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言冯语·风马牛

兼职/小时600元工资现结加QQ:917624333

 
 
 

日志

 
 

冯仑:一个“农村人”投资纽约地产的感悟   

2014-09-03 16:20:00|  分类: 房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能理解美国为什么室内都这么简单,要尽量把“褶子”都去了。   在美国,现在所有的建筑都要做绿色建筑,绿色的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所以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你就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特别有影响力的跨国公司进入。但是在这一点上,要加多少成本?一般成本至少加15%—30%,做到白金级。 第三个体会:服务标准特别高   第三个,客户对好东西的要求特别高,而我们这些“村里人”不知道好东西的标准是什么。   如果你是米其林标准的餐厅,盘子的光洁度,不能粘,甚至温度都有要求,这是标准。   我们在原世贸大楼的楼顶上做了“中国中心”,我们做高级用餐,俏江南有兴趣,最后发现太矫情,太复杂,要求太高,弄不了。后来新加坡的人接手做了,他们有国际化的管理餐厅经验。   所有中国人到纽约做房地产,大体上都有这三个心理上的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事多,第三服务标准高,对方的客户要求太具体,太仔细。 在纽约投资地产的三种模式   第一个模式,财务投资模式。SOHO张欣做的就是这种模式,在一个成熟的写字楼里带有租约,在经济周期下行时,以低的价格买一个楼,管理还是原来的团队,继续收租。   这种财务投资模式风险最小。我刚才讲的这三件事,它都有道理。因为你就是买,买的时候有点律师费,剩下的事,包括运营管理,原来都有成熟的一套办法,不需要投资人额外去花钱。所以这种成功率相对比较高。只要你周期算得准,就OK了。   第二个模式,开发模式。这是万科在做的事情。开发只要你的合作伙伴找对,问题不大。万科现在的两个合作伙伴,汉斯在北京(楼盘)做了公园大道,对中国的地产比较熟悉。另一个合作伙伴在中国有七个项目,这两家公司熟悉中国的开发商思维,在当地又是大佬,所以万科的合作风险不大。万科用它一贯的竞争优势,再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就能够成功。   绿地也是第二种模式,但绿地目前没有固定的当地牛逼的合作伙伴。   第三种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我解释一下这种模式,房地产是干什么的呢?一句话,是创造最有价值的固定的空间。郭广昌和我们一个模式,是拥有空间,结合经营。价值不在制造上创造出来,而在运营当中创造出来。   我们原来做预算的时候,我们没有考虑绿色,后来一看边上高盛已经是金级,那我们只能做白金级。所以我们把“中国中心”新楼都改造绿色环保的。   我们的边上有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改造的面积没有郭广昌那么大,已经花了一亿多美金,帝国大厦改造成绿色环保的,花了一亿美金。所以我们碰到的就是贵,整个在空间经营上我们非常简单。   再一个困难是经营。比如写字楼,全中国在纽约写字楼的租户中,中资企业租的所有的面积,加起来不超过十万平米,我们大概是2万平米的空间,复星集团差不多是16万平米的空间,都要面临经营,所以我们只能以当地市场为主,面临的问题就是经营这一块,这也是现在遇到最大的困难。   总体来看,这三种模式在纽约,财务投资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的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的模式要舍得花钱。   举一个例子,我在“中国中心”有一层是俱乐部,俱乐部装修要上档次,一平米要七八千美金,但装修后以后客人到底来多少,在这个时候还是不精确的,我们经常纠结。   另外,设计非常重要。吃饭是社交的媒介,既然要社交,空间的特殊设计和特色风格,才能吸引客人。所以设计是最重要的,光一个灯光设计都几百万。所以现在我们在那做餐饮,不是为了让大家简单吃饱,得有空间的风格,用这个来吸引当地居民,挑战非常大。   总之,在美国有这三种模式,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但是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因为这个东西就像“村里的人能管好国贸”,我不相信。   中国人在海外投资房地产,优势是钱多人少,决策快,拍脑门快,所以美国人现在知道,这个楼卖给中国人,老板上去拍板就行

,不需要看那么多东西。所以我们比较建议大家用前两种模式去做。   我们当时少不更事,比较年轻,12年前,我们跟拉登较个劲儿,你拆了我们建,而且要把“中国中心”放到最高。现在是“面子”上做到了,“里子”能不能做到最高境界?一年能赚多少钱?最后发展怎么样?还要拭目以待,还希望大家今后去纽约的时候去看看。 中国住宅地产的青春期已结束   对今后中国地产市场的看法,大家都很关注。   先打个比喻,人到青春期后,才开始有性别角色,男的往左,女的往右,各去各的地方,各穿各的衣服,各说各的话,各交各的朋友。   青春期后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不长个了,但此刻不等于弯腰驼背,中国的房地产现在就处于青春期当口。   在这个当口,第一,住宅和非住宅已经明显分开,住宅是住宅的事儿,住宅以外商用是商用的事儿,现在已经分得很清楚了,这就是一个转折的标志。   第二个,从住宅来说,青春期刚结束,不长个了,我认为这个大周期的拐点已经到了,今后大规模的市场规模性的扩张,靠规模取胜已经越来越难。   这种转折在全球成熟市场上有四个标志,简单说,第一个,人均GDP要过8000美金,8000美金之前是规模增长,过了8000美金住宅建筑物饱和。第二个,新房和旧房的交易要1:1。第三个就是人口的增量,如果人口的增量停止了,市场就饱和了。第四个标志就是资本市场,资本市场给开发公司5—7倍的PE,所以西方人开发公司都不上市,股价还不如净资产高,上什么市。资产经营类的公司给管理类的公司15—20倍的PE,第三个模式的PE就是REITS,不动产金融大概给20—30倍的PE,互联网金融给的是30倍起。   基本上,住宅青春期结束了。接下来住宅类的地产公司要么转型,要么退市,基本上就是这几种情况,但这是一个正常的情况,就相当于青春期过了,原来的衣服就不能穿了,原来的玩具就收起来了,但这不等于是失败,这是一个成功的过程。   但是另外一个方面,住宅以外商用不动产现在是刚刚开始发育,比如说物流地产、健康不动产等,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商竞争。   总之,我们现在对中国地产的判断实际上就是,住宅的青春期结束了,但是,其他的非住宅正在发育当中,开始了新的青春期的过程。   (本文根据现场实录整理,未经冯仑先生本人审阅)  来源:能理解美国为什么室内都这么简单,要尽量把“褶子”都去了。   在美国,现在所有的建筑都要做绿色建筑,绿色的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所以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你就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特别有影响力的跨国公司进入。但是在这一点上,要加多少成本?一般成本至少加15%—30%,做到白金级。 第三个体会:服务标准特别高   第三个,客户对好东西的要求特别高,而我们这些“村里人”不知道好东西的标准是什么。   如果你是米其林标准的餐厅,盘子的光洁度,不能粘,甚至温度都有要求,这是标准。   我们在原世贸大楼的楼顶上做了“中国中心”,我们做高级用餐,俏江南有兴趣,最后发现太矫情,太复杂,要求太高,弄不了。后来新加坡的人接手做了,他们有国际化的管理餐厅经验。   所有中国人到纽约做房地产,大体上都有这三个心理上的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事多,第三服务标准高,对方的客户要求太具体,太仔细。 在纽约投资地产的三种模式   第一个模式,财务投资模式。SOHO张欣做的就是这种模式,在一个成熟的写字楼里带有租约,在经济周期下行时,以低的价格买一个楼,管理还是原来的团队,继续收租。   这种财务投资模式风险最小。我刚才讲的这三件事,它都有道理。因为你就是买,买的时候有点律师费,剩下的事,包括运营管理,原来都有成熟的一套办法,不需要投资人额外去花钱。所以这种成功率相对比较高。只要你周期算得准,就OK了。   第二个模式,开发模式。这是万科在做的事情。开发只要你的合作伙伴找对,问题不大。万科现在的两个合作伙伴,汉斯在北京(楼盘)做了公园大道,对中国的地产比较熟悉。另一个合作伙伴在中国有七个项目,这两家公司熟悉中国的开发商思维,在当地又是大佬,所以万科的合作风险不大。万科用它一贯的竞争优势,再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就能够成功。   绿地也是第二种模式,但绿地目前没有固定的当地牛逼的合作伙伴。   第三种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我解释一下这种模式,房地产是干什么的呢?一句话,是创造最有价值的固定的空间。郭广昌和我们一个模式,是拥有空间,结合经营。价值不在制造上创造出来,而在运营当中创造出来。   我们原来做预算的时候,我们没有考虑绿色,后来一看边上高盛已经是金级,那我们只能做白金级。所以我们把“中国中心”新楼都改造绿色环保的。   我们的边上有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改造的面积没有郭广昌那么大,已经花了一亿多美金,帝国大厦改造成绿色环保的,花了一亿美金。所以我们碰到的就是贵,整个在空间经营上我们非常简单。   再一个困难是经营。比如写字楼,全中国在纽约写字楼的租户中,中资企业租的所有的面积,加起来不超过十万平米,我们大概是2万平米的空间,复星集团差不多是16万平米的空间,都要面临经营,所以我们只能以当地市场为主,面临的问题就是经营这一块,这也是现在遇到最大的困难。   总体来看,这三种模式在纽约,财务投资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的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的模式要舍得花钱。   举一个例子,我在“中国中心”有一层是俱乐部,俱乐部装修要上档次,一平米要七八千美金,但装修后以后客人到底来多少,在这个时候还是不精确的,我们经常纠结。   另外,设计非常重要。吃饭是社交的媒介,既然要社交,空间的特殊设计和特色风格,才能吸引客人。所以设计是最重要的,光一个灯光设计都几百万。所以现在我们在那做餐饮,不是为了让大家简单吃饱,得有空间的风格,用这个来吸引当地居民,挑战非常大。   总之,在美国有这三种模式,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但是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因为这个东西就像“村里的人能管好国贸”,我不相信。   中国人在海外投资房地产,优势是钱多人少,决策快,拍脑门快,所以美国人现在知道,这个楼卖给中国人,老板上去拍板就行和讯房产

  CGGT智库按| 7月2日,“商业思想家”能理解美国为什么室内都这么简单,要尽量把“褶子”都去了。   在美国,现在所有的建筑都要做绿色建筑,绿色的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所以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你就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特别有影响力的跨国公司进入。但是在这一点上,要加多少成本?一般成本至少加15%—30%,做到白金级。 第三个体会:服务标准特别高   第三个,客户对好东西的要求特别高,而我们这些“村里人”不知道好东西的标准是什么。   如果你是米其林标准的餐厅,盘子的光洁度,不能粘,甚至温度都有要求,这是标准。   我们在原世贸大楼的楼顶上做了“中国中心”,我们做高级用餐,俏江南有兴趣,最后发现太矫情,太复杂,要求太高,弄不了。后来新加坡的人接手做了,他们有国际化的管理餐厅经验。   所有中国人到纽约做房地产,大体上都有这三个心理上的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事多,第三服务标准高,对方的客户要求太具体,太仔细。 在纽约投资地产的三种模式   第一个模式,财务投资模式。SOHO张欣做的就是这种模式,在一个成熟的写字楼里带有租约,在经济周期下行时,以低的价格买一个楼,管理还是原来的团队,继续收租。   这种财务投资模式风险最小。我刚才讲的这三件事,它都有道理。因为你就是买,买的时候有点律师费,剩下的事,包括运营管理,原来都有成熟的一套办法,不需要投资人额外去花钱。所以这种成功率相对比较高。只要你周期算得准,就OK了。   第二个模式,开发模式。这是万科在做的事情。开发只要你的合作伙伴找对,问题不大。万科现在的两个合作伙伴,汉斯在北京(楼盘)做了公园大道,对中国的地产比较熟悉。另一个合作伙伴在中国有七个项目,这两家公司熟悉中国的开发商思维,在当地又是大佬,所以万科的合作风险不大。万科用它一贯的竞争优势,再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就能够成功。   绿地也是第二种模式,但绿地目前没有固定的当地牛逼的合作伙伴。   第三种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我解释一下这种模式,房地产是干什么的呢?一句话,是创造最有价值的固定的空间。郭广昌和我们一个模式,是拥有空间,结合经营。价值不在制造上创造出来,而在运营当中创造出来。   我们原来做预算的时候,我们没有考虑绿色,后来一看边上高盛已经是金级,那我们只能做白金级。所以我们把“中国中心”新楼都改造绿色环保的。   我们的边上有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改造的面积没有郭广昌那么大,已经花了一亿多美金,帝国大厦改造成绿色环保的,花了一亿美金。所以我们碰到的就是贵,整个在空间经营上我们非常简单。   再一个困难是经营。比如写字楼,全中国在纽约写字楼的租户中,中资企业租的所有的面积,加起来不超过十万平米,我们大概是2万平米的空间,复星集团差不多是16万平米的空间,都要面临经营,所以我们只能以当地市场为主,面临的问题就是经营这一块,这也是现在遇到最大的困难。   总体来看,这三种模式在纽约,财务投资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的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的模式要舍得花钱。   举一个例子,我在“中国中心”有一层是俱乐部,俱乐部装修要上档次,一平米要七八千美金,但装修后以后客人到底来多少,在这个时候还是不精确的,我们经常纠结。   另外,设计非常重要。吃饭是社交的媒介,既然要社交,空间的特殊设计和特色风格,才能吸引客人。所以设计是最重要的,光一个灯光设计都几百万。所以现在我们在那做餐饮,不是为了让大家简单吃饱,得有空间的风格,用这个来吸引当地居民,挑战非常大。   总之,在美国有这三种模式,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但是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因为这个东西就像“村里的人能管好国贸”,我不相信。   中国人在海外投资房地产,优势是钱多人少,决策快,拍脑门快,所以美国人现在知道,这个楼卖给中国人,老板上去拍板就行冯仑以受人喜欢的“仑语”风格,在“中国企业海外房地产,不需要看那么多东西。所以我们比较建议大家用前两种模式去做。   我们当时少不更事,比较年轻,12年前,我们跟拉登较个劲儿,你拆了我们建,而且要把“中国中心”放到最高。现在是“面子”上做到了,“里子”能不能做到最高境界?一年能赚多少钱?最后发展怎么样?还要拭目以待,还希望大家今后去纽约的时候去看看。 中国住宅地产的青春期已结束   对今后中国地产市场的看法,大家都很关注。   先打个比喻,人到青春期后,才开始有性别角色,男的往左,女的往右,各去各的地方,各穿各的衣服,各说各的话,各交各的朋友。   青春期后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不长个了,但此刻不等于弯腰驼背,中国的房地产现在就处于青春期当口。   在这个当口,第一,住宅和非住宅已经明显分开,住宅是住宅的事儿,住宅以外商用是商用的事儿,现在已经分得很清楚了,这就是一个转折的标志。   第二个,从住宅来说,青春期刚结束,不长个了,我认为这个大周期的拐点已经到了,今后大规模的市场规模性的扩张,靠规模取胜已经越来越难。   这种转折在全球成熟市场上有四个标志,简单说,第一个,人均GDP要过8000美金,8000美金之前是规模增长,过了8000美金住宅建筑物饱和。第二个,新房和旧房的交易要1:1。第三个就是人口的增量,如果人口的增量停止了,市场就饱和了。第四个标志就是资本市场,资本市场给开发公司5—7倍的PE,所以西方人开发公司都不上市,股价还不如净资产高,上什么市。资产经营类的公司给管理类的公司15—20倍的PE,第三个模式的PE就是REITS,不动产金融大概给20—30倍的PE,互联网金融给的是30倍起。   基本上,住宅青春期结束了。接下来住宅类的地产公司要么转型,要么退市,基本上就是这几种情况,但这是一个正常的情况,就相当于青春期过了,原来的衣服就不能穿了,原来的玩具就收起来了,但这不等于是失败,这是一个成功的过程。   但是另外一个方面,住宅以外商用不动产现在是刚刚开始发育,比如说物流地产、健康不动产等,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商竞争。   总之,我们现在对中国地产的判断实际上就是,住宅的青春期结束了,但是,其他的非住宅正在发育当中,开始了新的青春期的过程。   (本文根据现场实录整理,未经冯仑先生本人审阅)投资高峰论坛上”分享了自己一个“农村人”在纽约投资地产的感悟。冯仑演讲中,依旧有情有性,无忌无讳,见仁见智。

