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言冯语·风马牛

兼职/小时600元工资现结加QQ:917624333

 
 
 

日志

 
 

当面对垃圾时,我在想什么  

2013-01-10 10: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背景介绍]继2012年9月13日,万通地产组织了专业志愿者培训与志愿者招募后,由企业出面遴选两项基础志愿者项目:“绿房子”项目、“儿童希望之家”志愿服务项目。11月1日,万通绿种子志愿者组织的志愿者们开始行动——前往“绿房子”项目,亲自实践干湿垃圾分类,学习并了解干湿垃圾分类的意义和重要性。 当面对垃圾时,我在想什么 志愿者 崔骥 万通志愿行动第一站:体验“绿房子”垃圾分拣站。 这个垃圾分拣站由知名环保人士黄小山自费筹建,先在自家社区试点,再借助社会各界的力量,向其他社区推广,期望推动解决城市垃圾分类处理难题。 以志愿者身份亲手分拣垃圾,我第一次亲历如此丰富的垃圾,这种场面极富戏剧性,我想到,在当下社会,仿佛人类能够战胜一切,可在曾经丢弃的物品面前依然狼狈不堪,它们混乱且粗暴地蔓延,汹涌而无序地流转。 我们无时不刻不在面对,又无时无刻不在忽视。如鲁迅在《打听印象》一文中设想过的一个场面:“假如有这么一个外国人,遇见有人问他印象时,他先反问道:‘你先生对于自己中国的印象怎么样’?那可真是一篇难以下笔的文章。” 同样,如果问一个人,他对垃圾的态度,会不会也是“难以下笔的文章”?即便他是一名一如既往的生产者,也是垃圾碎片的缔造者,他是一名文明人,又对前进的世界如此默然与陌生。 但是,垃圾的社会学还是富有启发

