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言冯语·风马牛

兼职/小时600元工资现结加QQ:917624333

 
 
 

日志

 
 

为什么中国的土壤长不出“苹果”?  

2014-08-15 16:32:00|  分类: 企业,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问,中国这么大,企业这么多,为什么没有出一个乔布斯的苹果?我想说中国企业家的创新能力、偏执、挑战、追求卓越的精神其实一点也不输乔布斯,但是我们能不能在现实的环境中,长出一个苹果这样的企业,确实偶然性很大。
们目前的市场效率降低,市场效率高低有两个重要的标志,一个就是交易速度的快和慢。比如说我要买瓶水,20个人审批,这就交易速度慢,然后支付手段很困难,一定要用现金,现金里头还要分哪种,交易速度越来越慢,市场效率就降低。因为经济活动的效率是靠重复交易来体现的,如果这一个交易总也达不成,要达成非常之复杂,就叫市场效率低;另一个标志是交易成本高。比如今天、明天马上就能达成交易了,但是中间的成本很高,这个成本就包括显性和隐性成本,比如有腐败存在,那就是隐性成本,这些隐性成本很高,市场效率就降低。 我们目前这几年发展,我认为体制环境上就出现了这样的欠缺,交易速度越来越慢,交易成本越来越高,另外加上前面讲的,跟企业家的定价功能越来越差,所以民营经济的发展就越来越不好,中国企业家成为乔布斯有素质没土壤。