  冯仑说,一个人,有生之年,要做有增量的事儿,比如在纽约、台湾投资地产。12年前,冯仑领导的万通走出国门,成为最早走出去的地产企业之一。万通参与了纽约世贸大厦911项目重建,12年间,冯仑飞纽约60次。

  冯仑总结了在美国投资地产有三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联合开发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万通从事的,就是第三种模式。不过,冯仑自曝这种模式最难,轻易别做。而“财务投资模式和联合开发模式都有机会。”

  本次论坛由房地产能理解美国为什么室内都这么简单,要尽量把“褶子”都去了。   在美国,现在所有的建筑都要做绿色建筑,绿色的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所以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你就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特别有影响力的跨国公司进入。但是在这一点上,要加多少成本?一般成本至少加15%—30%,做到白金级。 第三个体会:服务标准特别高   第三个,客户对好东西的要求特别高,而我们这些“村里人”不知道好东西的标准是什么。   如果你是米其林标准的餐厅,盘子的光洁度,不能粘,甚至温度都有要求,这是标准。   我们在原世贸大楼的楼顶上做了“中国中心”,我们做高级用餐,俏江南有兴趣,最后发现太矫情,太复杂,要求太高,弄不了。后来新加坡的人接手做了,他们有国际化的管理餐厅经验。   所有中国人到纽约做房地产,大体上都有这三个心理上的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事多,第三服务标准高,对方的客户要求太具体,太仔细。 在纽约投资地产的三种模式   第一个模式,财务投资模式。SOHO张欣做的就是这种模式,在一个成熟的写字楼里带有租约,在经济周期下行时,以低的价格买一个楼,管理还是原来的团队,继续收租。   这种财务投资模式风险最小。我刚才讲的这三件事,它都有道理。因为你就是买,买的时候有点律师费,剩下的事,包括运营管理,原来都有成熟的一套办法,不需要投资人额外去花钱。所以这种成功率相对比较高。只要你周期算得准,就OK了。   第二个模式,开发模式。这是万科在做的事情。开发只要你的合作伙伴找对,问题不大。万科现在的两个合作伙伴,汉斯在北京(楼盘)做了公园大道,对中国的地产比较熟悉。另一个合作伙伴在中国有七个项目,这两家公司熟悉中国的开发商思维,在当地又是大佬,所以万科的合作风险不大。万科用它一贯的竞争优势,再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就能够成功。   绿地也是第二种模式,但绿地目前没有固定的当地牛逼的合作伙伴。   第三种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我解释一下这种模式,房地产是干什么的呢?一句话,是创造最有价值的固定的空间。郭广昌和我们一个模式,是拥有空间,结合经营。价值不在制造上创造出来,而在运营当中创造出来。   我们原来做预算的时候,我们没有考虑绿色,后来一看边上高盛已经是金级,那我们只能做白金级。所以我们把“中国中心”新楼都改造绿色环保的。   我们的边上有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改造的面积没有郭广昌那么大,已经花了一亿多美金,帝国大厦改造成绿色环保的,花了一亿美金。所以我们碰到的就是贵,整个在空间经营上我们非常简单。   再一个困难是经营。比如写字楼,全中国在纽约写字楼的租户中,中资企业租的所有的面积,加起来不超过十万平米,我们大概是2万平米的空间,复星集团差不多是16万平米的空间,都要面临经营,所以我们只能以当地市场为主,面临的问题就是经营这一块,这也是现在遇到最大的困难。   总体来看,这三种模式在纽约,财务投资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的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的模式要舍得花钱。   举一个例子,我在“中国中心”有一层是俱乐部,俱乐部装修要上档次,一平米要七八千美金,但装修后以后客人到底来多少,在这个时候还是不精确的,我们经常纠结。   另外,设计非常重要。吃饭是社交的媒介,既然要社交,空间的特殊设计和特色风格,才能吸引客人。所以设计是最重要的,光一个灯光设计都几百万。所以现在我们在那做餐饮,不是为了让大家简单吃饱,得有空间的风格,用这个来吸引当地居民,挑战非常大。   总之,在美国有这三种模式,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但是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因为这个东西就像“村里的人能管好国贸”,我不相信。   中国人在海外投资房地产,优势是钱多人少,决策快,拍脑门快,所以美国人现在知道,这个楼卖给中国人,老板上去拍板就行法律业务国内排名第一的律师事务所——中伦律师事务所、全球著名的地产投资顾问机构——世邦魏理仕(CBRE)共同主办,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和走出去智库(CGGT)联合协办。

  演讲要点

  1、中国人到纽约投资房地产,有三个心理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第三标准高。应该 重视这三方面的投资风险。

  2、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请律师非常之必要。

能理解美国为什么室内都这么简单,要尽量把“褶子”都去了。   在美国,现在所有的建筑都要做绿色建筑,绿色的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所以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你就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特别有影响力的跨国公司进入。但是在这一点上,要加多少成本?一般成本至少加15%—30%,做到白金级。 第三个体会:服务标准特别高   第三个,客户对好东西的要求特别高,而我们这些“村里人”不知道好东西的标准是什么。   如果你是米其林标准的餐厅,盘子的光洁度,不能粘,甚至温度都有要求,这是标准。   我们在原世贸大楼的楼顶上做了“中国中心”,我们做高级用餐,俏江南有兴趣,最后发现太矫情,太复杂,要求太高,弄不了。后来新加坡的人接手做了,他们有国际化的管理餐厅经验。   所有中国人到纽约做房地产,大体上都有这三个心理上的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事多,第三服务标准高,对方的客户要求太具体,太仔细。 在纽约投资地产的三种模式   第一个模式,财务投资模式。SOHO张欣做的就是这种模式,在一个成熟的写字楼里带有租约,在经济周期下行时,以低的价格买一个楼,管理还是原来的团队,继续收租。   这种财务投资模式风险最小。我刚才讲的这三件事,它都有道理。因为你就是买,买的时候有点律师费,剩下的事,包括运营管理,原来都有成熟的一套办法,不需要投资人额外去花钱。所以这种成功率相对比较高。只要你周期算得准,就OK了。   第二个模式,开发模式。这是万科在做的事情。开发只要你的合作伙伴找对,问题不大。万科现在的两个合作伙伴,汉斯在北京(楼盘)做了公园大道,对中国的地产比较熟悉。另一个合作伙伴在中国有七个项目,这两家公司熟悉中国的开发商思维,在当地又是大佬,所以万科的合作风险不大。万科用它一贯的竞争优势,再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就能够成功。   绿地也是第二种模式,但绿地目前没有固定的当地牛逼的合作伙伴。   第三种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我解释一下这种模式,房地产是干什么的呢?一句话,是创造最有价值的固定的空间。郭广昌和我们一个模式,是拥有空间,结合经营。价值不在制造上创造出来,而在运营当中创造出来。   我们原来做预算的时候,我们没有考虑绿色,后来一看边上高盛已经是金级,那我们只能做白金级。所以我们把“中国中心”新楼都改造绿色环保的。   我们的边上有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改造的面积没有郭广昌那么大,已经花了一亿多美金,帝国大厦改造成绿色环保的,花了一亿美金。所以我们碰到的就是贵,整个在空间经营上我们非常简单。   再一个困难是经营。比如写字楼,全中国在纽约写字楼的租户中,中资企业租的所有的面积,加起来不超过十万平米,我们大概是2万平米的空间,复星集团差不多是16万平米的空间,都要面临经营,所以我们只能以当地市场为主,面临的问题就是经营这一块,这也是现在遇到最大的困难。   总体来看,这三种模式在纽约,财务投资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的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的模式要舍得花钱。   举一个例子,我在“中国中心”有一层是俱乐部,俱乐部装修要上档次,一平米要七八千美金,但装修后以后客人到底来多少,在这个时候还是不精确的,我们经常纠结。   另外,设计非常重要。吃饭是社交的媒介,既然要社交,空间的特殊设计和特色风格,才能吸引客人。所以设计是最重要的,光一个灯光设计都几百万。所以现在我们在那做餐饮,不是为了让大家简单吃饱,得有空间的风格,用这个来吸引当地居民,挑战非常大。   总之,在美国有这三种模式,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但是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因为这个东西就像“村里的人能管好国贸”,我不相信。   中国人在海外投资房地产,优势是钱多人少,决策快,拍脑门快,所以美国人现在知道,这个楼卖给中国人,老板上去拍板就行

  3、在纽约投资地产,一定要有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4、美国绿色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不可能 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跨国公司入驻。

  5、在纽约投资地产,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来源:和讯房产   CGGT智库按|7月2日,“商业思想家”冯仑以受人喜欢的“仑语”风格,在“中国企业海外房地产投资高峰论坛上”分享了自己一个“农村人”在纽约投资地产的感悟。冯仑演讲中,依旧有情有性,无忌无讳,见仁见智。   冯仑说,一个人,有生之年,要做有增量的事儿,比如在纽约、台湾投资地产。12年前,冯仑领导的万通走出国门,成为最早走出去的地产企业之一。万通参与了纽约世贸大厦911项目重建,12年间,冯仑飞纽约60次。   冯仑总结了在美国投资地产有三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联合开发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万通从事的,就是第三种模式。不过,冯仑自曝这种模式最难,轻易别做。而“财务投资模式和联合开发模式都有机会。”   本次论坛由房地产法律业务国内排名第一的律师事务所——中伦律师事务所、全球著名的地产投资顾问机构——世邦魏理仕(CBRE)共同主办,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和走出去智库(CGGT)联合协办。   演讲要点   1、中国人到纽约投资房地产,有三个心理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第三标准高。应该重视这三方面的投资风险。   2、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请律师非常之必要。   3、在纽约投资地产,一定要有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4、美国绿色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跨国公司入驻。   5、在纽约投资地产,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6、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开发模式。   7、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经营模式,因为“即便是村里的能人,也管不好国贸”。   8、中国房地产,住宅市场的青春期结束了,但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方面展开竞争,商业地产正在发育,开始了新的青春期过程。 冯仑演讲实录摘要   2001年,拉登“强拆了”美国世贸中心,美国要重建,于是我们获得机会,在这栋541米高的大楼的最顶楼,做了一个“中国中心”。12年来,我飞了60多次纽约,获得一些体会,与大家分享。   第一个体会:乡下人到城里人的生活体验   第一个体会,就是我到纽约以后,包括所有的海外投资人,都面临着相当于我们刚从乡下到城里的生活体验。   这种生活体验大体上包括三件事,第一就是什么都不会。大家从乡下到城里,就好像一个乡下妞儿嫁到城里做媳妇,发现洗头水都这么贵,热水洗澡更贵,马桶抽水水费也贵,什么都贵,但是这就是城里人的生活。   在纽约做投资,律师费每天都不得了。所有的律师每天一出门就掐表,在路上的时间都要算我的钱。我们跟他讨论业务,我说话的时间他也收钱,所以就是贵。   所以,大家在纽约投资,一定要有大概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第二个体会:纽约地产投资,太矫情   第二个体会就是投资纽约地产,复杂、矫情。乡下人可以随地大小便,挖个坑埋了,进了城,那叫不文明,有伤风化,所以提上裤子还得跟警察讨论讨论,这个事情该不该办,你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进城了,要在指定的地方办。   所以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   纽约的人均年GDP是6万美元,它有很多特殊的要求。比如说凡是跟皮肤接触的地方,一定只能用美国的材料。我们当时想用中国的材料,便宜点,不行。因为美国人对生活质量有更高要求。   另外,所有的工人只能用工会的工人,只能8小时工作,而且,中间喝咖啡的时间必须保证。   特别是在装修上,成本的60%是人工。所以我们在最后所有的发展项目中一算帐,不断去“褶子”。比如你设计一个房子,里边设计的特漂亮,达到漂亮效果,人工成本就高。所以,现在

