净净,谁都不许扔垃圾了。亲眼所见,我真的被这个社会整体性地对垃圾分类的重视,以及国民自觉的整体素质所震撼。

    有次柴静采访我,我说我不是一个发明家,垃圾问题远远不是技术问题,甚至它根本就不是技术问题。当我研究了这么多年,最后得出结论:垃圾问题其实是一个哲学问题。最近很多媒体采访我,题目就是《垃圾哲学》。我说什么叫哲学?哲学应该是人与人之间、人与地球之间的关系的一种反思,我们甚至说什么是哲学问题的终极问题,咱们开玩笑讲,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到哪儿去。这些问题是一种对人性、心灵的一种反思,我一直认为垃圾其实是一面社会的镜子,透过这面镜子里,呈现出一个人,一个家庭的生活习惯,以及一个人的个人素养,甚至包括一个人的种种生活迹象。举个例子,通过你们家每天扔的垃圾,我知道你爱吃什么,你有什么病,甚至知道你的性生活规律,种种迹象都客观地反映在你们家的垃圾里。
天赐良机,使得媒体能够对我们这个事件进行大范围、高深度的关注和跟进;第二、如果非要说是什么东西使得这种关注带来的效果这么好,我认为就一个词——行动。这是我这几年来,最大的感觉。在中国,我认为推动社会进步,推动政府进步,靠什么?就是行动。 “绿房子”盖好后的三天内,全国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而且还都加了评论员文章、编者案等等,他们认为一个公民,为了他自己的理念,可以自己掏腰包,他可以自己把这个绿房子建出来,很少见,值得鼓励。我在微博上有很多人粉丝,也有人骂我,说你究竟算什么派?我说我叫行动派。我觉得中国现在需要的是行动派,而不是那些哗众取宠的口水派,在网上敢骂两句政府,你就成为英雄了么?我觉得中国不需要这样的英雄。中国真正需要的是最基层的、真的可以冒着各种风险,可以自觉自愿地去搭时间、搭精力、搭智慧,甚至自己搭钱的行动派。 欢迎加入风马牛社区话题讨论:我的钱去哪了?谈谈我的花钱之道……http:www.fengmaniu.comTopic.aspx
    如果我们宏观地看,一个社会也是,丢弃垃圾的行为,以及垃圾的成分,也反映了整个社会的一种发展现状以及国民素质。
天赐良机,使得媒体能够对我们这个事件进行大范围、高深度的关注和跟进;第二、如果非要说是什么东西使得这种关注带来的效果这么好,我认为就一个词——行动。这是我这几年来,最大的感觉。在中国,我认为推动社会进步,推动政府进步,靠什么?就是行动。 “绿房子”盖好后的三天内,全国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而且还都加了评论员文章、编者案等等,他们认为一个公民,为了他自己的理念,可以自己掏腰包,他可以自己把这个绿房子建出来,很少见,值得鼓励。我在微博上有很多人粉丝,也有人骂我,说你究竟算什么派?我说我叫行动派。我觉得中国现在需要的是行动派,而不是那些哗众取宠的口水派,在网上敢骂两句政府,你就成为英雄了么?我觉得中国不需要这样的英雄。中国真正需要的是最基层的、真的可以冒着各种风险,可以自觉自愿地去搭时间、搭精力、搭智慧,甚至自己搭钱的行动派。 欢迎加入风马牛社区话题讨论:我的钱去哪了?谈谈我的花钱之道……http:www.fengmaniu.comTopic.aspx
天赐良机,使得媒体能够对我们这个事件进行大范围、高深度的关注和跟进;第二、如果非要说是什么东西使得这种关注带来的效果这么好,我认为就一个词——行动。这是我这几年来,最大的感觉。在中国,我认为推动社会进步,推动政府进步,靠什么?就是行动。 “绿房子”盖好后的三天内,全国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而且还都加了评论员文章、编者案等等,他们认为一个公民,为了他自己的理念,可以自己掏腰包,他可以自己把这个绿房子建出来,很少见,值得鼓励。我在微博上有很多人粉丝,也有人骂我,说你究竟算什么派?我说我叫行动派。我觉得中国现在需要的是行动派,而不是那些哗众取宠的口水派,在网上敢骂两句政府,你就成为英雄了么?我觉得中国不需要这样的英雄。中国真正需要的是最基层的、真的可以冒着各种风险,可以自觉自愿地去搭时间、搭精力、搭智慧,甚至自己搭钱的行动派。 欢迎加入风马牛社区话题讨论:我的钱去哪了?谈谈我的花钱之道……http:www.fengmaniu.comTopic.aspx 我是行动派