了。哪怕靠直觉,靠一个偶然性做出的创新,最后市场给了一个这么高的定价,这样的一个定价是什么意思呢?会激励无数多的人前仆后继再去做这样的创新。 如果没有了这个定价功能,比如说不可能有再融资,不可能有再上市,甚至是上市的时候,还有国企、民企的限制,境内、境外的限制,那首先它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定价,另外也没有价钱,最后一定是国有控制,没他事儿了。 那民间谁还会创业呢?民间都不创业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乔布斯,一个扎克伯格,背后可能死的是无数多的人。所以有效的市场经济,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对创新和企业家能力的定价,而这个定价,应该不受歧视,不受所有制身份,不受个人的身份,不受年龄,不受包括政治观点,什么都不受,你就是企业,他即使对别的事儿说错话了,但是对这个经济上的定价,一定要很好。 所以市场我们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已经失去了这种定价功能,公务员系统有定价功能,于是大家就去考公务员,因为那能定价,潜规则很多,表面上的定价不高,实际定价很多,比如当到一个什么长,那就潜在的利益,福利非常大,这就是一个定价功能。 扎克伯格我看现在定价定到快300亿,他能不能拿到300亿,其实不重要,甚至他可能根本就拿不到这么多钱,但是这是一个定价权。 我们国内的这些,为什么在民间,互联网创业前仆后继呢?也是有这种定价功能在这里,你比如说李彦宏定价了,大家就效仿,然后腾讯马化腾上市也定价,马云也定价,都是资本市场给他们定的价,有了这个定价和机制,大家就开始去创业。 对整个民营经济发展来说,我 乔布斯的某些素质,比如说冒险、偏执做事情非常有想象力,甚至有人说他的偏执很古怪偏执到几乎让周围的人不堪忍受。其实国内很多企业家都有相似的素质,但是为什么长不出苹果这样的企业?我想说,如果没有苹果,乔布斯不值钱,再古怪性格 有人问,中国这么大,企业这么多,为什么没有出一个乔布斯的苹果?我想说中国企业家的创新能力、偏执、挑战、追求卓越的精神其实一点也不输乔布斯,但是我们能不能在现实的环境中,长出一个苹果这样的企业,确实偶然性很大。 乔布斯的某些素质,比如说冒险、偏执、做事情非常有想象力,甚至有人说他的偏执很古怪,偏执到几乎让周围的人不堪忍受。其实国内很多企业家都有相似的素质,但是为什么长不出苹果这样的企业?我想说,如果没有苹果,乔布斯不值钱,再古怪的性格都没有用,苹果的诞生关键前提是处在一个充分竞争的、鼓励创新的、权益保障的、法制完善的环境中,让这种企业家的个性、潜质以及创新能力得以充分发挥,才长成了苹果。 当然我们马上看到这已经不稀罕了,为什么?28岁的扎克伯格,比乔布斯还悬乎呢,拥有一千亿美金的公司。我们应该去思考更重要的是,这种能力和什么样的体质结合,能长出苹果来,美国的这种市场经济的生命力,不缺乏这样的企业家,正是市场经济充分竞争的体制和企业家精神和能力的结合,才能不断地创造出惊人的价值,才能长出一个又一个“苹果”。 我们国内很多最耀眼的企业也都是选择在国外的体制下长起来,都在境外上市,比如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全部是在海外上市,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有这个土壤呢? 对企业家来说,最好的鼓励,就是对企业家能力和创新的一个定价,如果一个市场没有这个定价的功能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败。比如像扎克伯格他开始用网络泡妞,但是最后变成一个巨大的公司。市场不光给他定价,连给那个油漆工都定价没有用,苹果的诞生 有人问,中国这么大,企业这么多,为什么没有出一个乔布斯的苹果?我想说中国企业家的创新能力、偏执、挑战、追求卓越的精神其实一点也不输乔布斯,但是我们能不能在现实的环境中,长出一个苹果这样的企业,确实偶然性很大。 乔布斯的某些素质,比如说冒险、偏执、做事情非常有想象力,甚至有人说他的偏执很古怪,偏执到几乎让周围的人不堪忍受。其实国内很多企业家都有相似的素质,但是为什么长不出苹果这样的企业?我想说,如果没有苹果,乔布斯不值钱,再古怪的性格都没有用,苹果的诞生关键前提是处在一个充分竞争的、鼓励创新的、权益保障的、法制完善的环境中,让这种企业家的个性、潜质以及创新能力得以充分发挥,才长成了苹果。 当然我们马上看到这已经不稀罕了,为什么?28岁的扎克伯格,比乔布斯还悬乎呢,拥有一千亿美金的公司。我们应该去思考更重要的是,这种能力和什么样的体质结合,能长出苹果来,美国的这种市场经济的生命力,不缺乏这样的企业家,正是市场经济充分竞争的体制和企业家精神和能力的结合,才能不断地创造出惊人的价值,才能长出一个又一个“苹果”。 我们国内很多最耀眼的企业也都是选择在国外的体制下长起来,都在境外上市,比如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全部是在海外上市,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有这个土壤呢? 对企业家来说,最好的鼓励,就是对企业家能力和创新的一个定价,如果一个市场没有这个定价的功能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败。比如像扎克伯格他开始用网络泡妞,但是最后变成一个巨大的公司。市场不光给他定价,连给那个油漆工都定价关键前提是处在一个充分竞争的了。哪怕靠直觉,靠一个偶然性做出的创新,最后市场给了一个这么高的定价,这样的一个定价是什么意思呢?会激励无数多的人前仆后继再去做这样的创新。 如果没有了这个定价功能,比如说不可能有再融资,不可能有再上市,甚至是上市的时候,还有国企、民企的限制,境内、境外的限制,那首先它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定价,另外也没有价钱,最后一定是国有控制,没他事儿了。 那民间谁还会创业呢?民间都不创业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乔布斯,一个扎克伯格,背后可能死的是无数多的人。所以有效的市场经济,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对创新和企业家能力的定价,而这个定价,应该不受歧视,不受所有制身份,不受个人的身份,不受年龄,不受包括政治观点,什么都不受,你就是企业,他即使对别的事儿说错话了,但是对这个经济上的定价,一定要很好。 所以市场我们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已经失去了这种定价功能,公务员系统有定价功能,于是大家就去考公务员,因为那能定价,潜规则很多,表面上的定价不高,实际定价很多,比如当到一个什么长,那就潜在的利益,福利非常大,这就是一个定价功能。 扎克伯格我看现在定价定到快300亿,他能不能拿到300亿,其实不重要,甚至他可能根本就拿不到这么多钱,但是这是一个定价权。 我们国内的这些,为什么在民间,互联网创业前仆后继呢?也是有这种定价功能在这里,你比如说李彦宏定价了,大家就效仿,然后腾讯马化腾上市也定价,马云也定价,都是资本市场给他们定的价,有了这个定价和机制,大家就开始去创业。 对整个民营经济发展来说,我鼓励创新的了。哪怕靠直觉,靠一个偶然性做出的创新,最后市场给了一个这么高的定价,这样的一个定价是什么意思呢?会激励无数多的人前仆后继再去做这样的创新。 如果没有了这个定价功能,比如说不可能有再融资,不可能有再上市,甚至是上市的时候,还有国企、民企的限制,境内、境外的限制,那首先它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定价,另外也没有价钱,最后一定是国有控制,没他事儿了。 那民间谁还会创业呢?民间都不创业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乔布斯,一个扎克伯格,背后可能死的是无数多的人。所以有效的市场经济,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对创新和企业家能力的定价,而这个定价,应该不受歧视,不受所有制身份,不受个人的身份,不受年龄,不受包括政治观点,什么都不受,你就是企业,他即使对别的事儿说错话了,但是对这个经济上的定价,一定要很好。 所以市场我们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已经失去了这种定价功能,公务员系统有定价功能,于是大家就去考公务员,因为那能定价,潜规则很多,表面上的定价不高,实际定价很多,比如当到一个什么长,那就潜在的利益,福利非常大,这就是一个定价功能。 扎克伯格我看现在定价定到快300亿,他能不能拿到300亿,其实不重要,甚至他可能根本就拿不到这么多钱,但是这是一个定价权。 我们国内的这些,为什么在民间,互联网创业前仆后继呢?也是有这种定价功能在这里,你比如说李彦宏定价了,大家就效仿,然后腾讯马化腾上市也定价,马云也定价,都是资本市场给他们定的价,有了这个定价和机制,大家就开始去创业。 对整个民营经济发展来说,我权益保障的法制完善的环境中,这种企业家的个性、潜质以及创新能力得以充分发挥了。哪怕靠直觉,靠一个偶然性做出的创新,最后市场给了一个这么高的定价,这样的一个定价是什么意思呢?会激励无数多的人前仆后继再去做这样的创新。 如果没有了这个定价功能,比如说不可能有再融资,不可能有再上市,甚至是上市的时候,还有国企、民企的限制,境内、境外的限制,那首先它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定价,另外也没有价钱,最后一定是国有控制,没他事儿了。 那民间谁还会创业呢?民间都不创业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乔布斯,一个扎克伯格,背后可能死的是无数多的人。所以有效的市场经济,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对创新和企业家能力的定价,而这个定价,应该不受歧视,不受所有制身份,不受个人的身份,不受年龄,不受包括政治观点,什么都不受,你就是企业,他即使对别的事儿说错话了,但是对这个经济上的定价,一定要很好。 所以市场我们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已经失去了这种定价功能,公务员系统有定价功能,于是大家就去考公务员,因为那能定价,潜规则很多,表面上的定价不高,实际定价很多,比如当到一个什么长,那就潜在的利益,福利非常大,这就是一个定价功能。 扎克伯格我看现在定价定到快300亿,他能不能拿到300亿,其实不重要,甚至他可能根本就拿不到这么多钱,但是这是一个定价权。 我们国内的这些,为什么在民间,互联网创业前仆后继呢?也是有这种定价功能在这里,你比如说李彦宏定价了,大家就效仿,然后腾讯马化腾上市也定价,马云也定价,都是资本市场给他们定的价,有了这个定价和机制,大家就开始去创业。 对整个民营经济发展来说,我长成了苹果。