是垃圾的生产者。如果把这种生产力稍做剥离,生产社会急需的“善”,哪怕很小,蝴蝶效应也能催生深远的变迁。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作为草根的我们,能够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是否可以追慕英国诗人雪莱的境界,如弗吉尼亚·伍尔夫记述:人类的悲惨境遇总是在他心头热烈且持久地燃烧。但他比任何人都更热爱行云、大山和河流,但在山脚他总能看见一间坍塌的村舍;罪犯正带着镣铐,在圣彼得广场的人行道上锄草;泰晤士河畔,一位老妇人正因患疟疾而颤抖,这时他就会将自己的写作扔到一旁,遣开他的梦想,步履艰难地去给穷人送汤胃药……最不食人间烟火的诗人竟也是最实际的人。 关注冯仑and风马牛更多内容,敬请移步【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背景介绍]是垃圾的生产者。如果把这种生产力稍做剥离,生产社会急需的“善”,哪怕很小,蝴蝶效应也能催生深远的变迁。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作为草根的我们,能够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是否可以追慕英国诗人雪莱的境界,如弗吉尼亚·伍尔夫记述:人类的悲惨境遇总是在他心头热烈且持久地燃烧。但他比任何人都更热爱行云、大山和河流,但在山脚他总能看见一间坍塌的村舍;罪犯正带着镣铐,在圣彼得广场的人行道上锄草;泰晤士河畔,一位老妇人正因患疟疾而颤抖,这时他就会将自己的写作扔到一旁,遣开他的梦想,步履艰难地去给穷人送汤胃药……最不食人间烟火的诗人竟也是最实际的人。 关注冯仑and风马牛更多内容,敬请移步【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2012是垃圾的生产者。如果把这种生产力稍做剥离,生产社会急需的“善”,哪怕很小,蝴蝶效应也能催生深远的变迁。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作为草根的我们,能够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是否可以追慕英国诗人雪莱的境界,如弗吉尼亚·伍尔夫记述:人类的悲惨境遇总是在他心头热烈且持久地燃烧。但他比任何人都更热爱行云、大山和河流,但在山脚他总能看见一间坍塌的村舍;罪犯正带着镣铐,在圣彼得广场的人行道上锄草;泰晤士河畔,一位老妇人正因患疟疾而颤抖,这时他就会将自己的写作扔到一旁,遣开他的梦想,步履艰难地去给穷人送汤胃药……最不食人间烟火的诗人竟也是最实际的人。 关注冯仑and风马牛更多内容,敬请移步【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913日,万通地产组织了专业志愿者培训与志愿者招募后,由企业出面遴选两项基础志愿者项目:绿房子是垃圾的生产者。如果把这种生产力稍做剥离,生产社会急需的“善”,哪怕很小,蝴蝶效应也能催生深远的变迁。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作为草根的我们,能够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是否可以追慕英国诗人雪莱的境界,如弗吉尼亚·伍尔夫记述:人类的悲惨境遇总是在他心头热烈且持久地燃烧。但他比任何人都更热爱行云、大山和河流,但在山脚他总能看见一间坍塌的村舍;罪犯正带着镣铐,在圣彼得广场的人行道上锄草;泰晤士河畔,一位老妇人正因患疟疾而颤抖,这时他就会将自己的写作扔到一旁,遣开他的梦想,步履艰难地去给穷人送汤胃药……最不食人间烟火的诗人竟也是最实际的人。 关注冯仑and风马牛更多内容,敬请移步【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项目、儿童希望之家志愿服务项目。111日,万通绿种子志愿者组织的志愿者们开始行动——前往,像一个国家的文明全都投射在街道上。从“垃圾”的微弱、卑微之处,还散发着一丝闪光,照耀寻常被我们漠视的事物,投射出宏阔的背影。 像法国诗人帕里西笔下的蜗牛,长得像村庄一样大: 这是一只硕大无朋的蜗牛它从山上往下爬它的白涎形成小溪陪伴在它身旁它很老,只剩下一个角那是它矮矮方方的钟楼。最后,诗人写到:城堡是它的壳。“垃圾”是被日常生活遮蔽的存在,而它却在悄然围堵我们的生活,成为一个坚实的“壳”。 在“绿房子”里分拣垃圾,是一个有“味”的过程。那些熟悉的生活用品,就这么不可避免地成为终端废物,那些与我无关的他人之物,亲近在我手下,成为可掌握之物。我从另一个社区来到这里,两个社区之间有着明显的区隔。在我看来,黄小山的环保行为,更像是社区运动。他也更像一名社区组织者,有好奇心、想象力、幽默感、演讲口才,对美好世界有一些模糊愿景,有一定的组织人格,激进且善于自我调适,心灵自由开放,能够推陈出新,更重要的是他已然是一名物质极大丰富的人。 在中国,具备这么多优良的特质的人,谁还会这么关注家门口的这点事?实际上,在这个倡导宏大的社会,极度缺乏如蜗牛蠕动一般微弱的变革,哪怕是把自家出门的垃圾分类后再输往垃圾处理场。如此,蜗牛也可成为城堡。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一个深刻的矛盾体:一个国家的垃圾生产力与全体人民对干净世界的向往。每个人都绿房子,像一个国家的文明全都投射在街道上。从“垃圾”的微弱、卑微之处,还散发着一丝闪光,照耀寻常被我们漠视的事物,投射出宏阔的背影。 像法国诗人帕里西笔下的蜗牛,长得像村庄一样大: 这是一只硕大无朋的蜗牛它从山上往下爬它的白涎形成小溪陪伴在它身旁它很老,只剩下一个角那是它矮矮方方的钟楼。最后,诗人写到:城堡是它的壳。“垃圾”是被日常生活遮蔽的存在,而它却在悄然围堵我们的生活,成为一个坚实的“壳”。 在“绿房子”里分拣垃圾,是一个有“味”的过程。那些熟悉的生活用品,就这么不可避免地成为终端废物,那些与我无关的他人之物,亲近在我手下,成为可掌握之物。我从另一个社区来到这里,两个社区之间有着明显的区隔。在我看来,黄小山的环保行为,更像是社区运动。他也更像一名社区组织者,有好奇心、想象力、幽默感、演讲口才,对美好世界有一些模糊愿景,有一定的组织人格,激进且善于自我调适,心灵自由开放,能够推陈出新,更重要的是他已然是一名物质极大丰富的人。 在中国,具备这么多优良的特质的人,谁还会这么关注家门口的这点事?实际上,在这个倡导宏大的社会,极度缺乏如蜗牛蠕动一般微弱的变革,哪怕是把自家出门的垃圾分类后再输往垃圾处理场。如此,蜗牛也可成为城堡。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一个深刻的矛盾体:一个国家的垃圾生产力与全体人民对干净世界的向往。每个人都项目,亲自实践干湿垃圾分类,学习并了解干湿垃圾分类的意义和重要性。