  6、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开发模式。

  7、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经营模式,因为“即便是村里的能人,也管不好国贸”。

  8、中国房地产,住宅市场的青春期结束了,但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方面展开竞争,商业地产正在发育,开始了新的青春期过程。

,不需要看那么多东西。所以我们比较建议大家用前两种模式去做。   我们当时少不更事,比较年轻,12年前,我们跟拉登较个劲儿,你拆了我们建,而且要把“中国中心”放到最高。现在是“面子”上做到了,“里子”能不能做到最高境界?一年能赚多少钱?最后发展怎么样?还要拭目以待,还希望大家今后去纽约的时候去看看。 中国住宅地产的青春期已结束   对今后中国地产市场的看法,大家都很关注。   先打个比喻,人到青春期后,才开始有性别角色,男的往左,女的往右,各去各的地方,各穿各的衣服,各说各的话,各交各的朋友。   青春期后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不长个了,但此刻不等于弯腰驼背,中国的房地产现在就处于青春期当口。   在这个当口,第一,住宅和非住宅已经明显分开,住宅是住宅的事儿,住宅以外商用是商用的事儿,现在已经分得很清楚了,这就是一个转折的标志。   第二个,从住宅来说,青春期刚结束,不长个了,我认为这个大周期的拐点已经到了,今后大规模的市场规模性的扩张,靠规模取胜已经越来越难。   这种转折在全球成熟市场上有四个标志,简单说,第一个,人均GDP要过8000美金,8000美金之前是规模增长,过了8000美金住宅建筑物饱和。第二个,新房和旧房的交易要1:1。第三个就是人口的增量,如果人口的增量停止了,市场就饱和了。第四个标志就是资本市场,资本市场给开发公司5—7倍的PE,所以西方人开发公司都不上市,股价还不如净资产高,上什么市。资产经营类的公司给管理类的公司15—20倍的PE,第三个模式的PE就是REITS,不动产金融大概给20—30倍的PE,互联网金融给的是30倍起。   基本上,住宅青春期结束了。接下来住宅类的地产公司要么转型,要么退市,基本上就是这几种情况,但这是一个正常的情况,就相当于青春期过了,原来的衣服就不能穿了,原来的玩具就收起来了,但这不等于是失败,这是一个成功的过程。   但是另外一个方面,住宅以外商用不动产现在是刚刚开始发育,比如说物流地产、健康不动产等,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商竞争。   总之,我们现在对中国地产的判断实际上就是,住宅的青春期结束了,但是,其他的非住宅正在发育当中,开始了新的青春期的过程。   (本文根据现场实录整理,未经冯仑先生本人审阅)

 

冯仑演讲实录摘要

  2001年,拉登“强拆了”美国世贸中心,美国要重建,于是我们获得机会,在这栋541米高的大楼的最顶楼,做了一个“中国中心”。12年来,我飞了60多次纽约,获得一些体会,与大家分享。

来源:和讯房产   CGGT智库按|7月2日,“商业思想家”冯仑以受人喜欢的“仑语”风格,在“中国企业海外房地产投资高峰论坛上”分享了自己一个“农村人”在纽约投资地产的感悟。冯仑演讲中,依旧有情有性,无忌无讳,见仁见智。   冯仑说,一个人,有生之年,要做有增量的事儿,比如在纽约、台湾投资地产。12年前,冯仑领导的万通走出国门,成为最早走出去的地产企业之一。万通参与了纽约世贸大厦911项目重建,12年间,冯仑飞纽约60次。   冯仑总结了在美国投资地产有三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联合开发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万通从事的,就是第三种模式。不过,冯仑自曝这种模式最难,轻易别做。而“财务投资模式和联合开发模式都有机会。”   本次论坛由房地产法律业务国内排名第一的律师事务所——中伦律师事务所、全球著名的地产投资顾问机构——世邦魏理仕(CBRE)共同主办,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和走出去智库(CGGT)联合协办。   演讲要点   1、中国人到纽约投资房地产,有三个心理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第三标准高。应该重视这三方面的投资风险。   2、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请律师非常之必要。   3、在纽约投资地产,一定要有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4、美国绿色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跨国公司入驻。   5、在纽约投资地产,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6、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开发模式。   7、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经营模式,因为“即便是村里的能人,也管不好国贸”。   8、中国房地产,住宅市场的青春期结束了,但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方面展开竞争,商业地产正在发育,开始了新的青春期过程。 冯仑演讲实录摘要   2001年,拉登“强拆了”美国世贸中心,美国要重建,于是我们获得机会,在这栋541米高的大楼的最顶楼,做了一个“中国中心”。12年来,我飞了60多次纽约,获得一些体会,与大家分享。   第一个体会:乡下人到城里人的生活体验   第一个体会,就是我到纽约以后,包括所有的海外投资人,都面临着相当于我们刚从乡下到城里的生活体验。   这种生活体验大体上包括三件事,第一就是什么都不会。大家从乡下到城里,就好像一个乡下妞儿嫁到城里做媳妇,发现洗头水都这么贵,热水洗澡更贵,马桶抽水水费也贵,什么都贵,但是这就是城里人的生活。   在纽约做投资,律师费每天都不得了。所有的律师每天一出门就掐表,在路上的时间都要算我的钱。我们跟他讨论业务,我说话的时间他也收钱,所以就是贵。   所以,大家在纽约投资,一定要有大概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第二个体会:纽约地产投资,太矫情   第二个体会就是投资纽约地产,复杂、矫情。乡下人可以随地大小便,挖个坑埋了,进了城,那叫不文明,有伤风化,所以提上裤子还得跟警察讨论讨论,这个事情该不该办,你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进城了,要在指定的地方办。   所以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   纽约的人均年GDP是6万美元,它有很多特殊的要求。比如说凡是跟皮肤接触的地方,一定只能用美国的材料。我们当时想用中国的材料,便宜点,不行。因为美国人对生活质量有更高要求。   另外,所有的工人只能用工会的工人,只能8小时工作,而且,中间喝咖啡的时间必须保证。   特别是在装修上,成本的60%是人工。所以我们在最后所有的发展项目中一算帐,不断去“褶子”。比如你设计一个房子,里边设计的特漂亮,达到漂亮效果,人工成本就高。所以,现在

  第一个体会:乡下人到城里人的生活体验

  第一个体会,就是我到纽约以后,包括所有的海外投资人,都面临着相当于我们刚从乡下到城里的生活体验。

  这种生活体验大体上包括三件事,第一就是什么都不会。大家从乡下到城里,就好像一个乡下妞儿嫁到城里做媳妇,发现洗头水都这么贵,热水洗澡更贵,马桶抽水水费也贵,什么都贵,但是这就是城里人的生活。

来源:和讯房产   CGGT智库按|7月2日,“商业思想家”冯仑以受人喜欢的“仑语”风格,在“中国企业海外房地产投资高峰论坛上”分享了自己一个“农村人”在纽约投资地产的感悟。冯仑演讲中,依旧有情有性,无忌无讳,见仁见智。   冯仑说,一个人,有生之年,要做有增量的事儿,比如在纽约、台湾投资地产。12年前,冯仑领导的万通走出国门,成为最早走出去的地产企业之一。万通参与了纽约世贸大厦911项目重建,12年间,冯仑飞纽约60次。   冯仑总结了在美国投资地产有三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联合开发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万通从事的,就是第三种模式。不过,冯仑自曝这种模式最难,轻易别做。而“财务投资模式和联合开发模式都有机会。”   本次论坛由房地产法律业务国内排名第一的律师事务所——中伦律师事务所、全球著名的地产投资顾问机构——世邦魏理仕(CBRE)共同主办,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和走出去智库(CGGT)联合协办。   演讲要点   1、中国人到纽约投资房地产,有三个心理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第三标准高。应该重视这三方面的投资风险。   2、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请律师非常之必要。   3、在纽约投资地产,一定要有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4、美国绿色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跨国公司入驻。   5、在纽约投资地产,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6、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开发模式。   7、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经营模式,因为“即便是村里的能人,也管不好国贸”。   8、中国房地产,住宅市场的青春期结束了,但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方面展开竞争,商业地产正在发育,开始了新的青春期过程。 冯仑演讲实录摘要   2001年,拉登“强拆了”美国世贸中心,美国要重建,于是我们获得机会,在这栋541米高的大楼的最顶楼,做了一个“中国中心”。12年来,我飞了60多次纽约,获得一些体会,与大家分享。   第一个体会:乡下人到城里人的生活体验   第一个体会,就是我到纽约以后,包括所有的海外投资人,都面临着相当于我们刚从乡下到城里的生活体验。   这种生活体验大体上包括三件事,第一就是什么都不会。大家从乡下到城里,就好像一个乡下妞儿嫁到城里做媳妇,发现洗头水都这么贵,热水洗澡更贵,马桶抽水水费也贵,什么都贵,但是这就是城里人的生活。   在纽约做投资,律师费每天都不得了。所有的律师每天一出门就掐表,在路上的时间都要算我的钱。我们跟他讨论业务,我说话的时间他也收钱,所以就是贵。   所以,大家在纽约投资,一定要有大概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第二个体会:纽约地产投资,太矫情   第二个体会就是投资纽约地产,复杂、矫情。乡下人可以随地大小便,挖个坑埋了,进了城,那叫不文明,有伤风化,所以提上裤子还得跟警察讨论讨论,这个事情该不该办,你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进城了,要在指定的地方办。   所以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   纽约的人均年GDP是6万美元,它有很多特殊的要求。比如说凡是跟皮肤接触的地方,一定只能用美国的材料。我们当时想用中国的材料,便宜点,不行。因为美国人对生活质量有更高要求。   另外,所有的工人只能用工会的工人,只能8小时工作,而且,中间喝咖啡的时间必须保证。   特别是在装修上,成本的60%是人工。所以我们在最后所有的发展项目中一算帐,不断去“褶子”。比如你设计一个房子,里边设计的特漂亮,达到漂亮效果,人工成本就高。所以,现在

  在纽约做投资,律师费每天都不得了。所有的律师每天一出门就掐表,在路上的时间都要算我的钱。我们跟他讨论业务,我说话的时间他也收钱,所以就是贵。

  所以,大家在纽约投资,一定要有大概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第二个体会:纽约地产投资,太矫情