们目前的市场效率降低,市场效率高低有两个重要的标志,一个就是交易速度的快和慢。比如说我要买瓶水,20个人审批,这就交易速度慢,然后支付手段很困难,一定要用现金,现金里头还要分哪种,交易速度越来越慢,市场效率就降低。因为经济活动的效率是靠重复交易来体现的,如果这一个交易总也达不成,要达成非常之复杂,就叫市场效率低;另一个标志是交易成本高。比如今天、明天马上就能达成交易了,但是中间的成本很高,这个成本就包括显性和隐性成本,比如有腐败存在,那就是隐性成本,这些隐性成本很高,市场效率就降低。 我们目前这几年发展,我认为体制环境上就出现了这样的欠缺,交易速度越来越慢,交易成本越来越高,另外加上前面讲的,跟企业家的定价功能越来越差,所以民营经济的发展就越来越不好,中国企业家成为乔布斯有素质没土壤。

当然我们马上看到这已经不稀罕了,为什么?28岁的扎克伯格,比乔布斯还悬乎呢,拥有一千亿美金的公司我们应该去思考更重要的是,这种能力和什么样的体质结合,能长出苹果来,美国的这种市场经济的生命力,不缺乏这样的企业家,正是市场经济充分竞争的体制和企业家精神和能力的结合,才不断地创造出惊人的价值,才能长出一个又一个“苹果” 有人问,中国这么大,企业这么多,为什么没有出一个乔布斯的苹果?我想说中国企业家的创新能力、偏执、挑战、追求卓越的精神其实一点也不输乔布斯,但是我们能不能在现实的环境中,长出一个苹果这样的企业,确实偶然性很大。 乔布斯的某些素质,比如说冒险、偏执、做事情非常有想象力,甚至有人说他的偏执很古怪,偏执到几乎让周围的人不堪忍受。其实国内很多企业家都有相似的素质,但是为什么长不出苹果这样的企业?我想说,如果没有苹果,乔布斯不值钱,再古怪的性格都没有用,苹果的诞生关键前提是处在一个充分竞争的、鼓励创新的、权益保障的、法制完善的环境中,让这种企业家的个性、潜质以及创新能力得以充分发挥,才长成了苹果。 当然我们马上看到这已经不稀罕了,为什么?28岁的扎克伯格,比乔布斯还悬乎呢,拥有一千亿美金的公司。我们应该去思考更重要的是,这种能力和什么样的体质结合,能长出苹果来,美国的这种市场经济的生命力,不缺乏这样的企业家,正是市场经济充分竞争的体制和企业家精神和能力的结合,才能不断地创造出惊人的价值,才能长出一个又一个“苹果”。 我们国内很多最耀眼的企业也都是选择在国外的体制下长起来,都在境外上市,比如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全部是在海外上市,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有这个土壤呢? 对企业家来说,最好的鼓励,就是对企业家能力和创新的一个定价,如果一个市场没有这个定价的功能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败。比如像扎克伯格他开始用网络泡妞,但是最后变成一个巨大的公司。市场不光给他定价,连给那个油漆工都定价