,像一个国家的文明全都投射在街道上。从“垃圾”的微弱、卑微之处,还散发着一丝闪光,照耀寻常被我们漠视的事物,投射出宏阔的背影。 像法国诗人帕里西笔下的蜗牛,长得像村庄一样大: 这是一只硕大无朋的蜗牛它从山上往下爬它的白涎形成小溪陪伴在它身旁它很老,只剩下一个角那是它矮矮方方的钟楼。最后,诗人写到:城堡是它的壳。“垃圾”是被日常生活遮蔽的存在,而它却在悄然围堵我们的生活,成为一个坚实的“壳”。 在“绿房子”里分拣垃圾,是一个有“味”的过程。那些熟悉的生活用品,就这么不可避免地成为终端废物,那些与我无关的他人之物,亲近在我手下,成为可掌握之物。我从另一个社区来到这里,两个社区之间有着明显的区隔。在我看来,黄小山的环保行为,更像是社区运动。他也更像一名社区组织者,有好奇心、想象力、幽默感、演讲口才,对美好世界有一些模糊愿景,有一定的组织人格,激进且善于自我调适,心灵自由开放,能够推陈出新,更重要的是他已然是一名物质极大丰富的人。 在中国,具备这么多优良的特质的人,谁还会这么关注家门口的这点事?实际上,在这个倡导宏大的社会,极度缺乏如蜗牛蠕动一般微弱的变革,哪怕是把自家出门的垃圾分类后再输往垃圾处理场。如此,蜗牛也可成为城堡。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一个深刻的矛盾体:一个国家的垃圾生产力与全体人民对干净世界的向往。每个人都 

,像一个国家的文明全都投射在街道上。从“垃圾”的微弱、卑微之处,还散发着一丝闪光,照耀寻常被我们漠视的事物,投射出宏阔的背影。 像法国诗人帕里西笔下的蜗牛,长得像村庄一样大: 这是一只硕大无朋的蜗牛它从山上往下爬它的白涎形成小溪陪伴在它身旁它很老,只剩下一个角那是它矮矮方方的钟楼。最后,诗人写到:城堡是它的壳。“垃圾”是被日常生活遮蔽的存在,而它却在悄然围堵我们的生活,成为一个坚实的“壳”。 在“绿房子”里分拣垃圾,是一个有“味”的过程。那些熟悉的生活用品,就这么不可避免地成为终端废物,那些与我无关的他人之物,亲近在我手下,成为可掌握之物。我从另一个社区来到这里,两个社区之间有着明显的区隔。在我看来,黄小山的环保行为,更像是社区运动。他也更像一名社区组织者,有好奇心、想象力、幽默感、演讲口才,对美好世界有一些模糊愿景,有一定的组织人格,激进且善于自我调适,心灵自由开放,能够推陈出新,更重要的是他已然是一名物质极大丰富的人。 在中国,具备这么多优良的特质的人,谁还会这么关注家门口的这点事?实际上,在这个倡导宏大的社会,极度缺乏如蜗牛蠕动一般微弱的变革,哪怕是把自家出门的垃圾分类后再输往垃圾处理场。如此,蜗牛也可成为城堡。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一个深刻的矛盾体:一个国家的垃圾生产力与全体人民对干净世界的向往。每个人都 当面对垃圾时,我在想什么

                                                          [背景介绍]继2012年9月13日,万通地产组织了专业志愿者培训与志愿者招募后,由企业出面遴选两项基础志愿者项目:“绿房子”项目、“儿童希望之家”志愿服务项目。11月1日,万通绿种子志愿者组织的志愿者们开始行动——前往“绿房子”项目,亲自实践干湿垃圾分类,学习并了解干湿垃圾分类的意义和重要性。 当面对垃圾时,我在想什么 志愿者 崔骥 万通志愿行动第一站:体验“绿房子”垃圾分拣站。 这个垃圾分拣站由知名环保人士黄小山自费筹建,先在自家社区试点,再借助社会各界的力量,向其他社区推广,期望推动解决城市垃圾分类处理难题。 以志愿者身份亲手分拣垃圾,我第一次亲历如此丰富的垃圾,这种场面极富戏剧性,我想到,在当下社会,仿佛人类能够战胜一切,可在曾经丢弃的物品面前依然狼狈不堪,它们混乱且粗暴地蔓延,汹涌而无序地流转。 我们无时不刻不在面对,又无时无刻不在忽视。如鲁迅在《打听印象》一文中设想过的一个场面:“假如有这么一个外国人,遇见有人问他印象时,他先反问道:‘你先生对于自己中国的印象怎么样’?那可真是一篇难以下笔的文章。” 同样,如果问一个人,他对垃圾的态度,会不会也是“难以下笔的文章”?即便他是一名一如既往的生产者,也是垃圾碎片的缔造者,他是一名文明人,又对前进的世界如此默然与陌生。 但是,垃圾的社会学还是富有启发志愿者  崔骥

