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言冯语·风马牛

兼职/小时600元工资现结加QQ:917624333

 
 
 

日志

 
 

冯仑:把刘晓光关进笼子里  

2015-12-04 11:4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拉善是我一直在服务的公益机构,由80位企业家共同发起,包括王石、任志强、马蔚华、戴志康等大佬也都参与了。我们想从防治阿拉善沙尘暴开始,保护中国的生态环境。


我和刘晓光在阿拉善成立之初就在一起共事,他是原来首创集团的董事长,也是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创始会长。那为什么要把刘晓光“关进笼子”?这是我们对民主治理的尝试,虽然过程闹了点别扭,但还挺成功。


▼ ▼ ▼


刚过去不久的11月7日,是个令人激动的日子。这一天,阿拉善公益机构换届选举,整个会场人气爆棚,候选人个个血脉贲张。


但这一天,最落寞的是我身边的刘晓光,口中不停地嘟囔:“不连任会长也就算了,最后连名誉会长也不让当了;名誉会长不能当也就算了,还不能直接当理事,每次都得选;选也就算了,还怕选不上,所以每次都还得来选!”


刘晓光这会儿开始适应了,看着阿拉善人丁兴旺,自己的威信越来越高,他说:“这个治理的方式我也就接受了。”


我跟他讲:晓光,你牛逼了一辈子,你干十个首创不如干一个阿拉善。干阿拉善这件事应该写在你的墓志铭上,你现在就应该写“刘晓光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做了阿拉善”。


如果再写一句话,就是“我终于被阿拉善的治理方式和制度‘关进了笼子’”。


冯仑:把刘晓光关进笼子里 - 冯仑 - 冯言冯语·风马牛刘晓光的权力被关了起来,却有更多人参与进来了


听我说完这番话,他笑而未答,旋即上台发表他的竞选演说去了。在演说最后,他重复了我的话:“冯仑说我干十个首创都不如干一个阿拉善,我很满意。”



环保组织也要民主选举

我目睹了阿拉善从第一天到这一届选举不长不短的11年间的巨大进步。


这期间,我们完成了对阿拉善的治理。由稚嫩、潦草,到有人负气出走、被不看好的人指指点点,再到如今所有人都怀着真诚的心参与选举、饱含责任感地发表竞选演说,最后还促成了获得一致肯定的这种选举方式。


大家终于相信,我们其实可以用自治和多数人有序参与的治理方法管好一个人数众多的环保组织。


我们可以让这个多数人参与的组织变得既生动活泼又井然有序,既发挥所有人的智慧、热情和资源,同时又能按照它的使命和价值观指引的方向持久有效地运转。


实际上,阿拉善可以有这样的结果,是因为我们用10年时间解决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把刘晓光“关进笼子里”。


冯仑:把刘晓光关进笼子里 - 冯仑 - 冯言冯语·风马牛

 环保组织也可以用民主治理方式来管理


创办伊始,无论吵了多少架、开了多少会、改了多少章程,都没有把刘晓光这个创始会长的趾高气扬、一切唯我独大的方式终结。


刘晓光管理阿拉善,原来是非要按照自己口袋里的剧本,一个人既导又演,让所有人做他的观众,按他的要求鼓掌的。


经过10年的博弈,为了把刘晓光“关进笼子里”,我们想过许多办法。


海选理事,不吃“回锅肉”

第一次讨论是在创办之初,到底是按照刘晓光的名单表决、被他邀请去做“表决机器”,还是我们自己提出候选人然后以海选的方式来推选理事呢?