能理解美国为什么室内都这么简单,要尽量把“褶子”都去了。   在美国,现在所有的建筑都要做绿色建筑,绿色的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所以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你就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特别有影响力的跨国公司进入。但是在这一点上,要加多少成本?一般成本至少加15%—30%,做到白金级。 第三个体会:服务标准特别高   第三个,客户对好东西的要求特别高,而我们这些“村里人”不知道好东西的标准是什么。   如果你是米其林标准的餐厅,盘子的光洁度,不能粘,甚至温度都有要求,这是标准。   我们在原世贸大楼的楼顶上做了“中国中心”,我们做高级用餐,俏江南有兴趣,最后发现太矫情,太复杂,要求太高,弄不了。后来新加坡的人接手做了,他们有国际化的管理餐厅经验。   所有中国人到纽约做房地产,大体上都有这三个心理上的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事多,第三服务标准高,对方的客户要求太具体,太仔细。 在纽约投资地产的三种模式   第一个模式,财务投资模式。SOHO张欣做的就是这种模式,在一个成熟的写字楼里带有租约,在经济周期下行时,以低的价格买一个楼,管理还是原来的团队,继续收租。   这种财务投资模式风险最小。我刚才讲的这三件事,它都有道理。因为你就是买,买的时候有点律师费,剩下的事,包括运营管理,原来都有成熟的一套办法,不需要投资人额外去花钱。所以这种成功率相对比较高。只要你周期算得准,就OK了。   第二个模式,开发模式。这是万科在做的事情。开发只要你的合作伙伴找对,问题不大。万科现在的两个合作伙伴,汉斯在北京(楼盘)做了公园大道,对中国的地产比较熟悉。另一个合作伙伴在中国有七个项目,这两家公司熟悉中国的开发商思维,在当地又是大佬,所以万科的合作风险不大。万科用它一贯的竞争优势,再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就能够成功。   绿地也是第二种模式,但绿地目前没有固定的当地牛逼的合作伙伴。   第三种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我解释一下这种模式,房地产是干什么的呢?一句话,是创造最有价值的固定的空间。郭广昌和我们一个模式,是拥有空间,结合经营。价值不在制造上创造出来,而在运营当中创造出来。   我们原来做预算的时候,我们没有考虑绿色,后来一看边上高盛已经是金级,那我们只能做白金级。所以我们把“中国中心”新楼都改造绿色环保的。   我们的边上有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改造的面积没有郭广昌那么大,已经花了一亿多美金,帝国大厦改造成绿色环保的,花了一亿美金。所以我们碰到的就是贵,整个在空间经营上我们非常简单。   再一个困难是经营。比如写字楼,全中国在纽约写字楼的租户中,中资企业租的所有的面积,加起来不超过十万平米,我们大概是2万平米的空间,复星集团差不多是16万平米的空间,都要面临经营,所以我们只能以当地市场为主,面临的问题就是经营这一块,这也是现在遇到最大的困难。   总体来看,这三种模式在纽约,财务投资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的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的模式要舍得花钱。   举一个例子,我在“中国中心”有一层是俱乐部,俱乐部装修要上档次,一平米要七八千美金,但装修后以后客人到底来多少,在这个时候还是不精确的,我们经常纠结。   另外,设计非常重要。吃饭是社交的媒介,既然要社交,空间的特殊设计和特色风格,才能吸引客人。所以设计是最重要的,光一个灯光设计都几百万。所以现在我们在那做餐饮,不是为了让大家简单吃饱,得有空间的风格,用这个来吸引当地居民,挑战非常大。   总之,在美国有这三种模式,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但是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因为这个东西就像“村里的人能管好国贸”,我不相信。   中国人在海外投资房地产,优势是钱多人少,决策快,拍脑门快,所以美国人现在知道,这个楼卖给中国人,老板上去拍板就行

  第二个体会就是投资纽约地产,复杂、矫情。乡下人可以随地大小便,挖个坑埋了,进了城,那叫不文明,有伤风化,所以提上裤子还得跟警察讨论讨论,这个事情该不该办,你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进城了,要在指定的地方办。

来源:和讯房产   CGGT智库按|7月2日,“商业思想家”冯仑以受人喜欢的“仑语”风格,在“中国企业海外房地产投资高峰论坛上”分享了自己一个“农村人”在纽约投资地产的感悟。冯仑演讲中,依旧有情有性,无忌无讳,见仁见智。   冯仑说,一个人,有生之年,要做有增量的事儿,比如在纽约、台湾投资地产。12年前,冯仑领导的万通走出国门,成为最早走出去的地产企业之一。万通参与了纽约世贸大厦911项目重建,12年间,冯仑飞纽约60次。   冯仑总结了在美国投资地产有三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联合开发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万通从事的,就是第三种模式。不过,冯仑自曝这种模式最难,轻易别做。而“财务投资模式和联合开发模式都有机会。”   本次论坛由房地产法律业务国内排名第一的律师事务所——中伦律师事务所、全球著名的地产投资顾问机构——世邦魏理仕(CBRE)共同主办,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和走出去智库(CGGT)联合协办。   演讲要点   1、中国人到纽约投资房地产,有三个心理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第三标准高。应该重视这三方面的投资风险。   2、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请律师非常之必要。   3、在纽约投资地产,一定要有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4、美国绿色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跨国公司入驻。   5、在纽约投资地产,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6、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开发模式。   7、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经营模式,因为“即便是村里的能人,也管不好国贸”。   8、中国房地产,住宅市场的青春期结束了,但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方面展开竞争,商业地产正在发育,开始了新的青春期过程。 冯仑演讲实录摘要   2001年,拉登“强拆了”美国世贸中心,美国要重建,于是我们获得机会,在这栋541米高的大楼的最顶楼,做了一个“中国中心”。12年来,我飞了60多次纽约,获得一些体会,与大家分享。   第一个体会:乡下人到城里人的生活体验   第一个体会,就是我到纽约以后,包括所有的海外投资人,都面临着相当于我们刚从乡下到城里的生活体验。   这种生活体验大体上包括三件事,第一就是什么都不会。大家从乡下到城里,就好像一个乡下妞儿嫁到城里做媳妇,发现洗头水都这么贵,热水洗澡更贵,马桶抽水水费也贵,什么都贵,但是这就是城里人的生活。   在纽约做投资,律师费每天都不得了。所有的律师每天一出门就掐表,在路上的时间都要算我的钱。我们跟他讨论业务,我说话的时间他也收钱,所以就是贵。   所以,大家在纽约投资,一定要有大概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第二个体会:纽约地产投资,太矫情   第二个体会就是投资纽约地产,复杂、矫情。乡下人可以随地大小便,挖个坑埋了,进了城,那叫不文明,有伤风化,所以提上裤子还得跟警察讨论讨论,这个事情该不该办,你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进城了,要在指定的地方办。   所以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   纽约的人均年GDP是6万美元,它有很多特殊的要求。比如说凡是跟皮肤接触的地方,一定只能用美国的材料。我们当时想用中国的材料,便宜点,不行。因为美国人对生活质量有更高要求。   另外,所有的工人只能用工会的工人,只能8小时工作,而且,中间喝咖啡的时间必须保证。   特别是在装修上,成本的60%是人工。所以我们在最后所有的发展项目中一算帐,不断去“褶子”。比如你设计一个房子,里边设计的特漂亮,达到漂亮效果,人工成本就高。所以,现在   所以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

  纽约的人均年GDP是6万美元,它有很多特殊的要求。比如说凡是跟皮肤接触的地方,一定只能用美国的材料。我们当时想用中国的材料,便宜点,不行。因为美国人对生活质量有更高要求。

能理解美国为什么室内都这么简单,要尽量把“褶子”都去了。   在美国,现在所有的建筑都要做绿色建筑,绿色的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所以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你就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特别有影响力的跨国公司进入。但是在这一点上,要加多少成本?一般成本至少加15%—30%,做到白金级。 第三个体会:服务标准特别高   第三个,客户对好东西的要求特别高,而我们这些“村里人”不知道好东西的标准是什么。   如果你是米其林标准的餐厅,盘子的光洁度,不能粘,甚至温度都有要求,这是标准。   我们在原世贸大楼的楼顶上做了“中国中心”,我们做高级用餐,俏江南有兴趣,最后发现太矫情,太复杂,要求太高,弄不了。后来新加坡的人接手做了,他们有国际化的管理餐厅经验。   所有中国人到纽约做房地产,大体上都有这三个心理上的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事多,第三服务标准高,对方的客户要求太具体,太仔细。 在纽约投资地产的三种模式   第一个模式,财务投资模式。SOHO张欣做的就是这种模式,在一个成熟的写字楼里带有租约,在经济周期下行时,以低的价格买一个楼,管理还是原来的团队,继续收租。   这种财务投资模式风险最小。我刚才讲的这三件事,它都有道理。因为你就是买,买的时候有点律师费,剩下的事,包括运营管理,原来都有成熟的一套办法,不需要投资人额外去花钱。所以这种成功率相对比较高。只要你周期算得准,就OK了。   第二个模式,开发模式。这是万科在做的事情。开发只要你的合作伙伴找对,问题不大。万科现在的两个合作伙伴,汉斯在北京(楼盘)做了公园大道,对中国的地产比较熟悉。另一个合作伙伴在中国有七个项目,这两家公司熟悉中国的开发商思维,在当地又是大佬,所以万科的合作风险不大。万科用它一贯的竞争优势,再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就能够成功。   绿地也是第二种模式,但绿地目前没有固定的当地牛逼的合作伙伴。   第三种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我解释一下这种模式,房地产是干什么的呢?一句话,是创造最有价值的固定的空间。郭广昌和我们一个模式,是拥有空间,结合经营。价值不在制造上创造出来,而在运营当中创造出来。   我们原来做预算的时候,我们没有考虑绿色,后来一看边上高盛已经是金级,那我们只能做白金级。所以我们把“中国中心”新楼都改造绿色环保的。   我们的边上有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改造的面积没有郭广昌那么大,已经花了一亿多美金,帝国大厦改造成绿色环保的,花了一亿美金。所以我们碰到的就是贵,整个在空间经营上我们非常简单。   再一个困难是经营。比如写字楼,全中国在纽约写字楼的租户中,中资企业租的所有的面积,加起来不超过十万平米,我们大概是2万平米的空间,复星集团差不多是16万平米的空间,都要面临经营,所以我们只能以当地市场为主,面临的问题就是经营这一块,这也是现在遇到最大的困难。   总体来看,这三种模式在纽约,财务投资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的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的模式要舍得花钱。   举一个例子,我在“中国中心”有一层是俱乐部,俱乐部装修要上档次,一平米要七八千美金,但装修后以后客人到底来多少,在这个时候还是不精确的,我们经常纠结。   另外,设计非常重要。吃饭是社交的媒介,既然要社交,空间的特殊设计和特色风格,才能吸引客人。所以设计是最重要的,光一个灯光设计都几百万。所以现在我们在那做餐饮,不是为了让大家简单吃饱,得有空间的风格,用这个来吸引当地居民,挑战非常大。   总之,在美国有这三种模式,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但是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因为这个东西就像“村里的人能管好国贸”,我不相信。   中国人在海外投资房地产,优势是钱多人少,决策快,拍脑门快,所以美国人现在知道,这个楼卖给中国人,老板上去拍板就行

  另外,所有的工人只能用工会的工人,只能8小时工作,而且,中间喝咖啡的时间必须保证。

  特别是在装修 来源:和讯房产   CGGT智库按|7月2日,“商业思想家”冯仑以受人喜欢的“仑语”风格,在“中国企业海外房地产投资高峰论坛上”分享了自己一个“农村人”在纽约投资地产的感悟。冯仑演讲中,依旧有情有性,无忌无讳,见仁见智。   冯仑说,一个人,有生之年,要做有增量的事儿,比如在纽约、台湾投资地产。12年前,冯仑领导的万通走出国门,成为最早走出去的地产企业之一。万通参与了纽约世贸大厦911项目重建,12年间,冯仑飞纽约60次。   冯仑总结了在美国投资地产有三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联合开发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万通从事的,就是第三种模式。不过,冯仑自曝这种模式最难,轻易别做。而“财务投资模式和联合开发模式都有机会。”   本次论坛由房地产法律业务国内排名第一的律师事务所——中伦律师事务所、全球著名的地产投资顾问机构——世邦魏理仕(CBRE)共同主办,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和走出去智库(CGGT)联合协办。   演讲要点   1、中国人到纽约投资房地产,有三个心理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第三标准高。应该重视这三方面的投资风险。   2、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请律师非常之必要。   3、在纽约投资地产,一定要有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4、美国绿色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跨国公司入驻。   5、在纽约投资地产,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6、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开发模式。   7、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经营模式,因为“即便是村里的能人,也管不好国贸”。   8、中国房地产,住宅市场的青春期结束了,但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方面展开竞争,商业地产正在发育,开始了新的青春期过程。 冯仑演讲实录摘要   2001年,拉登“强拆了”美国世贸中心,美国要重建,于是我们获得机会,在这栋541米高的大楼的最顶楼,做了一个“中国中心”。12年来,我飞了60多次纽约,获得一些体会,与大家分享。   第一个体会:乡下人到城里人的生活体验   第一个体会,就是我到纽约以后,包括所有的海外投资人,都面临着相当于我们刚从乡下到城里的生活体验。   这种生活体验大体上包括三件事,第一就是什么都不会。大家从乡下到城里,就好像一个乡下妞儿嫁到城里做媳妇,发现洗头水都这么贵,热水洗澡更贵,马桶抽水水费也贵,什么都贵,但是这就是城里人的生活。   在纽约做投资,律师费每天都不得了。所有的律师每天一出门就掐表,在路上的时间都要算我的钱。我们跟他讨论业务,我说话的时间他也收钱,所以就是贵。   所以,大家在纽约投资,一定要有大概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第二个体会:纽约地产投资,太矫情   第二个体会就是投资纽约地产,复杂、矫情。乡下人可以随地大小便,挖个坑埋了,进了城,那叫不文明,有伤风化,所以提上裤子还得跟警察讨论讨论,这个事情该不该办,你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进城了,要在指定的地方办。   所以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   纽约的人均年GDP是6万美元,它有很多特殊的要求。比如说凡是跟皮肤接触的地方,一定只能用美国的材料。我们当时想用中国的材料,便宜点,不行。因为美国人对生活质量有更高要求。   另外,所有的工人只能用工会的工人,只能8小时工作,而且,中间喝咖啡的时间必须保证。   特别是在装修上,成本的60%是人工。所以我们在最后所有的发展项目中一算帐,不断去“褶子”。比如你设计一个房子,里边设计的特漂亮,达到漂亮效果,人工成本就高。所以,现在上,成本的60%是人工。所以我们在最后所有的发展项目中一算帐,不断去“褶子”。比如你设计一个房子,里边设计的特漂亮,达到漂亮效果,人工成本就高。所以,现在能理解美国为什么室内都这么简单,要尽量把“褶子”都去了。