 

万通志愿行动第一站:体验“绿房子”垃圾分拣站。

[背景介绍]继2012年9月13日,万通地产组织了专业志愿者培训与志愿者招募后,由企业出面遴选两项基础志愿者项目:“绿房子”项目、“儿童希望之家”志愿服务项目。11月1日,万通绿种子志愿者组织的志愿者们开始行动——前往“绿房子”项目,亲自实践干湿垃圾分类,学习并了解干湿垃圾分类的意义和重要性。 当面对垃圾时,我在想什么 志愿者 崔骥 万通志愿行动第一站:体验“绿房子”垃圾分拣站。 这个垃圾分拣站由知名环保人士黄小山自费筹建,先在自家社区试点,再借助社会各界的力量,向其他社区推广,期望推动解决城市垃圾分类处理难题。 以志愿者身份亲手分拣垃圾,我第一次亲历如此丰富的垃圾,这种场面极富戏剧性,我想到,在当下社会,仿佛人类能够战胜一切,可在曾经丢弃的物品面前依然狼狈不堪,它们混乱且粗暴地蔓延,汹涌而无序地流转。 我们无时不刻不在面对,又无时无刻不在忽视。如鲁迅在《打听印象》一文中设想过的一个场面:“假如有这么一个外国人,遇见有人问他印象时,他先反问道:‘你先生对于自己中国的印象怎么样’?那可真是一篇难以下笔的文章。” 同样,如果问一个人,他对垃圾的态度,会不会也是“难以下笔的文章”?即便他是一名一如既往的生产者,也是垃圾碎片的缔造者,他是一名文明人,又对前进的世界如此默然与陌生。 但是,垃圾的社会学还是富有启发

这个垃圾分拣站由知名环保人士黄小山自费筹建,先在自家社区试点,再借助社会各界的力量,向其他社区推广,期望推动解决城市垃圾分类处理难题。

,像一个国家的文明全都投射在街道上。从“垃圾”的微弱、卑微之处,还散发着一丝闪光,照耀寻常被我们漠视的事物,投射出宏阔的背影。 像法国诗人帕里西笔下的蜗牛,长得像村庄一样大: 这是一只硕大无朋的蜗牛它从山上往下爬它的白涎形成小溪陪伴在它身旁它很老,只剩下一个角那是它矮矮方方的钟楼。最后,诗人写到:城堡是它的壳。“垃圾”是被日常生活遮蔽的存在,而它却在悄然围堵我们的生活,成为一个坚实的“壳”。 在“绿房子”里分拣垃圾,是一个有“味”的过程。那些熟悉的生活用品,就这么不可避免地成为终端废物,那些与我无关的他人之物,亲近在我手下,成为可掌握之物。我从另一个社区来到这里,两个社区之间有着明显的区隔。在我看来,黄小山的环保行为,更像是社区运动。他也更像一名社区组织者,有好奇心、想象力、幽默感、演讲口才,对美好世界有一些模糊愿景,有一定的组织人格,激进且善于自我调适,心灵自由开放,能够推陈出新,更重要的是他已然是一名物质极大丰富的人。 在中国,具备这么多优良的特质的人,谁还会这么关注家门口的这点事?实际上,在这个倡导宏大的社会,极度缺乏如蜗牛蠕动一般微弱的变革,哪怕是把自家出门的垃圾分类后再输往垃圾处理场。如此,蜗牛也可成为城堡。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一个深刻的矛盾体:一个国家的垃圾生产力与全体人民对干净世界的向往。每个人都 以志愿者身份亲手分拣垃圾,我第一次亲历如此丰富的垃圾,这种场面极富戏剧性,我想到,在当下社会,仿佛人类能够战胜一切,可在曾经丢弃的物品面前依然狼狈不堪,它们混乱且粗暴地蔓延,汹涌而无序地流转。

我们无时不刻不在面对,又无时无刻不在忽视。如鲁迅在《打听印象》一文中设想过的一个场面:“假如有这么一个外国人,遇见有人问他印象时,他先反问道:‘你先生对于自己中国的印象怎么样’?那可真是一篇难以下笔的文章。”