们目前的市场效率降低,市场效率高低有两个重要的标志,一个就是交易速度的快和慢。比如说我要买瓶水,20个人审批,这就交易速度慢,然后支付手段很困难,一定要用现金,现金里头还要分哪种,交易速度越来越慢,市场效率就降低。因为经济活动的效率是靠重复交易来体现的,如果这一个交易总也达不成,要达成非常之复杂,就叫市场效率低;另一个标志是交易成本高。比如今天、明天马上就能达成交易了,但是中间的成本很高,这个成本就包括显性和隐性成本,比如有腐败存在,那就是隐性成本,这些隐性成本很高,市场效率就降低。 我们目前这几年发展,我认为体制环境上就出现了这样的欠缺,交易速度越来越慢,交易成本越来越高,另外加上前面讲的,跟企业家的定价功能越来越差,所以民营经济的发展就越来越不好,中国企业家成为乔布斯有素质没土壤。  我们国内很多最耀眼的企业也都是选择在国外的体制下长起来,在境外上市,比如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全部是在了。哪怕靠直觉,靠一个偶然性做出的创新,最后市场给了一个这么高的定价,这样的一个定价是什么意思呢?会激励无数多的人前仆后继再去做这样的创新。 如果没有了这个定价功能,比如说不可能有再融资,不可能有再上市,甚至是上市的时候,还有国企、民企的限制,境内、境外的限制,那首先它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定价,另外也没有价钱,最后一定是国有控制,没他事儿了。 那民间谁还会创业呢?民间都不创业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乔布斯,一个扎克伯格,背后可能死的是无数多的人。所以有效的市场经济,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对创新和企业家能力的定价,而这个定价,应该不受歧视,不受所有制身份,不受个人的身份,不受年龄,不受包括政治观点,什么都不受,你就是企业,他即使对别的事儿说错话了,但是对这个经济上的定价,一定要很好。 所以市场我们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已经失去了这种定价功能,公务员系统有定价功能,于是大家就去考公务员,因为那能定价,潜规则很多,表面上的定价不高,实际定价很多,比如当到一个什么长,那就潜在的利益,福利非常大,这就是一个定价功能。 扎克伯格我看现在定价定到快300亿,他能不能拿到300亿,其实不重要,甚至他可能根本就拿不到这么多钱,但是这是一个定价权。 我们国内的这些,为什么在民间,互联网创业前仆后继呢?也是有这种定价功能在这里,你比如说李彦宏定价了,大家就效仿,然后腾讯马化腾上市也定价,马云也定价,都是资本市场给他们定的价,有了这个定价和机制,大家就开始去创业。 对整个民营经济发展来说,我海外上市,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有这个土壤呢?

 对企业家来说,最好的鼓励,就是对企业家能力和创新的一个定价,如果一个市场没有这个定价的功能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败。比如像扎克伯格他开始用网络泡妞, 但是最后变成一个巨大的公司。市场不光给他定价,连给那个油漆工都定价了。哪怕靠直觉,靠一个偶然性做出的创新,最后市场给了一个这么高的定价,这样的一个定价是什么意思呢?会激励无数多的人前仆后继再去做这样的创新。

如果没有了这个定价功能,比如说不可能有再融资,不可能有再上市,甚至是上市的时候,还有国企、民企的限制,境内、境外的限制,那首先它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定价,另外也没有价钱,最后一定是国有控制,没他事儿了。

们目前的市场效率降低,市场效率高低有两个重要的标志,一个就是交易速度的快和慢。比如说我要买瓶水,20个人审批,这就交易速度慢,然后支付手段很困难,一定要用现金,现金里头还要分哪种,交易速度越来越慢,市场效率就降低。因为经济活动的效率是靠重复交易来体现的,如果这一个交易总也达不成,要达成非常之复杂,就叫市场效率低;另一个标志是交易成本高。比如今天、明天马上就能达成交易了,但是中间的成本很高,这个成本就包括显性和隐性成本,比如有腐败存在,那就是隐性成本,这些隐性成本很高,市场效率就降低。 我们目前这几年发展,我认为体制环境上就出现了这样的欠缺,交易速度越来越慢,交易成本越来越高,另外加上前面讲的,跟企业家的定价功能越来越差,所以民营经济的发展就越来越不好,中国企业家成为乔布斯有素质没土壤。 那民间谁还 有人问,中国这么大,企业这么多,为什么没有出一个乔布斯的苹果?我想说中国企业家的创新能力、偏执、挑战、追求卓越的精神其实一点也不输乔布斯,但是我们能不能在现实的环境中,长出一个苹果这样的企业,确实偶然性很大。 乔布斯的某些素质,比如说冒险、偏执、做事情非常有想象力,甚至有人说他的偏执很古怪,偏执到几乎让周围的人不堪忍受。其实国内很多企业家都有相似的素质,但是为什么长不出苹果这样的企业?我想说,如果没有苹果,乔布斯不值钱,再古怪的性格都没有用,苹果的诞生关键前提是处在一个充分竞争的、鼓励创新的、权益保障的、法制完善的环境中,让这种企业家的个性、潜质以及创新能力得以充分发挥,才长成了苹果。 当然我们马上看到这已经不稀罕了,为什么?28岁的扎克伯格,比乔布斯还悬乎呢,拥有一千亿美金的公司。我们应该去思考更重要的是,这种能力和什么样的体质结合,能长出苹果来,美国的这种市场经济的生命力,不缺乏这样的企业家,正是市场经济充分竞争的体制和企业家精神和能力的结合,才能不断地创造出惊人的价值,才能长出一个又一个“苹果”。 我们国内很多最耀眼的企业也都是选择在国外的体制下长起来,都在境外上市,比如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全部是在海外上市,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有这个土壤呢? 对企业家来说,最好的鼓励,就是对企业家能力和创新的一个定价,如果一个市场没有这个定价的功能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败。比如像扎克伯格他开始用网络泡妞,但是最后变成一个巨大的公司。市场不光给他定价,连给那个油漆工都定价创业呢?民间都不创业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乔布斯,一个扎克伯格,背后可能死的是无数多的人所以有效的市场经济,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对创新和企业家能力的定价,而这个定价,应该不受歧视,不受所有制身份,不受个人的身份,不受年龄,不受包括政治观点,什么都不受,你就是企业,他即使对别的事儿说错话了,但是对这个经济上的定价,一定要很好。