天赐良机,使得媒体能够对我们这个事件进行大范围、高深度的关注和跟进;第二、如果非要说是什么东西使得这种关注带来的效果这么好,我认为就一个词——行动。这是我这几年来,最大的感觉。在中国,我认为推动社会进步,推动政府进步,靠什么?就是行动。 “绿房子”盖好后的三天内,全国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而且还都加了评论员文章、编者案等等,他们认为一个公民,为了他自己的理念,可以自己掏腰包,他可以自己把这个绿房子建出来,很少见,值得鼓励。我在微博上有很多人粉丝,也有人骂我,说你究竟算什么派?我说我叫行动派。我觉得中国现在需要的是行动派,而不是那些哗众取宠的口水派,在网上敢骂两句政府,你就成为英雄了么?我觉得中国不需要这样的英雄。中国真正需要的是最基层的、真的可以冒着各种风险,可以自觉自愿地去搭时间、搭精力、搭智慧,甚至自己搭钱的行动派。 欢迎加入风马牛社区话题讨论:我的钱去哪了?谈谈我的花钱之道……http:www.fengmaniu.comTopic.aspx     有人曾问我,为什么这三年凭我一己之力,在没有组织、没有团队的条件下,能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影响力,能够推动政府在垃圾方面去立法,还能够推动政府去进行垃圾分类,甚至推动政府去采纳民间的一些对环保?
天赐良机,使得媒体能够对我们这个事件进行大范围、高深度的关注和跟进;第二、如果非要说是什么东西使得这种关注带来的效果这么好,我认为就一个词——行动。这是我这几年来,最大的感觉。在中国,我认为推动社会进步,推动政府进步,靠什么?就是行动。 “绿房子”盖好后的三天内,全国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而且还都加了评论员文章、编者案等等,他们认为一个公民,为了他自己的理念,可以自己掏腰包,他可以自己把这个绿房子建出来,很少见,值得鼓励。我在微博上有很多人粉丝,也有人骂我,说你究竟算什么派?我说我叫行动派。我觉得中国现在需要的是行动派,而不是那些哗众取宠的口水派,在网上敢骂两句政府,你就成为英雄了么?我觉得中国不需要这样的英雄。中国真正需要的是最基层的、真的可以冒着各种风险,可以自觉自愿地去搭时间、搭精力、搭智慧,甚至自己搭钱的行动派。 欢迎加入风马牛社区话题讨论:我的钱去哪了?谈谈我的花钱之道……http:www.fengmaniu.comTopic.aspx

   根底下都是一袋一袋的垃圾,九点一到,整个政府的垃圾清运系统出动,将整个东京大街一扫而净,九点半以后,整个东京干干净净,谁都不许扔垃圾了。亲眼所见,我真的被这个社会整体性地对垃圾分类的重视,以及国民自觉的整体素质所震撼。 有次柴静采访我,我说我不是一个发明家,垃圾问题远远不是技术问题,甚至它根本就不是技术问题。当我研究了这么多年,最后得出结论:垃圾问题其实是一个哲学问题。最近很多媒体采访我,题目就是《垃圾哲学》。我说什么叫哲学?哲学应该是人与人之间、人与地球之间的关系的一种反思,我们甚至说什么是哲学问题的终极问题,咱们开玩笑讲,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到哪儿去。这些问题是一种对人性、心灵的一种反思,我一直认为垃圾其实是一面社会的镜子,透过这面镜子里,呈现出一个人,一个家庭的生活习惯,以及一个人的个人素养,甚至包括一个人的种种生活迹象。