[背景介绍]继2012年9月13日,万通地产组织了专业志愿者培训与志愿者招募后,由企业出面遴选两项基础志愿者项目:“绿房子”项目、“儿童希望之家”志愿服务项目。11月1日,万通绿种子志愿者组织的志愿者们开始行动——前往“绿房子”项目,亲自实践干湿垃圾分类,学习并了解干湿垃圾分类的意义和重要性。 当面对垃圾时,我在想什么 志愿者 崔骥 万通志愿行动第一站:体验“绿房子”垃圾分拣站。 这个垃圾分拣站由知名环保人士黄小山自费筹建,先在自家社区试点,再借助社会各界的力量,向其他社区推广,期望推动解决城市垃圾分类处理难题。 以志愿者身份亲手分拣垃圾,我第一次亲历如此丰富的垃圾,这种场面极富戏剧性,我想到,在当下社会,仿佛人类能够战胜一切,可在曾经丢弃的物品面前依然狼狈不堪,它们混乱且粗暴地蔓延,汹涌而无序地流转。 我们无时不刻不在面对,又无时无刻不在忽视。如鲁迅在《打听印象》一文中设想过的一个场面:“假如有这么一个外国人,遇见有人问他印象时,他先反问道:‘你先生对于自己中国的印象怎么样’?那可真是一篇难以下笔的文章。” 同样,如果问一个人,他对垃圾的态度,会不会也是“难以下笔的文章”?即便他是一名一如既往的生产者,也是垃圾碎片的缔造者,他是一名文明人,又对前进的世界如此默然与陌生。 但是,垃圾的社会学还是富有启发

同样,如果问一个人,他对垃圾的态度,会不会也是“难以下笔的文章”?即便他是一名一如既往的生产者,也是垃圾碎片的缔造者,他是一名文明人,又对前进的世界如此默然与陌生。

但是,垃圾的社会学还是富有启发,像一个国家的文明全都投射在街道上。从“垃圾”的微弱、卑微之处,还散发着一丝闪光,照耀寻常被我们漠视的事物,投射出宏阔的背影。

像法国诗人帕里西笔下的蜗牛,长得像村庄一样大:

,像一个国家的文明全都投射在街道上。从“垃圾”的微弱、卑微之处,还散发着一丝闪光,照耀寻常被我们漠视的事物,投射出宏阔的背影。 像法国诗人帕里西笔下的蜗牛,长得像村庄一样大: 这是一只硕大无朋的蜗牛它从山上往下爬它的白涎形成小溪陪伴在它身旁它很老,只剩下一个角那是它矮矮方方的钟楼。最后,诗人写到:城堡是它的壳。“垃圾”是被日常生活遮蔽的存在,而它却在悄然围堵我们的生活,成为一个坚实的“壳”。 在“绿房子”里分拣垃圾,是一个有“味”的过程。那些熟悉的生活用品,就这么不可避免地成为终端废物,那些与我无关的他人之物,亲近在我手下,成为可掌握之物。我从另一个社区来到这里,两个社区之间有着明显的区隔。在我看来,黄小山的环保行为,更像是社区运动。他也更像一名社区组织者,有好奇心、想象力、幽默感、演讲口才,对美好世界有一些模糊愿景,有一定的组织人格,激进且善于自我调适,心灵自由开放,能够推陈出新,更重要的是他已然是一名物质极大丰富的人。 在中国,具备这么多优良的特质的人,谁还会这么关注家门口的这点事?实际上,在这个倡导宏大的社会,极度缺乏如蜗牛蠕动一般微弱的变革,哪怕是把自家出门的垃圾分类后再输往垃圾处理场。如此,蜗牛也可成为城堡。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一个深刻的矛盾体:一个国家的垃圾生产力与全体人民对干净世界的向往。每个人都