  在美国,现在所有的建筑都要做绿色建筑,绿色的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所以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你就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特别有影响力的跨国公司进入。但是在这一点上,要加多少成本?一般成本至少加15%—30%,做到白金级。

,不需要看那么多东西。所以我们比较建议大家用前两种模式去做。   我们当时少不更事,比较年轻,12年前,我们跟拉登较个劲儿,你拆了我们建,而且要把“中国中心”放到最高。现在是“面子”上做到了,“里子”能不能做到最高境界?一年能赚多少钱?最后发展怎么样?还要拭目以待,还希望大家今后去纽约的时候去看看。 中国住宅地产的青春期已结束   对今后中国地产市场的看法,大家都很关注。   先打个比喻,人到青春期后,才开始有性别角色,男的往左,女的往右,各去各的地方,各穿各的衣服,各说各的话,各交各的朋友。   青春期后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不长个了,但此刻不等于弯腰驼背,中国的房地产现在就处于青春期当口。   在这个当口,第一,住宅和非住宅已经明显分开,住宅是住宅的事儿,住宅以外商用是商用的事儿,现在已经分得很清楚了,这就是一个转折的标志。   第二个,从住宅来说,青春期刚结束,不长个了,我认为这个大周期的拐点已经到了,今后大规模的市场规模性的扩张,靠规模取胜已经越来越难。   这种转折在全球成熟市场上有四个标志,简单说,第一个,人均GDP要过8000美金,8000美金之前是规模增长,过了8000美金住宅建筑物饱和。第二个,新房和旧房的交易要1:1。第三个就是人口的增量,如果人口的增量停止了,市场就饱和了。第四个标志就是资本市场,资本市场给开发公司5—7倍的PE,所以西方人开发公司都不上市,股价还不如净资产高,上什么市。资产经营类的公司给管理类的公司15—20倍的PE,第三个模式的PE就是REITS,不动产金融大概给20—30倍的PE,互联网金融给的是30倍起。   基本上,住宅青春期结束了。接下来住宅类的地产公司要么转型,要么退市,基本上就是这几种情况,但这是一个正常的情况,就相当于青春期过了,原来的衣服就不能穿了,原来的玩具就收起来了,但这不等于是失败,这是一个成功的过程。   但是另外一个方面,住宅以外商用不动产现在是刚刚开始发育,比如说物流地产、健康不动产等,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商竞争。   总之,我们现在对中国地产的判断实际上就是,住宅的青春期结束了,但是,其他的非住宅正在发育当中,开始了新的青春期的过程。   (本文根据现场实录整理,未经冯仑先生本人审阅)

第三个体会:服务标准特别高

,不需要看那么多东西。所以我们比较建议大家用前两种模式去做。   我们当时少不更事,比较年轻,12年前,我们跟拉登较个劲儿,你拆了我们建,而且要把“中国中心”放到最高。现在是“面子”上做到了,“里子”能不能做到最高境界?一年能赚多少钱?最后发展怎么样?还要拭目以待,还希望大家今后去纽约的时候去看看。 中国住宅地产的青春期已结束   对今后中国地产市场的看法,大家都很关注。   先打个比喻,人到青春期后,才开始有性别角色,男的往左,女的往右,各去各的地方,各穿各的衣服,各说各的话,各交各的朋友。   青春期后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不长个了,但此刻不等于弯腰驼背,中国的房地产现在就处于青春期当口。   在这个当口,第一,住宅和非住宅已经明显分开,住宅是住宅的事儿,住宅以外商用是商用的事儿,现在已经分得很清楚了,这就是一个转折的标志。   第二个,从住宅来说,青春期刚结束,不长个了,我认为这个大周期的拐点已经到了,今后大规模的市场规模性的扩张,靠规模取胜已经越来越难。   这种转折在全球成熟市场上有四个标志,简单说,第一个,人均GDP要过8000美金,8000美金之前是规模增长,过了8000美金住宅建筑物饱和。第二个,新房和旧房的交易要1:1。第三个就是人口的增量,如果人口的增量停止了,市场就饱和了。第四个标志就是资本市场,资本市场给开发公司5—7倍的PE,所以西方人开发公司都不上市,股价还不如净资产高,上什么市。资产经营类的公司给管理类的公司15—20倍的PE,第三个模式的PE就是REITS,不动产金融大概给20—30倍的PE,互联网金融给的是30倍起。   基本上,住宅青春期结束了。接下来住宅类的地产公司要么转型,要么退市,基本上就是这几种情况,但这是一个正常的情况,就相当于青春期过了,原来的衣服就不能穿了,原来的玩具就收起来了,但这不等于是失败,这是一个成功的过程。   但是另外一个方面,住宅以外商用不动产现在是刚刚开始发育,比如说物流地产、健康不动产等,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商竞争。   总之,我们现在对中国地产的判断实际上就是,住宅的青春期结束了,但是,其他的非住宅正在发育当中,开始了新的青春期的过程。   (本文根据现场实录整理,未经冯仑先生本人审阅)   第三个,客户对好东西的要求特别高,而我们这些“村里人”不知道好东西的标准是什么。

  如果你是 来源:和讯房产   CGGT智库按|7月2日,“商业思想家”冯仑以受人喜欢的“仑语”风格,在“中国企业海外房地产投资高峰论坛上”分享了自己一个“农村人”在纽约投资地产的感悟。冯仑演讲中,依旧有情有性,无忌无讳,见仁见智。   冯仑说,一个人,有生之年,要做有增量的事儿,比如在纽约、台湾投资地产。12年前,冯仑领导的万通走出国门,成为最早走出去的地产企业之一。万通参与了纽约世贸大厦911项目重建,12年间,冯仑飞纽约60次。   冯仑总结了在美国投资地产有三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联合开发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万通从事的,就是第三种模式。不过,冯仑自曝这种模式最难,轻易别做。而“财务投资模式和联合开发模式都有机会。”   本次论坛由房地产法律业务国内排名第一的律师事务所——中伦律师事务所、全球著名的地产投资顾问机构——世邦魏理仕(CBRE)共同主办,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和走出去智库(CGGT)联合协办。   演讲要点   1、中国人到纽约投资房地产,有三个心理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第三标准高。应该重视这三方面的投资风险。   2、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请律师非常之必要。   3、在纽约投资地产,一定要有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4、美国绿色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跨国公司入驻。   5、在纽约投资地产,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6、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开发模式。   7、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经营模式,因为“即便是村里的能人,也管不好国贸”。   8、中国房地产,住宅市场的青春期结束了,但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方面展开竞争,商业地产正在发育,开始了新的青春期过程。 冯仑演讲实录摘要   2001年,拉登“强拆了”美国世贸中心,美国要重建,于是我们获得机会,在这栋541米高的大楼的最顶楼,做了一个“中国中心”。12年来,我飞了60多次纽约,获得一些体会,与大家分享。   第一个体会:乡下人到城里人的生活体验   第一个体会,就是我到纽约以后,包括所有的海外投资人,都面临着相当于我们刚从乡下到城里的生活体验。   这种生活体验大体上包括三件事,第一就是什么都不会。大家从乡下到城里,就好像一个乡下妞儿嫁到城里做媳妇,发现洗头水都这么贵,热水洗澡更贵,马桶抽水水费也贵,什么都贵,但是这就是城里人的生活。   在纽约做投资,律师费每天都不得了。所有的律师每天一出门就掐表,在路上的时间都要算我的钱。我们跟他讨论业务,我说话的时间他也收钱,所以就是贵。   所以,大家在纽约投资,一定要有大概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第二个体会:纽约地产投资,太矫情   第二个体会就是投资纽约地产,复杂、矫情。乡下人可以随地大小便,挖个坑埋了,进了城,那叫不文明,有伤风化,所以提上裤子还得跟警察讨论讨论,这个事情该不该办,你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进城了,要在指定的地方办。   所以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   纽约的人均年GDP是6万美元,它有很多特殊的要求。比如说凡是跟皮肤接触的地方,一定只能用美国的材料。我们当时想用中国的材料,便宜点,不行。因为美国人对生活质量有更高要求。   另外,所有的工人只能用工会的工人,只能8小时工作,而且,中间喝咖啡的时间必须保证。   特别是在装修上,成本的60%是人工。所以我们在最后所有的发展项目中一算帐,不断去“褶子”。比如你设计一个房子,里边设计的特漂亮,达到漂亮效果,人工成本就高。所以,现在米其林标准的餐厅,盘子的光洁度,不能粘,甚至温度都有要求,这是标准。

能理解美国为什么室内都这么简单,要尽量把“褶子”都去了。   在美国,现在所有的建筑都要做绿色建筑,绿色的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所以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你就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特别有影响力的跨国公司进入。但是在这一点上,要加多少成本?一般成本至少加15%—30%,做到白金级。 第三个体会:服务标准特别高   第三个,客户对好东西的要求特别高,而我们这些“村里人”不知道好东西的标准是什么。   如果你是米其林标准的餐厅,盘子的光洁度,不能粘,甚至温度都有要求,这是标准。   我们在原世贸大楼的楼顶上做了“中国中心”,我们做高级用餐,俏江南有兴趣,最后发现太矫情,太复杂,要求太高,弄不了。后来新加坡的人接手做了,他们有国际化的管理餐厅经验。   所有中国人到纽约做房地产,大体上都有这三个心理上的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事多,第三服务标准高,对方的客户要求太具体,太仔细。 在纽约投资地产的三种模式   第一个模式,财务投资模式。SOHO张欣做的就是这种模式,在一个成熟的写字楼里带有租约,在经济周期下行时,以低的价格买一个楼,管理还是原来的团队,继续收租。   这种财务投资模式风险最小。我刚才讲的这三件事,它都有道理。因为你就是买,买的时候有点律师费,剩下的事,包括运营管理,原来都有成熟的一套办法,不需要投资人额外去花钱。所以这种成功率相对比较高。只要你周期算得准,就OK了。   第二个模式,开发模式。这是万科在做的事情。开发只要你的合作伙伴找对,问题不大。万科现在的两个合作伙伴,汉斯在北京(楼盘)做了公园大道,对中国的地产比较熟悉。另一个合作伙伴在中国有七个项目,这两家公司熟悉中国的开发商思维,在当地又是大佬,所以万科的合作风险不大。万科用它一贯的竞争优势,再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就能够成功。   绿地也是第二种模式,但绿地目前没有固定的当地牛逼的合作伙伴。   第三种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我解释一下这种模式,房地产是干什么的呢?一句话,是创造最有价值的固定的空间。郭广昌和我们一个模式,是拥有空间,结合经营。价值不在制造上创造出来,而在运营当中创造出来。   我们原来做预算的时候,我们没有考虑绿色,后来一看边上高盛已经是金级,那我们只能做白金级。所以我们把“中国中心”新楼都改造绿色环保的。   我们的边上有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改造的面积没有郭广昌那么大,已经花了一亿多美金,帝国大厦改造成绿色环保的,花了一亿美金。所以我们碰到的就是贵,整个在空间经营上我们非常简单。   再一个困难是经营。比如写字楼,全中国在纽约写字楼的租户中,中资企业租的所有的面积,加起来不超过十万平米,我们大概是2万平米的空间,复星集团差不多是16万平米的空间,都要面临经营,所以我们只能以当地市场为主,面临的问题就是经营这一块,这也是现在遇到最大的困难。   总体来看,这三种模式在纽约,财务投资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的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的模式要舍得花钱。   举一个例子,我在“中国中心”有一层是俱乐部,俱乐部装修要上档次,一平米要七八千美金,但装修后以后客人到底来多少,在这个时候还是不精确的,我们经常纠结。   另外,设计非常重要。吃饭是社交的媒介,既然要社交,空间的特殊设计和特色风格,才能吸引客人。所以设计是最重要的,光一个灯光设计都几百万。所以现在我们在那做餐饮,不是为了让大家简单吃饱,得有空间的风格,用这个来吸引当地居民,挑战非常大。   总之,在美国有这三种模式,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但是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因为这个东西就像“村里的人能管好国贸”,我不相信。   中国人在海外投资房地产,优势是钱多人少,决策快,拍脑门快,所以美国人现在知道,这个楼卖给中国人,老板上去拍板就行

  我们在原世贸大楼的楼顶上做了“中国中心”,我们做高级用餐,俏江南有兴趣,最后发现太矫情,太复杂,要求太高,弄不了。后来新加坡的人接手做了,他们有国际化的管理餐厅经验。

  所有中国人到纽约做房地产,大体上都有这三个心理上的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事多,第三服务标准高,对方的客户要求太具体,太仔细。

 