了。哪怕靠直觉,靠一个偶然性做出的创新,最后市场给了一个这么高的定价,这样的一个定价是什么意思呢?会激励无数多的人前仆后继再去做这样的创新。 如果没有了这个定价功能,比如说不可能有再融资,不可能有再上市,甚至是上市的时候,还有国企、民企的限制,境内、境外的限制,那首先它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定价,另外也没有价钱,最后一定是国有控制,没他事儿了。 那民间谁还会创业呢?民间都不创业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乔布斯,一个扎克伯格,背后可能死的是无数多的人。所以有效的市场经济,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对创新和企业家能力的定价,而这个定价,应该不受歧视,不受所有制身份,不受个人的身份,不受年龄,不受包括政治观点,什么都不受,你就是企业,他即使对别的事儿说错话了,但是对这个经济上的定价,一定要很好。 所以市场我们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已经失去了这种定价功能,公务员系统有定价功能,于是大家就去考公务员,因为那能定价,潜规则很多,表面上的定价不高,实际定价很多,比如当到一个什么长,那就潜在的利益,福利非常大,这就是一个定价功能。 扎克伯格我看现在定价定到快300亿,他能不能拿到300亿,其实不重要,甚至他可能根本就拿不到这么多钱,但是这是一个定价权。 我们国内的这些,为什么在民间,互联网创业前仆后继呢?也是有这种定价功能在这里,你比如说李彦宏定价了,大家就效仿,然后腾讯马化腾上市也定价,马云也定价,都是资本市场给他们定的价,有了这个定价和机制,大家就开始去创业。 对整个民营经济发展来说,我 所以市场我们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已经失去了这种定价功能,公务员系统有定价功能,于是大家就去 有人问,中国这么大,企业这么多,为什么没有出一个乔布斯的苹果?我想说中国企业家的创新能力、偏执、挑战、追求卓越的精神其实一点也不输乔布斯,但是我们能不能在现实的环境中,长出一个苹果这样的企业,确实偶然性很大。 乔布斯的某些素质,比如说冒险、偏执、做事情非常有想象力,甚至有人说他的偏执很古怪,偏执到几乎让周围的人不堪忍受。其实国内很多企业家都有相似的素质,但是为什么长不出苹果这样的企业?我想说,如果没有苹果,乔布斯不值钱,再古怪的性格都没有用,苹果的诞生关键前提是处在一个充分竞争的、鼓励创新的、权益保障的、法制完善的环境中,让这种企业家的个性、潜质以及创新能力得以充分发挥,才长成了苹果。 当然我们马上看到这已经不稀罕了,为什么?28岁的扎克伯格,比乔布斯还悬乎呢,拥有一千亿美金的公司。我们应该去思考更重要的是,这种能力和什么样的体质结合,能长出苹果来,美国的这种市场经济的生命力,不缺乏这样的企业家,正是市场经济充分竞争的体制和企业家精神和能力的结合,才能不断地创造出惊人的价值,才能长出一个又一个“苹果”。 我们国内很多最耀眼的企业也都是选择在国外的体制下长起来,都在境外上市,比如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全部是在海外上市,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有这个土壤呢? 对企业家来说,最好的鼓励,就是对企业家能力和创新的一个定价,如果一个市场没有这个定价的功能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败。比如像扎克伯格他开始用网络泡妞,但是最后变成一个巨大的公司。市场不光给他定价,连给那个油漆工都定价公务员,因为那能定价,潜规则很多,表面上的定价不高,实际定价很多,比如当到一个什么长,那就潜在的利益,福利非常大,这就是一个定价功能。