这是一只硕大无朋的蜗牛/是垃圾的生产者。如果把这种生产力稍做剥离,生产社会急需的“善”,哪怕很小,蝴蝶效应也能催生深远的变迁。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作为草根的我们,能够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是否可以追慕英国诗人雪莱的境界,如弗吉尼亚·伍尔夫记述:人类的悲惨境遇总是在他心头热烈且持久地燃烧。但他比任何人都更热爱行云、大山和河流,但在山脚他总能看见一间坍塌的村舍;罪犯正带着镣铐,在圣彼得广场的人行道上锄草;泰晤士河畔,一位老妇人正因患疟疾而颤抖,这时他就会将自己的写作扔到一旁,遣开他的梦想,步履艰难地去给穷人送汤胃药……最不食人间烟火的诗人竟也是最实际的人。 关注冯仑and风马牛更多内容,敬请移步【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它从山上往下爬/它的白涎形成小溪,像一个国家的文明全都投射在街道上。从“垃圾”的微弱、卑微之处,还散发着一丝闪光,照耀寻常被我们漠视的事物,投射出宏阔的背影。 像法国诗人帕里西笔下的蜗牛,长得像村庄一样大: 这是一只硕大无朋的蜗牛它从山上往下爬它的白涎形成小溪陪伴在它身旁它很老,只剩下一个角那是它矮矮方方的钟楼。最后,诗人写到:城堡是它的壳。“垃圾”是被日常生活遮蔽的存在,而它却在悄然围堵我们的生活,成为一个坚实的“壳”。 在“绿房子”里分拣垃圾,是一个有“味”的过程。那些熟悉的生活用品,就这么不可避免地成为终端废物,那些与我无关的他人之物,亲近在我手下,成为可掌握之物。我从另一个社区来到这里,两个社区之间有着明显的区隔。在我看来,黄小山的环保行为,更像是社区运动。他也更像一名社区组织者,有好奇心、想象力、幽默感、演讲口才,对美好世界有一些模糊愿景,有一定的组织人格,激进且善于自我调适,心灵自由开放,能够推陈出新,更重要的是他已然是一名物质极大丰富的人。 在中国,具备这么多优良的特质的人,谁还会这么关注家门口的这点事?实际上,在这个倡导宏大的社会,极度缺乏如蜗牛蠕动一般微弱的变革,哪怕是把自家出门的垃圾分类后再输往垃圾处理场。如此,蜗牛也可成为城堡。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一个深刻的矛盾体:一个国家的垃圾生产力与全体人民对干净世界的向往。每个人都/陪伴在它身旁/是垃圾的生产者。如果把这种生产力稍做剥离,生产社会急需的“善”,哪怕很小,蝴蝶效应也能催生深远的变迁。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作为草根的我们,能够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是否可以追慕英国诗人雪莱的境界,如弗吉尼亚·伍尔夫记述:人类的悲惨境遇总是在他心头热烈且持久地燃烧。但他比任何人都更热爱行云、大山和河流,但在山脚他总能看见一间坍塌的村舍;罪犯正带着镣铐,在圣彼得广场的人行道上锄草;泰晤士河畔,一位老妇人正因患疟疾而颤抖,这时他就会将自己的写作扔到一旁,遣开他的梦想,步履艰难地去给穷人送汤胃药……最不食人间烟火的诗人竟也是最实际的人。 关注冯仑and风马牛更多内容,敬请移步【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它很老,只剩下一个角/那是它矮矮方方的钟楼。最后,诗人写到:城堡是它的壳。“垃圾”是被日常生活遮蔽的存在,而它却在悄然围堵我们的生活,成为一个坚实的“壳”。

在“绿房子”里分拣垃圾,是一个有“味”的过程。那些熟悉的生活用品,就这么不可避免地成为终端废物,那些与我无关的他人之物,亲近在我手下,成为可掌握之物。我从另一个社区来到这里,两个社区之间有着明显的区隔。在我看来,黄小山的环保行为,更像是社区运动。他也更像一名社区组织者,有好奇心、想象力、幽默感、演讲口才,对美好世界有一些模糊愿景,有一定的组织人格,激进且善于自我调适,心灵自由开放,能够推陈出新,更重要的是他已然是一名物质极大丰富的人。

[背景介绍]继2012年9月13日,万通地产组织了专业志愿者培训与志愿者招募后,由企业出面遴选两项基础志愿者项目:“绿房子”项目、“儿童希望之家”志愿服务项目。11月1日,万通绿种子志愿者组织的志愿者们开始行动——前往“绿房子”项目,亲自实践干湿垃圾分类,学习并了解干湿垃圾分类的意义和重要性。 当面对垃圾时,我在想什么 志愿者 崔骥 万通志愿行动第一站:体验“绿房子”垃圾分拣站。 这个垃圾分拣站由知名环保人士黄小山自费筹建,先在自家社区试点,再借助社会各界的力量,向其他社区推广,期望推动解决城市垃圾分类处理难题。 以志愿者身份亲手分拣垃圾,我第一次亲历如此丰富的垃圾,这种场面极富戏剧性,我想到,在当下社会,仿佛人类能够战胜一切,可在曾经丢弃的物品面前依然狼狈不堪,它们混乱且粗暴地蔓延,汹涌而无序地流转。 我们无时不刻不在面对,又无时无刻不在忽视。如鲁迅在《打听印象》一文中设想过的一个场面:“假如有这么一个外国人,遇见有人问他印象时,他先反问道:‘你先生对于自己中国的印象怎么样’?那可真是一篇难以下笔的文章。” 同样,如果问一个人,他对垃圾的态度,会不会也是“难以下笔的文章”?即便他是一名一如既往的生产者,也是垃圾碎片的缔造者,他是一名文明人,又对前进的世界如此默然与陌生。 但是,垃圾的社会学还是富有启发 在中国,具备这么多优良的特质的人,谁还会这么关注家门口的这点事?实际上,在这个倡导宏大的社会,极度缺乏如蜗牛蠕动一般微弱的变革,哪怕是把自家出门的垃圾分类后再输往垃圾处理场。如此,蜗牛也可成为城堡。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一个深刻的矛盾体:一个国家的垃圾生产力与全体人民对干净世界的向往。每个人都是垃圾的生产者。如果把这种生产力稍做剥离,生产社会急需的“善”,哪怕很小,蝴蝶效应也能催生深远的变迁。