在纽约投资地产的三种模式

  第一个模式,财务投资模式。SOHO ,不需要看那么多东西。所以我们比较建议大家用前两种模式去做。   我们当时少不更事,比较年轻,12年前,我们跟拉登较个劲儿,你拆了我们建,而且要把“中国中心”放到最高。现在是“面子”上做到了,“里子”能不能做到最高境界?一年能赚多少钱?最后发展怎么样?还要拭目以待,还希望大家今后去纽约的时候去看看。 中国住宅地产的青春期已结束   对今后中国地产市场的看法,大家都很关注。   先打个比喻,人到青春期后,才开始有性别角色,男的往左,女的往右,各去各的地方,各穿各的衣服,各说各的话,各交各的朋友。   青春期后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不长个了,但此刻不等于弯腰驼背,中国的房地产现在就处于青春期当口。   在这个当口,第一,住宅和非住宅已经明显分开,住宅是住宅的事儿,住宅以外商用是商用的事儿,现在已经分得很清楚了,这就是一个转折的标志。   第二个,从住宅来说,青春期刚结束,不长个了,我认为这个大周期的拐点已经到了,今后大规模的市场规模性的扩张,靠规模取胜已经越来越难。   这种转折在全球成熟市场上有四个标志,简单说,第一个,人均GDP要过8000美金,8000美金之前是规模增长,过了8000美金住宅建筑物饱和。第二个,新房和旧房的交易要1:1。第三个就是人口的增量,如果人口的增量停止了,市场就饱和了。第四个标志就是资本市场,资本市场给开发公司5—7倍的PE,所以西方人开发公司都不上市,股价还不如净资产高,上什么市。资产经营类的公司给管理类的公司15—20倍的PE,第三个模式的PE就是REITS,不动产金融大概给20—30倍的PE,互联网金融给的是30倍起。   基本上,住宅青春期结束了。接下来住宅类的地产公司要么转型,要么退市,基本上就是这几种情况,但这是一个正常的情况,就相当于青春期过了,原来的衣服就不能穿了,原来的玩具就收起来了,但这不等于是失败,这是一个成功的过程。   但是另外一个方面,住宅以外商用不动产现在是刚刚开始发育,比如说物流地产、健康不动产等,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商竞争。   总之,我们现在对中国地产的判断实际上就是,住宅的青春期结束了,但是,其他的非住宅正在发育当中,开始了新的青春期的过程。   (本文根据现场实录整理,未经冯仑先生本人审阅)张欣做的就是这种模式,在一个成熟的写字楼里带有租约,在经济周期下行时,以低的价格买一个楼,管理还是原来的团队,继续收租。

  这种财务投资模式风险最小。我刚才讲的这三件事,它都有道理。因为你就是买,买的时候有点律师费,剩下的事,包括运营管理,原来都有成熟的一套办法,不需要投资人额外去花钱。所以这种成功率相对比较高。只要你周期算得准,就OK了。

  第二个模式,开发模式。这是万科在做的事情。开发只要你的合作伙伴找对,问题不大。万科现在的两个合作伙伴,汉斯在北京(楼盘) 来源:和讯房产   CGGT智库按|7月2日,“商业思想家”冯仑以受人喜欢的“仑语”风格,在“中国企业海外房地产投资高峰论坛上”分享了自己一个“农村人”在纽约投资地产的感悟。冯仑演讲中,依旧有情有性,无忌无讳,见仁见智。   冯仑说,一个人,有生之年,要做有增量的事儿,比如在纽约、台湾投资地产。12年前,冯仑领导的万通走出国门,成为最早走出去的地产企业之一。万通参与了纽约世贸大厦911项目重建,12年间,冯仑飞纽约60次。   冯仑总结了在美国投资地产有三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联合开发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万通从事的,就是第三种模式。不过,冯仑自曝这种模式最难,轻易别做。而“财务投资模式和联合开发模式都有机会。”   本次论坛由房地产法律业务国内排名第一的律师事务所——中伦律师事务所、全球著名的地产投资顾问机构——世邦魏理仕(CBRE)共同主办,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和走出去智库(CGGT)联合协办。   演讲要点   1、中国人到纽约投资房地产,有三个心理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第三标准高。应该重视这三方面的投资风险。   2、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请律师非常之必要。   3、在纽约投资地产,一定要有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4、美国绿色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跨国公司入驻。   5、在纽约投资地产,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6、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开发模式。   7、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经营模式,因为“即便是村里的能人,也管不好国贸”。   8、中国房地产,住宅市场的青春期结束了,但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方面展开竞争,商业地产正在发育,开始了新的青春期过程。 冯仑演讲实录摘要   2001年,拉登“强拆了”美国世贸中心,美国要重建,于是我们获得机会,在这栋541米高的大楼的最顶楼,做了一个“中国中心”。12年来,我飞了60多次纽约,获得一些体会,与大家分享。   第一个体会:乡下人到城里人的生活体验   第一个体会,就是我到纽约以后,包括所有的海外投资人,都面临着相当于我们刚从乡下到城里的生活体验。   这种生活体验大体上包括三件事,第一就是什么都不会。大家从乡下到城里,就好像一个乡下妞儿嫁到城里做媳妇,发现洗头水都这么贵,热水洗澡更贵,马桶抽水水费也贵,什么都贵,但是这就是城里人的生活。   在纽约做投资,律师费每天都不得了。所有的律师每天一出门就掐表,在路上的时间都要算我的钱。我们跟他讨论业务,我说话的时间他也收钱,所以就是贵。   所以,大家在纽约投资,一定要有大概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第二个体会:纽约地产投资,太矫情   第二个体会就是投资纽约地产,复杂、矫情。乡下人可以随地大小便,挖个坑埋了,进了城,那叫不文明,有伤风化,所以提上裤子还得跟警察讨论讨论,这个事情该不该办,你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进城了,要在指定的地方办。   所以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   纽约的人均年GDP是6万美元,它有很多特殊的要求。比如说凡是跟皮肤接触的地方,一定只能用美国的材料。我们当时想用中国的材料,便宜点,不行。因为美国人对生活质量有更高要求。   另外,所有的工人只能用工会的工人,只能8小时工作,而且,中间喝咖啡的时间必须保证。   特别是在装修上,成本的60%是人工。所以我们在最后所有的发展项目中一算帐,不断去“褶子”。比如你设计一个房子,里边设计的特漂亮,达到漂亮效果,人工成本就高。所以,现在做了公园大道,对中国的地产比较熟悉。另一个合作伙伴在中国有七个项目,这两家公司熟悉中国的开发商思维,在当地又是大佬,所以万科的合作风险不大。万科用它一贯的竞争优势能理解美国为什么室内都这么简单,要尽量把“褶子”都去了。   在美国,现在所有的建筑都要做绿色建筑,绿色的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所以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你就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特别有影响力的跨国公司进入。但是在这一点上,要加多少成本?一般成本至少加15%—30%,做到白金级。 第三个体会:服务标准特别高   第三个,客户对好东西的要求特别高,而我们这些“村里人”不知道好东西的标准是什么。   如果你是米其林标准的餐厅,盘子的光洁度,不能粘,甚至温度都有要求,这是标准。   我们在原世贸大楼的楼顶上做了“中国中心”,我们做高级用餐,俏江南有兴趣,最后发现太矫情,太复杂,要求太高,弄不了。后来新加坡的人接手做了,他们有国际化的管理餐厅经验。   所有中国人到纽约做房地产,大体上都有这三个心理上的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事多,第三服务标准高,对方的客户要求太具体,太仔细。 在纽约投资地产的三种模式   第一个模式,财务投资模式。SOHO张欣做的就是这种模式,在一个成熟的写字楼里带有租约,在经济周期下行时,以低的价格买一个楼,管理还是原来的团队,继续收租。   这种财务投资模式风险最小。我刚才讲的这三件事,它都有道理。因为你就是买,买的时候有点律师费,剩下的事,包括运营管理,原来都有成熟的一套办法,不需要投资人额外去花钱。所以这种成功率相对比较高。只要你周期算得准,就OK了。   第二个模式,开发模式。这是万科在做的事情。开发只要你的合作伙伴找对,问题不大。万科现在的两个合作伙伴,汉斯在北京(楼盘)做了公园大道,对中国的地产比较熟悉。另一个合作伙伴在中国有七个项目,这两家公司熟悉中国的开发商思维,在当地又是大佬,所以万科的合作风险不大。万科用它一贯的竞争优势,再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就能够成功。   绿地也是第二种模式,但绿地目前没有固定的当地牛逼的合作伙伴。   第三种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我解释一下这种模式,房地产是干什么的呢?一句话,是创造最有价值的固定的空间。郭广昌和我们一个模式,是拥有空间,结合经营。价值不在制造上创造出来,而在运营当中创造出来。   我们原来做预算的时候,我们没有考虑绿色,后来一看边上高盛已经是金级,那我们只能做白金级。所以我们把“中国中心”新楼都改造绿色环保的。   我们的边上有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改造的面积没有郭广昌那么大,已经花了一亿多美金,帝国大厦改造成绿色环保的,花了一亿美金。所以我们碰到的就是贵,整个在空间经营上我们非常简单。   再一个困难是经营。比如写字楼,全中国在纽约写字楼的租户中,中资企业租的所有的面积,加起来不超过十万平米,我们大概是2万平米的空间,复星集团差不多是16万平米的空间,都要面临经营,所以我们只能以当地市场为主,面临的问题就是经营这一块,这也是现在遇到最大的困难。   总体来看,这三种模式在纽约,财务投资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的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的模式要舍得花钱。   举一个例子,我在“中国中心”有一层是俱乐部,俱乐部装修要上档次,一平米要七八千美金,但装修后以后客人到底来多少,在这个时候还是不精确的,我们经常纠结。   另外,设计非常重要。吃饭是社交的媒介,既然要社交,空间的特殊设计和特色风格,才能吸引客人。所以设计是最重要的,光一个灯光设计都几百万。所以现在我们在那做餐饮,不是为了让大家简单吃饱,得有空间的风格,用这个来吸引当地居民,挑战非常大。   总之,在美国有这三种模式,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但是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因为这个东西就像“村里的人能管好国贸”,我不相信。   中国人在海外投资房地产,优势是钱多人少,决策快,拍脑门快,所以美国人现在知道,这个楼卖给中国人,老板上去拍板就行,再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就能够成功。

  绿地也是第二种模式,但绿地目前没有固定的当地牛逼的合作伙伴。

  第三种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我解释一下这种模式,房地产是干什么的呢?一句话,是创造最有价值的固定的空间。能理解美国为什么室内都这么简单,要尽量把“褶子”都去了。   在美国,现在所有的建筑都要做绿色建筑,绿色的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所以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你就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特别有影响力的跨国公司进入。但是在这一点上,要加多少成本?一般成本至少加15%—30%,做到白金级。 第三个体会:服务标准特别高   第三个,客户对好东西的要求特别高,而我们这些“村里人”不知道好东西的标准是什么。   如果你是米其林标准的餐厅,盘子的光洁度,不能粘,甚至温度都有要求,这是标准。   我们在原世贸大楼的楼顶上做了“中国中心”,我们做高级用餐,俏江南有兴趣,最后发现太矫情,太复杂,要求太高,弄不了。后来新加坡的人接手做了,他们有国际化的管理餐厅经验。   所有中国人到纽约做房地产,大体上都有这三个心理上的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事多,第三服务标准高,对方的客户要求太具体,太仔细。 在纽约投资地产的三种模式   第一个模式,财务投资模式。SOHO张欣做的就是这种模式,在一个成熟的写字楼里带有租约,在经济周期下行时,以低的价格买一个楼,管理还是原来的团队,继续收租。   这种财务投资模式风险最小。我刚才讲的这三件事,它都有道理。因为你就是买,买的时候有点律师费,剩下的事,包括运营管理,原来都有成熟的一套办法,不需要投资人额外去花钱。所以这种成功率相对比较高。只要你周期算得准,就OK了。   第二个模式,开发模式。这是万科在做的事情。开发只要你的合作伙伴找对,问题不大。万科现在的两个合作伙伴,汉斯在北京(楼盘)做了公园大道,对中国的地产比较熟悉。另一个合作伙伴在中国有七个项目,这两家公司熟悉中国的开发商思维,在当地又是大佬,所以万科的合作风险不大。万科用它一贯的竞争优势,再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就能够成功。   绿地也是第二种模式,但绿地目前没有固定的当地牛逼的合作伙伴。   第三种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我解释一下这种模式,房地产是干什么的呢?一句话,是创造最有价值的固定的空间。郭广昌和我们一个模式,是拥有空间,结合经营。价值不在制造上创造出来,而在运营当中创造出来。   我们原来做预算的时候,我们没有考虑绿色,后来一看边上高盛已经是金级,那我们只能做白金级。所以我们把“中国中心”新楼都改造绿色环保的。   我们的边上有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改造的面积没有郭广昌那么大,已经花了一亿多美金,帝国大厦改造成绿色环保的,花了一亿美金。所以我们碰到的就是贵,整个在空间经营上我们非常简单。   再一个困难是经营。比如写字楼,全中国在纽约写字楼的租户中,中资企业租的所有的面积,加起来不超过十万平米,我们大概是2万平米的空间,复星集团差不多是16万平米的空间,都要面临经营,所以我们只能以当地市场为主,面临的问题就是经营这一块,这也是现在遇到最大的困难。   总体来看,这三种模式在纽约,财务投资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的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的模式要舍得花钱。   举一个例子,我在“中国中心”有一层是俱乐部,俱乐部装修要上档次,一平米要七八千美金,但装修后以后客人到底来多少,在这个时候还是不精确的,我们经常纠结。   另外,设计非常重要。吃饭是社交的媒介,既然要社交,空间的特殊设计和特色风格,才能吸引客人。所以设计是最重要的,光一个灯光设计都几百万。所以现在我们在那做餐饮,不是为了让大家简单吃饱,得有空间的风格,用这个来吸引当地居民,挑战非常大。   总之,在美国有这三种模式,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但是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因为这个东西就像“村里的人能管好国贸”,我不相信。   中国人在海外投资房地产,优势是钱多人少,决策快,拍脑门快,所以美国人现在知道,这个楼卖给中国人,老板上去拍板就行郭广昌和我们一个模式,是拥有空间,结合经营。价值不在制造上创造出来,而在运营当中创造出来。