举个例子,通过你们家每天扔的垃圾,我知道你爱吃什么,你有什么病,甚至知道你的性生活规律,种种迹象都客观地反映在你们家的垃圾里。 如果我们宏观地看,一个社会也是,丢弃垃圾的行为,以及垃圾的成分,也反映了整个社会的一种发展现状以及国民素质。 我是行动派 有人曾问我,为什么这三年凭我一己之力,在没有组织、没有团队的条件下,能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影响力,能够推动政府在垃圾方面去立法,还能够推动政府去进行垃圾分类,甚至推动政府去采纳民间的一些对环保? 我自己总结了一下:第一、可能我们当时的所谓“对抗”是得分的,大家都说我们是一种叫非典型性维权,但是毕竟在智慧之前我们也愚蠢过,但我们可能比任何一个省市的反抗力度更大。但同时也有运气的成分,就是政府重视了,并且还邀请我去日本考察,这次垃圾处理考察确实给我提供了 我自己总结了一下:第一、可能我们当时的所谓“对抗”是得分的,大家都说我们是一种叫非典型性维权,但是毕竟在智慧之前我们也愚蠢过,但我们可能比任何一个省市的反抗力度更大。但同时也有运气的成分,就是政府重视了,并且还邀请我去日本考察,这次垃圾处理考察确实给我提供了天赐良机,使得媒体能够对我们这个事件进行大范围、高深度的关注和跟进;第二、如果非要说是什么东西使得这种关注带来的效果这么好,我认为就一个词——行动。这是我这几年来,最大的感觉。在中国,我认为推动社会进步,推动政府进步,靠什么?就是行动。 “绿房子”盖好后的三天内,全国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而且还都加了评论员文章、编者案等等,他们认为一个公民,为了他自己的理念,可以自己掏腰包,他可以自己把这个绿房子建出来,很少见,值得鼓励。我在微博上有很多人粉丝,也有人骂我,说你究竟算什么派?我说我叫行动派。我觉得中国现在需要的是行动派,而不是那些哗众取宠的口水派,在网上敢骂两句政府,你就成为英雄了么?我觉得中国不需要这样的英雄。中国真正需要的是最基层的、真的可以冒着各种风险,可以自觉自愿地去搭时间、搭精力、搭智慧,甚至自己搭钱的行动派。



    欢迎加入风马牛社区话题讨论:根底下都是一袋一袋的垃圾,九点一到,整个政府的垃圾清运系统出动,将整个东京大街一扫而净,九点半以后,整个东京干干净净,谁都不许扔垃圾了。亲眼所见,我真的被这个社会整体性地对垃圾分类的重视,以及国民自觉的整体素质所震撼。 有次柴静采访我,我说我不是一个发明家,垃圾问题远远不是技术问题,甚至它根本就不是技术问题。当我研究了这么多年,最后得出结论:垃圾问题其实是一个哲学问题。最近很多媒体采访我,题目就是《垃圾哲学》。我说什么叫哲学?哲学应该是人与人之间、人与地球之间的关系的一种反思,我们甚至说什么是哲学问题的终极问题,咱们开玩笑讲,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到哪儿去。这些问题是一种对人性、心灵的一种反思,我一直认为垃圾其实是一面社会的镜子,透过这面镜子里,呈现出一个人,一个家庭的生活习惯,以及一个人的个人素养,甚至包括一个人的种种生活迹象。举个例子,通过你们家每天扔的垃圾,我知道你爱吃什么,你有什么病,甚至知道你的性生活规律,种种迹象都客观地反映在你们家的垃圾里。 如果我们宏观地看,一个社会也是,丢弃垃圾的行为,以及垃圾的成分,也反映了整个社会的一种发展现状以及国民素质。 我是行动派 有人曾问我,为什么这三年凭我一己之力,在没有组织、没有团队的条件下,能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影响力,能够推动政府在垃圾方面去立法,还能够推动政府去进行垃圾分类,甚至推动政府去采纳民间的一些对环保? 我自己总结了一下:第一、可能我们当时的所谓“对抗”是得分的,大家都说我们是一种叫非典型性维权,但是毕竟在智慧之前我们也愚蠢过,但我们可能比任何一个省市的反抗力度更大。