是垃圾的生产者。如果把这种生产力稍做剥离,生产社会急需的“善”,哪怕很小,蝴蝶效应也能催生深远的变迁。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作为草根的我们,能够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是否可以追慕英国诗人雪莱的境界,如弗吉尼亚·伍尔夫记述:人类的悲惨境遇总是在他心头热烈且持久地燃烧。但他比任何人都更热爱行云、大山和河流,但在山脚他总能看见一间坍塌的村舍;罪犯正带着镣铐,在圣彼得广场的人行道上锄草;泰晤士河畔,一位老妇人正因患疟疾而颤抖,这时他就会将自己的写作扔到一旁,遣开他的梦想,步履艰难地去给穷人送汤胃药……最不食人间烟火的诗人竟也是最实际的人。 关注冯仑and风马牛更多内容,敬请移步【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作为草根的我们,能够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是否可以追慕英国诗人雪莱的境界,如弗吉尼亚·伍尔夫记述:人类的悲惨境遇总是在他心头热烈且持久地燃烧。但他比任何人都更热爱行云、大山和河流,但在山脚他总能看见一间坍塌的村舍;罪犯正带着镣铐,在圣彼得广场的人行道上锄草;泰晤士河畔,一位老妇人正因患疟疾而颤抖,这时他就会将自己的写作扔到一旁,遣开他的梦想,步履艰难地去给穷人送汤胃药……最不食人间烟火的诗人竟也是最实际的人。

[背景介绍]继2012年9月13日,万通地产组织了专业志愿者培训与志愿者招募后,由企业出面遴选两项基础志愿者项目:“绿房子”项目、“儿童希望之家”志愿服务项目。11月1日,万通绿种子志愿者组织的志愿者们开始行动——前往“绿房子”项目,亲自实践干湿垃圾分类,学习并了解干湿垃圾分类的意义和重要性。 当面对垃圾时,我在想什么 志愿者 崔骥 万通志愿行动第一站:体验“绿房子”垃圾分拣站。 这个垃圾分拣站由知名环保人士黄小山自费筹建,先在自家社区试点,再借助社会各界的力量,向其他社区推广,期望推动解决城市垃圾分类处理难题。 以志愿者身份亲手分拣垃圾,我第一次亲历如此丰富的垃圾,这种场面极富戏剧性,我想到,在当下社会,仿佛人类能够战胜一切,可在曾经丢弃的物品面前依然狼狈不堪,它们混乱且粗暴地蔓延,汹涌而无序地流转。 我们无时不刻不在面对,又无时无刻不在忽视。如鲁迅在《打听印象》一文中设想过的一个场面:“假如有这么一个外国人,遇见有人问他印象时,他先反问道:‘你先生对于自己中国的印象怎么样’?那可真是一篇难以下笔的文章。” 同样,如果问一个人,他对垃圾的态度,会不会也是“难以下笔的文章”?即便他是一名一如既往的生产者,也是垃圾碎片的缔造者,他是一名文明人,又对前进的世界如此默然与陌生。 但是,垃圾的社会学还是富有启发 

 