,不需要看那么多东西。所以我们比较建议大家用前两种模式去做。   我们当时少不更事,比较年轻,12年前,我们跟拉登较个劲儿,你拆了我们建,而且要把“中国中心”放到最高。现在是“面子”上做到了,“里子”能不能做到最高境界?一年能赚多少钱?最后发展怎么样?还要拭目以待,还希望大家今后去纽约的时候去看看。 中国住宅地产的青春期已结束   对今后中国地产市场的看法,大家都很关注。   先打个比喻,人到青春期后,才开始有性别角色,男的往左,女的往右,各去各的地方,各穿各的衣服,各说各的话,各交各的朋友。   青春期后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不长个了,但此刻不等于弯腰驼背,中国的房地产现在就处于青春期当口。   在这个当口,第一,住宅和非住宅已经明显分开,住宅是住宅的事儿,住宅以外商用是商用的事儿,现在已经分得很清楚了,这就是一个转折的标志。   第二个,从住宅来说,青春期刚结束,不长个了,我认为这个大周期的拐点已经到了,今后大规模的市场规模性的扩张,靠规模取胜已经越来越难。   这种转折在全球成熟市场上有四个标志,简单说,第一个,人均GDP要过8000美金,8000美金之前是规模增长,过了8000美金住宅建筑物饱和。第二个,新房和旧房的交易要1:1。第三个就是人口的增量,如果人口的增量停止了,市场就饱和了。第四个标志就是资本市场,资本市场给开发公司5—7倍的PE,所以西方人开发公司都不上市,股价还不如净资产高,上什么市。资产经营类的公司给管理类的公司15—20倍的PE,第三个模式的PE就是REITS,不动产金融大概给20—30倍的PE,互联网金融给的是30倍起。   基本上,住宅青春期结束了。接下来住宅类的地产公司要么转型,要么退市,基本上就是这几种情况,但这是一个正常的情况,就相当于青春期过了,原来的衣服就不能穿了,原来的玩具就收起来了,但这不等于是失败,这是一个成功的过程。   但是另外一个方面,住宅以外商用不动产现在是刚刚开始发育,比如说物流地产、健康不动产等,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商竞争。   总之,我们现在对中国地产的判断实际上就是,住宅的青春期结束了,但是,其他的非住宅正在发育当中,开始了新的青春期的过程。   (本文根据现场实录整理,未经冯仑先生本人审阅)   我们原来做预算的时候,我们没有考虑绿色,后来一看边上高盛已经是金级,那我们只能做白金级。所以我们把“中国中心”新楼都改造绿色环保的。

  我们的边上有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改造的面积没有郭广昌那么大,已经花了一亿多美金,帝国大厦改造成绿色环保的,花了一亿美金。所以我们碰到的就是贵,整个在空间经营上我们非常简单。

  再一个困难是经营。比如写字楼,全中国在纽约写字楼的租户中,中资企业租的所有的面积,加起来不超过十万平米,我们大概是2万平米的空间,能理解美国为什么室内都这么简单,要尽量把“褶子”都去了。   在美国,现在所有的建筑都要做绿色建筑,绿色的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所以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你就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特别有影响力的跨国公司进入。但是在这一点上,要加多少成本?一般成本至少加15%—30%,做到白金级。 第三个体会:服务标准特别高   第三个,客户对好东西的要求特别高,而我们这些“村里人”不知道好东西的标准是什么。   如果你是米其林标准的餐厅,盘子的光洁度,不能粘,甚至温度都有要求,这是标准。   我们在原世贸大楼的楼顶上做了“中国中心”,我们做高级用餐,俏江南有兴趣,最后发现太矫情,太复杂,要求太高,弄不了。后来新加坡的人接手做了,他们有国际化的管理餐厅经验。   所有中国人到纽约做房地产,大体上都有这三个心理上的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事多,第三服务标准高,对方的客户要求太具体,太仔细。 在纽约投资地产的三种模式   第一个模式,财务投资模式。SOHO张欣做的就是这种模式,在一个成熟的写字楼里带有租约,在经济周期下行时,以低的价格买一个楼,管理还是原来的团队,继续收租。   这种财务投资模式风险最小。我刚才讲的这三件事,它都有道理。因为你就是买,买的时候有点律师费,剩下的事,包括运营管理,原来都有成熟的一套办法,不需要投资人额外去花钱。所以这种成功率相对比较高。只要你周期算得准,就OK了。   第二个模式,开发模式。这是万科在做的事情。开发只要你的合作伙伴找对,问题不大。万科现在的两个合作伙伴,汉斯在北京(楼盘)做了公园大道,对中国的地产比较熟悉。另一个合作伙伴在中国有七个项目,这两家公司熟悉中国的开发商思维,在当地又是大佬,所以万科的合作风险不大。万科用它一贯的竞争优势,再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就能够成功。   绿地也是第二种模式,但绿地目前没有固定的当地牛逼的合作伙伴。   第三种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我解释一下这种模式,房地产是干什么的呢?一句话,是创造最有价值的固定的空间。郭广昌和我们一个模式,是拥有空间,结合经营。价值不在制造上创造出来,而在运营当中创造出来。   我们原来做预算的时候,我们没有考虑绿色,后来一看边上高盛已经是金级,那我们只能做白金级。所以我们把“中国中心”新楼都改造绿色环保的。   我们的边上有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改造的面积没有郭广昌那么大,已经花了一亿多美金,帝国大厦改造成绿色环保的,花了一亿美金。所以我们碰到的就是贵,整个在空间经营上我们非常简单。   再一个困难是经营。比如写字楼,全中国在纽约写字楼的租户中,中资企业租的所有的面积,加起来不超过十万平米,我们大概是2万平米的空间,复星集团差不多是16万平米的空间,都要面临经营,所以我们只能以当地市场为主,面临的问题就是经营这一块,这也是现在遇到最大的困难。   总体来看,这三种模式在纽约,财务投资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的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的模式要舍得花钱。   举一个例子,我在“中国中心”有一层是俱乐部,俱乐部装修要上档次,一平米要七八千美金,但装修后以后客人到底来多少,在这个时候还是不精确的,我们经常纠结。   另外,设计非常重要。吃饭是社交的媒介,既然要社交,空间的特殊设计和特色风格,才能吸引客人。所以设计是最重要的,光一个灯光设计都几百万。所以现在我们在那做餐饮,不是为了让大家简单吃饱,得有空间的风格,用这个来吸引当地居民,挑战非常大。   总之,在美国有这三种模式,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但是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因为这个东西就像“村里的人能管好国贸”,我不相信。   中国人在海外投资房地产,优势是钱多人少,决策快,拍脑门快,所以美国人现在知道,这个楼卖给中国人,老板上去拍板就行复星集团差不多是16万平米的空间,都要面临经营,所以我们只能以当地市场为主,面临的问题就是经营这一块,这也是现在遇到最大的困难。

  总体来看,这三种模式在纽约,财务投资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的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的模式要舍得花钱。

  举一个例子,我在“中国中心”有一层是俱乐部,俱乐部装修要上档次,一平米要七八千美金,但装修后以后客人到底来多少,在这个时候还是不精确的,我们经常纠结。

来源:和讯房产   CGGT智库按|7月2日,“商业思想家”冯仑以受人喜欢的“仑语”风格,在“中国企业海外房地产投资高峰论坛上”分享了自己一个“农村人”在纽约投资地产的感悟。冯仑演讲中,依旧有情有性,无忌无讳,见仁见智。   冯仑说,一个人,有生之年,要做有增量的事儿,比如在纽约、台湾投资地产。12年前,冯仑领导的万通走出国门,成为最早走出去的地产企业之一。万通参与了纽约世贸大厦911项目重建,12年间,冯仑飞纽约60次。   冯仑总结了在美国投资地产有三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联合开发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万通从事的,就是第三种模式。不过,冯仑自曝这种模式最难,轻易别做。而“财务投资模式和联合开发模式都有机会。”   本次论坛由房地产法律业务国内排名第一的律师事务所——中伦律师事务所、全球著名的地产投资顾问机构——世邦魏理仕(CBRE)共同主办,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和走出去智库(CGGT)联合协办。   演讲要点   1、中国人到纽约投资房地产,有三个心理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第三标准高。应该重视这三方面的投资风险。   2、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请律师非常之必要。   3、在纽约投资地产,一定要有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4、美国绿色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跨国公司入驻。   5、在纽约投资地产,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6、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开发模式。   7、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经营模式,因为“即便是村里的能人,也管不好国贸”。   8、中国房地产,住宅市场的青春期结束了,但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方面展开竞争,商业地产正在发育,开始了新的青春期过程。 冯仑演讲实录摘要   2001年,拉登“强拆了”美国世贸中心,美国要重建,于是我们获得机会,在这栋541米高的大楼的最顶楼,做了一个“中国中心”。12年来,我飞了60多次纽约,获得一些体会,与大家分享。   第一个体会:乡下人到城里人的生活体验   第一个体会,就是我到纽约以后,包括所有的海外投资人,都面临着相当于我们刚从乡下到城里的生活体验。   这种生活体验大体上包括三件事,第一就是什么都不会。大家从乡下到城里,就好像一个乡下妞儿嫁到城里做媳妇,发现洗头水都这么贵,热水洗澡更贵,马桶抽水水费也贵,什么都贵,但是这就是城里人的生活。   在纽约做投资,律师费每天都不得了。所有的律师每天一出门就掐表,在路上的时间都要算我的钱。我们跟他讨论业务,我说话的时间他也收钱,所以就是贵。   所以,大家在纽约投资,一定要有大概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第二个体会:纽约地产投资,太矫情   第二个体会就是投资纽约地产,复杂、矫情。乡下人可以随地大小便,挖个坑埋了,进了城,那叫不文明,有伤风化,所以提上裤子还得跟警察讨论讨论,这个事情该不该办,你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进城了,要在指定的地方办。   所以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   纽约的人均年GDP是6万美元,它有很多特殊的要求。比如说凡是跟皮肤接触的地方,一定只能用美国的材料。我们当时想用中国的材料,便宜点,不行。因为美国人对生活质量有更高要求。   另外,所有的工人只能用工会的工人,只能8小时工作,而且,中间喝咖啡的时间必须保证。   特别是在装修上,成本的60%是人工。所以我们在最后所有的发展项目中一算帐,不断去“褶子”。比如你设计一个房子,里边设计的特漂亮,达到漂亮效果,人工成本就高。所以,现在

  另外,设计非常重要。吃饭是社交的媒介,既然要社交,空间的特殊设计和特色风格,才能吸引客人。所以设计是最重要的,光一个灯光设计都几百万。所以现在我们在那做餐饮,不是为了让大家简单吃饱,得有空间的风格,用这个来吸引当地居民,挑战非常大。

来源:和讯房产   CGGT智库按|7月2日,“商业思想家”冯仑以受人喜欢的“仑语”风格,在“中国企业海外房地产投资高峰论坛上”分享了自己一个“农村人”在纽约投资地产的感悟。冯仑演讲中,依旧有情有性,无忌无讳,见仁见智。   冯仑说,一个人,有生之年,要做有增量的事儿,比如在纽约、台湾投资地产。12年前,冯仑领导的万通走出国门,成为最早走出去的地产企业之一。万通参与了纽约世贸大厦911项目重建,12年间,冯仑飞纽约60次。   冯仑总结了在美国投资地产有三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联合开发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万通从事的,就是第三种模式。不过,冯仑自曝这种模式最难,轻易别做。而“财务投资模式和联合开发模式都有机会。”   本次论坛由房地产法律业务国内排名第一的律师事务所——中伦律师事务所、全球著名的地产投资顾问机构——世邦魏理仕(CBRE)共同主办,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和走出去智库(CGGT)联合协办。   演讲要点   1、中国人到纽约投资房地产,有三个心理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第三标准高。应该重视这三方面的投资风险。   2、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请律师非常之必要。   3、在纽约投资地产,一定要有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4、美国绿色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跨国公司入驻。   5、在纽约投资地产,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6、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开发模式。   7、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经营模式,因为“即便是村里的能人,也管不好国贸”。   8、中国房地产,住宅市场的青春期结束了,但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方面展开竞争,商业地产正在发育,开始了新的青春期过程。 冯仑演讲实录摘要   2001年,拉登“强拆了”美国世贸中心,美国要重建,于是我们获得机会,在这栋541米高的大楼的最顶楼,做了一个“中国中心”。12年来,我飞了60多次纽约,获得一些体会,与大家分享。   第一个体会:乡下人到城里人的生活体验   第一个体会,就是我到纽约以后,包括所有的海外投资人,都面临着相当于我们刚从乡下到城里的生活体验。   这种生活体验大体上包括三件事,第一就是什么都不会。大家从乡下到城里,就好像一个乡下妞儿嫁到城里做媳妇,发现洗头水都这么贵,热水洗澡更贵,马桶抽水水费也贵,什么都贵,但是这就是城里人的生活。   在纽约做投资,律师费每天都不得了。所有的律师每天一出门就掐表,在路上的时间都要算我的钱。我们跟他讨论业务,我说话的时间他也收钱,所以就是贵。   所以,大家在纽约投资,一定要有大概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第二个体会:纽约地产投资,太矫情   第二个体会就是投资纽约地产,复杂、矫情。乡下人可以随地大小便,挖个坑埋了,进了城,那叫不文明,有伤风化,所以提上裤子还得跟警察讨论讨论,这个事情该不该办,你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进城了,要在指定的地方办。   所以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   纽约的人均年GDP是6万美元,它有很多特殊的要求。比如说凡是跟皮肤接触的地方,一定只能用美国的材料。我们当时想用中国的材料,便宜点,不行。因为美国人对生活质量有更高要求。   另外,所有的工人只能用工会的工人,只能8小时工作,而且,中间喝咖啡的时间必须保证。   特别是在装修上,成本的60%是人工。所以我们在最后所有的发展项目中一算帐,不断去“褶子”。比如你设计一个房子,里边设计的特漂亮,达到漂亮效果,人工成本就高。所以,现在   总之,在美国有这三种模式,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但是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因为这个东西就像“村里的人能管好国贸”,我不相信。