们目前的市场效率降低,市场效率高低有两个重要的标志,一个就是交易速度的快和慢。比如说我要买瓶水,20个人审批,这就交易速度慢,然后支付手段很困难,一定要用现金,现金里头还要分哪种,交易速度越来越慢,市场效率就降低。因为经济活动的效率是靠重复交易来体现的,如果这一个交易总也达不成,要达成非常之复杂,就叫市场效率低;另一个标志是交易成本高。比如今天、明天马上就能达成交易了,但是中间的成本很高,这个成本就包括显性和隐性成本,比如有腐败存在,那就是隐性成本,这些隐性成本很高,市场效率就降低。 我们目前这几年发展,我认为体制环境上就出现了这样的欠缺,交易速度越来越慢,交易成本越来越高,另外加上前面讲的,跟企业家的定价功能越来越差,所以民营经济的发展就越来越不好,中国企业家成为乔布斯有素质没土壤。 扎克伯格我看现在定价们目前的市场效率降低,市场效率高低有两个重要的标志,一个就是交易速度的快和慢。比如说我要买瓶水,20个人审批,这就交易速度慢,然后支付手段很困难,一定要用现金,现金里头还要分哪种,交易速度越来越慢,市场效率就降低。因为经济活动的效率是靠重复交易来体现的,如果这一个交易总也达不成,要达成非常之复杂,就叫市场效率低;另一个标志是交易成本高。比如今天、明天马上就能达成交易了,但是中间的成本很高,这个成本就包括显性和隐性成本,比如有腐败存在,那就是隐性成本,这些隐性成本很高,市场效率就降低。 我们目前这几年发展,我认为体制环境上就出现了这样的欠缺,交易速度越来越慢,交易成本越来越高,另外加上前面讲的,跟企业家的定价功能越来越差,所以民营经济的发展就越来越不好,中国企业家成为乔布斯有素质没土壤。 快300亿,他能不能拿到300亿,其实不重要,甚至他可能根本就拿不到这么多钱,了。哪怕靠直觉,靠一个偶然性做出的创新,最后市场给了一个这么高的定价,这样的一个定价是什么意思呢?会激励无数多的人前仆后继再去做这样的创新。 如果没有了这个定价功能,比如说不可能有再融资,不可能有再上市,甚至是上市的时候,还有国企、民企的限制,境内、境外的限制,那首先它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定价,另外也没有价钱,最后一定是国有控制,没他事儿了。 那民间谁还会创业呢?民间都不创业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乔布斯,一个扎克伯格,背后可能死的是无数多的人。所以有效的市场经济,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对创新和企业家能力的定价,而这个定价,应该不受歧视,不受所有制身份,不受个人的身份,不受年龄,不受包括政治观点,什么都不受,你就是企业,他即使对别的事儿说错话了,但是对这个经济上的定价,一定要很好。 所以市场我们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已经失去了这种定价功能,公务员系统有定价功能,于是大家就去考公务员,因为那能定价,潜规则很多,表面上的定价不高,实际定价很多,比如当到一个什么长,那就潜在的利益,福利非常大,这就是一个定价功能。 扎克伯格我看现在定价定到快300亿,他能不能拿到300亿,其实不重要,甚至他可能根本就拿不到这么多钱,但是这是一个定价权。 我们国内的这些,为什么在民间,互联网创业前仆后继呢?也是有这种定价功能在这里,你比如说李彦宏定价了,大家就效仿,然后腾讯马化腾上市也定价,马云也定价,都是资本市场给他们定的价,有了这个定价和机制,大家就开始去创业。 对整个民营经济发展来说,我但是这是一个定价权

有人问,中国这么大,企业这么多,为什么没有出一个乔布斯的苹果?我想说中国企业家的创新能力、偏执、挑战、追求卓越的精神其实一点也不输乔布斯,但是我们能不能在现实的环境中,长出一个苹果这样的企业,确实偶然性很大。 乔布斯的某些素质,比如说冒险、偏执、做事情非常有想象力,甚至有人说他的偏执很古怪,偏执到几乎让周围的人不堪忍受。其实国内很多企业家都有相似的素质,但是为什么长不出苹果这样的企业?我想说,如果没有苹果,乔布斯不值钱,再古怪的性格都没有用,苹果的诞生关键前提是处在一个充分竞争的、鼓励创新的、权益保障的、法制完善的环境中,让这种企业家的个性、潜质以及创新能力得以充分发挥,才长成了苹果。 当然我们马上看到这已经不稀罕了,为什么?28岁的扎克伯格,比乔布斯还悬乎呢,拥有一千亿美金的公司。我们应该去思考更重要的是,这种能力和什么样的体质结合,能长出苹果来,美国的这种市场经济的生命力,不缺乏这样的企业家,正是市场经济充分竞争的体制和企业家精神和能力的结合,才能不断地创造出惊人的价值,才能长出一个又一个“苹果”。 我们国内很多最耀眼的企业也都是选择在国外的体制下长起来,都在境外上市,比如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全部是在海外上市,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有这个土壤呢? 对企业家来说,最好的鼓励,就是对企业家能力和创新的一个定价,如果一个市场没有这个定价的功能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败。比如像扎克伯格他开始用网络泡妞,但是最后变成一个巨大的公司。市场不光给他定价,连给那个油漆工都定价 我们国内的这些,为什么在民间,互联网创业前仆后继呢?也是有这种定价功能在这里,你比如说李彦宏定价了,大家就效仿了。哪怕靠直觉,靠一个偶然性做出的创新,最后市场给了一个这么高的定价,这样的一个定价是什么意思呢?会激励无数多的人前仆后继再去做这样的创新。 如果没有了这个定价功能,比如说不可能有再融资,不可能有再上市,甚至是上市的时候,还有国企、民企的限制,境内、境外的限制,那首先它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定价,另外也没有价钱,最后一定是国有控制,没他事儿了。 那民间谁还会创业呢?民间都不创业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乔布斯,一个扎克伯格,背后可能死的是无数多的人。所以有效的市场经济,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对创新和企业家能力的定价,而这个定价,应该不受歧视,不受所有制身份,不受个人的身份,不受年龄,不受包括政治观点,什么都不受,你就是企业,他即使对别的事儿说错话了,但是对这个经济上的定价,一定要很好。 所以市场我们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已经失去了这种定价功能,公务员系统有定价功能,于是大家就去考公务员,因为那能定价,潜规则很多,表面上的定价不高,实际定价很多,比如当到一个什么长,那就潜在的利益,福利非常大,这就是一个定价功能。 扎克伯格我看现在定价定到快300亿,他能不能拿到300亿,其实不重要,甚至他可能根本就拿不到这么多钱,但是这是一个定价权。 我们国内的这些,为什么在民间,互联网创业前仆后继呢?也是有这种定价功能在这里,你比如说李彦宏定价了,大家就效仿,然后腾讯马化腾上市也定价,马云也定价,都是资本市场给他们定的价,有了这个定价和机制,大家就开始去创业。 对整个民营经济发展来说,我,然后 有人问,中国这么大,企业这么多,为什么没有出一个乔布斯的苹果?我想说中国企业家的创新能力、偏执、挑战、追求卓越的精神其实一点也不输乔布斯,但是我们能不能在现实的环境中,长出一个苹果这样的企业,确实偶然性很大。 乔布斯的某些素质,比如说冒险、偏执、做事情非常有想象力,甚至有人说他的偏执很古怪,偏执到几乎让周围的人不堪忍受。其实国内很多企业家都有相似的素质,但是为什么长不出苹果这样的企业?我想说,如果没有苹果,乔布斯不值钱,再古怪的性格都没有用,苹果的诞生关键前提是处在一个充分竞争的、鼓励创新的、权益保障的、法制完善的环境中,让这种企业家的个性、潜质以及创新能力得以充分发挥,才长成了苹果。 当然我们马上看到这已经不稀罕了,为什么?28岁的扎克伯格,比乔布斯还悬乎呢,拥有一千亿美金的公司。我们应该去思考更重要的是,这种能力和什么样的体质结合,能长出苹果来,美国的这种市场经济的生命力,不缺乏这样的企业家,正是市场经济充分竞争的体制和企业家精神和能力的结合,才能不断地创造出惊人的价值,才能长出一个又一个“苹果”。 我们国内很多最耀眼的企业也都是选择在国外的体制下长起来,都在境外上市,比如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全部是在海外上市,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有这个土壤呢? 对企业家来说,最好的鼓励,就是对企业家能力和创新的一个定价,如果一个市场没有这个定价的功能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败。比如像扎克伯格他开始用网络泡妞,但是最后变成一个巨大的公司。市场不光给他定价,连给那个油漆工都定价腾讯马化腾上市也定价,马云也定价,都是资本市场给他们定的价,有了这个定价机制,大家就开始去创业。