,像一个国家的文明全都投射在街道上。从“垃圾”的微弱、卑微之处,还散发着一丝闪光,照耀寻常被我们漠视的事物,投射出宏阔的背影。 像法国诗人帕里西笔下的蜗牛,长得像村庄一样大: 这是一只硕大无朋的蜗牛它从山上往下爬它的白涎形成小溪陪伴在它身旁它很老,只剩下一个角那是它矮矮方方的钟楼。最后,诗人写到:城堡是它的壳。“垃圾”是被日常生活遮蔽的存在,而它却在悄然围堵我们的生活,成为一个坚实的“壳”。 在“绿房子”里分拣垃圾,是一个有“味”的过程。那些熟悉的生活用品,就这么不可避免地成为终端废物,那些与我无关的他人之物,亲近在我手下,成为可掌握之物。我从另一个社区来到这里,两个社区之间有着明显的区隔。在我看来,黄小山的环保行为,更像是社区运动。他也更像一名社区组织者,有好奇心、想象力、幽默感、演讲口才,对美好世界有一些模糊愿景,有一定的组织人格,激进且善于自我调适,心灵自由开放,能够推陈出新,更重要的是他已然是一名物质极大丰富的人。 在中国,具备这么多优良的特质的人,谁还会这么关注家门口的这点事?实际上,在这个倡导宏大的社会,极度缺乏如蜗牛蠕动一般微弱的变革,哪怕是把自家出门的垃圾分类后再输往垃圾处理场。如此,蜗牛也可成为城堡。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一个深刻的矛盾体:一个国家的垃圾生产力与全体人民对干净世界的向往。每个人都

 

[背景介绍]继2012年9月13日,万通地产组织了专业志愿者培训与志愿者招募后,由企业出面遴选两项基础志愿者项目:“绿房子”项目、“儿童希望之家”志愿服务项目。11月1日,万通绿种子志愿者组织的志愿者们开始行动——前往“绿房子”项目,亲自实践干湿垃圾分类,学习并了解干湿垃圾分类的意义和重要性。 当面对垃圾时,我在想什么 志愿者 崔骥 万通志愿行动第一站:体验“绿房子”垃圾分拣站。 这个垃圾分拣站由知名环保人士黄小山自费筹建,先在自家社区试点,再借助社会各界的力量,向其他社区推广,期望推动解决城市垃圾分类处理难题。 以志愿者身份亲手分拣垃圾,我第一次亲历如此丰富的垃圾,这种场面极富戏剧性,我想到,在当下社会,仿佛人类能够战胜一切,可在曾经丢弃的物品面前依然狼狈不堪,它们混乱且粗暴地蔓延,汹涌而无序地流转。 我们无时不刻不在面对,又无时无刻不在忽视。如鲁迅在《打听印象》一文中设想过的一个场面:“假如有这么一个外国人,遇见有人问他印象时,他先反问道:‘你先生对于自己中国的印象怎么样’?那可真是一篇难以下笔的文章。” 同样,如果问一个人,他对垃圾的态度,会不会也是“难以下笔的文章”?即便他是一名一如既往的生产者,也是垃圾碎片的缔造者,他是一名文明人,又对前进的世界如此默然与陌生。 但是,垃圾的社会学还是富有启发 

 

是垃圾的生产者。如果把这种生产力稍做剥离,生产社会急需的“善”,哪怕很小,蝴蝶效应也能催生深远的变迁。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作为草根的我们,能够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是否可以追慕英国诗人雪莱的境界,如弗吉尼亚·伍尔夫记述:人类的悲惨境遇总是在他心头热烈且持久地燃烧。但他比任何人都更热爱行云、大山和河流,但在山脚他总能看见一间坍塌的村舍;罪犯正带着镣铐,在圣彼得广场的人行道上锄草;泰晤士河畔,一位老妇人正因患疟疾而颤抖,这时他就会将自己的写作扔到一旁,遣开他的梦想,步履艰难地去给穷人送汤胃药……最不食人间烟火的诗人竟也是最实际的人。 关注冯仑and风马牛更多内容,敬请移步【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

 

 

关注冯仑是垃圾的生产者。如果把这种生产力稍做剥离,生产社会急需的“善”,哪怕很小,蝴蝶效应也能催生深远的变迁。 当我面对垃圾时,我想到了,作为草根的我们,能够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是否可以追慕英国诗人雪莱的境界,如弗吉尼亚·伍尔夫记述:人类的悲惨境遇总是在他心头热烈且持久地燃烧。但他比任何人都更热爱行云、大山和河流,但在山脚他总能看见一间坍塌的村舍;罪犯正带着镣铐,在圣彼得广场的人行道上锄草;泰晤士河畔,一位老妇人正因患疟疾而颤抖,这时他就会将自己的写作扔到一旁,遣开他的梦想,步履艰难地去给穷人送汤胃药……最不食人间烟火的诗人竟也是最实际的人。 关注冯仑and风马牛更多内容,敬请移步【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and风马牛更多内容,敬请移步【风马牛集中营】www.fengmaniu.com

  评论这张
 
阅读(17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