但同时也有运气的成分,就是政府重视了,并且还邀请我去日本考察,这次垃圾处理考察确实给我提供了我的钱去哪了?谈谈我的花钱之道…… 风马牛第七季 我有我绿色 ——与黄小山、郭霞一起分享身边的绿色故事 4月25日下午,雅致的“万通台北2011” 会馆里出现了一拨只关心绿色的人们,他们是一群热心公益和环境的风马牛网友和微博网友,而他们中间最耀眼的两位民间环保达人——“绿房子”项目创始人黄小山先生和阿拉善SEE基金会资助部经理郭霞带了了非常精彩的分享,大家在分享身边的绿色故事的同时,纷纷发出了自己的绿色宣言。 中国环保需要行动派 文黄小山(网名@驴屎蛋儿) 垃圾问题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哲学问题 在日本,除了焚烧以外有很多其他垃圾减量的技术,我当时可能研究最多的是一个叫2DF的技术。我一直认为2DF可能比较适合中国现状。到了日本以后,每天每天的考察,使我大吃一惊,我发现忽略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垃圾分类的问题。 举一个例子,日本分垃圾怎么分?是按“垃圾日历”分,什么意思?每家每户在冰箱上都有一个冰箱贴士,上面提示礼拜一政府收玻璃,礼拜二政府收纸,礼拜三政府收易拉罐……,可能不同的垃圾在你家要囤放一个星期,直到该回收它的那一天才能被定时收走,大概每天早晨在九点之前你必须要将当天回收类别的垃圾放到一个指定的地点。日本最奇怪的是整个日本东京基本上没有垃圾筒,你别看中国垃圾分类做得不好,可大家在小区里、在马路边随处可见垃圾筒。在日本我曾经吃了一根香蕉,举着香蕉皮举了四个多小时,直到回到酒店才能给它扔了。 日本小姑娘走在马路上,漂漂亮亮的,拿纸擦一下汗,抹点口红,甭管背的是Prada包,还是LV包,都非常自然地拉开包,把纸巾带回家再扔掉。早上九点钟之前,几乎每个树http://www.fengmaniu.com/Topic.aspx
风马牛第七季 我有我绿色 ——与黄小山、郭霞一起分享身边的绿色故事 4月25日下午,雅致的“万通台北2011” 会馆里出现了一拨只关心绿色的人们,他们是一群热心公益和环境的风马牛网友和微博网友,而他们中间最耀眼的两位民间环保达人——“绿房子”项目创始人黄小山先生和阿拉善SEE基金会资助部经理郭霞带了了非常精彩的分享,大家在分享身边的绿色故事的同时,纷纷发出了自己的绿色宣言。 中国环保需要行动派 文黄小山(网名@驴屎蛋儿) 垃圾问题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哲学问题 在日本,除了焚烧以外有很多其他垃圾减量的技术,我当时可能研究最多的是一个叫2DF的技术。我一直认为2DF可能比较适合中国现状。到了日本以后,每天每天的考察,使我大吃一惊,我发现忽略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垃圾分类的问题。 举一个例子,日本分垃圾怎么分?是按“垃圾日历”分,什么意思?每家每户在冰箱上都有一个冰箱贴士,上面提示礼拜一政府收玻璃,礼拜二政府收纸,礼拜三政府收易拉罐……,可能不同的垃圾在你家要囤放一个星期,直到该回收它的那一天才能被定时收走,大概每天早晨在九点之前你必须要将当天回收类别的垃圾放到一个指定的地点。日本最奇怪的是整个日本东京基本上没有垃圾筒,你别看中国垃圾分类做得不好,可大家在小区里、在马路边随处可见垃圾筒。在日本我曾经吃了一根香蕉,举着香蕉皮举了四个多小时,直到回到酒店才能给它扔了。 日本小姑娘走在马路上,漂漂亮亮的,拿纸擦一下汗,抹点口红,甭管背的是Prada包,还是LV包,都非常自然地拉开包,把纸巾带回家再扔掉。早上九点钟之前,几乎每个树


  评论这张
 
阅读(6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