对整个民营经济发展来说,我们目前的市场效率降低,市场效率高低有两个重要的标志,一个就是交易速度的快和慢比如说我要买瓶水,20个人审批,这就交易速度慢,然后支付手段很困难,一定要用现金,现金里头还要分哪种,交易速度越来越慢,市场效率就降低。因为经济活动的效率是靠重复交易来体现的,如果这一个交易总也达不成,要达成非常之复杂,就叫市场效率低;另一个标志是们目前的市场效率降低,市场效率高低有两个重要的标志,一个就是交易速度的快和慢。比如说我要买瓶水,20个人审批,这就交易速度慢,然后支付手段很困难,一定要用现金,现金里头还要分哪种,交易速度越来越慢,市场效率就降低。因为经济活动的效率是靠重复交易来体现的,如果这一个交易总也达不成,要达成非常之复杂,就叫市场效率低;另一个标志是交易成本高。比如今天、明天马上就能达成交易了,但是中间的成本很高,这个成本就包括显性和隐性成本,比如有腐败存在,那就是隐性成本,这些隐性成本很高,市场效率就降低。 我们目前这几年发展,我认为体制环境上就出现了这样的欠缺,交易速度越来越慢,交易成本越来越高,另外加上前面讲的,跟企业家的定价功能越来越差,所以民营经济的发展就越来越不好,中国企业家成为乔布斯有素质没土壤。 交易成本高。比如今天、明天马们目前的市场效率降低,市场效率高低有两个重要的标志,一个就是交易速度的快和慢。比如说我要买瓶水,20个人审批,这就交易速度慢,然后支付手段很困难,一定要用现金,现金里头还要分哪种,交易速度越来越慢,市场效率就降低。因为经济活动的效率是靠重复交易来体现的,如果这一个交易总也达不成,要达成非常之复杂,就叫市场效率低;另一个标志是交易成本高。比如今天、明天马上就能达成交易了,但是中间的成本很高,这个成本就包括显性和隐性成本,比如有腐败存在,那就是隐性成本,这些隐性成本很高,市场效率就降低。 我们目前这几年发展,我认为体制环境上就出现了这样的欠缺,交易速度越来越慢,交易成本越来越高,另外加上前面讲的,跟企业家的定价功能越来越差,所以民营经济的发展就越来越不好,中国企业家成为乔布斯有素质没土壤。 上就能达成交易,但是中间的成本很高,这个成本就包括显性和隐性成本,们目前的市场效率降低,市场效率高低有两个重要的标志,一个就是交易速度的快和慢。比如说我要买瓶水,20个人审批,这就交易速度慢,然后支付手段很困难,一定要用现金,现金里头还要分哪种,交易速度越来越慢,市场效率就降低。因为经济活动的效率是靠重复交易来体现的,如果这一个交易总也达不成,要达成非常之复杂,就叫市场效率低;另一个标志是交易成本高。比如今天、明天马上就能达成交易了,但是中间的成本很高,这个成本就包括显性和隐性成本,比如有腐败存在,那就是隐性成本,这些隐性成本很高,市场效率就降低。 我们目前这几年发展,我认为体制环境上就出现了这样的欠缺,交易速度越来越慢,交易成本越来越高,另外加上前面讲的,跟企业家的定价功能越来越差,所以民营经济的发展就越来越不好,中国企业家成为乔布斯有素质没土壤。 比如有腐败存在,那就是隐性成本,这些隐性成本很高,市场效率就了。哪怕靠直觉,靠一个偶然性做出的创新,最后市场给了一个这么高的定价,这样的一个定价是什么意思呢?会激励无数多的人前仆后继再去做这样的创新。 如果没有了这个定价功能,比如说不可能有再融资,不可能有再上市,甚至是上市的时候,还有国企、民企的限制,境内、境外的限制,那首先它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定价,另外也没有价钱,最后一定是国有控制,没他事儿了。 那民间谁还会创业呢?民间都不创业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乔布斯,一个扎克伯格,背后可能死的是无数多的人。所以有效的市场经济,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对创新和企业家能力的定价,而这个定价,应该不受歧视,不受所有制身份,不受个人的身份,不受年龄,不受包括政治观点,什么都不受,你就是企业,他即使对别的事儿说错话了,但是对这个经济上的定价,一定要很好。 所以市场我们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已经失去了这种定价功能,公务员系统有定价功能,于是大家就去考公务员,因为那能定价,潜规则很多,表面上的定价不高,实际定价很多,比如当到一个什么长,那就潜在的利益,福利非常大,这就是一个定价功能。 扎克伯格我看现在定价定到快300亿,他能不能拿到300亿,其实不重要,甚至他可能根本就拿不到这么多钱,但是这是一个定价权。 我们国内的这些,为什么在民间,互联网创业前仆后继呢?也是有这种定价功能在这里,你比如说李彦宏定价了,大家就效仿,然后腾讯马化腾上市也定价,马云也定价,都是资本市场给他们定的价,有了这个定价和机制,大家就开始去创业。 对整个民营经济发展来说,我低。