  中国人在海外投资房地产,优势是钱多人少,决策快,拍脑门快,所以美国人现在知道,这个楼卖给中国人,老板上去拍板就行,不需要看那么多东西。所以我们比较建议大家用前两种模式去做。

  我们当时少不更事,比较年轻,12年前,我们跟拉登较个劲儿,你拆了我们建,而且要把“中国中心”放到最高。现在是“面子”上做到了,“里子”能不能做到最高境界?一年能赚多少钱?最后发展怎么样?还要拭目以待,还希望大家今后去纽约的时候去看看。

中国住宅地产的青春期已结束

  对今后中国地产市场的看法,大家都很关注。

  先打个比喻,人到青春期后,才开始有性别角色,男的往左,女的往右,各去各的地方,各穿各的衣服,各说各的话,各交各的朋友。

  青春期后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不长个了,但此刻不等于弯腰驼背,中国的房地产现在就处于青春期当口。

  在这个当口,第一,住宅和非住宅已经明显分开,住宅是住宅的事儿,住宅以外商用是商用的事儿,现在已经分得很清楚了,这就是一个转折的标志。

来源:和讯房产   CGGT智库按|7月2日,“商业思想家”冯仑以受人喜欢的“仑语”风格,在“中国企业海外房地产投资高峰论坛上”分享了自己一个“农村人”在纽约投资地产的感悟。冯仑演讲中,依旧有情有性,无忌无讳,见仁见智。   冯仑说,一个人,有生之年,要做有增量的事儿,比如在纽约、台湾投资地产。12年前,冯仑领导的万通走出国门,成为最早走出去的地产企业之一。万通参与了纽约世贸大厦911项目重建,12年间,冯仑飞纽约60次。   冯仑总结了在美国投资地产有三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联合开发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万通从事的,就是第三种模式。不过,冯仑自曝这种模式最难,轻易别做。而“财务投资模式和联合开发模式都有机会。”   本次论坛由房地产法律业务国内排名第一的律师事务所——中伦律师事务所、全球著名的地产投资顾问机构——世邦魏理仕(CBRE)共同主办,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和走出去智库(CGGT)联合协办。   演讲要点   1、中国人到纽约投资房地产,有三个心理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第三标准高。应该重视这三方面的投资风险。   2、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请律师非常之必要。   3、在纽约投资地产,一定要有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4、美国绿色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跨国公司入驻。   5、在纽约投资地产,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6、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开发模式。   7、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经营模式,因为“即便是村里的能人,也管不好国贸”。   8、中国房地产,住宅市场的青春期结束了,但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方面展开竞争,商业地产正在发育,开始了新的青春期过程。 冯仑演讲实录摘要   2001年,拉登“强拆了”美国世贸中心,美国要重建,于是我们获得机会,在这栋541米高的大楼的最顶楼,做了一个“中国中心”。12年来,我飞了60多次纽约,获得一些体会,与大家分享。   第一个体会:乡下人到城里人的生活体验   第一个体会,就是我到纽约以后,包括所有的海外投资人,都面临着相当于我们刚从乡下到城里的生活体验。   这种生活体验大体上包括三件事,第一就是什么都不会。大家从乡下到城里,就好像一个乡下妞儿嫁到城里做媳妇,发现洗头水都这么贵,热水洗澡更贵,马桶抽水水费也贵,什么都贵,但是这就是城里人的生活。   在纽约做投资,律师费每天都不得了。所有的律师每天一出门就掐表,在路上的时间都要算我的钱。我们跟他讨论业务,我说话的时间他也收钱,所以就是贵。   所以,大家在纽约投资,一定要有大概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第二个体会:纽约地产投资,太矫情   第二个体会就是投资纽约地产,复杂、矫情。乡下人可以随地大小便,挖个坑埋了,进了城,那叫不文明,有伤风化,所以提上裤子还得跟警察讨论讨论,这个事情该不该办,你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进城了,要在指定的地方办。   所以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   纽约的人均年GDP是6万美元,它有很多特殊的要求。比如说凡是跟皮肤接触的地方,一定只能用美国的材料。我们当时想用中国的材料,便宜点,不行。因为美国人对生活质量有更高要求。   另外,所有的工人只能用工会的工人,只能8小时工作,而且,中间喝咖啡的时间必须保证。   特别是在装修上,成本的60%是人工。所以我们在最后所有的发展项目中一算帐,不断去“褶子”。比如你设计一个房子,里边设计的特漂亮,达到漂亮效果,人工成本就高。所以,现在

  第二个,从住宅来说,青春期刚结束,不长个了,我认为这个大周期的拐点已经到了,今后大规模的市场规模性的扩张,靠规模取胜已经越来越难。

来源:和讯房产   CGGT智库按|7月2日,“商业思想家”冯仑以受人喜欢的“仑语”风格,在“中国企业海外房地产投资高峰论坛上”分享了自己一个“农村人”在纽约投资地产的感悟。冯仑演讲中,依旧有情有性,无忌无讳,见仁见智。   冯仑说,一个人,有生之年,要做有增量的事儿,比如在纽约、台湾投资地产。12年前,冯仑领导的万通走出国门,成为最早走出去的地产企业之一。万通参与了纽约世贸大厦911项目重建,12年间,冯仑飞纽约60次。   冯仑总结了在美国投资地产有三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联合开发模式、房地产空间的经营模式。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万通从事的,就是第三种模式。不过,冯仑自曝这种模式最难,轻易别做。而“财务投资模式和联合开发模式都有机会。”   本次论坛由房地产法律业务国内排名第一的律师事务所——中伦律师事务所、全球著名的地产投资顾问机构——世邦魏理仕(CBRE)共同主办,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和走出去智库(CGGT)联合协办。   演讲要点   1、中国人到纽约投资房地产,有三个心理体验,第一贵,第二矫情,第三标准高。应该重视这三方面的投资风险。   2、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请律师非常之必要。   3、在纽约投资地产,一定要有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4、美国绿色建筑平均售价比不绿色的要高10%—15%,你的建筑不达到绿色标准,不可能有客人,至少不可能有跨国公司入驻。   5、在纽约投资地产,财务投资模式要买对周期,开发模式要找对伙伴,经营模式要舍得花钱。   6、如果大家第一次去投,建议采取第一种模式——财务投资模式。如果有点开发能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做第二种模式——开发模式。   7、尽量避免第三种模式——经营模式,因为“即便是村里的能人,也管不好国贸”。   8、中国房地产,住宅市场的青春期结束了,但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方面展开竞争,商业地产正在发育,开始了新的青春期过程。 冯仑演讲实录摘要   2001年,拉登“强拆了”美国世贸中心,美国要重建,于是我们获得机会,在这栋541米高的大楼的最顶楼,做了一个“中国中心”。12年来,我飞了60多次纽约,获得一些体会,与大家分享。   第一个体会:乡下人到城里人的生活体验   第一个体会,就是我到纽约以后,包括所有的海外投资人,都面临着相当于我们刚从乡下到城里的生活体验。   这种生活体验大体上包括三件事,第一就是什么都不会。大家从乡下到城里,就好像一个乡下妞儿嫁到城里做媳妇,发现洗头水都这么贵,热水洗澡更贵,马桶抽水水费也贵,什么都贵,但是这就是城里人的生活。   在纽约做投资,律师费每天都不得了。所有的律师每天一出门就掐表,在路上的时间都要算我的钱。我们跟他讨论业务,我说话的时间他也收钱,所以就是贵。   所以,大家在纽约投资,一定要有大概投资预算加一倍的心理承受力。   第二个体会:纽约地产投资,太矫情   第二个体会就是投资纽约地产,复杂、矫情。乡下人可以随地大小便,挖个坑埋了,进了城,那叫不文明,有伤风化,所以提上裤子还得跟警察讨论讨论,这个事情该不该办,你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进城了,要在指定的地方办。   所以在纽约,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按照当地的法律来。   纽约的人均年GDP是6万美元,它有很多特殊的要求。比如说凡是跟皮肤接触的地方,一定只能用美国的材料。我们当时想用中国的材料,便宜点,不行。因为美国人对生活质量有更高要求。   另外,所有的工人只能用工会的工人,只能8小时工作,而且,中间喝咖啡的时间必须保证。   特别是在装修上,成本的60%是人工。所以我们在最后所有的发展项目中一算帐,不断去“褶子”。比如你设计一个房子,里边设计的特漂亮,达到漂亮效果,人工成本就高。所以,现在   这种转折在全球成熟市场上有四个标志,简单说,第一个,人均GDP要过8000美金,8000美金之前是规模增长,过了8000美金住宅建筑物饱和。第二个,新房和旧房的交易要1:1。第三个就是人口的增量,如果人口的增量停止了,市场就饱和了。第四个标志就是资本市场,资本市场给开发公司5—7倍的PE,所以西方人开发公司都不上市,股价还不如净资产高,上什么市。资产经营类的公司给管理类的公司15—20倍的PE,第三个模式的PE就是REITS,不动产金融大概给20—30倍的PE,互联网金融给的是30倍起。

  基本上,住宅青春期结束了。接下来住宅类的地产公司要么转型,要么退市,基本上就是这几种情况,但这是一个正常的情况,就相当于青春期过了,原来的衣服就不能穿了,原来的玩具就收起来了,但这不等于是失败,这是一个成功的过程。

,不需要看那么多东西。所以我们比较建议大家用前两种模式去做。   我们当时少不更事,比较年轻,12年前,我们跟拉登较个劲儿,你拆了我们建,而且要把“中国中心”放到最高。现在是“面子”上做到了,“里子”能不能做到最高境界?一年能赚多少钱?最后发展怎么样?还要拭目以待,还希望大家今后去纽约的时候去看看。 中国住宅地产的青春期已结束   对今后中国地产市场的看法,大家都很关注。   先打个比喻,人到青春期后,才开始有性别角色,男的往左,女的往右,各去各的地方,各穿各的衣服,各说各的话,各交各的朋友。   青春期后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不长个了,但此刻不等于弯腰驼背,中国的房地产现在就处于青春期当口。   在这个当口,第一,住宅和非住宅已经明显分开,住宅是住宅的事儿,住宅以外商用是商用的事儿,现在已经分得很清楚了,这就是一个转折的标志。   第二个,从住宅来说,青春期刚结束,不长个了,我认为这个大周期的拐点已经到了,今后大规模的市场规模性的扩张,靠规模取胜已经越来越难。   这种转折在全球成熟市场上有四个标志,简单说,第一个,人均GDP要过8000美金,8000美金之前是规模增长,过了8000美金住宅建筑物饱和。第二个,新房和旧房的交易要1:1。第三个就是人口的增量,如果人口的增量停止了,市场就饱和了。第四个标志就是资本市场,资本市场给开发公司5—7倍的PE,所以西方人开发公司都不上市,股价还不如净资产高,上什么市。资产经营类的公司给管理类的公司15—20倍的PE,第三个模式的PE就是REITS,不动产金融大概给20—30倍的PE,互联网金融给的是30倍起。   基本上,住宅青春期结束了。接下来住宅类的地产公司要么转型,要么退市,基本上就是这几种情况,但这是一个正常的情况,就相当于青春期过了,原来的衣服就不能穿了,原来的玩具就收起来了,但这不等于是失败,这是一个成功的过程。   但是另外一个方面,住宅以外商用不动产现在是刚刚开始发育,比如说物流地产、健康不动产等,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商竞争。   总之,我们现在对中国地产的判断实际上就是,住宅的青春期结束了,但是,其他的非住宅正在发育当中,开始了新的青春期的过程。   (本文根据现场实录整理,未经冯仑先生本人审阅)

  但是另外一个方面,住宅以外商用不动产现在是刚刚开始发育,比如说物流地产、健康不动产等,开始在差异性和服务商竞争。

  总之,我们现在对中国地产的判断实际上就是,住宅的青春期结束了,但是,其他的非住宅正在发育当中,开始了新的青春期的过程。

  (本文根据现场实录整理,未经冯仑先生本人审阅)

  评论这张
 
阅读(420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