最终刘晓光低头了,大家就按海选的方式增加了几个候选人。我也是自己跳出来要求海选并自我提名,最后经过大家表决当选为理事的。从那天起,我就作为被选举的理事参与了所有的治理过程。


第一次换届的时候,刘晓光的会长已经干满两年,这时候我们又面临第二个选择:是让他继续干,还是下台?最后做了决定:创始会长的任期也只有两年,必须要下台。


我想这时候的晓光兄一定不是很开心,但我们是做公益,他也经常跟大家说要学会妥协,最终晓光低头了,下台了。但下台以后能不能再参选这件事情当时没有留下结论。


之后我们又讨论这个话题,最后达成一致意见:就算是会长,哪怕是创始会长,任期结束之后,也不能回过头来再选,大佬决不能当“回锅肉”。


用章程委员会来管理“交通”

为了确保这一点,我跟周俊吉又提出来要专门设立章程委员会,用来制定阿拉善的“游戏规则”。


这就像管理城市的交通,只要有交通规则、有交管局、有交警,就不怕汽车多、不怕刮蹭、不怕有人违规出车祸,一切都会按规则处理。同样,阿拉善要采取多数人治理的方法,就很需要一套规则。


冯仑:把刘晓光关进笼子里 - 冯仑 - 冯言冯语·风马牛

 只有在规则下运行,才能放心大胆地走


那么如何在人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保证大家能够放心、积极地参与?唯一的方法就是制定好“交通规则”——章程。


所以从第二届起我们有了章程委员会,每一次换届的时候,就是三个机构理事会、监事会、章程委员会一起换。


章程委员会是阿拉善最具特色的一种治理方式。和其他社团机构理事长、主席自己对章程、条款能进行解释和修改不一样,我们的会长没有这个权力,修改章程需要在所有会员参加的大会上表决通过。章程解释权也不在理事会,而是由章程委员会专门负责。


正因如此,也就能把以刘晓光为象征的会长的权力“关进了笼子”。


到了第三届,刘晓光提出要不要选理事的话题,这就又出现一个问题:作为创始会长,参加理事会要不要经过选举?


多数人的意见是必须选举,创始会长要和所有人一样,只有得票足够才可以当选,没有例外。这个时候的刘晓光似乎已经习惯了被否定,欣然接受这个意见,乖乖地每次都来参选,而且每次都很认真地准备、发言、拜票。


刘晓光在他既不当会长也没有权力来改动章程的情况下,仍然亲力亲为每一次重要的活动,而且坚持亲临阿拉善第一线,在现场顶着烈日、迎着风沙,参与种梭梭、收小米。


这样一个被“关在笼子里”的创办人,终于赢得了所有人发自内心的感动和爱戴。


结束大佬时代


大家终于发现,作为阿拉善这样一个机构,当我们把刘晓光“关进笼子里”以后,结果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大家的心情都很平和,还是和以前一样在同一个规则下为公益的事业操心、争辩、实践。


刘晓光呢,当他被“关在笼子里”后,再回头看“笼子”以外的人,居然还是和他一条心,真心地支持他、赞赏他、拥戴他,他也就释然了。


阿拉善已经彻底克服了早期创办时候治理上的困扰,这次换届我们终于结束了所谓“大佬的时代”,完成了一个使命,使阿拉善进入了一个共享、共有、共治的新时期。


阿拉善也必将开启一个更广阔、更多人参与、有更完善组织治理结构、能更有效推动环保事业的新时期,这种前景令人激动、令人憧憬。


冯仑:把刘晓光关进笼子里 - 冯仑 - 冯言冯语·风马牛

▲ 大佬谢幕,但更多人站上了舞台


在阿拉善换届前一天,王石打电话问我,这次有几个人竞选会长、这些人都怎么样?


我说:第一,有人报名,报名竞选会长的人都不错;第二,究竟谁会当选会长,我也不知道。王石说那就好了,其实最后的结果就是最好的结果。


事实上,这次选举出来的新治理团队,最大的优势就是专业、激情、年轻而且高效。换届也赢得了投票人、参选人的一致鼓掌,参与的激情也实在出乎意料。


相信刘晓光这时候会欣然,“我一个人进了笼子,大家都从笼子里出来了,世界会变得更美好。”


-END-


-说明-

本公号于11月23日开通,目前每周一三五更新,

视频节目“公路脱口秀”将会在12月20日之后陆续上线。

敬请期待!


-商务联系-

邮箱 wuxin@890media.com


冯仑:把刘晓光关进笼子里 - 冯仑 - 冯言冯语·风马牛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