们目前的市场效率降低,市场效率高低有两个重要的标志,一个就是交易速度的快和慢。比如说我要买瓶水,20个人审批,这就交易速度慢,然后支付手段很困难,一定要用现金,现金里头还要分哪种,交易速度越来越慢,市场效率就降低。因为经济活动的效率是靠重复交易来体现的,如果这一个交易总也达不成,要达成非常之复杂,就叫市场效率低;另一个标志是交易成本高。比如今天、明天马上就能达成交易了,但是中间的成本很高,这个成本就包括显性和隐性成本,比如有腐败存在,那就是隐性成本,这些隐性成本很高,市场效率就降低。 我们目前这几年发展,我认为体制环境上就出现了这样的欠缺,交易速度越来越慢,交易成本越来越高,另外加上前面讲的,跟企业家的定价功能越来越差,所以民营经济的发展就越来越不好,中国企业家成为乔布斯有素质没土壤。 我们目前这几年发展我认为体制环境上就出现了这样的欠缺,交易速度越来越慢,交易成本越来越高,另外加上前面讲的,跟企业家的定价功能越来越差,所以民营经济的发展就越来越不好 有人问,中国这么大,企业这么多,为什么没有出一个乔布斯的苹果?我想说中国企业家的创新能力、偏执、挑战、追求卓越的精神其实一点也不输乔布斯,但是我们能不能在现实的环境中,长出一个苹果这样的企业,确实偶然性很大。 乔布斯的某些素质,比如说冒险、偏执、做事情非常有想象力,甚至有人说他的偏执很古怪,偏执到几乎让周围的人不堪忍受。其实国内很多企业家都有相似的素质,但是为什么长不出苹果这样的企业?我想说,如果没有苹果,乔布斯不值钱,再古怪的性格都没有用,苹果的诞生关键前提是处在一个充分竞争的、鼓励创新的、权益保障的、法制完善的环境中,让这种企业家的个性、潜质以及创新能力得以充分发挥,才长成了苹果。 当然我们马上看到这已经不稀罕了,为什么?28岁的扎克伯格,比乔布斯还悬乎呢,拥有一千亿美金的公司。我们应该去思考更重要的是,这种能力和什么样的体质结合,能长出苹果来,美国的这种市场经济的生命力,不缺乏这样的企业家,正是市场经济充分竞争的体制和企业家精神和能力的结合,才能不断地创造出惊人的价值,才能长出一个又一个“苹果”。 我们国内很多最耀眼的企业也都是选择在国外的体制下长起来,都在境外上市,比如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全部是在海外上市,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有这个土壤呢? 对企业家来说,最好的鼓励,就是对企业家能力和创新的一个定价,如果一个市场没有这个定价的功能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败。比如像扎克伯格他开始用网络泡妞,但是最后变成一个巨大的公司。市场不光给他定价,连给那个油漆工都定价,中国企业家成为乔布斯有素质没土壤。

  评论这张
 
阅读(15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